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问答诸天,从漫威〕〔穿越知否混日子〕〔大理寺卿的江湖日〕〔某综漫的绝对神速〕〔机甲与刀〕〔别叫我歌神〕〔高维投影〕〔亮剑:傻子管炊事〕〔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重生2002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端王殿下又在书房偷看我 第二十六章 在慢慢靠近
    青陌靠前来给她端了杯白水。

    轻声道:“娘娘,二皇子这用药以后咳嗽好多了,不如让二皇子睡会儿,您也回去歇歇。晚上再来,可好?”

    苏曼字目色极柔地看了青陌一眼,点了点头。

    主仆二人回了鸾凤殿。

    青陌就听苏曼字长了一气后,带着倦意道:“虽说拓儿吃了些苦头,但倒要感谢这次的事儿,将赵与歌踩下去,那四皇子就好办了。顺便再找个机会将那流放的赵黎处理了,就事儿就稳妥了。”

    “娘娘放宽心,如今人证物证都全了,虽说苏姑娘那里有些捣乱,可也成不了事的。皇上多疑,自是觉得苏姑娘单纯,都是被端王利用的。三司再谏言一番,皇上就算不将端王流放,也会罢了他的王爷头衔,撤了他的职。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辅佐他的人便如鸟兽散,各自为了保命皆都离他而去。到时候您再跟皇上吹个枕边风,将他打发的远远地安排个不讨好的差事,自然耳根就清净了。”

    苏曼字听着顺耳,转目看看青陌,目中微透出两分欢喜道:“你这丫头,还真有几分幕僚的厉害。”

    主仆二人说着话,就去了寝室。

    ……

    “舅舅。”

    蔺立行急急地奔进了行云殿。

    “快坐快坐…昨晚席元已经快马加鞭的带人去了焦阳。我又去了寻了一趟贺大人,他的意思是,让我们多做几手准备。这皇上心意难猜,若不等席元回来结案那定是坏了事。他让我们再翻翻那三司几位大人,看看有什么把柄可以拿捏的?再就是让你去寻寻云旎公主,让她在皇太后跟前说说,万一有事,最差也能将你的命留下。还有大理寺里能不能想想办法?”

    赵与歌沉了一气,“云旎那里但凡知道了,她定会帮我求情。大理寺方才谭可绍方才来过,说高寺卿全然只用了他自己最亲近的人手,日夜熬在御史台。”

    说着他微微有些倦意地抚抚额间,“那三位大人那里,舅舅你是知道的,早就安排了细作,进不了身,除了些家长里短的从未有过有用的消息。但我会再给他们送信,让他们这两日好好寻寻。”

    朝中暗涌,谁都会有被逼到墙角的这一天。

    蔺立行叹了一气,见他也是心焦无法的模样,边起身道:“古往今来这皇室之争的明争暗斗皆是八方风雨,浮浮又沉沉。我们若是真的输了,便就认下。但无论如何,那皇后,舅舅不会放过的。”

    利索话完,舅侄俩便就此别过。

    “给你……”

    雨晴殿的书房里,忧愁到拽了一天头发的苏赋赋,将最后一份卷子递到赵承延手里后就再没了力气,身子一倾趴在了书案上了。

    赵承延看她被自己折磨的跟只奄奄的小鸡仔一样,可算是满意了。

    边看边悠闲道:“莫要低估自己,吆喝了一天什么五篇你打死写不出,如今不也写出来了,而且无论从引经据典还是文采,都是一篇更胜一篇。”

    苏赋赋只气呼呼的“哼”了一声,不想理他。

    赵承延见果碟空了,吩咐谷余和阿施去膳房再端些果碟糕点来,待他们出了门,他便轻手放了卷子凑到了苏赋赋身旁,宠溺道:“你害我一夜辗转不眠,我小小教训你一下,不过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江湖最后一个老千〕〔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