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龙王殿〕〔祭炼山河〕〔幸孕宠妻战爷晚安〕〔女总裁的逍遥兵王〕〔影视世界雇佣系统〕〔祖宗饶命〕〔当假千金拥有了钞〕〔那年,阳光很好,〕〔陆地键仙〕〔不做余欢水〕〔星光深爱你〕〔绝品透视仙医〕〔最佳上门女婿〕〔大良医〕〔爱你成瘾:偏执霸总〕〔太古丹尊〕〔老祖宗在天有灵〕〔我的绝美前妻〕〔万古帝尊〕〔剑仙归来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盛宠:吻安,第一夫人! 第38章 你男朋友呢
    ,。时念卿第三枚黑子,落定的那一瞬间,霍渠译的眉眼都冷沉下去。

    与霍寒景那男人相识这么多年,她太了解他的心思与城府。

    所以时念卿淡淡开口,道出精髓:“置之死地而后生,是这棋局唯一的破解之法。”

    霍渠译放下捏在指尖的白子,抬头正视时念卿的眼睛:“说说你来总统府的目的与用意。”

    时念卿丝毫不加修饰与遮掩,直奔主题:“城南的那一百三十万亩的地皮,批给顾家。”

    霍渠译一听,顿时不厚道地笑了:“时小姐真会开玩笑。先不说那块地皮,只有现任总统才有资格批,就算我有本事弄下那块地,以帝城寸土寸金的地价,顾氏接得起手吗?!”

    “顾氏能不能承受,这就不劳霍总统费心了。”

    “时小姐,这是笃定了我会帮顾氏?!”

    “都说霍总统仁慈爱民,一向心系天下,也不会眼睁睁看着顾氏旗下五万名员工下岗失业。”

    霍渠译失笑:“你凭什么以为我会为了你这两句好听的阿谀奉承,就拆了自己儿子的台?!你应该比任何人都了解寒景的性子,他想要谁死,没人救得了。”

    霍渠译的话,很隐晦。

    意思是:就算顾家能拿下那块地皮,霍寒景也有本事让它毁得没有一丝起死回生的余地。

    时念卿直直盯着霍渠译那不达眼底的笑意,低声回敬:“那霍总统也应该了解自己儿子的性子,倘若让他知晓五年前我流掉孩子的真相……”

    “你这是在威胁我?!”霍渠译当即危险眯眼。

    时念卿勾唇轻笑:“不敢。”

    “时念卿——!”站在一旁的总管,听着时念卿大逆不道的言辞,顿时凶恶地呵斥,“是谁给你的狗胆子,敢在总统府放肆!!”

    说着,总管脸色愤懑地想要去找霍家军,把这不知死活的东西给轰出去。

    霍渠译却眉眼都含笑地阻止:“刘宪。”

    “老爷,这姓时的,太过分了,我……”总管情绪激动地说道。

    霍渠译却抬手示意他闭嘴,随即,看向时念卿:“这个忙,我也不是不能帮。”

    霍渠译松口,时念卿却愈发警惕,她问:“条件。”

    霍渠译扬了扬眉,说道:“小卿,不得不说,现在的你,我很喜欢。我可以帮顾氏度过这次难关,条件只有一个:想办法,让寒景点头娶了你。”

    ……

    在确定时念卿离开之后,总管当即困惑万分地问:“老爷,你让少爷娶时念卿,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哪里是条件?!

    分明就是好事!!

    但凡霍寒景点了头,时念卿就飞上枝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霍渠译却顺手拿了一枚白子,云淡风轻地落在棋盘上,悠声说道:“盛青霖表面向着寒景,实际暗地里却勾着宫梵玥,我怎么会让自己的儿子将随时都可能叛变的臣子的女儿养在身边?!时念卿就不一样了,寒景对她,只有恨,没有爱。就算哪天她死了,寒景也不会眨下眼睛……”

    ……

    蔺城,突发森林大火,霍寒景飞了一趟蔺城亲自处理,返回帝城的总统府,是早晨九点。

    他站在门厅换拖鞋的时候,便发现了异常。

    他一边将黑色西装脱下递给一旁的女佣,一边低沉询问桐姨:“发生什么事了?!”

    桐姨是霍寒景的奶娘,亲手抚养霍寒景长大的。

    她小心翼翼瞅了瞅霍寒景的表情,然后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开口。

    霍寒景并没有将她的反常放在心上。毕竟总统府,一向是个多事之地,大大小小的事务,层出不穷。

    现在的他,极累。

    两天未合眼,只想回房间好好睡一觉。

    谁知,他刚上到三楼,远远就瞧见他卧室门口立着一抹娇小的清瘦黑影……听到动静,那抹黑影当即扭过头来,映着走廊橘色的灯光,以及穿窗而过的金色阳光,时念卿的脸,在光影里,斑驳、深邃、瘦削。

    虽说上次在帝爵宫见过一面,但是霍寒景并没有仔细瞧她一眼,今天她突兀出现在房间门口,他这才注意到:不过五年的时间,原本就不胖的她,更是单薄骨瘦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

    霍寒景直直盯着她,又深又沉的漆黑眼底,却是忽而一点又一点地漾出一圈又一圈的笑意,很嘲讽,带着戏谑的姿态。

    时念卿却被他过于冷冽黑暗的目光,盯得浑身不自在,甚至有些惧怕与不适。

    人类,真的是个很奇怪的动物。

    在感知到危险的刹那,逃跑,几乎是本能。

    这一刻的时念卿,条件反射想要拔腿就转身离去。

    宁苒去世前的叮咛,任然历历在耳。

    可是,她不能。

    在美国那最黑暗的五年,是顾南笙对她不离不弃,拼了命给予她阳光。

    这一次,无论如何,她也不能让顾氏倒闭。

    顾南笙已经没了父亲,她不能让他连家族企业也失去。

    所以……

    时念卿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狠狠掐向大腿。尖锐的指甲,当即深深陷入皮肉里,连血都冒了出来。

    霍寒景冷冷瞥了她一眼,随即迈着修长的腿,一步步气场强大走至她身边,伸手去拧门锁的时候,另一只手毫不犹豫按向门口墙壁上安装的智能呼叫系统。

    在他开口命令霍家军把她轰出总统府时,时念卿却先他一步,大力推开按着警报健的手,然后灵敏的一下闪至他面前,严严实实挡住智能系统。

    霎时,霍寒景眉眼涌动着浓浓的危险气息,冷冷盯着横在他面前的女人,抿成一条线的完美嘴唇,轻轻启动。

    霍寒景的声音,是那种好听到可以让女人的身体,瞬间弥漫荷尔蒙。

    低沉,沙哑,磁性。

    魅惑得足够耳朵怀孕。

    然而,他说出的话,却冷酷阴狠到极致。

    他说:“不想被挫骨扬灰,就滚开!”

    时念卿直勾勾地盯着他,在霍寒景愤然地瞪着她,打算撤开身进入房间的时候,她趁其不备忽而踮起脚尖,搂住他的脖子,大力往下拉。

    两人的唇,只贴在了一起两秒钟,反应过来的霍寒景立刻按住她的肩膀,将她推开。

    “时念卿,你在做什么?!”霍寒景愤怒地吼。

    语气,恼火又气急败坏。

    而时念卿却卯足全力搂着他的脖子,睨着他怒火狂烧的模样,她眉开眼笑道:“你不是喜欢我吗?!不是一直都想娶我吗?!那好啊,现在我就答应嫁给你。”

    说着,时念卿再一次踮起脚尖要去吻他。

    此刻的霍寒景眼底全是冷森森的寒气,奋力一推:“不知廉耻!”

    时念卿被猛地推开的瞬间,穿着高跟鞋的脚,一崴,整个人当即重心不稳,重重撞在走廊另一面的墙壁上。

    “咯吱”那一刻,她听见自己肩膀骨头错位的清脆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傅元令〕〔初始技能也很猛〕〔异世之召唤铁甲雄〕〔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大宇微尘〕〔噬神纵天〕〔仙武帝尊〕〔最佳词作〕〔误入歧途苏玥〕〔霸总与他的小奶猫〕〔元阳道君〕〔失婚〕〔娇妻甜蜜蜜:老公〕〔农门医女:三爷家〕〔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