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盖世人王〕〔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风云〕〔都市沉浮〕〔赛尔号学院记〕〔梦中预言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72章 第103章
    _: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72章 第103章

    知道白拉基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陈木森吃起晚饭的时候,都感觉格外的香,甚至是边吃边笑出了声,把巫啾啾看得一愣一愣的,“陈木森,你在笑什么?”

    陈木森见到连宴清都停下筷子看一下自己,他赶紧摆手道,“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想到有些好笑的事情,所以忍不住笑出了声。”

    巫啾啾哦了一声,不知道是多么好笑的事情,还能让陈木森像个二傻子一样。

    吃完饭之后,碗筷照就被陈木森给包了。

    宴清则邀请巫啾啾一起到后花园散散步,消消食。

    陈木森一见情况,立马拦下来屁颠颠也打算跟过去的卡卡。

    开什么玩笑,卡卡这么大一个电灯泡可不能亮着。

    卡卡睁着大眼睛,眼里冒出两个问号,“你为什么要拦我?”

    眼看着巫啾啾跟宴清要走远了,卡卡有些急。

    陈木森脑筋一转,忽悠的话语信手拈来,“你看,巫小姐都有宴先生陪着一起散步,可是我在这洗碗,却是什么人都没有陪着,孤孤单单可怜极了,那你就陪着我一起呗。”

    卡卡晃晃它圆乎乎的大脑袋,“可是我被买来是为了陪伴啾啾。”

    陈木森道,“但是巫小姐有人陪了呀,她有人陪的时候,为什么你不能发挥一下你的作用来陪一陪孤身一人的我呢?再说了,如果你陪我的话,巫小姐也会高兴的。”

    “另外,你没瞧出巫小姐跟宴先生之间容不得第3个不管是人还是机器的存在吗?”

    卡卡瞪大了眼睛,一脸迷茫,“为什么?”

    陈木森刚要说这都想不明白,但是对上卡卡那双懵懂的大眼睛,他忽然想到,即便对方是个机器人,但它是个幼儿居家陪伴机器人,自然是没有在程序中设定关于什么男女之情的事情。

    于是他敷衍了过去,强烈要求卡卡陪着他。

    卡卡看着陈木森那无理取闹的样子,跟个人类似的摇头叹气,“行吧,行吧,那我就陪你。”

    反正在卡卡的程序设定中,如果要求陪伴的对象没有强制性要求的话,卡卡是不需要时时刻刻待在他们身边的。

    “这才对嘛,来来来,看我洗碗筷。”

    而另一边,巫啾啾吹着晚风,看着庭院中迎风飘荡的花花草草,心情甚是惬意。

    她来这儿的第一天,除了给自己种植的食材施展过巫力外,看着花园里的花草喜欢,所以也抽了点巫力输送过去。

    因此花园的花朵开的极其艳丽,漂亮的不可思议,艳丽的叫人惊叹。

    即便是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变化的园丁机器人这几日都有些疑惑,程序告诉它,这些花花草草不该是现在这个状况,可偏偏开放的就是如此的让人目不暇接。

    让园丁机器人一时之间也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自己是照顾花花草草,哪一方面出了问题才会让它们如此与众不同。

    巫啾啾弯下腰,轻薄的女巫袍随着风吹拂着,大朵大朵盛开的蔷薇花,顺着风的方向贴在了她的脸上,那瓷白的小脸配上这浓艳的色彩,甚至比天边绚丽的晚霞还要祸人眼球三分。

    宴清垂眸看她,清凌凌的眼眸中带着淡淡的笑意,黑色的瞳孔倒映着满满的都是她的模样。

    下一秒,他脸上的皮肤忽然如同程序般褪去,然后,那张巫啾啾看了许久平平无奇的脸,忽然就变得立体俊美了起来。

    巫啾啾扭头招呼宴清过来一起看采蜂蜜的小蜜蜂时,原本笑眯眯的脸在看到他恢复本来面貌时,当场就愣在了原地。

    夕阳西下,黄昏绚丽,那深沉的色彩落在宴清俊美的脸庞上,像是古老的油画,让他充满了神秘之色,巫啾啾甚至能感受到风吹过他长长睫毛时所带起的涟漪。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但她还是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真好看啊!

    那个时候刚来星际,巫啾啾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关注一个男人长什么样,顶多就是惊艳过后,便将全身心的注意力放在了新环境上。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看着宴清这张脸,巫啾啾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耳朵,真是好看!

    看到巫啾啾脸上突然飘起的两朵小红云,宴清没忍住,唇角微微往上翘了翘,轻声道,“有没有吓到你?”

    巫啾啾连忙摇头,因为动作幅度过大导致靠近她脸旁的那朵蔷薇花也跟着颤动了起来,以至于那辛勤采蜜的小蜜蜂受到惊吓,挥着翅膀飞走了。

    “当然没有,就是好久没见你的真面目,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宴清道,“因为我身份的原因,所以跟你出门的时候必须要隐藏一些,免得因为我让你受到一些不必要的关注。”

    巫啾啾忙不迭地点头,如同小鸡啄米一般,“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毕竟宴清可是大佬,大佬的身份自然是要藏着掖着。

    看着巫啾啾那可爱点头的样子,宴清眉眼微柔,“还有那个白家的事情,是我没有处理好军队的事情。”

    宴清忽而发现,巫啾啾似乎是个福娃娃,在他身边总能帮他查漏补缺。

    不管是江夏荷还是白拉基,他们两个人都是典型的联邦的一些掩藏在冰山脚下没被他关注的问题。

    因为巫啾啾,所以这些问题都暴露在了他的面前,被他一一解决。

    若不是她的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被他发现。

    巫啾啾小大人似地看着宴清叹气,叹的宴清一脸莫名,“怎么了?”

    她皱皱脸,“宴清,我发现每次你都好喜欢向我道歉啊,其实这不关你的事呀,是那个什么垃圾自己的错。”

    “而且你知道之后肯定会解决这些问题的,对不对?”

    宴清点点头,随后就瞧见巫啾啾展颜一笑,“那不就好了,你知道了,问题解决了,以后就不会再发生了,所以根本就不需要觉得对不起的呀。”

    宴清摇头失笑,看着巫啾啾那嫩生生的小脸,脸庞微红,如同春天的水蜜桃一般,可口多汁,让他忍不住伸手轻轻地捏了捏,“你真可爱。”

    过于亲昵的举动,让巫啾啾瞪圆了眼睛愣在原地,随后大片大片的红晕便从她的脸颊蔓延开来,将那雪白的耳朵还有如同天鹅般的脖颈,都染成了一种暧昧的颜色。

    这下轮到宴清发愣了。

    他也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看着巫啾啾可爱,忍不住捏了她一下,就好像打开了什么粉色涂抹器的开关,把巫啾啾整个人都涂成了粉色的小兔子,看上去更可爱了。

    宴清笑满的都快要从眼中溢出来了,他低着嗓音,满是笑意,“啾啾,你怎么这么可爱?”

    巫啾啾也不知道为何,总觉得羞涩的很,甚至觉得脸在发烫,头皮在发麻,在瞅见宴清看着自己眉眼含笑的俊朗模样,她更是有种呼吸不上来的感觉。

    救命,宴清真的是太好看了!

    怎么能笑得这么好看呢?

    而就在两人的氛围变得有些不同时,忽地听到陈木森的鬼吼鬼叫声,“首领——啊啊啊啊啊——”

    那声音一波三折,啊啊啊的叫声听得巫啾啾整个人一激灵,满心的羞涩也慢慢褪去。

    他扭头看了过去,见到陈木森一脸激动地站在他们的不远处,身旁还跟着圆头圆脑的卡卡,卡卡在见到她的时候,很是开心地挥了挥手,然后它吧嗒地跑了过来

    “啾啾,啾啾,原来你们在这儿。”

    巫啾啾伸手摸了摸卡卡的大脑袋,笑着回复道,“对呀。”

    随后她又看向陈木森,对方正撒丫子跑了过来,神情格外激动,胸膛更是起伏不定,看的巫啾啾眉头紧蹙,“陈木森,你这是怎么了?你刚才喊的什么?”

    “首领啊!!!”

    陈木森激动得唾沫星子都要飞出来了,虽然他内心是一直都怀疑宴清就是首领,并且还暗搓搓地都这么确定了,可是当首领这张熟悉的脸真正的出现在他面前时,陈木森整个人都快要遭不住了。

    这可是联邦的首领,这可是他们的首领啊!!!!

    不仅仅是因为首领这个身份,更是因为宴清本人在他的军校,一直都是所有学生惊讶跟望而生叹的存在。

    而现在他居然跟首领面对面见到面了,这能不激动吗?

    宴清收回脸上的笑,冷冷清清地看了陈木森一眼,而后点了点头,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而陈木森也在对方冷淡的表现中,冷静了下来,他真的是太乍乍呼呼了,首领看到肯定不会喜欢。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耳边响起了巫啾啾困惑的声音,“首领?什么首领?”

    陈木森:???

    他看下巫啾啾表情,比他还要纳闷,“巫小姐,你不知道宴先生的身份吗?”

    这不是离了个大谱吗?

    要知道,不管是他还是春夏秋冬4位上校,可都是陈延格接受首领的命令来保护她的。

    结果被保护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安排保护她的人是谁?

    而且如果不知道的话,那她怎么还会跟首领谈的这么融洽,甚至陈木森一直以为他俩就是一对的呀。

    这尼玛到底是什么回事?

    难道首领还在巫啾啾面前隐藏了身份?

    日啊,首领该不会是看巫啾啾长得貌美,所以故意换了个身份跟她谈个恋爱,并没打算要娶她吧?

    想到这里,陈木森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毕竟以首领的身份,要是娶一个无权无势的孤女确实会引起不少人的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国民法医〕〔大叔,你暗恋的小〕〔徐南南帅〕〔全民种田:我的农〕〔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