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主角是洛尘的小说〕〔重生逆流崛起〕〔道爷不好惹〕〔我真没有开挂啊〕〔超自然事务管理局〕〔三世独尊〕〔重生之最强星帝〕〔山村小霸王〕〔神级大明星〕〔破梦者〕〔建造狂魔〕〔走过时光遇见爱〕〔人间不值得〕〔我爆了亿万BOSS〕〔雁阵惊寒〕〔我是真不想穿越〕〔噬天狂尊〕〔替嫁庶女:病娇王〕〔鲲鹏大陆之盛世逍〕〔从精神病院走出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豪门盛宠:吻安,第一夫人! 第355章 男士大衣
    ,。回过神的陆宸,惊恐地问:“阁下迎娶的人是谁?!时念卿?!楚易,我耳朵没聋吧?!阁下怎么会跟时念卿结婚?!他和时念卿结婚,那盛雅呢?!”

    盛雅算什么?!

    听到这近乎毁灭的爆炸性新闻,陆宸除了震惊,还有无尽的愤怒。

    凭什么?!

    时念卿有什么资格当总统夫人?!如此不知廉耻、贪慕虚荣的女人,怎么配得上他们的总统阁下?!

    离开前,太了解陆宸性子的楚易,好心提醒:“陆宸,你性子急躁,收敛点儿,千万不要做出格的事。阁下的决定,不容任何置喙与忤逆。时念卿那里,你最好也不要轻举妄动。阁下已于今日凌晨帝国时间1点15分13秒,与时念卿正式领证。”

    陆宸:“……”

    楚易:“……”

    **

    霍寒景与时念卿的婚事,曝光在皇榜上的第一秒,便注定:满城,腥风血雨。

    顾家。

    顾夫人孙怡,无比厌恶将手中报纸扔在地上,神情既轻蔑又讥讽:“你看吧,这就是你从小到大,一直掏心掏肺喜欢的女人的真面目。呵~,多不要脸!!”

    在认识霍寒景以前,时念卿有事没事就跑到顾家来,然而,巴结上霍寒景以后,除了逢年过节,跟随她母亲宁苒前来送礼,她又几时单独来过?!

    作为太子爷女朋友的那几年,别提有多风光、有多得意,连看人的眼睛都是长在头顶之上。

    然而,霍家出事,霍渠译垮台的时候,她立刻头也不回地转投自己儿子的怀抱。为了让她儿子捞她出狱,使出浑身解数勾引,连肚子里的亲生儿子都可堕掉。

    最好笑的是:现在顾家出事,她又立马踹掉自己的儿子,去攀霍家的高枝。

    “呵~,现在的社会到底怎么了?!”顾夫人嗤笑道,“这么个不要脸的臭.婊.子,怎么还有男人要。”

    自从顾峰然离世后,接手摇摇欲倒的顾氏,顾南笙每天都要被董事会问责,身心俱疲。

    在瞅见母亲拿来报纸上新闻的那一刻,顾南笙疲惫的眼底,最后一丝光亮都湮灭了。

    听着顾夫人开口闭口地谩骂着时念卿,顾南笙心底的怒气,“噌~”的一下,燃烧而起:“妈,你能不能闭嘴!”

    “……”顾夫人呆住了。似乎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会如此突然凶自己。回过神的时候,她立刻红着眼眶吼回去,“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护着那女人?!你还没看清楚她的真面目吗?!”

    “她再怎么不堪,也是你儿子喜欢的人!”

    “可是她要跟其他男人结婚了!!”

    “那又怎样?!”顾南笙双目猩红,“我已经够难受了,你还拿这事插我的心窝,是觉得我还不够痛,还不够生不如死,对吗?!我知道她要跟其他男人结婚了,也知道从始至终她都不爱我,可是,我也没有办法,还是喜欢她,不要命的喜欢她。妈,她是我第一次喜欢的女孩儿,是我发誓这辈子都要保护的人。除了她,我想,我再也不可能爱上任何人。所以,妈,对我仁慈点儿,不要再用言语攻击她,更不要伤害她,我眼里容不得一星半点对她的伤害!”

    “……”顾夫人被顾南笙的话,刺激得全身都在发抖。最后,她愤怒地摔门而去。

    ……

    盛家。

    餐厅里。

    盛青霖与夫人夏沫欣,一边小心翼翼观察着盛雅的表情,一边默默吃着饭,连吞咽的动作,都异常谨慎。

    本以为知晓霍寒景和时念卿结婚的消息,盛雅会大哭大闹。

    谁知,得知消息,盛雅却面无表情,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盛青霖高高悬浮的心脏,终于能够稍稍放下。

    “我吃饱了。”言毕,盛雅起身就要上楼。

    夏沫欣见状,立刻跟着放下碗筷,动作有些手足无措:“妈扶你上去。”

    “不用!”盛雅拒绝。

    盛青霖犹豫好一阵子,这才说道:“小雅,天底下的好男人多得是,他霍寒景爱娶谁娶谁,不娶你,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损失。爸爸答应你,一定会帮你挑选一个比他好一百倍,一千倍的男……”人。

    谁知,不等盛青霖把话说完,已经走至楼梯上的盛雅,突然回过身来。平日里,在所有人眼里总是一副温柔无害模样的她,此刻满脸的狠戾狰狞:“我盛雅是那种会随随便便嫁人、是那种甘于平凡的女人吗?!我要么不嫁,要么就嫁给天底下最有权最有势的男人……霍寒景,我势在必得!!!”

    ……

    十二帝国的帝国联盟bbs上,就霍寒景与时念卿结婚一事,不出二十四小时,服务器都要炸了。

    几乎所有人都一边倒地指责:时念卿就是个破坏他人感情、不要脸的小三儿。

    只有极少数人保持中立态度:只要没领结婚证,人人都有争取幸福的权利。

    当然,也有一两个是支持时念卿的:认为她才是原配。

    苏媚刷评论,刷得怒火中烧,刷得整个人都要原地爆炸。

    她不服气,拿着手机回复评论跟那些人争执起来。

    在苏媚被攻击得想要去厨房拿刀杀人的时候,时念卿却淡定异常地站在阳台上,拿着水壶浇花。

    “哎,亲爱的!”瞄到时念卿浇完花,捧着一本书躺在椅子上晒太阳,苏媚有些受不了了,“你怎么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论坛上,所有人都在骂你欸!!他们都说你配不上霍寒景,你说,他们脑袋里装的是不是屎?!霍寒景都没嫌弃你,他们那么激动做什么?!这就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真的是有病!!”

    对于苏媚咋咋呼呼的义愤填膺,时念卿淡定自若:“嘴巴长在他们嘴上,他们爱怎么说,就让他们说。我们无权干涉。”

    “……”苏媚无语。她发现:不过几年的时间,时念卿的性子,变得愈发佛系了!

    苏媚原本还想再刷点论坛的,但是想着:越看越生气,气得肝儿疼,索性把手机扔了。

    去到阳台上,瞧见时念卿在看书,苏媚来来回回在旁边踱步,然后低声询问道:“你说,霍寒景是不是有病?!”

    “……”时念卿蹙眉。苏媚最近的口头禅,是不是有点诡异。动不动就是谁谁有病。霍寒景,有什么病了?!

    苏媚说:“既然霍寒景都答应跟你结婚了,怎么连个人影都见不到?!他不来跟你商讨婚礼细节,约你吃个饭总是有必要的吧?!故意冷落你,是给你下马威,还是故作高冷?!傲娇个屁的劲儿!!”四月十七日,白氏集团董事长——白闻敬,七十八岁高寿盛宴,白府门口三万平的停车场,无一空缺。

    十二帝国的商界,但凡有身份参加盛宴的,无人缺席;而资格不够的富商,则是不择手段、想方设法都要挤进去。

    原因很简单:s帝国总统霍寒景,出席了此宴。

    众所周知:霍寒景的生母白暖是白闻敬的掌上明珠。可是霍寒景却因其母之死的缘故,一直对白家之人不待见。然而,轰动十二帝国的顾氏金融风暴,却让所有人嗅到了:商界,改朝换代的气味。

    白氏,有着强烈收购顾氏的欲.望。

    这显然是霍寒景在背后暗地扶持。

    收购一旦成功,白家的权势,无人能敌。

    如果能跟白氏合作,这也变相与霍寒景有了瓜葛。

    霍寒景是什么人?!

    在十二帝国的国民眼中,他就是神。不能靠近,只能仰望膜拜,只能俯首称臣。

    他们自然是不愿错过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晚上八点,宴会上,霍寒景刚一现身,纵使会场豪门贵族精英才俊云集,却在顷刻之间全部黯然失色。

    霍寒景本就是个瞩目的存在,全身上上下下绽放着无人企及的君王气息,挺拔料峭的身形、浑然天成的强大气场,让人不敢直视。

    一身喜庆唐装的白闻敬,瞧见霍寒景的瞬间,不禁有些老泪纵横。二十八岁的霍寒景,眉与眼,愈发与白暖神似。他望着自己的外孙儿,情绪有些失控:“寒景……”

    他怎么也没想到:霍寒景会来参加他的寿宴。他以为,这辈子他都不愿意见他。

    与白闻敬的喜悦激动相比,霍寒景刀刻般精致的脸庞,平静得不见一丝的起伏,简简单单一句“白老,生辰快乐”,却将冷漠疏离演绎得淋漓尽致。

    可是白闻敬却是喜不自胜:“同乐,同乐。”

    书房。

    白百晟将收购合同递过去的时候,眉头也深深拧了起来:“哥,顾南笙根本就是抱着鱼死网破的决绝,打算跟我们死磕到底。顾氏拖得越久,对我们也不利。司南那边传来消息,顾南笙四处寻找融资,不惜变卖股份。”

    说到变卖股份,白百晟心里就窝着一团气。顾南笙年纪不大,但是城府却极深。原本他想暗地里将顾南笙出手的股份,全部收入囊中。谁料,顾南笙对于购买者的资料背景,调查得彻彻底底,他根本就没办法从中插手。

    霍寒景坐在黑色沙发上,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懒散缓慢地翻动着合同。

    白百晟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霍寒景的表情,心里很是不安。

    犹豫许久,他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哥,你今天如此高调来参加爷爷的寿宴,难道没有顾忌吗?!”

    霍寒景是王,他们是商。倘若走得太近,难免遭人诟病,说他们官商勾结。

    这对霍寒景的名声,很不好。

    毕恭毕敬立在霍寒景身后的楚易,低声说道:“阁下今日前来的目的,就是想要告诉顾南笙,他想要垂死挣扎,也得看看有没有那个劲儿去折腾。”

    霍寒景一旦出现在白府,这就是像所有人表明:他与白家乃一体。白家既然有意收购顾氏,还有谁有那个胆子,敢与顾氏合作。

    霍寒景翻完合同,顺手便递给身后的楚易,低沉着喑哑的嗓音,漫不经心道:“顾南笙再如此不知好歹,那就直接来硬的。他喜欢寻死,那么就让他死得壮观一点、迅速一点。”

    白百晟点头:“我明白。”

    短暂的沉默之后,霍寒景起身,打算领着楚易离开,白百晟突然喊道:“哥……”

    霍寒景步子微顿,扭头看过去:“还有事?!”

    白百晟犹豫挣扎良久,这才鼓足勇气问:“你真的要跟那女人结婚吗?!”

    霍寒景敛眉。

    白百晟重重呼出一口气,然后冒着被砍头的风险,一鼓作气道:“那女人的胳臂肘,一向都朝着顾南笙弯着。哥,虽然我接下来的话,很大逆不道,但我还是要说。顾南笙之所以如此猖獗,还不是仗着时念卿喜欢他。我听刘总管说,时念卿去过总统府了,霍总管说:只要她跟你结婚,就把城南的那块地皮批给顾家。为了别的男人,一次又一次算计背叛你的女人,你还要要吗?!难道你忘了,五年前你为了她,差点……”

    从始至终,沉默立在那里的男人,忽而出声:“闭嘴!”

    此刻,霍寒景黑眸沉幽,白百晟知道:他已经有动怒的迹象。

    然,白百晟实在气不过,红着眼眸说:“盛雅怎么办?!你娶了她,你让盛雅怎么活?!那种吃里扒外的女人,就该被凌迟处死!!”

    谈及时念卿,白百晟眼里只有恨。

    五年前发生的一切,他至死都不会忘。

    ……

    应付完那群攀附恭维的老狐狸们,从白府出来,已经是深夜十点了。

    楚易驾车。

    霍寒景疲惫至极,坐在后车厢,沉默无声。

    车厢光线极暗,霍寒景又一身凛冽的黑衣,他的表情融在黑暗里,模糊不清。

    与白百晟谈话结束,打从书房出来开始,楚易一直都忐忑难安,处在无尽的恐慌中,他连正眼都不敢去瞧霍寒景,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便引火烧身。

    快要达到总统府时,霍寒景却突然毫无征兆命令他停车。

    楚易恍然,不明白霍寒景这是何意。发怔之际,霍寒景冰冷的声音,再次幽幽传来:“下车!”

    霍寒景驾车超过十分钟,楚易仍然全身僵硬地站在马路边上,一动不动,呆若木鸡……

    阁下,极少自己驾车。他突然甩下他,独自驾车离去,是要去做什么?!

    ……

    婚礼,还有三天。

    除了刘宪领着人来帮时念卿测量过身材比例,定制礼服之外,再无其他。

    苏媚都要急死了。

    天天都嚷着这婚不结也罢,哪有这样狗眼看人低的?!很显然根本没把时念卿放在眼里。

    然而当事人,却无比淡定悠然,事不关己的模样。毕竟这场婚礼,无关爱情,只是利用与阴谋。

    在时念卿安然自若享受最后的婚前惬意时光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睨着手机屏幕上不停跳跃的电话号码,时念卿的眉头深深拧了起来。

    那电话号码,很陌生,只在她手机里出现过一次。

    可,纵使如此,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它的主人:霍寒景……码字狗一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厉少宠妻至上〕〔农门丑女:养个夫〕〔入赘的废物〕〔极品老木匠〕〔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法医王妃:我给王〕〔妃要撩人:太子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总裁私宠妻江瑟瑟〕〔从秽土转生中复活〕〔穿成山神后,我捡〕〔都市战神归来〕〔娇妻难逃:恶魔总〕〔烈血狂枭范建明李〕〔我靠算命爆红娱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