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临仙诀〕〔我怎么还活着?〕〔从走路开始修炼〕〔妃常难驯:魔帝要〕〔青莲之巅〕〔重生飞扬年代〕〔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持剑 第四十四章 三个条件
    一切虽无恙,但过后,沈况还是为他的不谨慎后悔不已。

    有些事情是不允许出任何差池的,比如他与苏瑶的身份。相较而言,沈况的身份知道的人很少,但也经不起推敲。有心人若是寻着蛛丝马迹去探查,以师傅剑神的名声以及他手中那把非同寻常的幽牙剑,想要最终查到沈况的身份,或许有这个可能。所以,在与宇文渊、姜凝聊到一些事的时候,他并不会说的太多。

    苏瑶没有因为监天司的那几人的出现而有所畏惧,也许是上一次与死神的擦肩让她更加坦然了,所以这一次她眼神清澈,神色自若。

    沈况也并不知道上次差点要了苏瑶性命的那个人就是与他们擦肩而过的那位黑衣小天司,一切意外来的快去的也快。

    姜凝吩咐人做的饭菜十分丰盛。对于沈况来说,即便是以前逢年过节也吃不到这样的饭食,所以他胃口大开,吃的很尽兴。不过好像除了他之外,其余四人都不是那般感兴趣。

    宇文渊虽也不拘束,但始终保持着礼,一旁的苏瑶和姜凝姿态更是委婉了。所以沈况在吃了片刻后也只好正襟危坐,放慢下筷的速度,尽量让自己不显得与其他人格格不入。

    食不言,寝不语。饭桌上的几人鲜有说话,偶有眼神上的交流也多只是匆匆一笑,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话束,一顿饭也就在这样安静的氛围里渐渐结束。

    苏瑶最先落下的筷子,其余三人也紧随其后。最终,徒留沈况一人手里还握着筷子考量夹什么菜。待沈况看到几人齐齐望过来的眼神后,他尴尬一笑,迅速扒完了碗里的最后一口饭,也放下了筷子。

    吃完,宇文渊与沈况几人又寒暄了几句后,便起身告辞。

    沈况和苏瑶在宇文渊离开后也打算告辞离开,两人并排站在姜凝对面,沈况拱手一礼开口道:“姜姑娘,时辰不早了,我和苏姑娘也该回去了,多谢姜姑娘今日的款待。”

    送宇文渊离开的晨儿这时也返回了房间,她吱呀一声推开房门,几人闻声望了过去。

    收回视线后,姜凝先是看了苏瑶一眼,随后才将视线放到沈况身上。

    她眉头微微皱起,似是在纠结什么。

    “沈公子...”姜凝轻声道。

    沈况发觉到了姜凝神色上的变化,所以径直的开口问道:“姜姑娘,是还有什么事情吗?”

    听到沈况的话后,姜凝眉头舒展,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一样,挺了挺身姿,微笑看着沈况说道:“其实,姜凝还有一事相与沈公子相商,不知可否耽误公子片刻。”

    沈况见她神色拘谨,本以为是有什么大事,这会儿知道只是商量一件事,便有些不甚在意的笑道:“姜姑娘有什么事可以直说,如果我能帮得上忙我一定会帮。”

    沈况说完,姜凝看了看苏瑶。

    苏瑶心领神会的知道了她的意思,于是她偏过头看向沈况道:“我在这里等你,你们商量完了回来找我。”

    沈况嘱咐道:“那我很快回来,你就在这里等我。”随后,他便跟着姜凝离开了房间。

    路上,姜凝说需要准备些东西,所以是由晨儿领着沈况一路走的。不多时,晨儿领着他上了一处三层阁楼,一直走到三楼,晨儿推开一扇房门后对沈况轻声说道:“沈公子,请进!”

    沈况微微点头示意,没多想走了进去。一进门,一股淡淡的香味扑面而来,这香味颇有些特殊,既不是花的香味,也不是他常在红泥巷闻到的胭脂味。而且这味道沈况依稀记得,和那日姜凝给的名帖上的味道很像。

    晨儿给沈况斟了一杯茶水轻轻放在了他身前。“沈公子,您就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家小姐一会儿便来。”做完这些,不待沈况开口追问,她便缓缓退出了房间,带上了房门。

    闲来无事,四下环顾一圈后,就装饰摆设来看,沈况觉得这有些像是女儿家的闺房。他左手边的窗户敞开,此时月光正好照在了屋里。

    房间很大,房门正对着的是一扇山水屏风,想来后面就是绣床,姑娘家每日更衣就寝的地方,沈况知道,所以没有多看,君子慎独,非礼勿视的道理他还是懂的。推开门的左手边,一方低矮的木桌上摆放着一架素朴古琴,琴声通体乌黑,十分雅致。方木桌旁的高高书案上,则整齐的摆放着笔墨纸砚,沈况想来姜姑娘也是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女子。

    靠近窗沿这一侧并没有太多陈设,墙上挂着的一把长剑吸引了沈况的注意。习剑之人自然也喜欢剑,沈况起身上前端详了一番,没有看出剑有什么特殊之处后便也转移了视线。

    此时虽夜色已深,但漓水边上人影依旧,来往车马不绝。窗边的视野很开阔,一眼便能看到河岸边的灯火以及夜色里的迷离。远处天空忽的绽放开了几朵巨大且夺目的烟火,一时吸引了沈况的注意。他站在窗前,望着月下景色,一时思绪万千。便是姜凝推门进来,沈况也没有察觉到。

    “沈公子!”一声清脆的呼喊自身后传来,沈况回过神转过身,待看到姜凝后一时有些呆住了。

    姜凝离开的时间不长,却是换了装束。此刻,她身着一袭淡蓝色长裙,裙裾上还绣着洁白的点点红梅,腰间用水蓝丝软烟罗系成了一个淡雅的蝴蝶结,既俏皮也秀美。一头墨色的长发随意绾成个如意髻,横插着一支梅花白玉簪,随意却不失典雅,略施粉黛,朱唇不及点红。

    那一刻,沈况觉得话本小说里描绘的那般有沉鱼落雁之姿的美人莫过于此了。

    沈况出神的望了片刻,姜凝却也不点破,脸颊上流转着盈盈笑意,就那样看着沈况。

    沈况很快也意识到了不妥,他先是低声呢喃了一句非礼勿视,而后歉意的看着姜凝道:“冒犯了,姜姑娘。”

    姜凝却是丝毫不在意沈况方才说无礼却又算不上的那般眼神,故而只轻笑道:“女儿家打扮本就是为了给人看的,沈公子喜欢说明是姜凝打扮的好看。”

    她的话说的随意且轻松,是沈况万万没有想到的,不过为了不显得太丢人,他也不再去想之前的窘状。

    因为知道是有事要谈,所以在沈况平复了心情后,直入正题开口道:“还不知道姜姑娘找我所为何事?”

    姜凝轻笑了一声,示意沈况先坐。她没有直接回答沈况的问题,而是笑着问道:“沈公子以前听过姜凝的名字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在异世界白手起家〕〔华娱:从古偶顶流〕〔江湖最后一个老千〕〔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大宋之特工凶猛〕〔家有绝色小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