刚刚更新: 〔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48章 第77-78章
    _: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48章 第77-78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星网因为罗池清的发言再次沸腾,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注定是一个吃瓜之夜。

    在所有人都以为罗池清会隐藏在罗家身后,将李哥就这样正大光明地推出去当替死鬼不出声时,罗池清却反其道而行,不仅出现了,而且还正大光明地承认他之前就是买水军黑过罗兴文,并且还坦然地告诉所有人,他讨厌罗兴文,他恨罗兴文,他明明知道这个事情不是罗兴文的错,却因为罪魁祸首早已死去,因此无处发泄自己心中的怨恨,便理所当然地把另一个受害者往死里的恨。

    他的坦诚,他的理直气壮,都让网友们纷纷震惊,这个人坏的好坦荡荡啊。

    当然就因为如此,喜欢他的人更加喜欢,讨厌他的人也越发的有理由讨厌他。

    而那些本来已经对罗池清路人转黑的网友们同时也对他改观。

    毕竟罗池清现在是什么的身份,谁不清楚。

    他完全可以置之不理,躲在罗家背后,任由他那群疯狂的粉丝为他出头,冲锋陷阵。

    但是现在,罗池清居然自己站出来了,而且还说了那么多一出来必定会引起腥风血雨的话,显然是真的不在意他未来在娱乐圈的形象了。

    越是这样,反倒越让他们觉得喜欢。

    毕竟娱乐圈立人设大家都立得飞起,第1次见到这么放飞自我的可不就觉得稀奇。

    而且罗池清太坦荡,坦荡到他们都不好意思再继续指责什么。

    毕竟人家都说了,他就是知道不是罗兴文的错,但他还是恨了,那他们还能说什么?

    人家又不是死不承认,人家就是承认了呀!人家就是坏的坦荡荡。

    倒也有一些黑粉死死地抓住这点,讽刺罗池清,说他三观不正,毫无道德,根本就比不上罗兴文。

    他们的心目中罗兴文是永远的神,而罗池清就是个垃圾小人。

    罗兴文:……谢谢,但并不需要你们这样的夸奖。

    罗池清会怕这些吗?

    他根本就不care。

    说完那番话之后,他感觉自己好像打通了任督二脉,整个人清爽无比,所有的烦恼,所有的憋屈,所有的愤怒好像随之也一起宣泄了出去。

    他将光脑扔到一旁,看向罗父罗母,“爸,李哥怎么样了?”

    罗父还是难掩愤怒之色,“我已经收集了证据,准备将他告上联邦法庭,你放心,不把他剥一层皮下来,绝对不会就这么放过他的。”

    罗池清听后,咧嘴一笑,眼里写满了跃跃欲试之情,“现在他人呢?”

    罗父道,“在公司呢。”

    罗池清勾了勾唇,“那我要过去小人得志,落井下石一番。”

    说完之后,他带上光脑直接点了几个保镖,气势汹汹地就往他们的公司走去。

    而因为这些事情的发酵,所以罗家老宅早就蹲满了狗仔。

    那些狗仔一看到罗池清出门,二话不说就跟了过去,保镖们注意到狗仔,凑到罗池清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罗池清不甚在意,甚至还巴不得他们跟上去,毕竟仗势欺人这种事情如果没有人宣传的话,那多没意思啊。狗仔队们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干脆跟踪的更加光明正大。

    到了他们家的娱乐公司,罗池清没有进去,相反的,他直接叫保镖将李哥从办公室里揪了出来,扔到了大门口。

    狗仔们远远地看着,兴奋至极。

    这是在上演处理叛徒这一出吗?

    毕竟罗池清可是在自己的星网账号上说了,要好好招呼一下李哥。

    果不其然,很快他们就见到李哥一脸慌张,整个人如同丧家之犬一般地跪在了罗池清面前。

    而罗池清呢,高贵冷艳,低头讥讽地看着李哥,直接一脚踹翻了他,然后将他的脸死死地踩在脚下,甚至还恶意地碾压了几下,行为之嚣张猖狂让公司的人看了都忍不住屏息。

    狗仔们不自觉地兴奋地倒吸了几口凉气,这尼玛可真是简单粗暴啊。

    他们一边这样感慨,一边手头上的光脑动个不停,直接进行实况播出。

    可把原本就在瓜田里上蹿下跳网友们兴奋的不行。

    “我的天哪,突然觉得罗池清好帅啊。”

    “所以罗池清果然是不装了,也不立人设了,干脆利索地就对李哥出手了吗?”

    “我去,忽然t到了罗池清饰演反派的那个苏感怎么破?”

    “该,就该这样,要不是这个贱人,我们的乖宝怎么会受这样大的委屈?”

    “而且就因为李哥在真假少爷出现的时候,一直在对咱们的乖宝进行洗脑,以至于乖宝现在对罗兴文一直很厌恶。要不是李哥的话,说不准乖宝跟罗兴文还能并肩站在娱乐圈。”

    “就是啊,就是啊,真想不通李哥到底是怎么回事,要知道没有乖宝的时候,他只不过是娱乐公司底层的一个经纪人。是乖宝的出现让他走上事业巅峰,他非但不感激,反而还做出这样的事情,真的是被猪油蒙了心。”

    “最惨的是我们的乖宝,刚出道时,多么腼腆多么乖巧多么可爱,现在呢,被李哥这么一折腾,又因为仇恨填满了自己的心,无处发泄,导致他都变了性格,都是真是叫人心疼死了。”

    “哎,不是,这种正大光明地带着保镖打人的行为,难道不是犯法的吗?你们一个两个真的脑子没有出问题吗?”

    “呵呵,怎么是李哥的所作所为导致他变了性格,分明就是他本来就是这样一个恶劣的人,只不过是彻底的撕开了自己的伪装而已。”

    “你们这些粉丝到底能不能长点脑子?”

    “说谁没长脑子呢?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不就是那个废物点心的粉丝吗?之前比不上罗兴文,现在罗兴文走了又比不上咱们乖宝,所以在这里上蹿下跳,我们早就把你的id扒了个干净了,你居然还都不知道,笑死个人。”

    ……

    网上的这几出大戏,巫啾啾他们看得也是津津有味。

    不过巫啾啾确实也没想到,罗池清最后居然还能整这一出。

    这样看来,对方也不是无药可救,最起码是真的听进去了她的话。

    只不过听进去了跟愿意那么做还是两码事。

    但是对于其他的,巫啾啾也不做评价,毕竟想不想得通都是他自己的事情,她也没什么好说的。

    倒是后面直播暴打李哥让巫啾啾也是拍手叫好。

    对方上蹿下跳,不停地在罗兴文跟罗池清后面捅刀子,企图掀起惊涛骇浪,像这样的人物,巫啾啾最是厌恶。

    而且,巫啾啾见他的第1面,就觉得这个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让人难以接受的恶臭味。

    那是从灵魂深处发出的腐朽的味道,让巫啾啾觉得作呕。

    罗兴文看了罗池清的表现,一时之间也觉得有些怔怔。

    但是与此同时,他也很高兴,高兴罗池清不会被这样一个家伙所蛊惑。

    而就在这个时候,罗母打来了通讯。

    罗兴文一愣,走到旁边接了起来。

    “阿姨,晚上好。”

    阿姨两个字瞬间就让罗母泪目,她别开脸,不让罗兴文见到她的眼泪,罗父在一旁拿过光脑,急迫道,“兴文你看到星网热搜的内容了吗?那些事情都是池清的经纪人李哥搞的鬼,池清并不是真的恨你讨厌你,而是被他的经纪人所蛊惑,所以你不需要再背井离乡了,赶快回永恒之星,回到我们的身边吧。”

    “我跟你妈妈一直都很想你。”

    罗兴文看着他们熟悉的脸,有些难过又有些暖心,但是他知道回不去了。

    “即便一开始是李哥的问题,但是我也清楚罗池清不可能不恨我的,不可能对我一点芥蒂之心都没有。

    而且罗池清也在网上说了,他知道这不是他的错,但他依旧讨厌我,不可能会原谅我。

    所以现在这样就很好。

    说开了,大家远远的不再接触,其他的等以后再说。”

    毕竟时间久了,他们对他的思念就不会那么深了,又有亲生儿子陪在身边,一切都会淡去的。

    而面对罗兴文的这种回复,罗母是最难以接受的。

    她明明擦了那么多眼泪,就是为了不让罗兴文看到,可是听罗兴文这么一说的时候,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地回头看向了他,肆意流淌的泪水,将她精致的妆容给打乱,让她看上去多了几分憔悴。

    “不要说这些话,你说这个让妈妈觉得很难过。池清也是个好孩子,等时间一久他肯定就能想通的,到时候你也回来,一家人其乐融融,好不好?”罗母就想要罗兴文一个会回来的承诺。

    可罗兴文却是非常抱歉地摇了摇头,“阿姨,我知道你很想我,我也很想你们。但是我确实不能再回去了。”

    “你想我的时候就多跟我通视频,反正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咱们还是能够时常见到面的。”

    “可那根本就不一样。”

    罗母还想说什么,但是被罗父伸手拉住了,他叹了口气,“别说了,就这样吧,孩子有孩子的想法。就像兴文说的,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罗母自然是不甘心,但是罗父却早早地叮嘱关心了罗兴文几句之后,就挂断了通讯。

    挂断之后,罗父语重心长地对罗母道,“现在这个节骨眼,兴文这个孩子肯定心里还有些想法,不要把他逼得太急了,再说池清这边跟我们的关系刚缓和没多久,你要是让兴文立马回来,肯定又会发生矛盾。”

    “还不如就先这样,就如同兴文所说的,等时间一久,池清不再怨他,想通了,那到时候他们两兄弟就能一起在我们身边了。”罗母擦着泪,勉强点头被说服。

    她只希望这一天能够早点到来。

    而晚上的时候,江夏荷从护士手中拿到了最新款的光脑。

    她自己的光脑又破又旧,跟不上时代,只有零星几个功能,可以说是早年前就被淘汰了。

    军事办事处的处长在跟江夏荷聊完之后也发现了这个,因此他离开后,就让手下给江夏荷置办了一系列的必须品,包括新版光脑。

    拿到光脑的江夏荷很不好意思,她觉得自己的光脑可以用,并不需要花费这个钱买新的光脑。

    处长让她安心收下,表示她自己的光脑由于是时代技术的问题早就不再生产,一旦光脑出现问题,她所有个人信息资料都得重新更新,到时候更麻烦。

    而且她不日就要去上学,学校很多课程资料都是需要光脑的,她用她那个破光脑,恐怕连学业都跟不上。

    上学是江夏荷非常看重的事情,所以处长这么一说,江夏荷立马就不抗拒了。

    她默默地又在心里记了一笔,算上了光脑的钱,准备日后要还给那个好心的资助人。

    是的没错,江夏荷是打算将自己从资助人那儿资助到的钱,全部一一记载罗列下来,等到日后自己学业有成,找到工作,便会努力赚钱,将这笔钱还给对方。

    她有她自己的骨气。

    她知道自己现在穷,没有能力,所以只能接受他人的馈赠,但凡她有一点点的办法,也会靠着自己的双手去努力赚钱,实现自己的梦想。

    但现在,她梦想的第一步就是要先上学。

    只有学到了知识才能让她的梦想启航。

    因此,晚间在医院休息的时候,江夏荷就在那儿摆弄光脑。

    星际的医术非常高超,只不过价格也贵,她躺在修复仓里没多久,身上的暗伤就已经慢慢愈合,只留下淡淡的疤痕。

    这还要时间慢慢褪去,或者也可以花费更多的钱去做美容项目。

    江夏荷却觉得并不需要浪费这个钱。

    她甚至没打算在医院多待几天,只等今天脸上的痕迹都退去之后,第二天就出院去找巫啾啾。

    只不过当她看到星网热搜上的内容时,她整个人都懵掉了。

    这个罗池清是谁?他怎么惹到巫啾啾了?

    为什么那些人一直都在骂巫啾啾,巫啾啾明明是那么好的一个人,他们怎么能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去骂她?

    江夏荷气得不行,刚巧护士来送营养液,瞧见她光脑上罗池清一次又一次被机器人丢出去的视频,忍不住开口道,“江夏荷,你也是乖宝的粉丝吗?”

    江夏荷:???

    她不明所以,拿着光脑指了指上面的罗池清,“你是说他吗?”

    “对的对的。”

    这个护士显然是罗池清的粉丝,对着视频里被丢出去一次又一次的罗池清满脸心疼,随后在那儿不断地说着巫啾啾跟罗兴文真的是太过分了。

    说完之后,看江夏荷一脸懵逼,似乎并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她就把罗池清、罗兴文两人之间的爱恨情仇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那护士义愤填膺,“江夏荷,你说罗兴文过不过分,气不气人,恶不恶毒?明明就是他鸠占鹊巢20多年,抢了我们乖宝的亲人,抢了属于他的生活,可是他却还那么恶毒地撺掇巫啾啾一起欺负他,简直就是十恶不赦。”

    “巫啾啾也是,亏我之前还是她的粉丝,一直都很吃她的颜,也一直都在抢她家的早餐号,结果没想到她居然是这样一个人。”

    说着,护士忍不住满脸嫌弃,“看来咱们华国有句话说的太正确不过,越漂亮的女人,越是蛇蝎心肠。”

    江夏荷:……

    她立马就不高兴了,这个护士怎么回事?她没有跟巫啾啾接触过,她凭什么说巫啾啾蛇蝎心肠不是个好人。

    按照她所说的,她还觉得罗池清不是个好人,脑子有病。

    明明做错事的是那个护士,关罗兴文什么事,难道罗兴文不是个无辜的受害者吗?

    江夏荷气呼呼道,“巫啾啾肯定没有做错,反倒是罗池清,他自己恨错了人他不知道吗?”

    原本还以为江夏荷跟自己是同仇敌忾,结果江夏荷去站在敌方阵营,这让护士很是不爽,开始跟江夏荷讲道理,列举罗兴文跟巫啾啾的不对之处,让江夏荷眉头紧皱,控制不住地跟她争吵了起来,可以说是吵得脸红脖子粗。

    这对于向来性格内向的江夏荷来说,算得上是非常了不得的进步了。

    吵到后面,江夏荷根本就不想跟她说话了,觉得没意思。

    因为她发现这个护士的思维很奇怪,总是抓着罗池清很可怜,这是罗兴文欠他的,罗池清没有错这几个点作为她的辩论依据,根本就不去管这个依据到底是对是错。

    这就好比正常人叫醒不了一个装睡的人一样。

    江夏荷放弃跟她沟通,有这个时间她去找巫啾啾安慰她,不香吗?

    据这个护士所说,罗池清是一位大明星,那么像就跟护士一样脑残的粉丝肯定很多,巫啾啾肯定受了委屈。

    她这个局外人为了这件事情跟这个护士吵得都气火攻心,更不要说是当事人了。

    所以她二话不说就下床跑了出去,看的那个护士还以为对方是辩驳不过她,所以气得出去冷静,可把那护士得意的头颅高高扬起,忍不住得瑟地自言自语,“还敢跟我吵,明明就是他们的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而正当护士也打算出门的时候,光脑接二连三地弹出八卦信息,她点进去一看,眉头锁死,什么情况?反转?

    她干脆一屁股就坐在了病床上,准备继续舌战群儒,为她们的乖宝正名,结果反转却是一个接着一个,只把她自己都看懵了。

    草,这什么情况?

    她们的乖宝真的是太棒了,居然主动站出来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而且这样坦荡荡地大声告诉别人,qaq,说自己就是个坏人的乖宝,真的是太帅了!

    果然她粉的乖宝就是这样与众不同。

    护士激动的不行,刚想扭头跟人分享,看到空荡荡的床,她才想起江夏荷跑出去好一会儿了都没回来,怎么回事?气性这么大的吗?

    而另一边,江夏荷气得跑出去之后,就在路边等着飞车预约,要去巫啾啾的早餐店。

    奈何医院人多,她排队排了好久才排到一辆飞车,到了早餐店,早餐店的门已经紧闭,屋内也漆黑一片。看样子,巫啾啾似乎已经回家了。

    江夏荷并不知道巫啾啾是住在早餐店的,她以为早餐店熄了灯,巫啾啾人也不在了,所以格外的失望。

    她看向自己手腕处的新型光脑,有些后悔自己昨天没有跟巫啾啾交换联系方式。

    若是交换了联系方式,现在的她也就不至于这么焦急而又找不到人。

    江夏荷叹了口气,又不想回医院,干脆就在早餐店的台阶上坐下,双腿抱膝,点击光脑,继续看着罗池清的事情。

    这一看立马就被她发现了新瓜,她一脸恍然,原来是这样啊!

    她就说嘛,巫啾啾绝对不会是那样的人,一定是那个罗池清有问题。

    果然她没有看错。

    她以为这样就完了,结果却发现自己这个瓜吃的已经算是旧瓜了,现在的瓜已经发展到了罗池清带着保镖暴打李哥以及李哥被警察带走的地步了。

    江夏荷:???

    什么情况?她不过是打个飞车的时间,这事情就已经有了这样翻天覆地让人懵逼的发展了吗?

    江夏荷赶紧跟上,在一个全程吃瓜的网友贴出的时间线终于理清楚了一切。

    她不在乎罗池清跟罗兴文之间的爱恨情仇,她只在意巫啾啾的情况。

    见到巫啾啾被洗刷了冤屈,评论区继续一片和谐的样子,江夏荷是终于松了口气。

    这样就再好不过了,那她也就不需要再担心巫啾啾。

    想到这里,江夏荷忍不住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站起身来就准备打飞车回医院。

    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听到头顶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声音那么熟悉,似乎是——巫啾啾。

    她猛的抬头,就见二楼窗户探出一个小脑袋,脑袋的主人还对着她微微一笑,伸出手冲她晃了晃,“夏荷,夏荷,你是来找我的吗?”

    江夏荷有些惊喜,赶紧点了点头,“啾啾,原来你住在2楼。”

    巫啾啾点点头,大声道,“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下来。”

    江夏荷靠近的时候,屋内安保机器人就发出了通知,告诉巫啾啾,有外人靠近她们的早餐店。

    巫啾啾本以为对方可能只是路过,所以并没有在意。

    直到对方坐在台阶上,数分钟一直不曾离开,机器人再次提醒,她才点击查看了一番。

    结果一看,立马让她有些惊讶到,这不是江夏荷吗?

    她不是被送去医院了吗?怎么又出现在她的早餐店门口?

    这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巫啾啾有些担心,怕江夏荷那边是出了什么事情,她走投无路,所以才会来找他,于是赶紧急急忙忙地下楼。

    两人一见面,彼此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没事吧?”

    说完之后,二人又皆是一愣,相视而笑,大家这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