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盖世人王〕〔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风云〕〔都市沉浮〕〔赛尔号学院记〕〔梦中预言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74章 第105章
    _: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74章 第105章

    “我告诉你白术风,你不要得意,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私生子而已,你以为你得了父亲的宠爱就能在白家耀武扬威,不把我放在眼中了吗?”

    “我告诉你,做梦!”

    “你这辈子都不可能抬头挺胸的做人,你身上永远背负着私生子的骂名,你就算再怎么努力成为我爸的骄傲,那你也不可能改头换面。”

    “你就是个垃圾,你就是个没人要的东西,要不是你妈没了,死前还心机深重地将你托付给我爸,你以为白家会接受你吗?

    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白棋说的畅快,却不知原本正在那儿,全神贯注地切着菜的白术风在听了他的那一番话之后,眼中闪过一凛冽的恨意。

    他咻的一下停了动作,原本空气中满是菜刀跺着砧板的富有节奏的声音,他忽然停顿,空气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只剩下白棋愤怒的话语。

    “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对上白术风那双突然变得深邃幽暗的眼睛,白棋忽然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但是一想到他的身份,一想到他来到白家之后,他所遭受的耻笑,他立马又挺起了胸膛,继续辱骂道,“有本事当初就别让你妈勾搭我爸,你也就不会出生,更不会在我面前被我骂。”

    “我告诉你,就算你再出色再优秀,再在美食大赛上大放异彩,私生子就是私生子,贱货就是贱货,永远都不可能爬到我的头——”

    最后一个上字还未说完,白棋只觉得眼前好像有一阵风掠过,下一秒他便惊骇地发现刚才切着菜的那把锋利的菜刀,此时正横在了他的面前。

    菜刀主人的动作过于犀利,以至于那把刀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时还带起了一阵罡风。

    咕咚一声,白棋怕的咽了咽口水,毕竟那把刀再近一公分的话,他的脸就要开花了。

    他吓得连忙往后退了几步,头皮发麻,后背发凉,随后又想到白术风居然敢这样吓他,又气急败坏,怒火中烧,然而对上白术风那双粘稠的似乎充满了浓浓恨意的双眼,他又是一愣。

    “你怎么说我都无所谓,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母亲。”

    白术风的声音沙哑而又低沉,被粉丝称赞的那张堪比初恋一般清秀的脸此时写满了愤怒二字。

    他额上的青筋微微跳动,看着白棋的眼神充满了他看不懂的意味,虽然不懂,但是那目光让他鸡皮疙瘩直起,只觉得身子都忍不住瑟瑟发抖了起来。

    但即便这样,白棋却不允许自己居然怕一个私生子。

    他强逼自己站直身体,虚张声势道,“是你妈臭不要脸地勾引了我的爸爸,破坏了我的家庭,你还好意思说这种话?”

    “要不要点脸啊?”

    “我母亲没有。”

    白术风的话是一字一句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浑身上下都溢满了低气压,捏着菜刀的手都隐隐在颤动。

    他在白家这么多天,忍辱负重,在白父面前乖巧听话,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站到那个最高点,洗刷他妈妈的冤屈,让所有人都知道白父才是那个最该被千夫所指的人。

    是他仗着自己的权势跟一张长得还算可以的脸,欺骗了当时年幼无知的母亲。让母亲怀上他之后,却又不负责直接拍拍屁股走人,而当母亲得知了白父真正的身份,且对方又有家庭之后,羞愧于自己居然当了第三者,于是干脆就搬到偏僻星球生下了他,跟他相依为命这么多年。

    要不是后来母亲突生疾病,住院花了很多钱,又担心他以后的生活,瞒着他找了他的亲生父亲,否则的话,白术风根本就不可能回到白家。

    在他被母亲托付给白父之前,他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

    他想拒绝,可是看到母亲回光返照地躺在床上,满脸不舍又担忧地看着他的样子,白术风硬生生地应下了。

    他知道,如果他不答应,母亲就算是走也不会走的安心的。

    果然,当他应下之后,病床上瘦弱不堪的母亲终于是满怀欣慰地闭上了眼睛。

    白术风痛不欲生,他的一生,唯一的温暖就是来自他的母亲,至于所谓的父亲,那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小的时候,他也问过母亲关于他自己父亲的事情,但是母亲从不会因为他小而欺瞒他,将她跟他爸爸之间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并且从小教育他要做一个良善正直的人,绝不可以重蹈他父亲的覆辙。

    所以从小,白术风关于父亲的印象就是骗子,人渣,垃圾。

    可就是这样一个骗子人渣垃圾成为他母亲觉得最后能够照顾他的依靠。

    本来白术风在他母亲死后是打算离开白父的,毕竟他已经成年,就算没有白父,他也能够养活自己,即便生活艰辛,那又如何总比跟这样一个人生活来的好。

    可没想到的是,他到了白家,还没跟白父提出这样的要求,却是从白家上下全都听到了关于他们对他母亲的辱骂,还有对他的厌恶与不屑。

    所有人都怪罪于他的出现,所有人都觉得他怎么有脸出现。

    甚至所有人都觉得他的母亲阴险,这么多年不出现,一出现就放了个大招,果然是心机深沉。

    可是没有人责怪白父一句。

    没有人责骂白父真是个垃圾,没有人骂白父在白母孕期出轨是一件多么可恨的事情。

    他们把那些尖锐的话语通通都刺向了他,刺向了他的母亲。

    可是凭什么?

    明明他的母亲也是受害者。

    白术风无法忍受这些人对母亲的诋毁,也曾经激动地跟他们解释过,他妈妈从来没有想要当第三者,也没有想过插足别人的家庭,是当初白父欺骗了他妈妈。

    但是这话没有人信,听的人还笑他拎不清。

    甚至是即便有人半信半疑,但是在白家的权势以及白父是白家家主的这个身份下,也不会信他。

    而白父在得知这个事情之后,也狠狠地训斥了他一番,甚至还说起他的母亲没有将他教好。

    那个时候的白术风有多恨,他恨不得将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大卸八块。

    他知道以他自己现在的能力,根本就没办法让这些人知道真相,或者说让他们相信真相,还母亲一个清白。

    更甚者,如果自己就这样负气离开,只会让这些人越发的觉得他的母亲没有教好他,私生子果然就是这样,鲁莽粗鄙愚蠢。

    因此在知道美食大赛,又了解了白家是以美食为传承的一个世家之后,白术风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他也要拿起菜刀,他也要站到美食大赛上,让所有人都能瞧见他,听到他的声音。

    可能上天是真的站在了他这一边,怜悯他的遭遇,所以明明只是第一次拿菜刀,第一次进厨房,可是他做出来的菜却让白父惊艳万分,甚至还起了着重培养他的打算。

    白术风对此惊讶同时又很满意,他拼命地学习,也不像刚来时那样冲动猛撞,反而是变得更加的柔顺乖巧,让白父越发满意,也越发的看重他。

    跟在白父身边这一段时间,白术风自然知道白父对这个美食大赛有多看重,甚至还把白棋的大赛名额都用在了他的身上。

    对此,白术风在心里默默地说了句抱歉。

    毕竟要不是他的话,白棋依旧是那个天真快乐的小少爷,不过因为他的出现,他的幸福时光,终究是一去不复返了。

    但白术风觉得一切都是因为白父,白父才是罪恶的源头。

    所以平时对于白家姐弟两人的嘲讽谩骂,白术风都不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出现,对于这两个婚生子所造成的影响跟伤害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即便他不是无心的,但他这种伤害无法避免。

    但这并不代表着他能够忍受白棋这样谩骂侮辱他的母亲。

    他燃着怒火的双眼对上白棋那外强中干的模样,冷声地说了一句,“你在这儿上蹿下跳,再对我生气也没办法挽回你没了美食大赛名额这件事情。”

    “与其在这里挑衅我,惹我生气,不如自己好好努力参加下一届美食大赛。也免得让爸爸觉得你是扶不起的阿斗。”

    “你说谁是扶不起的阿斗?”

    白棋本来还有些虚,但一听白术风说的这话气得可以说是头顶冒火,眼珠泛红。

    “我告诉你,别以为你厨艺高超就了不起,你所谓的天赋只不过是对比起我来说而已,要知道我朋友蓝烟还有刘家参赛的李正央,哪一个不比你优秀出色,你算什么?还以为自己真的能在美食大赛上拿到冠军吗?做梦吧你!!!”

    白术风面无表情地看着气的脸色发胀的白棋,声音平静,“不管是不是做梦,最起码我拿到了参赛的资格,而你呢?连参赛资格都没有,甚至于自己都不敢去拿这个资格,说起来谁更可笑?”

    轰的一声,白棋只觉得白术风的那一番话好像是一道惊雷,猛的劈向了他的身体,让他整个人炸裂而开,下一秒,白棋暴怒而起。

    “啊啊啊啊啊啊!你个贱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国民法医〕〔大叔,你暗恋的小〕〔徐南南帅〕〔全民种田:我的农〕〔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