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虎出山〕〔当我在规则怪谈百〕〔洪荒:从白虎开始〕〔撩欲!暗甜!穿成〕〔徒儿,出狱祸害你〕〔民间奇门风水秘术〕〔四合院:咸鱼的美〕〔新时代太平要术的〕〔楚爷,夫人又上热〕〔医妃萌宝,逆袭成〕〔诡传序法〕〔大明:我!老朱家〕〔圣庭时代,开局推〕〔我杀怪就能变强〕〔财阀小千金:老公〕〔方天成沐云初〕〔陆七权奕珩〕〔上门龙婿免费全文〕〔首席继承人陈平〕〔农村女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12章 第12章
    _: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12章 第12章

    走进凤坎寨,还能清晰地看到“政治边防”建设时,工作队员刷的禁du、戒du标语。

    晚上还有两节课要上,蒋士绍进寨找人交待几句,又匆匆回了镇医院。

    饭后,连长过来,颜东铮趁机回了趟家,一开门,一股湿霉味儿,雨季屋里本来就潮,他又没回来通风,再加上这几天他和仨个孩子换下的衣服都没洗,堆放在盆里都腌出味了。

    颜东铮打开门窗,拿起扫帚、抹布把屋里打扫擦洗了遍,然后拿上洗衣粉(桂林合成洗涤剂厂生产的一种膏状物),端着脏衣物、木锤出门,朝小溪边走去。

    经过一座座知青居住的排子房,相熟的无不出声招呼道“东铮,洗衣服呀?”

    “嗯。”

    午后下过一场雨,溪水有些混浊,颜东铮取出洗衣膏放在岸边的岩石上,把衣服一件件拎出来,在水里摆上几摆往石头上一放,搓上洗衣膏,拿木锤啪啪一锤,提着衣领、裤腰刷刷一涮,拧干水分放进盆里,端着回去,往屋檐下的绳上一晾,这就好了。

    李雪风按照约定过来,见此,惊讶道“颜知青,你洗的?”

    浅色衬衣上的泥印子还在。

    裤子粘着白点,不用细看,洗衣膏没有涤净。

    颜东铮抿着唇,没吭声。

    李雪风想笑,半晌,咳了声“挺不错的,比我第一次洗的强多了!”

    颜东铮转身进屋,打开箱子,给颜懿洋、沐卉各收拾了件换洗衣服,包了五块钱、十斤票粮,递给李雪风“麻烦你了。”

    “顺手的事。竟革怎么样?”

    颜东铮关上窗,锁上门,拿着钥匙随他朝外走道“会走、会说些简单的句子。”

    “进步挺快的嘛。”

    “嗯。”

    说话间,两人走到李雪风住处附近,他回家,颜东铮回连部,跟连长说了声,拿起电话打到镇医院。

    一天没见秧宝,颜东铮有点担心,怕沐卉、颜懿洋照顾不好她。

    “喂,爸爸,”秧宝过来后还是第一次摸电话,抱着话筒开心的不行,“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颜东铮唇角微翘“嗯,秧宝吃饭了吗?”

    “吃了,大哥买的蛋羹。爸爸吃了吗?”

    “爸爸吃的米饭。”颜东铮说完,接着问道,“秧宝早上扎针了吗?一天两顿药喝了吗……”

    秧宝一一回答,末了,举着手里的大红公鸡,隔着电话跟颜东铮炫耀道“爸爸,大哥可厉害了,给我做了会走会捉米的大公鸡,还有会飞的蝴蝶、会爬的壁虎。妈妈也好厉害,她要给我做打猎的袖箭。爸爸,等秧宝和妈妈回去,我们去山里打猎吧?我想吃肉,妈妈也想。”

    说罢,秧宝抬头问抱着自己的大哥“大哥喜欢吃肉吗?”

    在星际,她和大哥天天都是喝营养液,没吃过什么饭菜。

    她也不知道大哥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

    颜懿洋“嗯”了声,伸手取过秧宝手里的话筒“爸爸,竟革怎么样?能认人了吗?”

    “能,不多,得慢慢教。你妈好点了吗?”

    “她身体恢复挺快的,下午头已经不晕了,我抱秧宝来接电话,她还说,不想在医院住了,想出院回农场。”

    “明早医生查房,你问问医生看能不能出院?若是能,给我打个电话,我驾牛车去接你们。”

    “好。”

    “见到陈医生了吗?”

    颜懿洋看眼墙上的钟“他还在上课。”

    “嗯,你晚上睡哪?若是还没有找地方,就去他哪吧,让秧宝跟你妈睡。”

    “不用,我刚才问护士了,病房可以加张陪护床,我带秧宝跟妈妈住病房。”

    “也行。我和秧宝的行礼在陈医生那,等他下课你过去拿下,里面有秧宝的换洗衣服和我给她买的干巴、野蜂蜜。”

    “好。”

    挂了电话,颜懿洋抱着秧宝回病房。

    颜东铮跟连长说,想带竟革出门走走。

    闷在屋里时间长了,颜竟革表现得十分烦躁,时不时低吼一声,四肢着地转个圈,或是跑到门口扒门。

    连长不放心,提脚跟上,三人避着人群,朝半山的橡胶林走去。

    夜冷风轻,虫鸣声声。

    颜东铮牵着颜竟革的手,拽着他不让他乱跑,边走边教他道“风、水、树……”

    连长放松地跟在后面,偶尔插句话“你的画寄出去了吗?”

    “寄了。”

    “方才我看省文艺报在征散文,你要不要试试?发表了,我帮你报名参加年底州文馆举办的工农兵文艺创作学习班。”

    颜东铮一愣,很快分晰道“学习回来,我是不是可以进宣传队或广播室?”

    “差不多。要是文章写的好,发表的多,还可以调到师部宣传队或是春城文化馆工作。”

    颜东铮微愕“你对我这么有信心?”

    “我看你的字了,很有风骨,就算文章不行,光凭那一笔字和画画技能,只要你想,明儿我就可以调你进咱连宣传队或是小学当老师。”

    颜东铮失笑“你是缺人用了吧!”

    能进宣传队和小学当老师的知青,多半是老三局毕业的高中生,高考通知一下来,九成报了名。

    眼见离高考越来越近,谁不是挑灯夜读,抓住一分一秒看书,哪还有心思工作。

    连长跟着笑道“诶,什么都瞒不过你。考虑一下吧,宣传队和小学的工作可比割胶、坎坝轻松多了。”

    颜东铮摇摇头“连长,我现在报名、参加考高晚吗?”

    连长一愣,不敢置信道“你认真的?!不是,你先前不报,这会儿怎么想要报名了?”

    “先前不是有回城名额吊在前面吗,现在名额没有了,我不得努力一把。沐卉都报名了,你说,她考上了,我留在这儿工作,那我们好好一个家不就散了。”

    连长见他说得认真,几步走到他跟前,狠狠拍了下他肩,感叹道“行啊,长大了!”

    前几天还想着抛妻弃子呢。

    照顾孩子的这两天,看来,感触挺深的,让他转变了思想。

    “明天写份材料交上来,”连长转身往回走道,“政审通过了,才能报名。”

    颜东铮扬唇“谢谢连长!”

    连长头也不回地摆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战神家的异能小狂〕〔过来趴好自己选玩〕〔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