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诸天轮回封神〕〔正义的使命〕〔守寡后,她成了将〕〔我的古代继子训练〕〔神诡折纸:从极乐〕〔我在古武世界种田〕〔世子夫人她演技过〕〔氪金长生:开局百〕〔人穿大魏:别逼我〕〔领主之世界想活下〕〔诸天神诡〕〔禁地签到十万年,〕〔从无限游戏开始又〕〔当个魔王可太难了〕〔原神:我崩坏神带〕〔下山后,师娘带我〕〔全家带海洋穿越七〕〔联盟:整活选手,〕〔群星:地球联盟〕〔神话卡师:从骑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端王殿下又在书房偷看我 第六十三章 了结了一位
    翌日天未亮,赵与歌就醒了。

    他轻轻转过身,看着趴着身子睡得香甜的苏赋赋,心里道不明的疑惑。

    为何跟她在一起,他就不会心口不舒?也不会半夜惊醒?难道这便是方御医所言的多跟喜欢的人在一起,便能治心病之法?

    赵与歌盯着苏赋赋的脸蛋儿看。

    半个时辰里,他喉间紧了又紧,不知道咽了多少次口水。

    起身后,又怕吵醒她,便穿着昨日的衣裳回了端王殿。

    果然,赵与歌刚用过早膳,宫里的口谕来了,席元也来了。

    “王爷,昨夜那四皇子身边的太监李书跟那苏已碰面的时候被堵住了。现在也被带去了京景寺。”

    席元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流露出了一些苦尽甘来的笑意。

    赵与歌僵硬的肩头也随之一沉,不过他紧而目中又敛了浓浓地诡谲,道:“让常御史过去吧!”

    席元领命,赵与歌带陈直就直奔了东郊的京景寺。

    走过绿意绵绵的菩提树下,绕上环廊,莲花瓦当上的一只飞燕鸟被脚步声惊动,扑棱着翅膀就飞去了更高的殿顶上。

    赵与歌目敛浓厉,紫衫飘摆,踱步进了重兵把守的后院殿中。

    “儿臣,叩见父皇。”

    殿中赵鹤鸣正跟三司的头儿问话,案子上是铺开的卷宗,赵鹤鸣在旁听审了一早,脸上已有倦意,却目色明亮的看了看赵与歌,让他起身。

    又跟众人道:“即刻去御史台带四皇子过来,朕要亲审。”

    众人应了声,门外羽林军来禀话,“皇上,寺外常御史觐见,言有急事要禀。”

    片刻后常御史一声墨绿常服进了殿中,叩首后手捧一卷账本,一个折子。并铿锵道:“臣,弹劾御史台尚书车笙,御史台中丞赵成喆,与景德镇官窑司务李逢墨以公谋私,官器外销,中饱私囊,短短数月,数目已过二十万贯,请皇上明察。”

    殿中的车笙目中一怔,众人眼见他官帽下浮起一层汗珠,顺着鬓边而下,突然他目中赤红一片,疯了一般扬手一记耳光打在了常御史脸上。不等赵鹤鸣发话,殿中的羽林军就将因狠发怒的车笙扣了下去。

    当日赵与歌陪同赵鹤鸣审案,赵成喆虽是抵赖,但在一桩桩人证物证前最终还是招认了。不过他倒是没有前太子的那点福气,赵鹤鸣根本没有给他活着的机会。

    御史台的大牢里,赵与歌特意命人备了一大桌子丰盛的酒菜后就打发了众人外头去了。

    “四弟……我成亲的酒你一次没来喝,这次全都补上吧!”

    说着他先到方桌前坐下,在床榻上衣裳整齐的赵成喆闷声也到了桌前。

    赵与歌握着酒壶给他的酒盏里斟满酒,就听赵成喆道:“别得意,没了我,你也照样坐不上那龙椅。”

    他的语气,全然没有半点赴死之人的怂相,端起一盏烈酒就仰面喝了。

    赵与歌哪会在意一个将死之人如何说话,只喝着酒,满目淡然道:“我若坐上了,定去你的冢前跟你说一声,让你高兴高兴。”

    “哼…你还是没有看清楚。我们这几个皇子,除了赵拓,那怎么做也讨不到父皇的欢心。”说着他下意识摸了摸小指上那道疤痕。他记得是七岁之时,那日父皇要来书房考他们的功课,那赵拓却紧张到不小心打碎了桌上的笔洗,他生怕父皇瞧见责罚他,便快手捡着碎片,位在他后面的赵成喆跟着帮忙。片刻父皇来了,没看到他一般绕过去哄赵拓,他因被父皇的衣衫一扫,歪了身子,扎破了手。他记得当时父皇说,你怎么如此不小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七零嫁糙汉,知青〕〔全民种田:我的农〕〔末世求生:我能看〕〔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不装了,抱上厂长〕〔大叔,你暗恋的小〕〔惊爆!团宠假千金〕〔偷香(杨羽)〕〔打工先知〕〔司少甜妻,宠定了〕〔全球探秘:开局扮〕〔占领异星从挖矿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