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科技:打破垄断全〕〔问答诸天,从漫威〕〔穿越知否混日子〕〔大理寺卿的江湖日〕〔某综漫的绝对神速〕〔机甲与刀〕〔别叫我歌神〕〔高维投影〕〔亮剑:傻子管炊事〕〔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端王殿下又在书房偷看我 第三十五章 无法平常心
    翌日赵与歌入鸿儒馆阅卷。

    当他看到苏赋赋考卷上这幅有些稚嫩的竹画之时,他这颗平常心便再也平常不了了。

    竟然因为旁人跟我怄气后,换了画?

    胆子真大。

    赵与歌并没有急着给她打分,而是起了私心。

    等所有人的卷子综合评分后,他悄悄按着招生名次估了估…未料到她策论写的不错,和博士给她打了六分。所以…即便她的书画只得四分,她还是能稳稳地靠自己进鸿儒馆。

    他便没做改动,真的给她打了四分。

    他转头想跟和博士商议教书之事时,恰巧听和博士说起,馆里的刘先生因为老人过世离了洛京,要需要十几日才回。赵与歌便顺理成章的揽下此事,并开始了他为期仅有十日的教书生涯。

    ……

    鸿儒馆时入辰时四刻,拜孔子。

    烈日下,青竹茂盛的学场上一派庄严肃穆,高大的白衣孔子相前棋布星罗的高脚茶几上各放置着三只浅茶荷叶盏。

    灰黑长袍,楚楚谡谡的长须老者和一塘和博士,立身孔子相旁,声音洪亮如钟道:“鼓新生,拜孔子。众人行,三拜九叩礼。”

    白衫青袍的学子们随先生右行一步,行三拜九叩的大礼,起身回步端茶,敬天地敬孔子敬师长。

    苏赋赋又热又渴,咕咚咕咚喝完,就听和博士又直言正色道:“众师生谨记: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初心如磐,笃行致远。”

    众人统行揖礼,大喝:“学生谨记。”

    拜过孔子,众人回堂。

    苏赋赋热成狗,帕子都被脸上的汗珠湿的透了光,坐在案子前叫苦不迭。

    赵承延从书箱里取出扇子,正给她起着风,就见赵与歌面色如常的带着两位小助教回了。

    戒尺敲过两下后,正式开课。

    课案前赵与歌正字正腔圆,细心讲着《史书》,他并不只是讲这史书所记载之事,而是连通古今,让史书中人物的对话更加饱满。

    可苏赋赋却拇指尖儿落在书卷上来回抠着开起了小差。

    如何都是他骗我在先。

    我为何要怕他?

    虽说慕贺去高府打听,说高家无子,密儿自去了以后在府上甚是得宠。可这件事说破大天,那也是这姓赵的为了自己卖了密儿。

    我生他气没错。

    我理直气壮。

    还有他看我之事…他死不承认,我当然恼怒。

    我有什么可后悔的,我不后悔。

    苏赋赋如此想着身子比方才直溜了许多。

    赵与歌余光瞄见苏赋赋心绪乱飞,起身拿着戒尺就朝她过去了。

    好在苏赋赋眼中看着戒尺赶紧将手指缩了回来,端正了身子。

    赵与歌这才只斜了她一眼后作罢。

    不过,他当然也不是省油的灯,一上午两个时辰的课,他穿插着喊学生起来读文章,复述自己所解之意。这分明就是警示某些人,若是开了小差,被点名后答不出,那可是相当跌份儿的。

    好在这一上午没有唤她的名字。

    午时四刻,赵与歌一说下课,苏赋赋就晃着脚迫不及待的合了书,脸上那叫一个真高兴。

    赵承延装起了书卷问她道:“中午想吃什么?我带你去街上找家好吃的酒馆。”

    “今日天气盛热,不如今日我们在鸿儒馆里吃吧,吃过顺便四处认认路,待明日我们再出去吃。”

    “好,听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江湖最后一个老千〕〔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