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科技:打破垄断全〕〔问答诸天,从漫威〕〔穿越知否混日子〕〔大理寺卿的江湖日〕〔某综漫的绝对神速〕〔机甲与刀〕〔别叫我歌神〕〔高维投影〕〔亮剑:傻子管炊事〕〔我的治愈系游戏〕〔冬宜〕〔溯源仙迹〕〔我与巫女大小姐的〕〔我的1995小农庄〕〔退婚后,疯批战神〕〔新婚后,植物人老〕〔寒门枭龙〕〔精灵降临:研究员〕〔战爷的小娇娇开挂〕〔命之奇书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端王殿下又在书房偷看我 第六十八章 她名叫小九
    用过晚膳苏赋赋又主动牵线,说赵与歌已经好多日子没有去梨花殿了,如何如何,硬是让赵与歌骑虎难下,只好跟张楚然走了。

    阿施这才发现,自己大小姐是真的不喜欢王爷,但凡有一丁点儿喜欢,都不会如此。陪苏赋赋做完功课,伺候她歇下,阿施出了殿门往她住的圊新院里走着,可能是府上一时太多清净,阿施心里忍不住空悠悠的为她难过了起来。

    要不是那场祸事,自家大小姐跟五皇子该是多么好的一对儿。

    怎么老天就偏不成全?

    这五皇子也是可恨,如何也是喜欢一场,自己大小姐为他伤心了多少回?他可曾问问?那日虽然她们站的远没有听到,可他分明是板着脸跟大小姐说的话,定是极其气人的话,不然大小姐不至于将定情信物都还了他。

    不过如今两人分道扬镳,快刀斩乱麻也是对的。

    男子嘛,心狠起来比石头都硬。

    只可怜了自家大小姐。

    月儿依西楼。

    梨花殿的门还是开了,赵与歌跟逃一样,脚下嗖嗖地快步走着,前面提着府灯的小公公一万个想不明白,他大半夜又折腾什么?真的就离了那赋妃活不成了?

    进了端王殿,寝室前守门的小侍女和小公公看着他双目瞪圆,行了礼,轻拉开了门。

    门外的烛光晃进寝室里,苏赋赋醒了,又听见赵与歌的脚步声,睁目一瞧,他正在褪着外衫,本来躺在他的枕头上斜睡的苏赋赋因为还困意很深,便说不出话,盯着他身上水蓝的衫子,听他埋怨道:“你睡得倒是舒服…可我睡哪儿?”

    苏赋赋一团疑惑可嘴巴跟被浆糊黏住了一样,张不开,只好身子一滚,回到了自己枕头上。

    赵与歌放了帷帐到了床上并未接着躺下,而是将被苏赋赋踢在脚下的两床缎盖拉开来,给她拉拉盖盖,自己的也展了展合在身上才安心躺了下来。

    他余光看到苏赋赋在瞧他,便转目也看向她。

    她迷迷糊糊的样子,定是想说什么但又说不出,他就轻声道:“睡吧!”她这才收起心事,沉沉地睡了。

    夜里刚入丑时,殿外就起了雨,他在这雨声里又梦见了那个跟苏赋赋一模一样的人,她穿着小太监的衣裳跟自己勾着手指,他在梦里跟她说:“我等你。”

    这清晰的梦境,就如同真实发生过得一般,梦里的赵与歌暗暗下定决心,今日一定要查清此事。

    待天亮。

    苏赋赋睡醒了,睁开眼就见赵与歌脸上浮着浅浅的笑意看着她。

    “你昨晚怎么又回来了?”

    “我身子不好,睡了一会儿梦魇,便躺不住了。”

    “奥,倒是听探水提过…那方御医那么厉害,治不了吗?”

    “治得了,已经给了我方子。我现在……正用着呢,卓有成效。”

    苏赋赋点着头,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就起了身。

    两人各自去盥洗换衣,苏赋赋今日有骑射课,便着了骑服,清爽的束袖白绿袍,银缎带束发,再配上她眉宇间的不羁,妥妥的一个俊秀的小公子。

    阿施拎着书箱陪她去殿中用早膳,早就在候着她的赵与歌看她这身穿着还真是愣了一下,缓了缓笑道:“怪不得钱烨喊你苏小爷,若你不说话,怕是真被人当了小公子。”

    苏赋赋被夸的翘了辫子,便没了分寸,坐下信心满满道:“那王爷以后就唤我苏小爷。”

    赵与歌没吭声,只缓目看向她,苏赋赋见他变了脸,马上转圜道:“随口说的,王爷快吃吧,别耽误上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徐南南帅〕〔山村桃运小傻医〕〔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赐我狂恋〕〔手握千亿物资空间〕〔鉴石实录〕〔抗战之影子敢死队〕〔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清太子今天作死了〕〔问鼎仙途〕〔江湖最后一个老千〕〔秦云萧淑妃〕〔重生之赘婿崛起〕〔苟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