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人道圣祖〕〔反派:记忆曝光,〕〔大秦:苟成陆地神〕〔四合院开局从三级〕〔万域剑帝〕〔农门傻女有空间〕〔江湖有你才有传奇〕〔嫡女毒妃〕〔让你当炊事兵,你〕〔摘天记〕〔玄幻诸天最强系统〕〔从吞噬开始投资诸〕〔美食小当家〕〔剑道不孤,我心如〕〔盛世狂妃:傻女惊〕〔快穿:打脸狂魔的〕〔神豪从十倍增益开〕〔闪婚后,小娇妻大〕〔真实的克苏鲁跑团〕〔跪求大佬轻点虐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持剑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局
    为同一个人的泪水从不止这么一次,于苏瑶而言这场心路历程快要结束了,而对沈况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

    苏瑶从没想过她会与沈况一起走这么远,这么久。

    从前,她的身旁有个矮矮的少年人,那些年她也不高,但她需要为他遮风避雨。

    后来,她的身边突然出现了个年轻人,年轻人将她从那个刻意的黑暗角落里背走。他们甚至有过亲密接触,有过心灵相通,一次又一次,一程又一程。

    一不小心,后来的这一路就只剩他们两个。

    再冷漠的心也会有融化的时候,何况那么多次他都站在了自己面前。

    生死多次,他们彼此之间早已不需要太多言语,一个微笑已足矣。

    越靠近康竹城,苏瑶就越担心自己想象的那个场面会出现。其实她知道发生是早晚的事,但她没有改变的能力,越是当下她越觉得无力。

    她救不了任何人,她也什么都做不了。

    一滴泪水悄然落下,之后一发不可收拾,苏瑶伏案轻泣。

    半晌过后,东西落地的声响传进了苏瑶耳中,苏瑶抬头看去,发现是那把自己一直用的青挽剑。

    苏瑶怔怔看着,无声无息却泪如雨下。

    进门之后,沈况就察觉到了苏瑶的异样,其实离开流水村之后的这一路苏瑶常常沉默寡言。

    很多时候沈况不去问也是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两个人的内心都堵塞太久。

    月栖湖的那一晚,她靠着自己的肩,两人就那样不说话安静地过了一夜,好似诉说了彼此心中所有的苦楚,相互安慰。

    回到房间,沈况偶尔还能听见楼下元大光与垂野的谈话声。

    沈况站在房间窗台桌案前,轻轻推开窗户,任由月光径直洒下。

    今夜十五,何处团圆?

    沈况忽然有些想师父了,就像那离家极远的孩子一下子思念爹娘一样。

    思念的感觉一起,便再也止不住。

    沈况坐在椅子上手杵着下巴呆呆地望着天上的那轮明月,若是换个角度想,如此时光已是不易。

    师父在身边的时候,沈况可以没心没肺什么都不去想。师父不在身边的时候,有些话沈况就只能憋在心里。

    虽然早已不再是少年,可相比于师父,江湖路走得短的年轻人终究还是有些稚嫩。

    月儿圆圆,究竟能不能带去思念。

    楼上的另一处房间里,一人独坐的徐绣京手持《乐府诗集》正读的津津有味。

    年轻的读书人,抛开世俗身份不谈,单以治学来说,连山阳书院文院里面的那些老学究对徐绣京也多有夸赞。

    与苏瑶紧邻的是阮水烟的房间,当下房间里水汽蒸腾,房间内部围了一圈红纱帐。

    红帐里阮水烟正慵懒的靠在铺满花瓣的浴桶里,左右陪侍的是阮家的两个女婢。一个是阮水烟的贴身婢女,另一个年纪稍长些的则是伺候阮水烟娘亲饮食起居的嬷嬷,因为手脚勤快且贴心,所以临行前被安排过来服饰阮水烟。

    山野客栈虽然简杂,但阮水烟丝毫不怕会有宵小之辈,因为有秦爷爷在没人能伤她分毫。

    阮水烟的贴身婢女名叫芷沛,芷沛一边给阮水烟擦拭一边笑着道:“小姐今儿玩的开心了。”

    年纪稍大的婢女闻言也跟着笑了一声,自家小姐二八年华出落的亭亭玉立,可偏就是个不安分的主儿。

    玩闹心重,老爷夫人没少为此头疼。

    阮水烟拾起水面上的一片花瓣放在自己鼻尖嗅了嗅而后笑道:“沛儿胆子大了,都敢笑话小姐了。”

    沛儿闻言连忙解释道:“沛儿不敢,沛儿不敢。”

    阮水烟自然不是真的生气,如此这般的闺房玩闹两人时常会有,芷沛知道小姐性子和善从不因此而苛责她。

    阮水烟拘起一捧水,水上覆着好几片花瓣,阮水烟轻轻吹了口气,将花瓣和水珠都吹起。

    阮水烟开心道:“今天在这里听到了好些有趣的事,那个看着混不吝的汉子,沛儿你与卫嬷嬷上来的时候应当也看见了的。”

    芷沛想了想道:“戴面具的年轻公子旁边那个吗?”

    阮水烟点了点头道:“对,就是他。那汉子话多人却是不坏,我悄悄听了好些有意思的事。听他的意思,这几天康竹城里会很热闹。”

    “那小姐为什么还要在这里歇一晚呢?”芷沛问道。

    阮水烟笑道:“这里的客栈如此简陋,我们就像露宿荒郊野外一样,沛儿你不觉得很好玩吗?”

    沛儿想不通好玩在哪儿,便摇了摇头。

    阮水烟笑着点了点沛儿的额头说了一句傻样。

    与芷沛玩闹了一番后,阮水烟忽而想起芷沛方才说起的那个戴面具的年轻公子,阮水烟还有些印象。那个人虽然戴着奇怪面具且话不多,但阮水烟觉得他更像是个文雅公子,本性不坏。

    芷沛见自家小姐走神便看着小姐好奇问道:“小姐,你在想什么呢?”

    阮水烟脱口道:“在想沛儿你说的那个戴着面具的年轻公子。”

    沛儿疑惑道:“那位公子,他怎么了?”

    沛儿话音刚落,阮水烟又在她额头上点了点,芷沛下意识地就要往后躲,不过没有躲过。

    阮水烟笑着道:“没怎么,就是你家小姐觉得那位公子虽然神神秘秘看着奇怪,但不像是什么坏人。”

    芷沛想了想也点头道:“沛儿也觉得那位公子不像是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抗战之影子敢死队〕〔江湖最后一个老千〕〔问鼎仙途〕〔清太子今天作死了〕〔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秦云萧淑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