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偏宠狂妻:大佬是〕〔有个妹妹叫貂蝉〕〔七零宠婚:咸鱼甜〕〔【种田】猎户的神〕〔快穿:万人迷白月〕〔新婚夜植物人老公〕〔废柴嫡女要翻天〕〔超级女婿江炎徐凤〕〔厉鬼拼图:每天送〕〔灵气复苏后,我开〕〔最强反派诸天行〕〔人道圣祖〕〔反派:记忆曝光,〕〔大秦:苟成陆地神〕〔四合院开局从三级〕〔万域剑帝〕〔农门傻女有空间〕〔江湖有你才有传奇〕〔嫡女毒妃〕〔让你当炊事兵,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持剑 第两百三十二章 茶露居的胭脂
    茶露居所在的懿儿街上的铺子售卖的大多是女子钟爱的物件,从锦缎首饰到胭脂水粉应有尽有。

    虽然是女儿家爱来的地方但流连此间的男子并不在少数,男子们大都是陪着心仪的姑娘一同前来,帮着前后提东西、付钱,倒也不失为一桩美谈。不过如沈况这般主动前来闲逛的大概是独一份的了。

    在大魏,男子与女子的地位相差无几,所以沈况一路走来少有异样的眼光投来,替自家娘子上街买些胭脂不难理解。

    沿着懿儿街一直往里走,茶露居三个大字很快就进入了沈况的视线里。

    茶露居,一座装饰精美的三层楼阁,听慈姑说越往上走脂粉的价格也越贵,而且往往有价无市。

    两人在茶露居门前稍作休停,周遭客人络绎不绝。

    两人说话间,一位侍女模样的女子迎了上来,约莫二八年华的少女,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

    因为离开昏庭院的时候沈况没有佩剑,所以当下看上去他多像是个温润书生,除了更改的模样普通了些,其他没什么不好的。

    “奴婢青霭,见过两位客人,客人且随我来。”名叫青霭的姑娘看着沈况和慈姑礼貌问候道。

    沈况闻言微微点头示意,随后便和慈姑一道跟着青霭进了茶露居。

    果真是女子爱来的地方,还没进门一股浓烈的脂粉香味和女儿家莺莺燕燕的话语声便传了过来。香味有些浓烈,所以沈况下意识皱了皱眉头,其实并不难闻,沈况的反应更像是一路逃亡留下来的后遗症,总觉得脂粉香中会有毒。

    不过沈况下意识的举动却被青霭看在了眼里,她以为是沈况不喜欢一楼的这些胭脂,所以往后介绍都只是走马观花。

    相比之下一楼的胭脂水粉虽然次了些但也能卖到了十几二十两银子,寻常人家的女子怎会舍得花这些钱,所以差也只是比较出来的。

    一楼走了一圈后,青霭打算带着两人去二楼再看看,沈况偏过头看向已经看花了眼的慈姑笑问道:“慈姑,有没有我可以买的?”

    慈姑闻言收回飘远了的非非思绪,她意识到青霭还候在一旁所以地声对沈况道:“姜公子,你可知道你心仪的那位姐姐喜欢什么香味?”

    沈况闻言,摇了摇头。

    “那她平日里有什么喜欢的物件吗?”慈姑继续问道。

    沈况却是再一次摇了摇头。

    慈姑见状皱起眉头,这可如何是好?

    几句话问下来,慈姑猜测大概是姜公子爱慕的那位姑娘并不知道他的心意,而此番姜公子定是下了主意想要对那位姑娘坦白的,所以慈姑打算好好思量一番,一定要帮到姜公子才是。

    片刻后,慈姑缓缓道:“姜公子,那那位姐姐平日里会化妆容吗?”

    沈况想了想道:“好像不怎么化。”

    “那那位姐姐的穿衣风格呢,平日里都喜欢穿什么样的衣裳?”

    “素雅一些的。”

    “会带首饰吗?”

    “只有朴素的发簪。”

    一一问完后,慈姑像是心里有了底,缓缓道:“姜公子,你若是想买更好的,我们可以去二楼看看再决定。三楼就不用去了,那里的胭脂太贵,送姑娘其实不用花这么多钱的。”

    “那我们去二楼再看看。”沈况低声笑道。

    青霭一直在旁等待着,直到最后沈况吩咐说要再去楼上看看,她才再次动身领着沈况和慈姑上了二楼,从始至终态度都很好。

    相比于一楼,二楼的人明显少了很多,而且一眼看去当下就只有沈况一名男子。

    所以沈况上来后,楼上不少女子都下意识地看了过来。瞧见是名儒雅的青衫公子后,口中难免嘟囔一句自家男人只会花天酒地一点不知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心疼娘子,只不过说归说,姑娘花起钱来一点也不含糊。

    青霭还是给沈况一一介绍,沈况不太听得懂,只是觉得那些盛放胭脂的盒子异常精致,倒是慈姑听的越发仔细了。

    二楼不大,小半刻时间三人就走完了。

    一圈看下来,慈姑开始犹豫要买什么,她问过沈况知道要买两份后心中就开始有了取舍。

    也是在慈姑来回思考的时候,二楼又上来了一位公子哥模样的年轻人,那名公子哥身边还跟着四名神色跋扈的家仆,跟在最后面的还有一名茶露居的婢女。

    婢女跟在最面露忧色,战战兢兢,似乎很怕她身前的那位公子,就连青霭看到那名公子的时候眉头也都下意识的皱了起来。

    那名公子手中摇晃着折扇,一边大摇大摆的走着一边朝着四下客人叫喊道:“今日茶露居的胭脂本公子都要包下来送给悄然楼的蒲月姑娘。你们,还有你们都赶快给本公子滚出去。谁要是少了本公子的兴致,饶不了你们。”

    他说完,身后四名家仆也跟着叫嚣,言语尖酸。

    二楼上原本的那些女子在见到这位年轻公子后一个个急忙放下已经挑选好的胭脂,如见鬼一般带着侍从匆匆离去。

    侍女青霭一番犹豫过后最终还是对沈况提醒道:“客人,您还是赶快带着您的婢女离开茶露居吧。此人是我们平山城太守大人的独子,名叫章颜,平日里在平山城跋扈惯了的,您莫要给自己招惹麻烦。”

    沈况本也是个不喜欢麻烦的人,所以青霭说完后他略带商量道:“我可否挑选两样带走?不耽误多少时间。”

    青霭闻言看了看那边仍在叫嚣的章颜,随后又看了看眼前的沈况道:“公子您还是明日再来吧!”

    青霭的话说的委婉,沈况也已然知道了她的意思,所以不打算再久留。

    当下二楼上的客人走的已经只剩下沈况和慈姑两人了。茶露居的掌柜的这时候也闻言赶了上来,出面的掌柜是位中年男子,他一脸谄媚的跟在章颜身后,边走边吩咐侍从将章颜要的东西装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抗战之影子敢死队〕〔江湖最后一个老千〕〔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问鼎仙途〕〔清太子今天作死了〕〔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