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道圣祖〕〔反派:记忆曝光,〕〔大秦:苟成陆地神〕〔四合院开局从三级〕〔万域剑帝〕〔农门傻女有空间〕〔江湖有你才有传奇〕〔嫡女毒妃〕〔让你当炊事兵,你〕〔摘天记〕〔玄幻诸天最强系统〕〔从吞噬开始投资诸〕〔美食小当家〕〔剑道不孤,我心如〕〔盛世狂妃:傻女惊〕〔快穿:打脸狂魔的〕〔神豪从十倍增益开〕〔闪婚后,小娇妻大〕〔真实的克苏鲁跑团〕〔跪求大佬轻点虐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持剑 第八十四章 我知道
    彭昱返回来的时候,沈况已经重新穿上了外衫。

    对于莫影的下场沈况没去关心,倒是对于方才的那次偷袭他心惊不已。若是莫影刚才的目的真的是杀他的话,那么他现在很有可能已经重伤垂危了。

    本以为彭昱最初的阻拦是早间最大的坎,却没想到背后蛰伏的黄雀一直在等待着时机。

    彭昱没有就此多说什么,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他看着沈况开口道:“走吧,回去好好养伤!”

    沈况想了想回道:“伏玄剑一事还需要前辈自己再查探查探了。”

    彭昱闻言,淡淡一笑:“我的剑,就是最强。这些外物,如今我已不再执着,去吧!”

    沈况不再言语,对彭昱抱拳一礼后,便随着楼外楼一行人离开了此地。经过这个插曲,韩仲景、祝潭以及温华三人没有在与沈况等人拉开太大距离。

    主角渐渐离场,其余人也就没了再等的心思,一一离场。

    原本的一场围剿至此草草收尾,一切没有结局,只不过是看了几场戏而已,匆匆而过。有些人失魂落魄,有些人懊恼后悔,有些人微笑不语,有些人望而却步,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到此散场。

    不过,今日之后,名叫沈况的少年人必定会被更多人知道。比如他是南柯剑神李成仁的弟子,比如他是楼外楼姜氏未来的姑爷。

    一个持剑的少年人,没什么特别之处,就是长得还算俊俏。

    ————

    东边的朝阳如期升起,夏季的清晨,阳光照在身上不仅没有燥热反而有了几分温暖。其余人不知,至少沈况是这样的。

    沈况抬头,感受直射而下的氤氲光线。

    光线并不刺眼,他深吸了一口空气,有些甜,也有些香。他偏过头看了看搀扶着他的姜凝,不由得笑了。

    两人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因为这些事而变得亲密,只是一种熟悉感,像是朋友之间相互了解更多后的彼此信任。听到的越多,沈况就越知道姜凝的身份不简单,姜凝也是一样。

    不过最让沈况好奇的还是姜凝到底在他背上做了什么手脚,才会没引起旁人注意。

    似乎是感受到了沈况的视线,所以姜凝也微微偏头也看了过来。四目相对,沈况没来由笑得更开心了。

    “谢谢你,姜凝。”沈况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他的声音不大,仅有他们两人能够听到。若是隔着距离望去,就像是少年郎与姑娘家之间的耳鬓厮磨,年轻人之间的情情爱爱也许就是这样。

    姜凝脸颊红了红,倒是没有太多害羞,她也笑了,回文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好,就是身上有点疼。”

    姜凝闻言眉头皱了皱,有些紧张的问道:“哪里疼?要不要让医圣前辈来看看。”

    沈况则不在意的笑道:“没事没事,还能忍忍的。”

    姜凝见他脸上带着笑意,便就猜到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严重,故而放下心来。“我们很快就能回去了,有医圣前辈在,你会没事的。”

    说到身上的伤,沈况就不由得想起云梦山上那次自己的凄惨模样。不过即便是那样,韩师叔也是轻而易举治好了他,所以他不担心,于是笑着跟姜凝说起那回上云梦山的事情。

    沈况感叹道:“我师傅他身上优点很多,就是爱坑我这点不太好。那次被师傅骗去云梦山,被那位云前辈打的可惨了。”

    姜凝听完,笑着打趣道:“我听说云梦山上全是女弟子,是不是你调戏那些女弟子被前辈发现了?”

    沈况则露出一副绝不可能的模样道:“哪能啊,那时候我可还只是个清清白白的少年人,哪会那些事。而且,我也不是那样的人啊!”

    “那你为什么会被揍得那么惨。”姜凝好奇问道。

    “还不是我那便宜师傅,我一猜就知道一定是他以前留下来的情债。师傅让我把一枚玉佩交还给那位云前辈,云前辈看到玉佩时的动容我看的清清楚楚。不过那时候已经跑不了了,所以只能替师傅挨了那一顿揍。”

    姜凝听他说起以前的凄惨事,笑得很开心。

    “哎哎哎,不带这么笑的啊,我都这么惨了,你怎么没有同情心呢?”

    姜凝还是笑:“谁让你一去就提亲的呢?人家清清白白的女儿家,哪能忍受你这样的。”

    沈况故作捶胸顿足道:“师命难违,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啥好事情呢,谁知道会是那种事。”

    “你的提亲被拒绝了?”姜凝反问道。说完又自顾自的加了句:“一定是,聘礼都没有,莫说那位云前辈,就是我也要打一打你这登徒子。”

    沈况苦笑一声,只是不服输,正声道:“没拒绝。不过也没答应,云前辈说要让我师傅跟她打一场,赢了再说。”

    姜凝笑道:“那看来你还有机会,我看那位独孤小姐对你有些好感,这事情说不定能成。”

    “怎么会?她以前还要杀我呢。”

    “你也说了,那是以前。”

    沈况还是摇头:“我觉得师傅赢不了那位云前辈。”

    姜凝也跟声道:“到那时,输赢就不重要了。”

    沈况想起他与南乔从认识之初到现在的种种,都是些有趣的事情。姜凝看着他,知道他在想什么,没去打扰。

    片刻后,沈况转了话题,不再谈论之前的那些事。

    “那枚火舞丹收好了吗?”

    听沈况提起此事,姜凝便也知道他是在打趣自己。不过她也不示弱,回道:“那是韩前辈送给我的,我可不会还给你。”

    “那我岂不是亏大发了。”

    “那也不还。”

    ————

    经过了这一番崎岖之路,回城的后半段就显得平静多了。

    入城之后,姜凝带着沈况直接往庭香苑的方向去了。宇文渊与沈况告辞之后便带着宇文家的人离开了,对于此番的空手而归,宇文渊似乎并不在意,只是嘱咐沈况好生养伤。独孤家以及云梦山的人也一样,与他们打了个照面就离开了。

    南乔心里其实有很多话想对沈况说,只是到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只说了句再见,便就走了。南乔的神色姜凝看在眼里,女儿家的心事,她能看清楚一点。

    该做的事做完了,祝潭便先行回了红泥巷,也是回去给苏瑶和时雨两个丫头报个平安,两个小姑娘怕是没少担心。韩仲景则和楼外楼的人一道去了庭香苑,忙忙碌碌之后还得给沈况医治,劳碌命,他心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抗战之影子敢死队〕〔江湖最后一个老千〕〔问鼎仙途〕〔清太子今天作死了〕〔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秦云萧淑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