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龙王殿〕〔祭炼山河〕〔幸孕宠妻战爷晚安〕〔女总裁的逍遥兵王〕〔影视世界雇佣系统〕〔祖宗饶命〕〔当假千金拥有了钞〕〔那年,阳光很好,〕〔陆地键仙〕〔不做余欢水〕〔星光深爱你〕〔绝品透视仙医〕〔最佳上门女婿〕〔大良医〕〔爱你成瘾:偏执霸总〕〔太古丹尊〕〔老祖宗在天有灵〕〔我的绝美前妻〕〔万古帝尊〕〔剑仙归来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盛宠:吻安,第一夫人! 第275章 宫梵玥又跑去找你了?
    ,。顾南笙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第一次见到时念卿的场景。

    酷热的盛夏,宁苒牵着一身白色公主裙的她,从顾家别院的花园穿梭而过。

    扎着两条羊角辫的时念卿,一蹦一跳的,圆嘟嘟的小脸,在金色的阳光下,呈现出粉红色的红晕。那天,顾南笙站在三楼主卧的落地窗前,只觉蝉虫聒噪的烦闷季节,在那一瞬,周遭突然安静,天地之间,无声无息。他在那刹那,似听见上帝在他耳畔说:顾南笙,她就是我从你身上抽走的那根肋骨……

    顾南笙发过誓:这一生,他会倾尽一切,护她安全,不让她受到一星半点的伤害。

    可是此时此刻,看着伤痕累累、憔悴不堪的时念卿,他甚至连如何安慰她都不知道。

    那一刻,顾南笙觉得自己好似正在遭受凌迟剐刑,痛不欲生。

    时念卿紧紧地蜷在锈迹斑斑的铁门上,她低声说:“以前,我觉得:美国,是阴森黑暗的阿鼻地狱,我一直避之不及。可是,回到帝城,我才发现这里竟比地狱还要寒彻刺骨。南笙,我有时候在想,我宁愿在美国飘忽不定地流浪,宁愿做个没有归宿的孤魂野鬼,至少,不会像在帝城,疼得如此哀莫悲切、生不如死。”

    帝城,对时念卿而言,是最温暖、最明媚的存在。

    在这里,时靳岩和宁苒,给过她最极致的宠爱。

    在这里,霍寒景给了她最美好的初恋。

    都说:物极必反。

    她曾经在帝城有多幸福多快乐,如今,她便有多痛苦多悲凄。

    这些年,现实深切教会了她:世间最大的残忍,莫过于……物是人非!

    美国,虽然疼痛,却不至于时时刻刻刺激她。

    帝城,时靳岩和宁苒的影子,每时每刻都在她眼前晃。

    甚至,面对霍寒景的伤害,她仍然会疼得心脏都要停止。

    昨晚,在总统府里,盛雅污蔑她的话,依旧历历在耳。时念卿听得清清楚楚,盛雅说:她与霍寒景的儿子,叫霍慕之。

    霍慕之……

    盛雅果真说得没错:从始至终,霍寒景都没爱过她,他一直爱的人,只是她盛雅而已。

    而,最最让时念卿受伤难过的是:霍寒景那般心思缜密细腻的男人,从头至尾,眼里只看见了受伤的盛雅,完全没有注意到她那被盛雅踩躏得面无全非的项链……

    **

    盛家。

    霍寒景的车,刚驶离大门,一抹黑影便敏捷跃窗而入。

    盛雅坐在床上,并没有看向突然出现的男人,目光只是盯着兰花盆栽里。

    霍寒景离开时,虽然只是一眼,但她敢百分之百确定,他已然发现了盆栽里那枚烟蒂。

    “盛小姐,考虑得怎么样了?!”男人自然也注意到了烟蒂,慢条斯理走过去,将烟蒂取出,捏在之间,碾碎。

    盛雅眸光冷凛:“不怎样。你回去吧,告诉你的主子,我是不会跟他合作的。”

    男人一听这话,不禁扯唇一笑:“你以为这样护着霍寒景,他就会感激你吗?!呵,他那种不择手段的男人,是不值得动心的。可,我们家主子就不一样了,他爱你,可以为了你不顾一切。”

    “包括死吗?!”盛雅冷笑。

    面对盛雅的恶意挑衅,男人不怒反笑:“盛小姐何必如此剑拔弩张?!霍寒景如果真的喜欢你,五年了,他为什么不娶你,给你名分?!而旧爱一回国,他立马就让她成为总统夫人。盛小姐,你难道还不明白他的心思吗?!”

    “滚!!!”被戳中痛处,盛雅失了平日的优雅高贵,她面目狰狞地怒吼。

    男人当即笑得更得意:“盛小姐,不要发怒。我只是想要提醒盛小姐,接受现实而已。你说,如果让他知道,你的腿好端端的没有断,一切只是你的阴谋,他会怎样?!而,霍慕之,根本就是……”

    “闭嘴!!”盛雅狂吼道,“你敢动霍慕之,我必定杀了你!”

    男人失笑道:“我,人微言轻,怎敢碰霍太子一根头发丝儿?!可是,我家主子,就不好说了……”

    ……

    男人离开后许久,盛雅都没有缓过神来。

    她连假肢都未戴,直接奔下楼去。

    盛夫人瞧见她这般大喇喇地下楼,魂飞魄散,训斥道:“小雅,你不要命了!!!”

    盛家的佣人,都是经过严格筛选而来,可是不能完全保证没有他人的眼线。如果这事传入霍寒景的耳朵,可是欺君之罪。

    盛雅脸色惨白地说:“父亲呢?!我有要事找他!!”

    盛夫人说:“听说你父亲今天要秘密会见重要的宾客,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发生什么事了?!”

    盛雅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的模样。

    盛夫人说:“那我去给你父亲打电话。”

    说着盛夫人转身往房间里去拿手机,盛雅阻止道:“算了,还是不要打扰父亲,等他回来再说吧。”

    盛雅刚回到房间休息没多久,管家就进来了。

    盛雅万般惊讶:“你说什么?!顾南笙此时此刻和谁在一起?!”

    管家如实汇报。

    盛雅原本烦躁的心情,这刻终于舒服顺畅许多。

    “小姐,现在怎办吧?!”管家问。

    盛雅眼底噙着阴鸷狠戾的笑意:如果让霍寒景知道,顾南笙与时念卿又搅在一起,会怎样?!那画面,一定很有趣!!

    “凯叔,你现在立刻去帮我安排一下。”盛雅招来管家,在他耳畔一阵窃窃私语。

    “好,我马上去。”管家颔首。

    看着管家急速离开的背影,盛雅恶狠狠地咬牙:时念卿,你不是拽得拿总统夫人的身份压我么?!我倒是想看看,你这总统夫人,还能称心如意当多久。

    **

    回总统府的路上。

    司机突然刹住了车。

    坐在后车厢的霍寒景,睁开眼睛询问开车的警卫:“怎么了?!”

    警卫回复:“前面好像发生了交通事故,封路了。”

    “从老城区,绕路走。”霍寒景淡淡命令。

    “是!”警卫恭敬回复。

    然而,车子没行驶多久,又一个急刹。

    霍寒景当即不悦的把眉头都拧了起来。

    透过后视镜瞄了眼总统阁下反应的警卫,胆颤心惊地解释:“不知谁把车,停在道路中央,阁下,我下车去叫人把车挪开。”

    不等霍寒景回应,警卫带着逃命的姿态,迅速下车。

    原本霍寒景想要闭上眼睛小眯一会儿。连续高强的超负荷工作,使他疲惫至极。

    冷幽的目光,随意扫了眼窗外的那辆车。然而,霍寒景几乎在第一时间分辨出那车的主人:顾南笙。

    他的车,停在这里做什么?!

    环顾一周,霍寒景发现:这里居然是时家。

    正当霍寒景大脑飞速运转、不断揣测顾南笙的意图时,警卫突然慌慌张张跑了回来。

    霍寒景放下车窗询问:“怎么了?!”

    警卫满脸惊恐,支支吾吾不知道如何开口:“阁……阁下……那个……我……我……”

    霍寒景剑眉一皱,他的贴身警卫,皆是经过严格选拔,有胆有谋。前方,究竟发生了何时,能让他的警卫,害怕成这样?!

    下车,霍寒景欲亲自上前一探究竟。

    可是,还没来得及迈动步伐,视线便瞄到:时家大门口,拥抱在一起的两人。

    路灯昏黄黯淡,那两人只有侧脸,但霍寒景还是一眼就分辨出:那紧紧抱着的两人,是时念卿和顾南笙……昨晚被枝条扎破的伤口很深,没有及时消毒处理,已经发炎,加之在时家大门呆了一天一夜,时念卿这会儿全身冰冷,可是她却觉得自己的身体里燃烧着一簇簇火焰,又冷又热的冰火两重天,让她难受之极。

    顾南笙用外套紧紧裹着她:“你发烧了,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说着,顾南笙拥着她朝着停在不远处的车子走去。

    两束强烈的刺目灯光,忽然直直照来,顾南笙当即抬手挡住眼睛,眯缝着眼睛顺着灯光的方向看去。而时念卿,几乎本能将整张脸都深深埋在顾南笙的怀里。

    如此炫目的白色光芒,对于时念卿来说,是宛若噩梦般最恐怖的存在。

    时念卿瘦削的身体,无法抑制地哆嗦颤抖,她呼喊顾南笙名字的声音,也在顷刻间蔓上惊惶与害怕。

    察觉到时念卿的异常,顾南笙连忙柔声安抚:“不要怕,只是车灯而已,这里不是美国……”

    一边侧着身体尽可能替时念卿挡住车灯,一边扭头朝着车灯的方向看去,在顾南笙差点顾不上身份爆粗口时,一辆黑色轿车,“咯吱”一声,霸气停在他们面前,拦住他们的去路。

    车窗,缓慢下滑一半,时念卿死死地眯眼,将瞳孔收缩到最小,这才隐隐看见:光线幽暗的车厢里,霍寒景坐在后车厢,只留给他们一个冷酷的侧脸。

    霍寒景的专属座驾,是帝国定制。换句话说:世间,独一无二。

    比军用高出五倍厚度的钢板车身,镀上一层炫黑的漆,映着茫茫的黑夜,内敛的气势中,透着嚣张的霸气。

    可是,霍寒景坐在车内,显得一点不突兀,反而气场强大,摄人心魄。

    时念卿定定地望着通身不断涌动蔓延着凛冽气息的男人,呼吸都要停止。

    “上车!!”看都没看他们一眼,霍寒景冷冷命令。

    在瞧见霍寒景的那一瞬,顾南笙的眼底,当即寒气四散:“霍寒景,你竟然还有脸来?!上车?!呵,你究竟哪里来的自信,她会上你的车,跟你走?!”

    这番言辞,顾南笙说得极其挖苦。不过,他也只是实事论事而已。

    四月二十日,时念卿与霍寒景大婚。四月十七日,帝城每条街道,都插满了s帝国的国旗,以及印着霍家家族滕图的总统旗。帝城,角角落落都沉浸在总统大婚的喜悦之中,可对于顾南笙来说,每一处,都是**裸的伤害。

    宁苒去世之时,一再叮咛时念卿从今以后远离霍寒景。

    这些年,时念卿也的确信守承诺。与霍寒景,隔着千山万水,不再相见。

    可是顾南笙永远都忘不了:出狱那天,时念卿喝得酩酊大醉,先是咋咋呼呼庆祝自己重获新生,最后累了,像一只被人剥掉壳的虾米,蜷缩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躺在长椅上,哭得悲凄。她意识模糊,却一遍又一遍呼喊着霍寒景的名字。

    那一晚,美国正好迎来2015年的第一场雪。

    雪不大,稀稀松松的小片雪花,落在肌肤上,却足够冻伤灵魂。

    那天,顾南笙脱下大衣盖在她的身上,然后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衣,在风雪里,坐了整整一晚。

    一整晚,他听着时念卿不断地重复询问:“霍寒景,为什么要这样伤害我,霍寒景,为什么不要我……”

    时念卿的呢喃,音量不高,甚至有些模糊不清。可是,却那般的哀莫与悲伤。

    那一刻,顾南笙才深刻地知道:他有多偏执地爱着时念卿,时念卿就怎样偏执地爱着霍寒景。

    顾南笙知道:在时念卿的感情世界里,霍寒景之后,再无霍寒景。

    换句话说:她,再也不会爱上任何一个男人。

    她恨他,是因为爱惨了他,不能自拔一分一毫。

    顾南笙一直都知晓时念卿最大的心愿,就是嫁给霍寒景。

    十六岁生日那天,她在天台上,对着随风不断闪烁的蜡烛许愿。晴朗的夜空,繁星点点,落入她的眼底,熠熠生辉。她满脸虔诚与幸福,说:“我要霍寒景娶我,只要能实现愿望,哪怕折寿五十年,我也愿意!”

    所以,在时念卿终于梦想成真可以嫁给霍寒景的时候,顾南笙去了晋城,选择逃避。

    时念卿永远不会知道,顾南笙在她的世界之外,爱她爱得有多委曲求全、卑微如泥,她不会知道:他爱她,可以不顾一切。

    只是,他自以为她终于可以美梦成真,却不曾想:这,竟成为霍寒景伤她最锋利的利器。

    在电视里瞧见时念卿穿着洁白圣洁的婚纱,一个人站在神父面前,孤零零地宣誓交换戒指,那时候的顾南笙,痛得几乎都哀嚎出声。

    霍寒景,凭什么这样糟蹋他小心翼翼呵护整整十五年的女孩儿,怎么可以这样伤害她……

    与顾南笙怒意滔滔不同,此刻的霍寒景平静淡漠。

    无视顾南笙的挑衅,霍寒景再次冷冷开口:“时念卿,你应该清楚,同样的话,我向来不会说第二遍。”

    听着霍寒景那态度极其恶劣的命令语气,顾南笙不由得怒火中烧:“霍寒景,你有什么好拽的,你以为你是谁?!你没资格命令她,更没资格带她走。如此咄咄逼人,是仗着总统的身份,欺压人吗?!”

    听着顾南笙如此大逆不道的言辞,霍寒景终于扭过头去正视他们,声音仿佛镀上一层冰霜,字字寒气摄人:“欺压,又怎样?!”

    “霍寒景!!”顾南笙大怒。

    “顾南笙,你应该感激……”霍寒景剑眉紧蹙,黑眸迸射着犀利的冷芒,菲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我留了你一条狗命,才有机会在我面前狂吠。”

    “……”

    此话一出,顾南笙全身都在哆嗦。顾峰然惨死,顾氏集团溃不成军,这一切都拜他所赐。

    顾南笙仇恨地瞪着霍寒景,已然红了眼。

    他放开在瞧见霍寒景出现的刹那,脸色早已惨白如纸的女人,迈步走至霍寒景的面前,森沉沉开口:“父死之仇,夺业之恨,我必定会让你付出百倍代价还之。”

    此番言辞,顾南笙说得咬牙切齿,愤懑至极。

    霍寒景却不以为意,轻蔑道:“我的权威,你也配挑衅?!顾南笙,我现在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更加不费吹灰之力。要不,现在试试?!”

    只需要动一动手指头,他顾南笙当场被挫骨扬灰、碎尸万段,也不过是分秒钟的事情。

    很简单。

    “……”一时之间,顾南笙竟然被霍寒景强大的气场、霸道的言辞,威慑得无法反击一字半句,只能憋红着脸,怒气腾腾地瞪着他。顾南笙知道:如今,在十二帝国只手遮天的霍寒景,并没有打诳语。

    只需要霍寒景的一句话,他顾南笙死得无声无息。

    “那你,动顾南笙试试!”无声无息站在那里,没有一点存在感的女人,突然幽幽开口。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高高在上、威风凛凛的霍寒景,黑了脸。此刻的他,脸色阴郁,嘴角弧度下沉,显得格外冷峻。

    他用欲杀人的目光,死死剜着胳臂肘又外弯的女人,低声道:“有本事,你再嘟哝半个字!”

    他必定杀了顾南笙,连灰都不会留。

    时念卿睨着霍寒景杀气四伏的黑眸,笑道:“不知道总统阁下,是以怎样的身份命令我上车,丈夫吗?!如果是,那可能会让阁下失望。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你我的婚姻,不过是互利互惠罢了。我嫁给你,是帮顾家拿地,你娶我,只是为了保护盛雅和霍慕之。如此兴师动众,不知情的还以为你在为我争风吃醋,倘若被盛雅知晓,恐怕要受伤难过了。当然,如果是以其他身份命令我,阁下,还真没一点儿资格。”

    此话一出,坐在驾驶座尽量将自己隐形的警卫,顿时魂飞魄散,脊背发寒。

    “……”霍寒景一向从容平静、内敛淡漠,然而此时此刻,他不可置否:全身的怒火,都被这不知死活的女人给挑拨起来。

    他直勾勾地盯着那胆大包天的女人,半晌,不紧不慢变换了个坐姿,嘴角缓缓浮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然后低声说:“时念卿,你是铁了心不上我的车,是吧?!”

    **

    帝国时间:八点十五分。

    第二帝宫。

    大会堂。

    s帝国的政治首脑,衣着笔挺地坐着。

    帝国时间九点整,早会延迟的第四十五分钟,大会堂的所有人,都开始惴惴不安,纷纷交头接耳议论的时候,总统府里,霍寒景还在拳击室内,大汗淋漓。

    秘书长徐则行色匆匆而来,远远就瞧见:楚易以及十二名佣仆,整整齐齐候在门外。

    徐则走过去,刚想询问:总统阁下怎么还没去参加早会。

    谁知,他刚走到门口,便听见陆宸痛苦哀嚎的乞求声,震耳欲聋传来。

    拳击室里,徐则被揍得凄惨。

    徐则听着他绵延不断,一声比一声凄惨的叫声,眉心紧蹙。他问楚易:“陆宸又嘴贱,激怒了阁下?!”

    楚易摇头。

    徐则这下惊悚了:没嘴贱,那总统阁下,还不要命的把他往死里揍?!

    看着徐则茫然的模样,楚易忍了又忍,最后小声说道:“现在离阁下,能多远,就滚多远。不要引火烧身。”

    “……”徐则更迷茫了。

    楚易接着说:“我询问过,昨天值班的警卫,他说,昨天时念卿拂了阁下的面子,上了顾南笙的车……”码字狗一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傅元令〕〔初始技能也很猛〕〔异世之召唤铁甲雄〕〔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大宇微尘〕〔噬神纵天〕〔仙武帝尊〕〔最佳词作〕〔误入歧途苏玥〕〔霸总与他的小奶猫〕〔元阳道君〕〔失婚〕〔娇妻甜蜜蜜:老公〕〔农门医女:三爷家〕〔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