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端王殿下又在书房偷看我 第十六章 有些许后悔
    进了门,他将苏赋赋堵在屋里两人一问一答。

    “你来这里干嘛?看花魁?”

    “我周围的哪个样貌会输给花魁?我是有其他的事情,还挺着急的。王爷我们改日再聊……”

    “说来听听,说不定……我能帮到你呢!”

    “这事就算了,下回。”

    “你若不说,那我就去苏国公府找苏夫人聊聊,告诉她,你来了万花阁看男人。”

    “哎呀,我娘亲就在这儿,你聊……”

    苏赋赋一着急说漏了嘴,面纱遮不住的娇唇轻轻一抿。

    那双大大地水眸盯着微有诧异的赵与歌愣了片刻,自觉无力转圜,索性不再藏掖,将事情一股脑告诉了他。

    赵与歌静静听完,道:“这里是我朋友的门面,我去给你查,你就安稳在这里待着。小姑娘家在青楼里乱窜成何体统?还有……一会儿跟我回去读书。”

    “奥,但你可千万别让我娘亲看见!”

    “嗯。”

    赵与歌应声出了门,迎面来了一个身型消瘦,不藏精明的男子。

    就是这“万花楼”的大掌柜,褚成熙。

    三年他还在大理寺当差,可性子逍遥,加之褚家本就是洛京的富商巨贾,便辞官回家做了生意。其为人圆滑,人脉甚广与赵与歌的关系尤其好,是忘年交,许多暗里的事情,赵与歌都会找他帮忙。

    到了隔壁房间,赵与歌递上一只木盒,里面是半截的竹箭。

    “我遇刺之事你应当听说了……帮我查查这竹箭的来处。”

    “好…小事一桩。”

    褚成煦话完,动着眉眼打量着赵与歌道:“不过,一向端稳持重的端王殿下今日是怎么了?竟然还调戏小姑娘?你方才在走廊上看人家的时候,双目放光,嘴角垂涎,跟饿狼见了肥美的小白兔似的,就差扑上去了。”

    赵与歌闻言耳根一提,“你怕是老眼昏花。还有……再劳你打听件事。”

    交代完事情,褚成煦抱着盒子呵呵道:“那看来今天我准备的酒菜是用不上了对吧?”

    “改日。”

    “见色忘友。”

    ……

    两盏茶后,赵与歌带着苏赋赋出门上了马车。

    “打听到了什么?”

    “褚掌柜说,苏夫人头次来,好似是跟上一任花魁乔小荷有什么恩怨。但是这乔小荷今日刚刚赎了身,一会儿就离开万花阁,便不好去追问。”

    “我娘亲一介妇孺跟灯红酒绿之地的花魁会有什么恩怨?”

    她想不通,拽下面纱转头跟阿施道:“你回去打探消息去。”

    回了王府,苏赋赋刚坐到书桌前,赵与歌就在宣纸上提笔写了几字,放在了她眼前。

    “答吧!”

    苏赋赋蹙了下茸眉,盯着“废贱籍论”看了好一会儿才行文。

    虚静的书房外落着一地的叶影,婆婆索索。一拂拂的夏风更轻地卷动着竹帘,让那帘下的齐整的金穗子如同活了起来。

    立在书架旁手执书卷的赵与歌,免不了时不时挂心的看向她,灵动的侧脸,眸子凝视笔下,倒是认认真真地模样。

    不及两刻。

    在旁摇扇的探水就听苏赋赋爽朗道:“成了。

    赵与歌接过卷张步前坐下,双眸一直盯着自己的策论背面,小心看着赵与歌的脸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