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此情惟你独钟阮白〕〔为了妹妹即使当萝〕〔秦北墨〕〔大罗金仙〕〔亚当〕〔莉娜〕〔九零悍媳巧当家〕〔平凡的旅行〕〔我有一口大黑锅〕〔炮灰女妖在西游〕〔领主大人轻点揍〕〔偏执大佬们的团宠〕〔重生七零之开挂人〕〔神豪的日常系生活〕〔百年火影〕〔林素儿〕〔修仙在飞升之后〕〔我能无限提取天赋〕〔万维〕〔胖子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盛宠:吻安,第一夫人! 第80章 那孩子,长得像不像景爷
    ,。总管刘宪,在总统府内声望极高。上至国家首脑,下至府内佣仆,见到他都是客客气气,哪怕是霍渠译,也极少用很重的语气跟他说话。活了这大半辈子,何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如此厉声呵斥过?!

    刘宪扬了下眉头,不屑哼道:“总统大人,每天运筹帷幄、日理万机,他的一举一动,皆是国家最重要的机密。既然总统夫人都不知晓总统大人的去向,我区区府内总管又怎会知道?!总统夫人摆着兴师问罪的姿态前来,不是难为我吗?!”

    时念卿瞅着他故意跟她打太极,不愿意说出霍寒景的去向,立即怒了,猩红着眼眸道:“知情不报,是重罪!刘宪,你信不信我现在弄死你,连霍渠译总统都不敢说半个字?!”

    霍寒景只要离开总统府,车库派车之时,会进行严格的记录。身为总统府的总管,怎么可能会不知道霍寒景的去向?!

    说着,时念卿转身就要走。而刘宪,面对态度如此强势的时念卿,既错愕,又震惊。他怎么也没想到:不过五年的时间,时念卿性子竟会转变如此之大。

    倘若当初,哪怕有霍寒景撑腰,她也不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刘宪咬了咬牙,最终还是服了软:“夫人,总统大人出车前,去了帝国会所……”

    **

    帝国会所,是国家投资修建的接待别国前来访问s帝国的国家首脑的场所。

    印着s帝国国徽和霍家家族滕图的贵族式城堡大门,金碧辉煌。

    此刻,s帝国,a国,以及m帝国的警卫队,持枪而立,将帝国会所的大门,围得水泄不通。

    时念卿乘坐总统府的车,出现在大门口时,三国警卫立刻训练有素上前盘查。

    瞅见时念卿坐在里面,他们眉头默契十足一皱。

    他们的神情,很惊讶。

    好半晌,缓过神的s帝国警卫,毕恭毕敬地颔首:“总统夫人,怎会突然来会所?!我现在立刻给总统打电话……”

    “怎么,总统如果不同意我进场,你还敢拦我不成?!”不等警卫把话说完,时念卿便冷笑着打断。

    听了这话,警卫早就吓破胆了,赶紧放行。

    **

    帝国会所,顶楼的贵族包厢。

    陆宸严重怀疑近日来,自己是不是衰神附体,不管做啥都不顺,就连打个牌,手气都背得发霉。连续输的第二十七局,他连内裤都保不住了。

    m帝国总统宴兰城的警卫长齐岳说:“陆宸,你作为一国的将军,怎么还耍起赖皮了?!我们玩骰子之前说好的,没钱的话,就脱衣服脱裤子。这一把,你要么给钱,要么脱,你选吧。”

    a国总统萧然的警卫长金珂跟着附和:“不要说什么暂时欠着的空话,要知道以往我们玩的时候,不管玩得再大再过火,都是立马兑现的。你可是我们的表率。”

    “……”陆宸被他们气得嘴唇都在发抖,他本能去瞄旁边的楚易和徐则。

    楚易说:“你别看我,我已经帮你还了很多钱了,现在我也没钱了。”

    徐则也跟着说:“你也别看我,我也爱莫能助,最近开销实在太大,手头忒紧了。”

    齐岳等得有些不耐烦了:“陆将军,赶紧,别耽搁大家的时间。”

    陆宸实在无计可施,最后只能扭头,眼巴巴地将可怜兮兮的目光投向坐在旁边跟萧然、宴兰城玩纸盘的霍寒景。

    他楚楚可怜地说:“景爷,你不会见死不救的,对不对?!我只剩一条内裤了,不能再脱了。”堂堂一国将军,输得连内裤都脱掉了,这要是传出去,以后他也别出门了,或者一头撞死好了。太丢人了。

    当然,陆宸蹦本能瞄了眼霍寒景面前的牌桌。很好,高高的一堆筹码,看样子赢得不少。

    那一刻,陆宸觉得自己重新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眼睛都跟着冒金光。

    然而,在接收到陆宸求救目光的霍寒景,慵懒地往椅背上一靠,皮笑肉不笑地落井下石。

    他说:“陆宸,不要忘记s帝国的军队宗旨,更不要辱没了s帝国将军的称呼。所以,自己欠下的债,哭着也要还完。”

    此话一出,包厢里,瞬间兴奋的口哨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那一刻,陆宸才深刻地认识到局势:原来,所有人都沆瀣一气来看他的笑话。

    时念卿推开包间门的时候,也许是因为胸前内燃烧的怒火,她一时之间没有控制好力度。

    包厢厚重的实木门,重重砸在墙壁上。

    “咚”的一巨响。

    刹那间,现场一片死寂。

    时念卿怔怔站在门口,目瞪口呆望着站在包厢正中间,正在脱内裤的男人。

    她的突然闯入,让旁边看好戏的男人们,集体一怔。

    而时念卿向来知道:霍寒景那群男人,平日出席国家各种重要场合,个个仪表堂堂、衣冠楚楚,一副刚毅正义的模样,但私底下,却是极其纨绔不羁。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私下,他们会玩得如此过火,和不堪入目。

    她皱了皱眉头,冷冷扫了眼还保持着脱内裤的姿势,僵在那里的陆宸,面无表情往包厢里走。

    包厢内,烟雾缭绕,光线黯淡。

    三大总统身边,皆有脸庞绝美、身材傲然的美女陪伴。

    牌桌上,筹码,红酒,到处都是。

    这样的场景,这样的画面,实在太过萎靡。

    时念卿走至牌桌前,目光清冷地跟霍寒景阴森的目光对峙,她说:“这就是你所谓的代价?!”

    昨天晚上,她坐上顾南笙车的那一瞬,霍寒景面无表情地幽幽开口:“时念卿,我一定会让你跪着向我忏悔!”

    而回过神的陆宸,瞄到时念卿居然进来了,当场惨叫出声,他连忙提起内裤,然后愤怒又羞耻地冲着她咆哮:“时念卿,你到底还懂不懂礼貌?!不知道进来需要敲门吗?!你居然……”就这样大喇喇地进来了,目光还肆无忌惮在他身上扫了好几圈!!!!

    陆宸,真的气愤得想要杀人!!!!

    虽说,包厢内,时念卿并不是唯一的女性。但,时念卿跟那些女人不一样。因为他知道:那些女人,只是玩具而已。霍寒景和萧然他们,可以跟她们暧昧**,绝对不会真正碰她们。只需要陆宸的一句话,这些女人,都会毫无悬念成为他的女人。

    陆宸手慌脚乱捡起仍在地上的衣服,快速披在身上,随后他愤怒万千冲上前,想要跟时念卿理论。

    而瞄到情况不对劲儿的徐则和楚易,赶忙上前把他拦住。

    “你们拦着我做什么?!放手!!”陆宸双目猩红。

    徐则赶紧使眼色示意。

    陆宸顺着徐则的眼神看过去,清晰瞧见:此刻的霍寒景,英俊的脸孔,又黑又沉,眼底的光,阴沉又危险。

    陆宸,当场闭了嘴,无声无息。

    时念卿瞅着霍寒景只是沉默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胸前内奔涌的火气,更是凶猛地往头顶横冲直撞。

    她恶狠狠地瞪着霍寒景,咬牙道:“我只想问问:总统阁下,凭什么将我父亲的骨灰,移出烈墓园?!总统阁下,我父亲犯了何错,才会遭受如此凌辱与惩罚?!倘若今天总统阁下不能给我一个心服诚服的说话,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去总统府之前,时念卿去了一趟烈墓园。

    在霍寒景只手遮天的十二帝国里,所有人都对他唯命是从。所以,烈墓园的园长,更是办事效率高得出奇。

    她去到烈墓园的时候,时靳岩的骨灰盒已经被挖了出来。

    没有人及时办理交接手续,所以……她的父亲,就如同肮脏的垃圾一般,被工作人员随意的仍在门口。

    时靳岩的骨灰盒,是宁苒亲自去景德镇烧的鸳鸯棺。

    那么精致的鸳鸯棺,列了一条缝,时靳岩的骨灰都洒了出来。

    时念卿在那一刻,心如刀绞,连神经都痛得麻木了。

    她的父亲,一辈子都为了霍家之人遮刀挡弹,最后为了霍寒景死不瞑目。可是,他都连死了,却还要遭受凌辱,连个体面的归宿都没有。

    如果,时靳岩在天有灵,此时此刻,一定在哭出血泪来。

    时念卿的气势,咄咄逼人。

    霍寒景冰冷的眼眸,却直直盯着她的衣服。他记得,昨天晚上,她穿的不是这条裙子。

    时念卿瞄到霍寒景不吱声,她真的快要疯了,双手重重拍在牌桌上,然后双目一片血红,居高临下俯瞰着他:“霍寒景,我要你,立刻将我父亲迁回烈墓园,并且,召开新闻发布会,当着十二帝国所有国民的面,向他致歉!”

    “……”时念卿啪桌子的那一刻,在场的女人,吓得面如死灰。陆宸和楚易他们,都快要跟着红了眼。丫的,这女人,真的太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如此放肆……

    “徐则!”霍寒景直勾勾地睨着眼冒红光的女人,冷冷地吩咐,“立刻颁布一道旨意:前总统警卫长时靳岩,通敌叛国,除以s帝**籍!”

    “……”

    “……”

    在场,震惊的人,不仅仅陆宸等人,就连坐在旁边看好戏的萧然和宴兰城表情都跟着冷肃起来。

    宴兰城猛地将坐在他大腿上的女人推开,表情严肃地看着霍寒景:“景爷,你不要开这种玩笑!”

    时靳岩,虽然身份卑微,但,毕竟是替霍寒景挡了子弹身亡。在十二帝国国民的眼中,他就是英雄。

    如果这旨意传出去,十二帝国得掀起多大的风浪。

    s帝国的副总统宫梵玥,必定也会趁机大做文章。

    “霍寒景,你敢!”时念卿全身都在发抖。

    霍寒景脸色平静无波:“你再在我面前放肆,我会让你们时家更惨,信不信?!”

    “……”时念卿被他的话,堵得一时之间不该如何作答。她知道,霍寒景向来言出必行。

    霍寒景目光冷幽地觑着气得太阳穴青筋直冒的女人,低沉着好听的嗓音,继续幽幽道:“当然,迁回时靳岩的墓碑,也不是没可能。跪下,我就让徐则立刻……”

    不等霍寒景把话说完,时念卿“噗通”一声,直挺挺跪了下去。膝盖骨,撞击在坚硬地面的声音,异常清脆刺耳。

    时念卿笑:“总统阁下,满意了吗?!”

    “……”霍寒景完美的薄唇,当即紧紧抿成一条直线。

    时念卿虽然是跪着,但是却不卑不亢。她睨着霍寒景,讥讽道:“早知道总统阁下,是如此忘恩负义之徒,我父亲绝对不会牺牲自己的性命去救你。霍寒景,我父亲把最宝贵的性命都给了你,你却羞辱他。霍寒景,当年你怎么不去死?!早知道这样,那天晚上,我就不应该……”

    时靳岩出事的头天晚上,还在家里和乐融融跟她吃饭。那天晚上,临睡前,时靳岩给她讲了三个童话故事。也是在那天晚上,她跟时靳岩说:“小岩子,你要好好保护我的景景,不能让他受伤,哪怕手指破点皮都不可以哦!”

    这些年,时念卿一直觉得:时靳岩不顾自己的命,替霍寒景挡去子弹,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因为她喜欢霍寒景,所以她的父亲才会那么不顾一切。

    然而,不等时念卿把话说完,一直安静淡然的霍寒景,突然抄起桌面的红酒杯,狠狠地朝着时念卿砸了去。

    咚。

    不偏不倚,红酒杯砸在时念卿的额角。

    霎时,鲜血掺和着红酒,流了时念卿一脸。

    “……”

    “……”

    在场所有人都被霍寒景的此举,惊呆了。

    回过神的萧然和宴兰城,连忙惊慌起身:“景爷,你息怒,息怒。犯不着跟一个女人动气?!”

    霍寒景却暴怒地冲着他们后:“滚出去!!”

    只用了五秒钟的时间,包厢里,所有的闲杂人等,便消失得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时念卿明明一直强迫自己不要哭,可是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完全不能自控。

    霍寒景坐在椅子上,直勾勾地盯着眼泪入水滴般的女人,半许,他站起身,朝着包厢门口走去。

    在经过时念卿身边之时,他冷冷垂眸斜睨着她:“你对我的背叛,足够诛九族,所以别哭哭啼啼,让别人以为我欺负你。时念卿,当你决定打掉我的孩子,选择顾南笙开始,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的结果!以后别自不量力,挑战我的极限和权威,后果你绝对无法承受。记住,以后学乖点儿!”

    言毕,霍寒景双手插在裤兜里,步伐懒散离开包间,不曾回头……顾氏集团。

    总裁办公室。

    宽大的落地窗前,白百晟气定神闲地坐在宽大落地窗前的黑色牛皮沙发上,春日和煦的阳光,刺破一尘不染的玻璃,洋洋洒洒而下,罩在肌肤上,温暖怡人。

    许久没有像此刻这般轻松惬意地晒过太阳,白百晟满脸的享受,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愉悦的闷哼:“排名第一的商业帝国顾氏,的确非同凡响,连这里的太阳,都比别处舒服得多。”

    说着,白百晟慵懒地掀起眼皮去瞄,站在五米之外脸色极其黑沉的顾南笙,他斜斜勾起唇角,匪气十足地说:“顾南笙,考虑得怎么样了?!你也知道,但凡是个人,他的耐心迟早会消磨殆尽。所以,不要一而再再而三考验我们的忍耐力。你是知道的,我们白家之人,一向脾气都不太好呢。”

    白百晟这番言辞的潜台词是:现在以10亿收购顾氏,再他妈的不知好歹,惹怒了他们,10亿,只会是个奇迹。

    顾南笙眼底杀气腾腾,他恶狠狠地剜着,周身都蔓着耀武扬威的胜利光芒的男人,掀起嘴唇,幽幽地嗤笑道:“我从来不知道,一条狗,竟然学起人来:装模作样。”

    “……”当即白百晟双目一凛,他目光凶恶地瞪着顾南笙,“你说什么?!”

    居然敢骂他是:狗?!

    简直找死!!!

    顾南笙瞅着白百晟眼底的怒火,不以为意:“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有时间,你去总统府好好瞅瞅霍寒景养在犬坊的那些畜生,是不是跟你一个德行。只需要霍寒景勾勾手指,你们都讨好似的连滚带爬地滚过去。有什么好得意的?!在霍寒景眼里,你们都只是他巩固政权的工具而已。既然是工具,那么必定:有用,用之;无用,则弃之。倘若哪天你们白家碍了他的道,我们顾家的下场,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

    “你他妈的再胡言乱语试试!”悠然坐在沙发上的白百晟,被顾南笙的话,刺激得理智全失,犹如一只猎豹般,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动作迅猛地朝着顾南笙扑去。

    死死拎住顾南笙衣襟的时候,白百晟双目一片阴骇的红光,他咬牙:“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们顾家,倾家荡产,一无所有?!”

    顾南笙身后的保安,在白百晟扑过来的时候,立刻激动的想要涌上去把白百晟围住。而白百晟带来的保镖,觑见对方动手,也立刻冲上前。

    双方,气势汹汹。

    战争,一触即发。

    “那你就回去告诉霍寒景,我等着他:如何让我顾南笙倾家荡产、一无所有!”白百晟184厘米的身高,在187厘米的顾南笙面前,竟然显得有些矮小。顾南笙垂着泛笑的眼眸,睨着怒气腾腾的白百晟,幽声说,“我不是我的父亲,身体极好,不会让你们随便打打嘴炮就没了性命。”

    说着,顾南笙大力搬开白百晟拽着他衣襟的手,用力甩开。

    顾南笙随意理了理衣服,扭头对旁边的保安说:“既然白公子喜欢在总裁办公室里晒太阳,就让他慢慢晒。叫秘书部磨最好的咖啡送过来。等到白公子没了兴致,再好生送出门。”

    言毕,顾南笙转身就要往外走。

    白百晟脸色已经黑透了。瞅着他离去的背影即将消失在门口,白百晟冷笑道:“顾南笙,你这么拽,是不是笃定了:时念卿会帮顾氏拿下南城的那块地皮?!”

    瞥见顾南笙的步伐,猛然一顿,白百晟当即不屑地掀起嘴唇,笑得极其轻蔑与挖苦:“你以为,我哥不点头,那块地皮,有人敢动?!别痴心妄想了!!顾南笙,难道没有人告诉你:那块地皮马上就公开招标吗?!”

    “顾南笙,你就是个吃软饭的怂逼。以为有了时念卿,就掐住了我哥的命脉了吗?!我告诉你:我哥,再也不是五年前那个霍寒景。如今的霍寒景,时念卿无法伤害分毫。所以,别他妈的傲娇,顾氏集团的收购协议,你不签字,顾氏,绝对万劫不复!!!!”

    **

    帝国时间,14时23分。

    顾南笙最得力的助手秦飞,送走白百晟之后,他回到顾南笙的办公室,推开门就瞧见:顾南笙坐在大班椅上,单手撑着额头,手指缓慢地按着太阳穴。

    “顾总。”秦飞走上前,低声询问道,“头痛病又犯了吗?!要不要我去帮你拿止疼药。”

    “……”顾南笙缄默不语。

    秦飞站在办公桌前,也无声无息。

    许久,顾南笙才抬起头。与平日里谦谦柔和的目光不同,此刻他的眼底,只有无尽的黑暗与寒冰。顾南笙说:“去帮我查查,霍寒景最近的行程安排。”

    “顾总,你要出手了吗?!”秦飞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顾南笙目光阴骘:“既然,霍寒景要赶尽杀绝,不肯放过顾家,那么……我不能再坐以待毙。他不仁,我便不义。我顾南笙这枚软柿子,又岂是他人随随便便可以捏的。”

    “我明白,现在就下去处理。”秦飞颔首。

    **

    烈墓园。

    傍晚时分,天气突变。乌云,又厚又重,天幕低沉得仿若都要垮塌了。

    空气中,冷气骤聚,雾蒙蒙的。

    霍寒景最终还是下令:将时靳岩的骨灰,迁回烈墓园。

    时念卿去买了时靳岩生前最爱喝的西湖龙井,又拿了他最钟爱的茶壶,然后跪在墓碑前,动作缓慢又谨慎帮时靳岩泡着茶。

    胸腔内,明明酸楚不断涌动翻滚,可是,时念卿始终是面带微笑。

    在美国的这些年,她有千言万语想跟时靳岩诉说,然而真的跪在时靳岩的坟墓前,却半个字也说不出。她不想打扰了时靳岩的清净,更不想他死了,也还要未她操心。

    所以,时念卿只是沉默地帮时靳岩一杯一杯泡茶,最后,茶泡完了,便默默不语地坐在一侧。

    陪同而来的,除了徐则,还有陆宸。

    六点半的时候,天色暗了下来。

    车外,也淅沥沥开始落起小雨。陆宸坐在副座,瞄到身旁的徐则拿了伞,似乎要下车,连忙询问:“去哪儿?!”

    徐则低声回答:“去给总统夫人送伞。”

    一听这话,陆宸当即情绪激动、愤愤不平地叫嚣道:“送什么伞?!徐则,你又不是不知道,车内的雨伞,全是帝国订制,上面绣着金丝呢,可贵重呢。那女人有资格使用吗?!不要污了总统府的伞。”

    一边说着,陆宸一边转眸去瞄车外远处。眼底,满满的全是鄙夷:跪坐在墓碑前的女人,映着渐浓渐暗的朦胧夜色,那画面,寂寥得不见一丝色彩,叫人心间沉闷压抑。

    可是,陆宸不知道为什么,或许跟时念卿八字不合,她如此落寞可怜,他仍然对她愤懑仇恨。

    一星半点的怜悯,都吝啬得不想施舍。

    徐则却不同,瞄到时念卿跪在那里,孤零零的,单薄的背影,被硕大的墓碑映衬得愈发瘦削渺小。

    他执意要下车去送伞,却被陆宸暴力阻止了。

    徐则垂眸瞄着拽住他手腕的手,他眉头一皱:“陆宸,你再不满意时念卿,也不要忘记:她现在是总统夫人。车内的伞,是总统府的。换句话说:她比任何人都有资格使用。”

    徐则,实事求是。

    陆宸却听得火冒三丈,赤红着眼瞳,咬牙道:“她是总统夫人又怎样?!能改变她背叛景爷的事实吗?!你不要忘记,当年景爷为了她,差点连命都没有了,可是,她却因为别的男人,堕掉了景爷的孩子。徐则,景爷之所以和这女人结婚的目的,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我真不知道:如此心如蛇蝎的女人,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你居然处处维护她!!盛雅,对你不好吗?!你这样做,对得起盛雅吗?!对得起小太子吗?!”

    不说则已,一谈论起过往,陆宸真的恨不得现在就掏出枪,一枪嘣了那女人的狗头,永绝后患。他永远都不会忘记,霍家出事,霍渠译下马,所有人都在看霍家的笑话。霍寒景拼劲全力,只想稳住局势,然后给她一个安稳的日子。可,结果呢?!在霍寒景最狼狈,最不堪,最痛苦的时候,是盛雅陪在他身边,细心开导,温柔以待。没有盛雅的付出,就没有如今不可一世的霍寒景。

    然而,时念卿却眼睛不眨地夺走了原本应该属于盛雅的一切。

    陆宸,怎么原谅?!

    他死也不原谅。

    而徐则,不再说话,只是将嘴唇,抿得更紧……

    **

    时念卿被徐则和陆宸送回总统府的时候,是帝国时间七点十五分。

    当时,霍渠译和霍寒景正坐在餐厅。

    霍寒景难得在府内用晚膳,所以餐厅里仆满为患。

    时念卿刚走到大厅,霍渠译眉头都跟着皱了起来,他担忧不已地问:“小卿,你怎么全身都湿透了?!脸色怎么这么差?!”

    说着,霍渠译赶紧通知刘宪去请宁阳。

    时念卿说:“不用麻烦宁阳,我没事。”

    “还没吃晚餐吧。”霍渠译笑意盈盈地说,“过来一起用餐。”

    时念卿点头:“我上去换套衣服。”

    目送时念卿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尽头,霍渠译收回视线,观察着脸上平静无波的霍寒景,问道:“怎么,不打算上去瞧瞧?!”

    霍寒景拿着刀叉的手,优雅又娴熟地切了一块牛排,送入嘴里,慢慢悠悠地咀嚼,他刚要回应霍渠译“有什么好看的,人又没死”,谁知,女佣尖锐又惊恐的声音,嘹亮从楼梯口传来。

    女佣咆哮:“不好了,总统夫人晕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不败战神杨辰〕〔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入赘的废物〕〔误入歧途苏玥〕〔范建明李婧婧〕〔陆先生你是我命中〕〔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七零旺家俏娘亲〕〔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姜咻傅沉寒〕〔一世巅峰〕〔叶凡唐若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