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别叫我歌神〕〔高维投影〕〔亮剑:傻子管炊事〕〔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重生2002〕〔重回2002跨时空交〕〔洪荒:开局挑战道〕〔被冒名顶替嫁人后〕〔快穿:宿主她是个〕〔仙道之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端王殿下又在书房偷看我 第五章 一同游夜市
    两人说着话阿施端着衣服回了。

    赵与歌一脑袋疑惑。

    刚想琢磨琢磨,殿外张楚然来了。

    这是端王府唯一的女主子,两月前进府献舞,因其大伯为殿中监张德朔,常伴皇上左右,又加之她长相倾国倾城,赵与歌便将她留下了。

    她靠前来,细眉轻拢道:“王爷,妾身闺中好友今晚在东城夜市对垒,妾身想出府一趟,过去看看她。”

    赵与歌目色平常,道:“夜市人多杂乱,探水……你去吩咐陈直带几人换上便衣跟着张孺人。”

    “是。”

    探水应下便去了外面。

    屏风后出来的苏赋赋听了个清楚,靠前来眼中亮晶晶的,问她道:“然儿姐姐,你所言的对垒是何意?好玩儿吗?”

    “这是洛京城东西两大市的商户间的对垒,输的一方要请客喝酒。这比百戏,文墨的最是精彩。我那位姐妹家中是做茶楼生意,她泡茶是一绝,今日便会上台,为西市争点风头。”

    夜市二更止,而苏家家规最晚一更两刻便要回,所以她都是在夜市开始热闹之时离开。这会儿一听这对垒那般有趣,而且定是人山人海热闹。她想去……便回眸看向赵承延道:“听起来很好玩儿。”

    赵承延一看她的眼神就知道了她的心思,道:“我陪你去。”

    话完他还邀赵与歌道:“这入夏后的夜市想来定是熙攘热闹,三哥,不如我们四人同去。如此,你也不用因张孺人外出挂心。”

    赵承延你邀他作何?

    一旁的苏赋赋心中默念,你别去你别去,讨厌鬼你别去。

    念了好一会儿。

    就听赵与歌道:“好,一同去。”

    苏赋赋脑壳“嗡”一声,再回过神,他们四人已经下了马车。

    阿施被打发回府跟娘亲交代此事去了,谷余也留在了府上未跟来,只有四位主子,后面陈直带着几人便服悄声跟随。

    赵承延跟赵与歌并肩走着,他看着眼前灯烛辉煌,游人嬉集的大盛长街不禁道:“看到这长街,便想起了去年观州的上元夜,夜空绚烂,人声鼎沸。不过当时三哥是跟谁去的?竟然还有兴致吃糖人?”

    赵与歌他所记得的只有他一人温灯,天降祥瑞这些事情。

    对他所言的上元夜一片空白。

    “上元夜?”

    “你当时身旁跟着一位清瘦的小公子,想来应该是位小太监。我远远看见他买了两个糖人,递给了你一个,你们便说着话走远了。”

    “奥,那应是探水。”

    赵承延摆摆头,道:“比探水的身量瘦些,也矮了几分,就像…”说着他在人群中找相似的身形,眼睛左看又看,到了苏赋赋这里顿了顿,再回过头道:“身形跟赋赋相仿,很是清瘦,灵巧。”

    赵与歌自以为他身边一直跟着的是探水,绝不会有旁人。

    就十分笃定道:“若不是探水,那定是你将旁人错看成了我…再者,糖人这种孩童爱吃的东西,我无兴趣。”

    赵承延当然没有认错,也没有看错。

    不过他知道赵与歌去年受伤失忆后,许多事记不得了,再多说也无意,便住了口。

    一行人跟着人群到了张灯结彩还悬着对垒横幅的擂台前,张楚然踱步到赵与歌身旁道:“王爷,这对垒还要将近半个时辰后,不如你们先去别处游玩,一会儿我们在这里碰面如何?”

    他应了声,吩咐陈直和侍卫跟她去。

    他们三人则踱步往东边更热闹的地方走了。

    “赵承延,你看他们都带着假面。”

    苏赋赋说着就奔去了假面摊子前,忘乎所以的挑选着,“小兔子,小狐狸,小狮子……啊,这个最是可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江湖最后一个老千〕〔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