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别叫我歌神〕〔高维投影〕〔亮剑:傻子管炊事〕〔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重生2002〕〔重回2002跨时空交〕〔洪荒:开局挑战道〕〔被冒名顶替嫁人后〕〔快穿:宿主她是个〕〔仙道之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端王殿下又在书房偷看我 第四十四章 甜甜的一口
    于是,该去划船的划船,该去作画的作画,御苑里的人拿来了些擦身的干帕,几个掉进水里的人便去了大太阳底下,边拧着衣裳,边闲坐着等晒干。

    被赵与歌救下的钱烨主动到了赵与歌身旁,“先生,您身子无碍了吧?”

    赵与歌只淡淡点了点头,道:“无碍,放心。”

    钱烨却似是有心事的坐了下来,他瞧瞧打量着赵与歌身上的衣裳,犹豫着道:“方才我溺水之时,看到先生来救我,一时间想起了当年救我的娘亲。她那日救我之时……便穿了鹅蛋青色的衣裳。”

    赵与歌顿了一会儿,带了几分深意道:“看来,今日是天上的令堂差我来救你的。”

    钱烨本来平静的目中突然泛起惊涛骇浪。

    他心里最过不去的就是娘亲因他走了。

    他不知道娘亲有没有因此怨恨他。

    但赵与歌的话让他一下明白过来,娘亲没有怨恨他,而且娘亲一直在天上看着他,挂着他,未曾离开。

    他盯着赵与歌看出了神。

    赵与歌只当什么都没察觉,转目看向了远处的葱郁山脉。

    …

    “苏赋赋,你不是不识水性吗?这是何时偷练的?”

    甚是了解她的陈蓁蓁脱下鞋子,转目看向被赵承延拿着帕子揉着湿发的苏赋赋纳闷道。

    苏赋赋愣了愣神,随口道:“那可能是在西塞之时练得吧,毕竟军营里的人都会练水。”

    这倒是有可能。

    不过陈蓁蓁却接着道:“我有时候觉得你不像是忘了事,而是像换了个人。”

    “就算换了个人也还是比你厉害,你是不是很生气呀?略略略…”

    “去你的。”

    陈蓁蓁再懒得搭理她,拎着刚脱下的鞋子就去跟许云宓说话了。

    有点儿饿的苏赋赋拿起食盒里的糕点就吃了起来,可边吃就觉得有人看她,她转目看去,赵与歌眼神慌得一闪,垂目又跟钱烨聊了起来。

    晒干了衣裳,鞋子也是晌午了。

    众人出了御苑上了马车移步去三里外的洛山。

    那山下有一处国子监专造,名为“国子监画舍”的地方。舍院内房间足有百余,有吃有喝。国子监的画生时常会随着先生来此,白日上山,日入出山。

    一行人简单用过午膳,歇了歇脚,便上了山。

    到了蜿蜒的长亭,赵与歌就在画板前说着山画的构图,运笔。学生们听得个个认真。虽然苏赋赋眉间簇了又簇听得云里雾里,但她有赵承延,虽然他比不得那许公子和赵与歌书画上那般会教人,但好歹简单的两三句还是能教的。

    画成,众人便交了画,结伴要去山上的寺庙。

    袁蚌又不放心的一番叮嘱后,众人便相携而行,顺阶而上。

    “母妃一听我要娶你,别提多高兴了,直夸我眼光好。说你进宫时她见过你一次,水灵灵的,很是乖巧。”

    赵承延牵着苏赋赋随在众人旁,亲昵说着。

    苏赋赋往他身上靠了靠,道:“可是她若是知道我并不乖巧,野性子,会不会就不喜欢我了?我可是听说这婆媳关系,自古都是难题的。”

    “你野性子?我怎么没觉出来?难不成你在月圆之夜还会变成一头小狼吗?”

    “也有可能变成一只小老虎,啊呜。”

    相熟的几人受不了这一对儿的腻歪,赶紧加紧步子前面去了。

    到了寺庙附近,有的学生进去参佛,求仕途顺遂,有的求姻缘。有的则在寺庙后的一片清雅竹林间穿行闲逛,还有的便穿过竹林去采花。

    赵承延却急急地牵着苏赋赋躲到了一棵大树后。

    “我忍了好久了,想亲一下。”

    苏赋赋脸上一羞,听话地扬起脸蛋,他就双手撑在树上,拢她在身前甜甜地亲了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江湖最后一个老千〕〔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