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问答诸天,从漫威〕〔穿越知否混日子〕〔大理寺卿的江湖日〕〔某综漫的绝对神速〕〔机甲与刀〕〔别叫我歌神〕〔高维投影〕〔亮剑:傻子管炊事〕〔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重生2002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端王殿下又在书房偷看我 第二十四章 该不该生气
    外面日头正烈。

    烘烤着马车中也热的厉害。

    苏赋赋捱不住呼撩着不宽不窄的袖子起着风,赵与歌却依旧面色冷沉,仿佛他是在那幽暗的牢房中待过了几年的样子。

    等他敛目看见苏赋赋鼻尖的汗珠后,抬手将腰间的扇子取出递给了她。

    因车上还有两个御史台的人,苏赋赋见他默不作声她也便没有说话。

    只接过扇子对着自己一阵猛扇,身上凉快以后她便没事儿端详起了这扇子,扇面洒金写了几行字,苏赋赋现在看见字就有些闪躲的怯意,可还是好奇的瞧了个明白,上面写着:“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

    苏赋赋只装作看懂的样子很是深沉的点了点头。

    目光一挪,对扇子下坠着的圆玉坠子又来了兴致,因这坠子中间的镂空蝙蝠珠子可以转动,她就合了扇子单捏着那珠子转来转去。

    赵与歌凝目看着。

    她是不是命里有些克我的扇子?

    苏赋赋此时手里把玩的可是赵与歌最可心的一把,也是年头最长的,跟了他足有七个春秋冬夏。上面的那块工艺精湛的圆玉坠子是被世人夸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却英年早逝的宫廷玉师张伯罡的手艺,价值连城、绝无仅有。

    赵与歌有些憋红了脸。

    却还是心中道,她帮我这么大的忙,她喜欢玩儿就由着她吧!

    只是他却不敢再瞧,只转头看向了别处。

    苏赋赋还真就玩了一路,直到拐到了并蒂街上。

    她撩起卷帘探头一瞧,正看见娘亲跟梅姑下了马车。

    不是吧?李小荔怎么回来了?

    完了完了完了。

    苏赋赋放了帘子回身将扇子匆匆还给赵与歌,抬袖慌色摸摸额间刚冒出的一层汗,满脸紧张的样子他看的出。

    “苏姑娘怎么了?”

    “哈哈哈,就…到家了,高兴。”

    她磕磕绊绊说完,马车也徐徐停下了,苏赋赋跟车内两个差人点了点头道别,便垂目下了马车。

    一掀帘子就看见了李小荔那张耷拉下来的脸。

    可长可长了。

    苏赋赋没敢吱声,也没了平日的活泼,就慢吞吞地一步一步挪下了马车。

    “娘亲……您回来了?”

    昨日傍晚慕贺带着阿施去了陈家,听说苏赋赋被御史台带走了,王知絮马上跟她去府前拦下了要进府的陈琨瑜,打发他快去打点打点。

    御史台新去的王中丞是他曾经的下属,关系也算亲近,便托他给里面的狱卒叮咛了几句。

    不然李小荔如何能放心这个时候才回府?

    眼下见苏赋赋什么事儿没有,她先放了心,但紧而就斥责道:“你还记得你有娘亲呀?你干什么去了苏赋赋?你是不是一天不惹出点儿事情来你全身痒的难受?走,进去,娘亲给你挠挠痒。”

    李小荔正说着,马车上的赵与歌也踱步下来了。

    这事本就是因他而起,苏赋赋又一次次的帮他,他当然要下来帮她解围才是。

    “苏夫人,这事全怪我,苏姑娘也是一片好心。还请苏夫人……千万莫要责罚她。”

    赵与歌说着极其恭敬的行了礼,那身子压的很低,他从未如此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江湖最后一个老千〕〔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