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道圣祖〕〔反派:记忆曝光,〕〔大秦:苟成陆地神〕〔四合院开局从三级〕〔万域剑帝〕〔农门傻女有空间〕〔江湖有你才有传奇〕〔嫡女毒妃〕〔让你当炊事兵,你〕〔摘天记〕〔玄幻诸天最强系统〕〔从吞噬开始投资诸〕〔美食小当家〕〔剑道不孤,我心如〕〔盛世狂妃:傻女惊〕〔快穿:打脸狂魔的〕〔神豪从十倍增益开〕〔闪婚后,小娇妻大〕〔真实的克苏鲁跑团〕〔跪求大佬轻点虐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持剑 第六章 没几个靠谱的
    “南柯剑神,李成仁!师傅说的那人。”

    台上的七小姐此刻也在低声呢喃着,旋即似是想到了什么,忽而眉头皱起。“那,他的剑是,青挽!”一念及此,她又不自觉地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剑,良久未言,不知在想些什么!

    片刻后,她回过神来。

    “梁叔,替我禀告父亲一声,我回一趟师门!”她形色急促,语气匆忙。一旁的梁管家原也在惊讶于李成仁这三个字,此番见到自家小姐的举动却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姐,我派人跟你一起!”

    “不用了,梁叔!”说完身影一闪,迅速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沈况绝对想不到他短短的几句话会掀起如此大的风波,师傅的名字还是他以前偶然间知道的,没想到会在这次坑师傅的时候用到了。

    李成仁,于沈况而言只是他不靠谱师傅的名字,但于习武之人而言,却是如山峰一般不可逾越的存在。他是每一个习剑之人心中的神明。只是好好的南柯剑神为什么就变成了母鸡杀手了?

    虽然众人一开始也对这个想法有些怀疑,怀疑是否真的是那位剑神,但再联想到沈况的天赋与实力,便深信不疑了,也只有剑神这等人物才能教导如此优秀的弟子来!

    于是,“母鸡杀手”这个称号便被大家当作沈况掩人耳目的手段了。

    早间的一系列事情就在擂台比武之后,荒唐终了,出乎所有人的意外,除了沈况自己!

    他又在城里幽幽转转了许久,不知不觉竟又走回了无酒,左右无事寻思着也到了该吃午饭的时候,便想着进去先吃个午饭!

    时雨在屋里,许是无事,所以正端坐在门前晒着太阳,待看到沈况后,有些惊讶也有些喜悦:“公子,你怎么又回来了!”

    刚到门口,在柜上打盹的韩前辈也注意到了门前的沈况,全身打量了他一番,发现他什么事没有,不觉狐疑道:“去过云梦山了?”

    沈况摇头,“还没去呢!早间这会儿一直在城里闲逛,又给师傅打了壶酒,就到了现在?”

    “酒?什么酒!”韩前辈眼里露出金光笑道。

    “浮玉春,听说是秋落城里最好的酒!就这一小壶花了我二十两!”

    沈况正自说着,那边的韩前辈不知何时已经闪身到了他面前,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解了他腰间酒壶。这一系列的动作只发生在片刻之间,所以沈况一时还未反应过来,便只觉腰间一轻,韩前辈已酒液入喉,喝了起来。

    “嘿嘿!浮玉春,果然是好酒,有些日子没尝到了!”

    韩前辈一脸享受,可一旁的时雨却是不高兴了:“师傅,您又喝酒!”她语气里颇多埋怨,但师傅嗜酒如命的性子时雨知道改不了,便也只能时常这般叮嘱。

    “嘿嘿,这不是有好酒嘛!师傅我也是很久没喝到,馋了!”

    沈况有些无奈,正欲说些什么,韩前辈倒是又开了口:“小子,不白喝你的酒。想问什么就问吧,说好了,我只回答一个问题!”

    沈况本还心疼酒钱,这会听到他的话,眉眼舒展笑了起来。“前辈,我师傅和云梦山的那位云清幽前辈是不是关系不一般啊?”

    听到沈况的问题,韩前辈先是撇了他一眼。“你师傅没跟你说过?

    沈况摇头:“没说过!”

    得了沈况的回应,韩前辈忽而带着几分正色道:“要说关系嘛,倒确实没有!不过他们二人本该成为道侣的,只不过世事难料,到如今,便就成了现在这种状况。”

    “此间之事牵扯甚多,一时说不清楚!时也,命也!说不清,道不明!”

    韩前辈的话说完,沈况也感觉到了命也,只觉心头一惊:“那我岂不是真的会倒霉了!”

    瞧见沈况激动的反应,韩前辈倒是一点不在意,嘿嘿一笑:“死不了!”说完,就拿着酒壶回了柜前独自品尝起来了。

    一边喝,一边还不忘夸赞几句:“好酒,好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抗战之影子敢死队〕〔江湖最后一个老千〕〔问鼎仙途〕〔清太子今天作死了〕〔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秦云萧淑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