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端王殿下又在书房偷看我 第十二章 她喊我三哥
    “那件事是我的错,可赵承延不是赔给你了吗?”

    “我提此事别无他意,只是想问问苏姑娘,单从这件事看来,我们……谁更像好人?”

    苏赋赋努了下嘴角,不知如何作答间,就觉鼻下一阵热乎。

    “鼻血!”

    赵与歌快掏了帕子递上。

    苏赋赋未接,反倒是摸了一下,看着道:“读书读到流鼻血,何愁考不上那鸿儒馆?”

    说着那眉眼间满满地自我感动。

    赵与歌一怔,旋即浅笑道:“苏姑娘,晚膳你喝了三碗参鸡汤,这鼻血……明显是温补过盛后上火所致。”

    苏赋赋水眸一晃,“不是的,我最近读书尤其的刻苦……”

    她嘴硬完,掏出帕子正擦着鼻血,耳边忽然一阵异常的安静。

    她跟赵与歌对视一眼,紧而一阵密箭“咻咻…”而来,人仰马翻间,赵与歌撞开坐下的车板,速手抽出一把剑,拉着她紧色飞身而去。

    “探水。”

    脚跟刚落地,苏赋赋看着身后另一辆狼藉的马车,想起探水还在那车上,抽手想去救。

    赵与歌自然也想救探水,但是他不敢松,只目中盯着屋顶上那些人道:“你再好的功夫没有剑,也会被射穿的。”

    苏赋赋眼珠一转,抽了他腰间的扇子道:“借我一用。”

    说着她手下一挥,飞扇入夜,划过屋顶的黑衣人的脸颊,眼睛后又乖乖飞回了苏赋赋手里。

    在他们的一片苦叫声中,苏赋赋疾步飞入马车里,拉出了被吓到捂着脸的探水。

    屋顶上的黑衣人带伤持剑飞身而下围了上来。

    苏赋赋紧而执扇跟他们交了手。

    生硬的檀木扇骨握在她这娇小的手中沉甸甸的,用起来便有了刀剑般的力度,苏赋赋拍抽着他们,时不时再给他们身前补上一脚,不多会七八个人便被她撂倒在地,她趁机夺了一把剑握在了手里。

    二十几个黑衣人她跟赵与歌完全可以对付,但是……

    “咻咻——”

    夜色里突来梅花针,飞过苏赋赋眼前冲着全然不知的赵与歌去了。

    苏赋赋猛拉着探水一个跃身转腕,挥剑替他挡了回去。

    “有毒针,快走。”

    自知对付不了,苏赋赋大喊了一声,三人飞身跃上了屋顶。

    不过他们能躲到哪里去呢?

    苏赋赋正要问,就听赵与歌肃声道:“跟我走。”

    苏赋赋便拉着探水,跟着他摸窄巷走屋顶,躲墙角,一顿忙活后,三人翻进了一处大宅里。

    身后紧追的黑衣人略过此处纷纷往前去追。

    屏气蹲在墙下的探水心里扑通的厉害,眼睛也有些发花,可等他气息渐渐平稳后定睛一瞧,心安了。

    “何人?”

    府上小厮倒是顶用的,听到动静一下子冲出七八人持棍相向。

    探水惊魂后起身靠前道:“是端王殿下。”

    小厮们有些怀疑的轻挪着步子靠前好好瞧了瞧,果真是。

    不过这近宵禁之时端王突然跃墙而入又手中握剑,而且还气喘吁吁的,众人猜出定是出了什么事,便不再吭声,快奔了“秀春院”去请赵与歌的外祖母高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