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女婿江炎徐凤〕〔厉鬼拼图:每天送〕〔灵气复苏后,我开〕〔最强反派诸天行〕〔人道圣祖〕〔反派:记忆曝光,〕〔大秦:苟成陆地神〕〔四合院开局从三级〕〔万域剑帝〕〔农门傻女有空间〕〔江湖有你才有传奇〕〔嫡女毒妃〕〔让你当炊事兵,你〕〔摘天记〕〔玄幻诸天最强系统〕〔从吞噬开始投资诸〕〔美食小当家〕〔剑道不孤,我心如〕〔盛世狂妃:傻女惊〕〔快穿:打脸狂魔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持剑 第两百零七章 小姑娘,姑娘
    有些时候,一个小小的拥抱就能诉尽彼此心中所有情感,且相爱的人之间尤为如此。

    他们不需要用太多言辞去表达自己心中爱意,往往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便足矣。

    姜凝从沈况怀里起来后,收了哭泣,两人对望片刻后姜凝又紧紧抱住了沈况。

    此之时,情意浓浓,爱意绵长。

    爱是什么,从前的沈况和姜凝都没去深究过,但两人相遇后似乎自然而然就知道了什么是爱。

    沈况抱着姜凝,手掌在她的青丝上缓缓抚下。

    也许姜凝也不会想到,她自己会有如此小女儿的一面。

    他们已许久未见,身在梅雾城的时候两人就心已有感,但那时候还只停留开端,一种情愫而已,让人向往,不会表露。

    这一路过后,所有未曾表达过的言语都化作心中思念,直到重逢时,直到此刻,爱意奔涌。

    两人如此安静抱了良久姜凝才再次与沈况分开,她虽不言语,但眉眼低敛间羞红的脸颊早已说尽了姑娘家的心事。

    沈况看得痴迷,没心没肺的笑了笑,他的双手还紧握着姜凝的手,忘了分开。

    沈况笑着道:“有你们在,真的很好。”

    姜凝闻言抬头看向沈况,她能感觉得到,自从剑神前辈和狂刀前辈出现之后沈况就已经放松了下来,那是一种身心上的减轻,没了束缚,也无需再担惊受怕。

    “此间事情结束,你有什么打算?”

    其实沈况还没有仔细考虑过这件事,不过有些事无论何时都是需要作的。

    沈况缓缓道:“虽然元稹这一次没得手,但不敢保证他以后会不会继续暗地里对我下手。我如今实力还太低,师父和祝大叔也不可能时刻陪在我身边,所以我打算去南梁那边待段时间,顺便也去看看祝虎月。对了,我们之前约定的那件事如果有需要,你随时告诉我,我不管在哪儿都会赶过去。”

    姜凝闻言点了点头:“父亲之前与我说过,而且正好赶到这次机会,所以父亲很有可能会与李前辈见一面。”

    “与我师父?”沈况疑道。

    姜凝看着他笑道:“当然还有你。”

    沈况什么心思,姜凝她一看就知道。

    而且刚好能有惩罚他的时候,有父亲在,正好替自己好好管教管教。

    姜凝的父亲沈况虽然没有见过,但通过这一路的见闻和姜凝给自己的感觉,沈况觉得他大概可以猜得出来那位楼外楼姜氏家主的模样和性子,自己此般作为肯定会不受对方待见。

    到时候对方要是为难自己,师父也不好出面。

    姜凝见沈况半天没有说话,便又笑道:“父亲只是要见见你与李前辈,不会为难你的。”

    不说为难二字还好,如今说了,那一定就是有了。

    沈况苦着脸道:“不会为难师父是真,你父亲会不会给我好脸色可就说不定了。”

    姜凝闻言有些得意道:“你知道就好,就该让你吃点苦头。”

    多少人羡慕不来的好事,如今对沈况来说却成了难事。

    世间之事,难看难堪。

    有去,有趣!

    茶肆外,祝潭几人和温华爷孙两相谈甚欢,一群人似乎都快忘了茶肆里还有一对男女。

    不过他们都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知道这时候两人最需要单独空间,所以时间再长他们也等得。

    温酒在见到他崇拜以久的剑神前辈后,完全忘了凝姐姐和沈况,他现在满眼都是那个青衫斗笠中年人,尤其是那一缕垂下来的长发,剑神风流,不过如此。

    温酒激动的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后在元大光的撺掇下,加之温酒也给自己打了打气后,他神色坚定的向李承认询问能不能收自己为徒。

    知晓玄机山师门规矩的人都知道李成仁此生只会有沈况这么一个弟子,所以毫无疑问李成仁没能接受温酒的拜师。不过他明确告诉温酒,如果以后想雪剑的话可以跟随自己学习也可以向沈况请教,但没有师徒名分。

    有此机会,温酒已然觉得是天大幸运,所以笑着应承了下来。

    而且在这之后,剑神前辈在他心中的形象又高大了三分

    与祝潭胡天侃地的温华自然乐得见到这一幕,与李成仁做个不记名弟子,也算温酒的机缘,而且自家这小子在剑道一途还是有些天赋的,他们温家的种能差到哪里去。

    长街上的人从方才陆陆续续离开到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虽然众人不清楚刺客到底有没有被抓住,但各家各派甚至于大皇子一脉的人都已陆续离开了,所以大多数人都默认刺客已经被秘密抓住了。

    但至于真相到底是什么,没有太多人敢去深究,毕竟一旦沾染上这样的因果,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宇文渊离开前也来拜访了李成仁。

    李成仁和祝潭都知道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以及他和沈况的关系,所以对待宇文渊态度颇好,这也让跟在宇文渊身后的宗阳丘觉得很有面子。

    两位江湖前辈能对自家公子客气有嘉,那也便是对宇文家表露了一份善意,这样的江湖情谊尤其是两位前辈的情谊金贵着。

    不过宇文渊心底还是清楚的,锦上添花总归比不上雪中送炭,所以他也没希望当下就能得到玄机山和狂刀的一份人情,只要事情有利于他就够了,他不求太多。

    到最后,长街周遭,就只剩下楼外楼、云梦山还有茶肆中的一众人。

    不久后,沈况和姜凝也从茶肆里走了出来。

    祝潭一看到沈况的神色便知道大事可期,所以极为欣喜。

    祝潭走上前看着姜凝道:“姜丫头,这小子没欺负你吧,如果有你就告诉大叔我,我和他师父两一定好好教训这臭小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抗战之影子敢死队〕〔江湖最后一个老千〕〔问鼎仙途〕〔清太子今天作死了〕〔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秦云萧淑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