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端王殿下又在书房偷看我 第二十七章 保命的法子
    用过晚膳,苏赋赋见阿施哈欠连天,脸色也有些差,便让她回去早些歇着了。

    苏赋赋则本本分分地踱步到了书案前,刚立定,就听赵与歌道:“临摹这幅画,直到完全刻在脑子里。”

    苏赋赋跟着他的目光看向书案上一幅廊外新竹图。

    这画上,几笔勾勒的男子灰袍阔袖,背身负手立身屋檐下,似是望着廊外庭院中那一片竹子。画侧书字“春风春雨正及时,亭亭翠竹满阶墀。主人茶余巡廊走,喜见新篁发几枝。”

    这画确实妙。

    从这新鲜的墨色看,定是王爷刚画的。

    只是他让自己刻在脑子里是为何?

    她猜道:“三哥你该不会是让我考试之时也画这幅吧?”

    赵与歌轻点头,“以你的水平想要进鸿儒馆,唯投其所好这一招。之前,每当宫里天书房外的竹子发了新竹,和博士都会静静地站在廊上看上好一会儿。他说这新竹有旭日东升的朝气,让人心中无比勃然。”

    说着赵与歌便表情自傲了几分,“我便构思了这幅画,你只管画的一模一样,保你书画那一关畅通无阻。”

    “原来此画是三哥的巧思?我还以为你是临摹了哪位大师的画让我抄呢!我还担心被冯博士看出来那便不好了。那既然是三哥的画,我…就不客气了。”

    苏赋赋甜笑着搓搓手心就提笔照葫芦画瓢。

    赵与歌在旁对她的笔法略作指教,如何勾勒人物背影,如何画好那点睛的嫩竹。

    两人沉浸其中,直到殿外列缺特有的魅惑光线穿过窗牖,在两人的手边鬼影子般遽然闪过,他们才转目回身。此时殿外传来闷闷地轰隆声,随着苏赋赋放落的墨笔那好似相隔千里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咔”一声…霹雳伴着鬼魅闪动的列缺一时席卷过夜空,苏赋赋身子跟着一颤,瞬时屋外就起了瓢泼大雨,这雨好个急脾气,那雨点子劲儿大的更似是要将这地给戳透了一般。

    苏赋赋在西塞倒是见过几场大雨,可回洛京这还是头一遭,她呆望着那窗子外正在担心自己怎么回家,就听殿外有人喊门。

    探水奔去开了殿门,门外满身湿透的小太监步进殿里抹了两下脸上的雨水,大声道:“王爷,苏国公府的慕将军在府外,让带话给苏大小姐,说密儿的娘亲怕是不行了。”

    “向姨?”

    苏赋赋慌放了墨笔,赵与歌跟着目色一紧,望着殿外的大雨道:“我随你过去。”

    话完,他便命人去找方御医,再准备油衣、油纸伞,又传话陈直带上一队人马随行。

    待众人出了府,苏赋赋也不知那边情形如何,恐是今夜回不回得来都未定,便叮嘱慕贺跟娘亲说一声此时,再转告她若是晚归也叫她不要担心。

    可慕贺不放心,回身吩咐下面的人去传话,他则带了二十人冒雨随行。

    夜空轰鸣不断。

    雨滴拍打着金漆描绘着祥云图腾的车棚“啪啦啪啦”的一停不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