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问答诸天,从漫威〕〔穿越知否混日子〕〔大理寺卿的江湖日〕〔某综漫的绝对神速〕〔机甲与刀〕〔别叫我歌神〕〔高维投影〕〔亮剑:傻子管炊事〕〔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重生2002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端王殿下又在书房偷看我 第十九章 想念一个人
    行云殿外,陈直看着刘开源走远的背影低声道:“王爷,那四皇子的死士窝就在洛山。那此事,看来就是他所为了。”

    赵与歌淡淡颔首,“嗯,苏皇后就算想动手,也不会挑赵拓不在洛京之时。而这赵成喆,从他派人去焦阳……我就觉得事情不简单。不知道这小子还在盘算什么?”

    毣毣夜风里,赵与歌带着探水去了书行殿。

    到了二楼书房,他先去看了看对面的方窗,还是黑漆漆的。

    他心想着,她们定是在别院里议论适才的事情,他能想象出苏赋赋坐在那儿插不上嘴的模样。

    这一晚,苏国公府春和园的灯一直燃到子时才灭。

    翌日,屋里屋外气闷的很。

    舟山堂里,许邈就觉苏赋赋今日尤其的勤奋而认真,也没有平日的嘻嘻哈哈。

    “苏姑娘今日有些不同呀!”

    她垂目叹了一气,望着窗外烈阳下的嫩竹道:“嗯,不能再让娘亲为我操心了。”

    许邈看着突然深沉的苏赋赋倒是想起了要说的事情。

    “对了,苏姑娘。这几日我想了一下,再过五日国子监就开学。以后我白日忙碌,但晚上有些时间。只不过国子监日入四刻才放学,那里离苏国公府要半个多时辰,而我还需人定之时回府做半个时辰功课,这授课的时间便只剩一个时辰。实在太少……我想,不如我在国子监旁的洛河赁艘船,每日苏姑娘日入之时就去船上等我,我们边赏景边学画如何?”

    五日后?

    苏赋赋本来觉得许邈的十五日田假很久,没想眼看就到了日子。

    她还真没有想过他上学以后,谁来教她?

    只是那日听王爷说他离秋考也不远了,如此占用他的功夫,是不是太麻烦他了?

    她一时拿不了主意,想等赵承延商量。

    便道:“那容我这几日想想。”

    许邈温和应下,心里却已经在憧憬着带她游船的事情了。

    ……

    未时苏赋赋跟阿施准点进了书行殿。

    进门一瞧,赵与歌正在茶桌焚着香的茶桌前泡茶。

    “三哥好。”

    苏赋赋靠前恭敬行礼问了好。

    赵与歌方才听到殿外她的脚步声,这心里就如同种了一片芦花草般,毛绒绒的…可他还是装作一心弄茶,极其闲适的样子,只淡淡地看过她一眼,藏起过多的笑意道:“坐吧!喝口茶再开始学。”

    “倒是从未问过苏姑娘喜欢喝什么茶。”

    “都喝,不挑。”

    “难道…就没有特别喜欢的?”

    “特别?嗯…搁盐巴的不搁盐巴的,花椒的不放花椒的,扑子蛮的普洱,还有现在喝的蒸青绿茶我都觉得各有各的好。当然,王府的茶自然比外面那些酒肆里的要顺口些。”

    她一口气说完,眸子盯着赵与歌,甜甜一笑道:“昨晚多谢三哥,你那一脚,深得我心。不过你这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的招数,好厉害。那刘开源挨了揍还笑滋滋的。”

    赵与歌倒也无法跟她说实话,就抬了下眉头。

    “那今日呢?事情如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江湖最后一个老千〕〔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