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赵飞扬苏雨萱全文〕〔乘龙快婿〕〔穿越小说赵飞扬〕〔赵飞扬苏雨萱〕〔史上最强姑爷小说〕〔史上最强姑爷(赵〕〔史上最强姑爷〕〔从零开始的击龙剑〕〔数风流人物〕〔酒店供应商〕〔魔物祭坛〕〔我的武林能开挂〕〔蓝欣陆浩成〕〔我是真有主角光环〕〔重生之网络争霸〕〔大明最后一个狠人〕〔医武圣手〕〔农门娇妻:我家相〕〔苍青之剑〕〔傲视丹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盛宠:吻安,第一夫人! 第258章 齐铭,是谁?!
    ,。2015年,盛夏走至尾声,遥远的天际湛蓝晃眼,时念卿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还来不及换掉黑灰色的囚服。她满头大汗站在病房门口,瘦削的脸颊呈现出病态的红晕,然而嘴唇却苍白不见一丝色泽。

    此刻,母亲宁苒不像往日躺在床上昏睡不醒,而是坐在窗前,拿着木梳一丝不苟地梳理着长发,然后再小心谨慎地盘起来。

    听见动静,宁苒稍稍回头看见门口的时念卿,当即眉开眼笑:“小卿来了。”

    时念卿刚走过去,宁苒便握住她的手:“在床上躺得太久,连手指都生病了。”

    时念卿说:“我帮你。”

    来病房前,她去了一趟宁苒主治医师的办公室,医生告诉她:“时小姐,不是药物起了作用,只是回光返照。”

    医生还安慰她:“今天,多陪陪她。”

    办公室里,医生以为她会像所有的家属一样,嚎啕大哭,但是她却没有,她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低垂着眉眼。

    宁苒身体很久没有如此轻松了,甚至比生病之前还要好,她坐在木椅上,望着窗外金色的阳光,淡淡地微笑道:“很久没有看见这么明媚的阳光了。”

    转而,她继续说:“记得你父亲生前,最喜欢我这样把头发盘起来。”

    她还说:“小卿,太久没和你同桌而坐吃饭了。”

    时念卿帮母亲把头发盘好之后,两人一起去了医院食堂。

    母亲说:“突然有些想吃梧桐路那家张记手工水饺。”

    时念卿默默咬了一口汉堡,垂着眼眸不敢去看母亲的眼睛,好一会儿,才说:“你撑一撑,等一等,我打电话,让顾南笙送过来。”

    宁苒轻笑着摇头:“撑不下去,也等不了了。”

    那一刻,时念卿一直强忍的眼泪,终于顺着长长的睫毛,“滴答滴答”砸在手背上,她问:“妈妈,你能不能不要走,留下来陪我!”

    那声音,近乎乞求。

    宁苒却说:“你父亲已经走了十一年,昨晚他托梦告诉我,他在那边很孤独,这一次母亲要去陪你父亲了。”

    饭后,宁苒说想出医院转转。

    时念卿就搀扶着她,去了附近的公园。

    午后,阳光炙热得足够灼伤灵魂。

    公园,空无一人。

    时念卿挽着宁苒的胳臂,沿着蜿蜒的鹅卵石路,缓慢前行。那一刻,她多想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临近黄昏,宁苒终于累了,母女两人在公园湖边的长椅坐下。

    火红的夕阳,缀在天幕,好看得惊心动魄。

    天色渐暗,最后一抹光亮被黑暗吞噬之前,久久沉默的宁苒,轻声说道:“我走以后,你不要难过,要好好照顾自己。”

    时念卿轻轻点头:“好。”

    “以后,这世间,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时念卿却说:“我还有两个月就出狱了,等我出来以后,就去找一份工作,赚够钱把我们的老宅子赎回来,然后找个真心爱我的男人嫁了,生一个孩子……”

    “浮华尘嚣,多爱自己一点。”

    “嗯。”

    “霍寒景那种危险的男人,不要也罢。”

    “嗯。”

    “你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不负每一天的日出日落。”

    “嗯。”

    天色黑尽,湖边起风,时念卿的耳畔,宁苒的声音被夜风越吹越远,越吹越淡,最后犹如过眼云烟消匿不见,她僵硬地坐在那里,嘴角还挂着淡淡的笑意,可是悲伤的泪水却止不住地往下淌……

    ……

    “小姐,小姐!!!醒醒,你还好吗?!!!!”

    时念卿迷迷糊糊醒来,一眼就瞧见满脸焦急的出租车司机,惊魂未定地望着她。

    许久,时念卿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在出租车里睡着了。

    “‘帝爵宫’到了,需不需要我开车送你去医院?!”司机担心地说道。入行十年,拉的乘客不计其数,可是从来没有遇到一位能在梦里哭得如此伤心的人。

    时念卿摇头,道了谢,推开车门就要下去。

    下车的时候,觉得脸上有些不舒服,抬手随意抹了一把,赫然发现掌心一片潮湿。

    时念卿以为,这些年自己的神经早已麻木不堪,去年母亲离世之后,从洛杉矶到温哥华,再从温哥华到帝城,她就像一缕四处流浪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早就不知任何悲喜。可是这一刻,她突然清晰地意识到:原来有一种疼痛,是噬了骨,入了魂……

    帝爵宫门口,人山人海。

    胸口别着警徽的霍家警卫,严谨谨慎将各个国家的媒体拦在外面。

    时念卿站在路边,看着明明已经过了入场时间,却依旧显得情绪高涨的媒体,目光一片冷寒。

    今日早晨八点,晨间新闻突然爆出:商业帝国排名第一的顾氏,庞大的运转资金被掏空,出现严重的财政赤字,而蓝海湾资金链断裂,形势迫在眉睫,专家分析说,拿不下南城的那块地皮转移矛盾,三个月之内就会倒闭破产。

    作为百年的帝国企业,出这么大的事故,绝对是国际性的爆炸事件,然而顾氏大厦却门可罗雀,无人问津。

    而媒体之所以无暇顾及的原因,很简单:s帝国最年轻的总统霍寒景,突然宣布现任国务爵爱女盛雅,即将入住总统府。

    这意味着,s帝国空置了二十五年的总统夫人位置,终于后继有人了。

    当然,不止媒体记者,恐怕十二帝国所有的国民皆好奇心炸裂:究竟是怎样的女人,可以让s帝国的总统,心甘情愿奉上凤位。

    在所有人眼里,霍寒景根本就不是人,而是神一般的存在。

    凡人,岂能近神半步?!

    可就是这样的神,却钦点现任国务爵盛青霖五十八岁生辰宴在‘帝爵宫’举行。

    此消息刚传出,举世轰动。

    不出五小时,十二帝国所有的国家首脑,上流社会的名绅贵胄,全部蜂拥而至。

    ‘帝爵宫’,是十二帝国最高的权力象征。除了每年的国宴开放一次,平日帝爵宫方圆十里之内,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霍寒景摆了如此大的阵仗,讨自己未来老丈人的欢心,显然是认了真。

    当时念卿拿着镶嵌着金箔的请帖出现在‘帝爵宫’的门口,所有媒体记者几乎在第一时间认出了她。

    时念卿?!

    竟然是时念卿!!

    “天哪,时念卿居然回来了!!”有记者震惊无比地呼喊道。

    没有人会想到:五年前发生那件事后,时念卿还能堂而皇之地回来。她回来做什么?!有什么目的?!时念卿并非名门出生,更没有显赫的家世背景,但是她的知名度,并不比现任总统霍寒景小。

    ‘英皇’帝国联署学院是十二帝国联名的国际贵族学院,但凡进入这所学校念书的,非富即贵,而像时念卿这样的出生和身份,不要说进去念书,她连大门都没资格进。

    时念卿十三岁入学的当天,整个上流圈都轰动了。

    贵族的世界,怎容得下最低等的人?!

    当时很多名门贵族,联名要求学校开除时念卿。

    但第二天,所有联名要开除时念卿的学生,却集体被学校开除了。

    从那以后大家才知道,时念卿背后的人,正是身为一国太子爷的霍寒景。

    足足有十年的时光,但凡谈起“时念卿”的名字,帝城所有人皆是羡慕又嫉妒的。

    十二帝国人人都知道,她是s帝国太子爷霍寒景心尖上最宠爱的宝贝,别人多瞪她一眼都是触了霍寒景的逆鳞,犯了死罪……

    可是五年前,她却被太子爷亲自送进了监狱。

    理由:盗取国家机密,损害国家利益。

    霍寒景当时就下达命令:驱逐出境,永远不能再回s帝国。

    就连坐牢,都不能在本国。

    苏媚曾经跟她说:一个人最卑微最可怜最没有尊严的时候,就是你选择了一份跟自己不匹配的感情,你付出了全部,到最后你却一个人狼狈地离开,然后孤寂地蜷在黑暗里舔着血淋淋的伤口。

    对时念卿来说,曾经的霍寒景是她生命里最璀璨的一颗星,绚丽了她残破飘摇的人生。

    父亲离世之后,他就是她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时念卿一直以为自己是幸运的,以为霍寒景不一样。

    在美国,最初入狱的那会儿,她每天像疯了般,时常做梦梦见霍寒景来监狱接她,他牵着她的手离开,他的掌心一如既往宽厚温暖。

    那时候,她沉在绝望里,却又不甘心,偷偷自欺欺人地希冀着。

    最终,她等来的,不是救赎,是自己孩子的一命呼呜。

    孩子死去的那一刻,她终于大彻大悟。

    这辈子这么长,哪有天长地久,有的,只是杀伐毁灭。

    时念卿站在‘帝爵宫’的金色大堂门口,忽略掉来自四面八方惊诧、嫉妒、愤怒、讥诮等等错综复杂的目光,冷清的视线快速在人潮密集的大厅里搜寻,几秒之后,她稍稍蹙了蹙眉。

    抬腿,她朝着大厅的镶嵌着水晶的旋转楼梯走去。

    大厅里,皆是年轻的男女,如果她没有猜错,这些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

    他们聚在一起,不过是一场高级的相亲罢了。

    而,她要找的人,恐怕在楼上。

    快要走到楼梯处时,人群中突然传来女人鄙夷万分的讥诮声:“时念卿,你竟然还有脸回来!!”

    时念卿刚转过身,一眼就看见穿着晚礼裙的苏霏霏,端着香槟,一步步朝着她走来,画着精致妆容的漂亮小脸,满是趾高气扬与盛气凌人。

    时念卿认识,她是盛雅最好的闺蜜。

    “她来帝爵宫做什么?!”旁边有名媛不解地问道。

    “还能做什么,自然是为了咱们的总统大人。”

    “呸!!她算个什么东西?!当初老总统出事,她毫不犹豫投入顾南笙的怀抱,现在瞄到顾氏出事了,又想回过头来勾引总统大人?!”

    “开什么玩笑?总统大人是什么身份,她又是什么身份?!总统大人,岂是她这种货色能随随便便高攀,说勾引就勾引的?!你信不信,就算她现在冲到楼上,把衣服脱得精光,总统大人也不会看她一眼?!”

    苏霏霏听见周边人的议论,顿时眉目泛寒,毫不客气地说:“时念卿,识相的,你还是赶紧滚蛋吧。”

    时念卿面无表情地看着苏霏霏鄙视的模样,冷漠回应:“如果我不滚呢?!”

    一听这话,苏霏霏顿时炸了:“时念卿,你以为你赖在这里就能改变什么吗?!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不要再痴心妄想勾引总统大人。早上的新闻你应该看过了吧,总统大人和盛雅马上就要结婚了。如果你执意恬不知耻想要插足当小三儿,看十二帝国的国民口水喷不死你。倘若你不信这个邪,大可一试。”

    说着苏霏霏掏出手机就要录视频。

    然而,她的手机还没拿出来,已经被时念卿一把呼在地上。

    手机砸在地上的那一刻,苏霏霏动作一顿,回过神的瞬间,她立刻猩红着双目咆哮道:“你个贱人,居然敢摔我手机?!”

    说着,苏霏霏失去所有的优雅理智,发疯一般朝着时念卿扑去。

    盛青霖领着十二帝国的国家总统下楼的时候,恰好瞧见这样一幕:一楼大厅,一心巴结苏霏霏的文偲与季月亚,正合力将一名女子按在地上,使其动弹不得。

    而苏霏霏则双手环胸,站在旁边,面容冷沉,目光阴骘:“你个不要脸的贱人,现在怎么不猖狂了?!本小姐的东西,是你这个臭婊子能随便碰的吗?!”

    话音刚落,苏霏霏卯足全力扬手就是一巴掌。

    手掌,拍打在皮肉上的声音,异常清脆刺耳。

    不解气,苏霏霏还想抽第二巴掌,反应过来的盛青霖当即愤怒一吼:“你们在做什么?!”

    说着,盛青霖疾步下楼,然而在看清被文偲与季月亚摁在地上的时念卿容貌时,他步伐猛然一顿。

    他下意识抬眸去瞄站在二楼最前端的男人,下一秒,他立刻箭步往下冲:“念卿,你怎么回来了?!回来了,怎么不跟盛伯伯说一声?!”

    盛青霖赶紧蹲身去搀扶起被打得嘴角都在冒血的时念卿。

    而时念卿却防备地避开他的手。

    盛青霖的手,就那么僵在半空中,尴尬不已。

    时念卿只是稍稍抬起眸子,最先映入视线的,便是那抹挺俊的颀长黑影。

    霍寒景,不仅仅是s帝国最年轻的总统,也是十二帝国有史以来手段最为强硬的总统。不过五年的时间,他就让排名第五的s帝国,成功晋升至十二帝国的榜首。

    现如今,十二帝国,谁不看他的脸色行事?!

    此刻的霍寒景站在人群的最前端,黑衣冷然,高贵非凡,一双比夜色更加深邃神秘的黑眸,透着一股让人难以捉摸的冷漠无情。他只是沉默地立在那里,凛冽的强大气场便压迫得在场所有人呼吸都困难。

    站在他身旁的a国总统萧然,在瞧见时念卿的刹那,先是错愕惊然,随即挑了挑好看的眉头,一双迷人的桃花眼似笑非笑地转向霍寒景,带着看好戏的姿态。

    “阁下……”警卫长楚易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霍寒景的表情,细声询问,“如何处理?!”码字狗一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大宇微尘〕〔噬神纵天〕〔曜天之刃〕〔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我的系统总想逼我〕〔大道纪〕〔初笺〕〔失婚〕〔以情为陷:总裁的〕〔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极品老木匠〕〔一世巅峰〕〔霸总与他的小奶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