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张大夫,你大胆一〕〔重生宠婚:霍少,〕〔万界淘宝店〕〔仙人只想躺着〕〔绝世神医〕〔我是剑仙〕〔择日飞升〕〔山村小神医〕〔乡村桃运小神医〕〔天神封名录〕〔我在春秋做贵族〕〔上门姐夫〕〔阳间借命人〕〔重生农门小福妻〕〔一世战龙〕〔女神的合租神棍〕〔特战之王〕〔叶辰萧初然〕〔执掌风云〕〔仙穹彼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持剑 第两百三十三章 反转
    慈姑对沈况的话将信将疑,所以回去路上她都鲜有话语,就是担心路边会突然出现一队官兵将沈况带走。慈姑边走边注意周围动静,有些时候她还会故意往人群里走,为的就是不让别人发现沈况。

    相比之下沈况要轻松的多,他没太在意章颜无足轻重的威胁,他想的更多的是过了平山城就是曲儿城了,再之后不久他就能赶到灵山城了。

    一别许久,这一路颠簸不过是为了心中那一抹执念,于沈况来说,行千山万水行再久再远都无所谓,只要最后的结果是他想要的就好。

    有时候沈况也会颓唐,会抱怨为什么偏偏就他需要颠沛流离。好在这样的情绪不会持续太久,也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沈况才会有,颓然不是为了放弃而是想继续走好以后的路。

    再多的抱怨、不甘都改变不了我们脚下已然形成的路,若是不走,除了生活变得糟糕了些,半点益处都没有。所以走吧,启程吧,浪迹天涯吧!

    南坪坊的早市,鹿尾街的酒馆,茶露居的胭脂,平山三绝都已走遍,若是无事明日甚至是今日下午沈况就可以启程离开平山城。

    心有喜事难遮掩,一入清风半城参。

    慈姑越来越觉得姜公子真的一点也不担心方才的事,路上她好几次偷偷看向姜公子的时候,他甚至面带微笑,似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

    如此,慢慢的,慈姑也便以为姜公子真的有摆平事情的方法或者姜公子够厉害不怕那章颜,所以往后慈姑也如释重负,不再担心那些还未发生的事,只不过这些好念头在两人到了昏庭院后戛然而止。

    一进门,慈姑就看到了姚掌柜的不太好看的脸色。慈姑疑问,不过还没等到她开口,数十名官兵就一拥而上包围了沈况,他们手拿武器看着沈况眼神不善。

    另一边,一位领队模样的人拔出腰间佩剑,剑尖直指沈况,冷声道:“冲撞并打伤我们公子,现在我奉命将你押回府衙。”

    居中的慈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的顿时脸色发白,沈况见状立刻让慈姑往自己身旁靠了靠。

    沈况看向那名领头模样的人道:“她只是昏庭院的侍女,先让她离开吧!”

    那人看了眼躲在沈况身后的小姑娘,随后点了点头。

    站在外围的姚君迁见状一把将慈姑拉过放在其身后,姚君迁看向被包围的青衫年轻人,年轻人对她报以微笑,云淡风轻。

    “姜公子好自为之。”姚君迁嘱咐道。

    之后,沈况在数十名官兵的“押解”下径直往衙门去了。

    虽然说是押解但也就是监督着沈况,没有镣铐,更没有枷锁。

    府衙抓人,在平静如一潭死水的平山城里可不多见,因此被官兵围着的沈况很快就成了被议论的对象。

    沿街走过,不少人都投来目光,瞧见像是位读书人,难免惋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平山城沿街旁,刚押送货物到达平山城不久的林晚照如今正在怜雪和林重山陪同下打算去见识见识平山城的三绝,尤其是那茶露居的胭脂林晚照也一直有所耳闻,今日难得有空正好去看看。

    管事林松风当下正一人在主持卸货事宜,因为卸货不怎么需要太盯着,所以他就让林晚照趁此机会好好逛逛,也难得来一趟平山城。

    林晚照三人刚从街道旁一家酒楼出来便看到路上十几名官兵围着一名青衫年轻人缓缓往前走,一行人已经走过,所以林晚照只能看到那些人的背影。

    早年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林重山知道点平山城的风气,在看到官兵押解着一个年轻人后他开口道:“瞧着模样打扮像是个读书人,不会是与那太守公子起冲突了吧?”

    林重山说完,怜雪好奇问道:“重山叔,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林重山闻言答道:“也不是啥秘密,前几年我也来过平山城一趟,当时就听说平山太守章纪元的独子章颜在平山城极为嚣张跋扈,加之章纪元溺爱,就

    (本章未完,请翻页)

    导致这章颜平日里在城中为非作歹,实属平山城百姓的一大恶报。我瞧那人也是个年轻人,不免就想到了那章颜。”

    怜雪闻言看着渐行渐远的一群人喃喃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位公子也太可怜了。”

    林重山慨叹一声:“哎,又能有什么办法?百姓要与官斗何其难也。高门大户尚且如此,更何况一穷困读书人。”

    站在一旁的林晚照始终没有开口说话,她的视线一直在那一袭背影上,青衫郎,青衫郎,她觉得有些熟悉。

    当那数十名官兵消失在人群中后,林晚照望着远处忽而道:“重山叔,怜雪,我们跟上去看看。”

    林重山和怜雪闻言面面相觑,小姐不是要去茶露居吗?

    “小姐,是怎么了吗?”怜雪问道。

    林晚照没有说出心中的那个想法,只是道:“就是听重山叔说完有些好奇而已。”

    林重山闻言道:“既然小姐好奇,那我们就跟上去看看,花不了多少时间。”

    三人随后沿着那些人走远的方向跟了过去,不久后,三人离着那些人越来越近,而这时候衙门的门头也近在眼前。

    数十名官兵押解着沈况在衙门口停了下来,左臂裹着纱布的章颜当下正在几名家仆的陪同下等在这里。

    远远瞧见沈况被抓过来后,一名眼疾嘴快的家仆立刻凑到章颜耳边道:“公子快看,那人被抓来了。”

    心中愤懑不平的章颜闻言顿时起身看去,果然,在数十名官兵中间的就是那个伤他的年轻人。章颜不自觉地握紧拳头恶狠狠道:“本公子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身旁另一名家仆见状煽风点火道:“公子莫急,如今这家伙落在您手里还不是任您收拾。只是当下我们在这衙门口还有这么多百姓看着,可莫要让太守大人难做。”

    章颜自然知晓家仆的意思,他点了点头,觉得有些道理。自己老爹毕竟是平山城百姓的父母官,自己这个做儿子的也不能太嚣张了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这个世界不对劲!〕〔【快穿】病娇修罗〕〔大叔,你暗恋的小〕〔我的姐姐是群扶弟〕〔司少甜妻,宠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