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某综漫的绝对神速〕〔机甲与刀〕〔别叫我歌神〕〔高维投影〕〔亮剑:傻子管炊事〕〔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重生2002〕〔重回2002跨时空交〕〔洪荒:开局挑战道〕〔被冒名顶替嫁人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端王殿下又在书房偷看我 第九章 幸好有棵树
    赵与歌只觉自己听错了。

    五十贯?

    他满眼不解道:“那能做什么?”

    苏赋赋自然有用处,负手在后道:“五十贯对你而言做不了什么,但对平头老百姓来说可是笔保命钱。”

    赵与歌一听就明了,她定是又多管闲事了。

    他眼中闪烁了片刻。

    看着这个总是不断的出乎自己意料的姑娘,一时间凌厉星眸中沉了少见的柔情,道:“好,那明晚去秦府的时候给你。还有去秦家要备的礼物,我会一并准备你就不用费心了。”

    “奥。”

    苏赋赋应了声。

    两人便继续沿着两边种满梧桐树的府路往前走去。

    月光下树影婆娑,赵与歌时不时侧目看看她,鹅黄色宽袖衫,白缎浅花袔子裙,走起路来手摆来摆去的,活像一只黄绒绒的小鸡崽,无忧无虑的样子。

    而他却恰恰相反,整日只觉得手脚如挂着铁链般,举步维艰。

    他每天要思量的是如何讨父皇欢心,再如何拉拢三省六部等各处主事之人。现在朝中六部只有礼部为其所用,户部和丞相未定,御史台大夫为四皇子做事。而其他四部与大理寺都归苏皇后那边。

    悬殊之大一眼明了,无论如何他都要尽快将丞相和秦大人抢过来。

    不然过些日子去焦阳修筑河堤的二皇子立功而归,众人蜂拥举荐,他只能眼看着这太子之位落入他人之手,为母妃报仇怕也是成了无稽之谈。

    赵与歌目色沉沉地再转头看她,一时间羡慕的厉害。

    “赋赋。”

    赵承延看喜宴已过半她还未回来,便问了府上人秋水轩在何处,带着谷余找来了。

    苏赋赋一看见他,脚下立马快了两步奔了上去。

    赵承延将捧在手里桑皮纸包着的虾饼递给她,语气宠溺道:“怕你饿,给你带了两个虾饼。”

    别说,她为了多陪陪表姐才强说着不饿不饿,其实嘴巴早就馋了,迫不及待接过来,可因这天热,这会儿虾饼还有些烫。

    她吹了两下,咬了一口只觉这玉米虾饼嫩滑滑的清甜软糯。

    边吃边跟赵承延道:“好嫩的虾子。你吃了吗?要不要分你一个?”

    “你吃就好。”

    看她吃的香喷喷的,赵承延这才转目跟赵与歌道:“三哥可是跟赋赋说了?”

    灰暗的树影正好挡住了赵与歌脸上的苦涩,只听他道:“嗯,苏姑娘应下了。”

    ……

    四人正走着,就见探水急匆匆的靠前来了。

    他扫过一眼苏赋赋,跟赵与歌急色道:“王爷,五皇子,宫里传话。”

    苏赋赋自知趣的道:“我先回喜宴。”

    待苏赋赋前面去了几步,探水便压低了声音道:“皇上方才昏厥,皇太后急召各位皇子入宫。”

    在众人的印象里,赵鹤鸣身子骨极其的硬朗,从未有过这种急症,突然如此,众人也乱了手脚,赵承延打发谷余去跟苏赋赋说了一嘴,两人便疾奔出府,回了皇宫。

    龙居殿殿内殿外通火通明,站满了重甲羽林军。

    两人疾步进殿,再入父皇的寝室,就见里面已是人满为患。

    一群御医垂目立在床侧,皇太后宋氏一脸担忧坐在床旁的凳子上望着赵鹤鸣,苏曼字沉闷地看一眼步前的两人,转目跟宋氏低声道:“太后,端王、五皇子来了。”

    眼下皇上不省人事,二皇子又离京,顺位自然是赵与歌要掌局一切。

    两人靠前低声行过礼,赵与歌就转目看向了领头的奉御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江湖最后一个老千〕〔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