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临仙诀〕〔我怎么还活着?〕〔从走路开始修炼〕〔妃常难驯:魔帝要〕〔青莲之巅〕〔重生飞扬年代〕〔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持剑 第两百一十六章 山水行人
    因为早间出城人甚多,所以街上吵闹远超昨日。</br>

    沈况恰好也是出城大军中的一员,只不过相比于其他人他并不着急赶路。</br>

    离开客栈后,沈况先去城中马行买了一匹马,付过钱拉过那匹黑马的时候沈况忽而想起先前相伴一路的大黑。</br>

    走得越远,越是容易念旧,人和物和景,一幕幕。</br>

    时间不等人,转瞬而逝。</br>

    牵着马的青衫年轻人缓缓往城西门行去,一路上他看到了许多与他一样装束的人,他没有在人群中刻意寻找谁的身影,而且他脚步轻快,很快就到了城西门。</br>

    出城的检查相对宽松,那些士兵只是大致看了一眼,觉得没什么不妥之处就会放行。</br>

    沈况牵着马儿走出城许久之后才停下脚步,他站在官道边远远回望身后高耸的城墙,恍如隔世。</br>

    康竹城之行于他来说既是一场生死考验,也是一次心性上的蜕变。</br>

    他变了很多。</br>

    一番短暂的心灵交互后,沈况骑上马儿,扬鞭远去。</br>

    骄阳下,一人一骑,飒沓狂奔。</br>

    沈况远去不久后,一队车马也缓缓驶离了康竹城,只是方向与沈况截然相反。</br>

    其中一辆马车上,车厢内的代双看着姜凝缓缓道:“小姐,沈公子已经离开康竹城了。”</br>

    百无聊赖的姜凝听到代双的话后点了点头,而后她掀起侧帘望向窗外,道路两旁的风景徐徐闪过,如一道道人影正与她渐行渐远,如此的确没什么可开心的。</br>

    慢慢行着,姜凝脑海里不禁又想起沈况,只是眼神幽怨,愈发不开心。也是,灵山城里还有佳人等着他,他大概早就把自己忘到九霄云外了。</br>

    见自家小姐久久不说话,代双暗自瞥了一眼,她觉得小姐似乎不太高兴。</br>

    ————</br>

    来时短暂的一路沈况走的很慢,且又有阮水烟跟着,所以并不无聊。但回程只一人,所以他走的很快,不到两个时辰沈况就赶到了吴酒客栈外。</br>

    山野吴酒,客栈外的旌旗还在挂着,偶有微风吹动,随风摇曳。</br>

    只是如今上下门窗紧闭,已然没了人迹。</br>

    沈况没有下马,他就坐在马背上看了片刻,慕然间心绪升起,来时一幕幕浮现脑海,离着还不远。</br>

    来时一路沈况走的都是人迹罕至的山野林间,如今已不再需要再担心有人追杀,所以不用刻意躲着人群。</br>

    离开吴酒客栈后的一路都没有什么聚集的山村或是小镇,偶有碰到行人要么是进山砍柴的樵夫,要么则是和沈况一样远来赶路的行人。</br>

    稍稍侧过,最多点头示意,并不会有什么交集。</br>

    沈况赶路的速度不快,若是累了,下马休息或是躺在马背上悠悠哉哉的慢慢走,惬意着。</br>

    盛夏的日头虽然毒辣但好在山野树林茂密,林下遗漏的日光打在身上灼热感并不强,若是偶遇凉风甚至还会觉得清凉。</br>

    这样的一路不仅仅时光慢,连人的也跟着懒散了。</br>

    有时沈况独自一人,牵马慢行,再饮一口梅章酒,感叹这难得的时光。</br>

    就这样走走停停,一直到傍晚时分,沈况到了云碎村。</br>

    夕阳西下,月栖湖上还有零星几个未归渔夫。</br>

    沈况没有刻意寻找那个名叫钟虞的姑娘,韦修格因为她停留在这里后来又因为想通</br>

    (本章未完,请翻页)</br>

    了而离开。</br>

    也许经年之后,姑娘还会记得这里曾经来过一个外乡人,爱慕过她。只是他来自何处,模样又如何,大抵是不会再记得了。</br>

    倒也并不伤感,因为我们这一路总是如此。</br>

    暮色渐渐涌上,沈况将马儿拴在月栖湖边的那颗大树下,而后又从包袱里拿出干粮,就着酒,就算是今夜的晚饭了。</br>

    夜色笼罩时,晚风乍起,湖面上响起渔家归来的号子,一声接一声,一句连一句。</br>

    坐在岸边准备夜钓的沈况心血来潮夜也朝着远处宽广的湖面吼了一声,湖面上的渔夫大概是以为有人在拉歌,所有又高亢的唱了一句,算是做了回应。</br>

    风吹白云碎,晚歌夜空明。</br>

    一弯月牙不知何时悄悄挂上了枝头,而月下垂钓良久的沈况依旧空空无所得。</br>

    不过他本就只是为了消磨时间,所以并不在意有没有收获。</br>

    不久后,沈况升起篝火又烧好热水,耐心等着美味但会不会有的鱼汤。</br>

    鱼儿久不上钩,沈况也索性不再苦等,他往后一倒整个人躺在了湖边。他头枕双手,一只脚搭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仰头看着天上明月,一眼又一眼。</br>

    往后一个人行路其实说不上是好是坏,前路很远,但已然走过这么远的路沈况已无惧距离。</br>

    沈况看着夜空中的那轮弯月怔怔无言,他似是无声的询问,而月亮也似是在给无声的答案。</br>

    不知何时,鱼竿微微晃动,也将沈况的思绪拉了回来。</br>

    沈况反应过来后迅速抓住鱼竿猛地一拉,一条半斤左右的鲤鱼跃出湖面。</br>

    再之后,宰杀烹煮,一锅鱼汤很快出炉。</br>

    山野之间,煮汤的锅和食材都是就地取材,但添加在鱼汤里的这份恬静让鱼汤的味道增添了好几分。</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在异世界白手起家〕〔华娱:从古偶顶流〕〔江湖最后一个老千〕〔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大宋之特工凶猛〕〔家有绝色小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