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端王殿下又在书房偷看我 第五十四章 进宫去献策
    下山路上。

    陈直忍不住道:“王爷,您真要娶苏家姑娘?”

    陈直担心以后哪一天王爷不小心想起来以前的小九,想起他对小九的所作所为后,再看见苏姑娘的脸心里会别扭。

    他自己别扭倒也不打紧,只怕他别扭不过去委屈了苏家姑娘。

    已经不知不觉间跟苏赋赋熟悉了的陈直自然惶恐。

    赵与歌并没有觉出他的心思,只难得笑的灿烂,道:“当然,就这两日的事。”

    “可是,那苏家姑娘既不如宓王妃端庄又不如张孺人温柔好看,而且她的脾气也不好,人也嚣张的厉害。您说娶进门后您也打不过,而且她离着娘家那么近,您想管教怕是她娘亲都要带人上门来跟您吵了,您这日子怕是过不安宁的。”

    陈直头次说这么多话。

    他心里想着,俩人最好是别成。

    不光因为小九,还有那五皇子呢!等他出来以后,这两兄弟如何相处?

    赵与歌倒以为陈直是嫌弃苏赋赋不安生,便生了不快,语气严肃了几分道:“是我的娘子,我自然有办法。你操什么心?再说,你连个女人都没有,倒是快些讨上一房才是。”

    “末将不急,末将只要一个,来的晚些末将也耐得住性子。”

    陈直这无心的话简直是在往赵与歌身上扎小刀,本来那苏赋赋就看不上这三妻四妾的人,而赵与歌呢觉得她的想法是有些过于理想。可谁知,自己身边这一个一个的,全都是些只求一个的情痴。

    赵与歌顿时有些生气,便道:“那你就慢慢等吧!”

    陈直懵懵地看他一眼,小声应下了。

    两人直奔皇宫。

    “端王…来的正好。父皇批阅折子有些困倦。来,陪父皇喝盏茶。”

    赵与歌刚入御书殿,赵鹤鸣就起身说着引着赵与歌一同朝殿后去了。

    王儒升放了拂尘一旁坐下泡茶。

    赵鹤鸣如同说家常般,温和道:“来父皇这里何事?”

    赵与歌却不敢大意,起身恭敬道:“回禀父皇,今日儿臣来有两件事。其一,儿臣准备迎娶苏国公府千金,苏赋赋。”

    王儒升的眸色一时由淡转浓,看过一眼赵与歌垂目撵起了茶饼。

    赵鹤鸣微眯了眯眼睛,沉声道:“你五弟刚与她退了亲,你便过来要迎娶。怎么?你不是跟承延自小交好吗?不怕他怨你?”

    “回父皇,儿臣第二件事,正是为了五弟。儿臣求父皇给儿臣一个机会,让儿臣为五弟洗脱罪责。”

    “洗脱罪责?若是洗不清呢?”

    赵与歌额头一紧,退步叩首道:“儿臣便听任父皇责罚。”

    赵鹤鸣顿了片刻。

    “那先起身说来听听。”

    赵与歌拂袖起身,却不敢站直了身子,只好生道:“儿臣有两计。不过,这计策的意图父皇绝不可告与三司的人知晓,以免其中有人为主谋者透风报信。儿臣这头一计,便是杀鸡儆猴。大牢中,在北胡人面前,酷刑处置一人。若是这群人不为所动,那大可以说明这些人都是来卖命的。而卖命的人又怎会轻易跟三司交待那么多?其中必然有诈。而若其中有人惶恐无措,那便用第二计策,放虎归山,引蛇出洞……”

    赵鹤鸣边喝着茶边听他说着详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