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问答诸天,从漫威〕〔穿越知否混日子〕〔大理寺卿的江湖日〕〔某综漫的绝对神速〕〔机甲与刀〕〔别叫我歌神〕〔高维投影〕〔亮剑:傻子管炊事〕〔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重生2002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端王殿下又在书房偷看我 第二十二章 睡得真是香
    狱卒送来了饭菜,牢内的这方桌被摆的满满当当的。

    苏赋赋喝了口白水握着竹箸刚要开吃,却见背身坐着的赵与歌依旧还是端端正正的干坐着,那箸也不拿,水也不喝。

    她便纳闷道:“你怎么不吃呀?”

    赵与歌自然不敢吃,眼下到底是何人诬陷他都不得而知,如今三司里随时会有人借机对他下毒手,他为保命,也得忍着才是。

    只好跟还未想到这些的苏赋赋道:“我不饿。”

    苏赋赋起初以为他心中苦闷吃不下,可等她喝了一口汤后,她突然就猜出了缘由。现下有人陷害他,不管是为了什么,自是想要毁了他甚至是置他于死地。那样的话,自然是各种腌臜手段都会用上的,而最让人不好躲避的,就是这菜肴。

    “三哥。”

    听到她青果般的甜声赵与歌忍不住会去看她。

    就见苏赋赋挪着凳子贴到了栏杆旁,给他递了一杯水。

    赵与歌微微有些诧异的看着她,听她道:“喝呀!”

    她的眼神满是关切,而且那眼神中跟他暗示着什么他看的懂,她已经看出自己所处的窘境了。赵与歌当下心里的兵荒马乱皆都消失殆尽,就仿佛背后有了靠山一样,接过水都喝了。

    这还未完,苏赋赋扭头将碗中的米饭分出了一些在一处青菜盘中,又夹了一些炖肉,蛋卷,笋添到了碗中递给了他。

    道:“你吃完了我再给你夹。”

    ……

    水足饭饱。

    苏赋赋身子慵懒地靠在了栏杆上,打量起这大牢。

    不愧是关押皇亲国戚的地方,四四方方的牢里,角落里放着雕着如意花样的褐色落地灯架,脚下踩着光滑的青石板,卧榻上是崭新崭新的被褥,闲来可以看书,可以跟隔壁牢房的人对棋,安寝时怕扰时还可放下卷帘,得一丝清净,真是舒坦。

    她渐渐有了些困意。

    却听赵与歌在她耳边突然低声问道:“你想寻个何样的夫君?”

    “夫君?”

    苏赋赋困意的眸子望向脚尖沉思了片刻,那青果般的声音才再次响起,“应该……是跟我爹爹,哥哥那样的人。骁勇善战,处事果断,感情上又绝对专一。”

    “那苏姑娘言下之意,三妻四妾的男子便不在你的考量内?”

    “当然,虽说这世道三妻四妾比比皆是,很是平常。可是……绝非所有人都得如此。我想要的,就是得一人心……春来一同赏花,烈夏一同吃冰,秋叶一同切剑,冬至…一同淋雪。”

    苏赋赋语调平淡地说着。

    却让人莫名跟着生出一种憧憬来。

    她想要的太美好。

    他给不了。

    但他知道谁能给她。

    赵与歌目色瞬间暗如牢外今日的夜色,半点星光都没有。

    赵承延才是她的良配。

    他清楚记得那日夜亭中,即便是四下蛙声聒噪,但赵承延的那一句,‘这辈子只得一个苏赋赋就知足了’的话,一时将所有的声音都盖了下去。

    入夜,牢中各处的烛光也暗了下来。

    赵与歌目视着房梁,揣测着眼下的局势。

    自己不是赵拓,如何喊冤,父皇也不会信自己的话。

    好在有苏赋赋,她的话虽然父皇怕也信不了几分,但终归是人证。

    明日父皇会诏他们入宫面圣,有她的证词,加之此案并无人丢命,不会迅速结案,拖个六七日等到席元回来问题不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江湖最后一个老千〕〔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