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科技:打破垄断全〕〔问答诸天,从漫威〕〔穿越知否混日子〕〔大理寺卿的江湖日〕〔某综漫的绝对神速〕〔机甲与刀〕〔别叫我歌神〕〔高维投影〕〔亮剑:傻子管炊事〕〔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端王殿下又在书房偷看我 第三十六章 你还别扭吗
    赵承延哪里舍得她去受训,上前要跟袁蚌求情。

    这袁蚌却看着眼前扎堆看热闹的学生,喷着唾沫星子驱赶道:“都不想用午膳了是吧?赶紧散了,不然就都随我回去受训。”

    苏赋赋跟过来摆摆头,快语道:“一点小事,我搞得定。你们快去吃饭吧!岑怡也该饿了。”

    赵岑怡倒是放心,跟赵承延道:“哥,赋赋姐姐吃不了亏的。倒是让她饿肚子不成,不如我们去馆外吃,顺便再给赋赋姐姐带些能垫肚子的。”

    赵承延一想她受不了饿,便应下快步去馆外了。

    四人随袁蚌到了“师表堂”。

    拐进他的屋子里,四人很是规矩的在他堆的乱七八糟的书案前依次站好。

    袁蚌好从书案上叠摞着的一堆书籍里翻出鸿儒馆的金字规册,放在了几人眼前,道:“这本三千字的册子你们回去都没看是吧?”

    四人面面相觑。

    什么册子?没见过?发了吗?何时发的?

    袁蚌一看四人发懵,便叹了一气道:“就在你们书箱里放着。怎么,那领书箱的时候都挨个说过的,你们耳朵都不灵?”

    四人都默不作声。

    袁蚌无奈长舒了一口气,翻开册子念叨:“鸿儒馆馆规,第一条便是不得寻衅滋事,犯者罚抄馆规五十遍。第二条,动手者,视情节严重程度,罚抄馆规以及打扫学堂或请其家长。”

    说着他合上册子,起身负手走到几人面前。

    “说说吧,到底因何而起,谁先动的手?”

    苏赋赋怕他们胡言乱语,抢话道:“回先生话,就他,欺负那位男学生,还说让他退学。我看见了听见了,自当出面相劝,谁想他竟敢极其嚣张的指我?那我岂能忍?便就…动了手。”

    袁蚌顿足蹙眉看向苏赋赋,蹙眉道:“这位女学生,你可知你打的这位是何人?这位是翰林院学士苗大人家的长公子苗弦。你看他这般风姿绰绰,是会欺负人的样子吗?顶多是同学间有一两句误会。反倒是你…你一个小姑娘家…啊…文雅端庄才是,怎么能出手打人?明日便请你家长来馆里叙话,我要跟他们好好聊聊此事。对了,女学生怎么称呼?”

    苏赋赋被他啰嗦的心生不快,瘪嘴道:“学生苏赋赋。”

    苏……

    袁蚌心头一颤,背在身后的手也松了下来,目中转着圈悠悠着问道:“啊…苏赋赋……是…苏国公府家的千金?”

    苏赋赋垂目点了点头。

    袁蚌登时倒吸一口凉气。

    他虽不识苏赋赋面容,可是苏国公府的千金苏赋赋在这里读书的事情他这个学究当然知道,只不过他没想到竟然就如此撞见了。

    紧接着他这话锋急转道:“鉴于…这苏国公镇守西塞日理万机,这事就不劳烦他了,我们馆内解决就好。方才,苏同学说苗公子跟谁有些矛盾来着?”

    那个老实同学钱烨低眉顺眼着道:“回先生,是我。”

    袁蚌打量打量他,看他腰背不直,说话间总是怯怯地,应是家底不丰的样子,便道:“这位学生,此事是因你而起,你来说说。”

    钱烨缩缩身子,声音如蝇道:“回先生,是我跟苗公子有些小误会,与那位姑娘无关,小生甘愿替姑娘承担责罚。”

    苏赋赋听他模棱两可的说辞甚是不解。

    刚想追问,袁蚌就道:“同窗之间有些小误会不足为奇,这苗公子爹爹那可是极其文雅之人,虎父无犬子,自然不会刻意为难你。你们几人私下以茶代酒好生言和,这事便就既往不咎了。”

    袁蚌三言两语便打发几人散了。

    那两个挨揍的男子万小天和辛骏却不肯走,道:“馆监,这白挨了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江湖最后一个老千〕〔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