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人只想躺着〕〔绝世神医〕〔我是剑仙〕〔择日飞升〕〔山村小神医〕〔乡村桃运小神医〕〔天神封名录〕〔我在春秋做贵族〕〔上门姐夫〕〔阳间借命人〕〔重生农门小福妻〕〔一世战龙〕〔女神的合租神棍〕〔特战之王〕〔叶辰萧初然〕〔执掌风云〕〔仙穹彼岸〕〔日月风华〕〔商海局中局〕〔仙王奶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端王殿下又在书房偷看我 第三十九章 就爱管闲事
    上午的课开始没多会儿,苏赋赋的眼皮就越来越沉。

    一阵阵袭来的强烈睡意跟她执着听课的毅力来回拉扯,相互打了平手。但她……一字都没听到耳朵去。不光如此,还因为上课前白水喝多了,有些尿急。

    她忍了又忍,可是这下课还早呢,赵承延看她身子蛄蛹来蛄蛹去,焦躁不安,一旁提笔在纸上写道:“怎么了?”

    苏赋赋咬着唇角握笔回道:“水喝多了。”还画了一个委屈的脸。

    赵承延垂目憋笑,又写道:“憋着对身子不好,快去。”

    满课堂上众人都静心听课,苏赋赋小手一举,晃晃荡荡站了起来,不等赵与歌开口问她,她便尬色道:“先生,我要去恭房。”

    赵与歌心道怪不得从方才她就如坐针毡似的,原是这事。

    他赶紧点了头,苏赋赋顿时如得了圣旨一般奔出了课堂。

    鸿儒馆的男女恭房相隔不过几丈,苏赋赋路过男恭房时就听那附近有哭声,可她尿急顾不上,等她出来,那哭声便寻不到了。

    难道听错了?

    她晃着袖子转悠了几步,就见前面的小花园里,稀疏青竹围着的石雕椅子上有个人坐那儿好似是在抹眼泪。

    苏赋赋端详着那人垂目的样子……是钱烨?

    她快步过去,再好生近前一瞧,果真是他。

    “你一个人躲这儿哭什么?可是那三个小子又欺负你了?”

    钱烨抬眼瞧是她,侧身摸干净了眼泪,起身道:“没有,我就是身子有些不舒服。多谢苏姑娘关切,我回去上课了。”

    “你站住。”

    苏赋赋又不傻,怎会听不出他撒谎?

    身子绕前一挡,接着道:“你定是又挨了欺负了,你不说,我如何帮?没人帮,你这苦且有的受呢!”

    钱烨身子缩了缩,“我听说苏姑娘也因为沾了我的霉运,今早就摔倒了,我不能再连累姑娘你了。姑娘保重,告辞。”

    苏赋赋哪能让他告辞,硬生生将他给拖了回来按在了石凳上。

    双手往身后一背,道:“我苏赋赋可是将门之后,一身正气。什么歪风什么邪气,什么鬼魅魍魉,奈何不了我的。有何委屈尽可跟我说,我给你宽宽心。”

    钱烨低眉沉默了好久,才徐徐开口道:“五岁之时,娘亲因为救我,溺水走了。家中的弟弟妹妹们说我是扫把星,害人精,谁靠近我,我就克谁。除了爹爹,没有人跟我玩儿,也没有人跟我说话,府上的下人也都伺候我几日便想法子去了别的姨娘那儿伺候。就连平日他们聚堆玩儿,都躲着我。只有爹爹在的时候,他们才肯做做样子。”

    “那你跟田弦呢?”

    “六岁那年我爹爹送我去许先生的私塾,可没两日那些人知道了我的事情,他们的爹娘就找许先生让他撵我走,不撵的话,他们就都走。许先生说项未果,只好单独教我。可爹爹看我孤独,便跟田伯伯商议,让田弦跟我一同读书。田弦虽也不算喜欢我,但他倒也没有跟别人一样完全不想跟我说话。我心里还是很感激他,只是后来他腿…”

    “那你在这里哭又是为何?”

    “今早一进学堂,他们就说你摔倒了,然后班里的人就哄我走。我不想走,方才上课的时候,他们就捉弄我,将水倒在了我的衣领里…我只好跟先生说我要出恭,躲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这个世界不对劲!〕〔【快穿】病娇修罗〕〔大叔,你暗恋的小〕〔我的姐姐是群扶弟〕〔司少甜妻,宠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