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长一梦〕〔超强狂婿〕〔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36章 第36章
    _: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36章 第36章

    周若蕊住的地方离秧宝家有四五里, 这一片住的知青多为医护人员、宣传部职工和前两年组建的经济种植部成员。

    因为地形的关系,连部先前一直主种橡胶,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 多样化才是一个农场发展的主流。

    去年,连部将八排分出成立了经济部,经过一年多的开垦,现已种植48亩甘蔗、10亩花生、15亩枫茅。

    周若蕊就是经济部的一名职工,她与宣传部的陶萄来自榕城,喜辣,小院的菜地里种着各式辣椒, 还有她们让家人寄来的西红柿、四季豆、苦瓜、窝笋、菜苔、豇豆、茄子。

    秧宝第一次见到一排排一列列, 挂满果的长辣椒,挤挤挨挨, 红的青的, 个个都快有她手臂长了。

    “姨姨,这是什么辣椒?结了好多啊!”秧宝伸手一托, 满满一手,一个个辣椒尖抵着手心手臂沉甸甸的。

    “这一片是海椒, 那边是甜椒和青椒。秧宝喜欢吃辣吗?”

    “喜欢, 妈妈做的青椒炒鸡蛋好好吃。”

    “那等会儿姨姨给你拿个竹篓,你和小哥摘些回去。”

    “好呀。”秧宝答应的好不轻脆。

    “回来了,”陶萄听到动静放下书从屋里出来, 看到秧宝、老二一愣,“秧宝、竟革来了, 快进屋, 阿姨给你们拿花生。”

    两人不认识陶萄。

    周若蕊笑道“她是姨姨的好友陶萄, 秧宝、竟革叫陶阿姨。”

    陶萄长着一张娃娃脸, 看着像未成年的初中生,其实她和周若蕊都不大,陶萄刚过了20岁生日,周若蕊比她大一岁,21岁。

    两人是发小、同学。

    “陶阿姨。”秧宝,老二齐声叫道。

    陶萄一笑颊上有两个酒窝,甜甜的“快进来,秧宝、竟革,你们喝什么,阿姨这里有红糖水、白糖水。”

    周若蕊失笑“快别逗人了,都是糖水有什么区别,给秧宝、竟革冲杯蜂蜜水,里面放片酸缸子。”酸酸甜甜的小孩子喜欢。

    陶萄一边拿酸缸子去公用厨房清洗切片,一边笑道“那区别可大,红糖暖身、祛寒,白糖性凉、去火。”

    这个用竹篱围起来的院子比秧宝他们家那边大,住的人也多,虽也是一排六间房,住的却都是单身的女知青,一间屋子多则四人,少则两人。

    陶萄和周若蕊一间,靠边,紧挨公用的小厨房,窗户被厨房的半天山墙一挡,屋子里又暗又闷又热。

    周若蕊放下手里的暖瓶,接过老二提着的挂面,请两人坐,端了花生和自己炒的南瓜子给他们吃。

    秧宝和老二在小饭桌旁坐下,好奇地打量着屋子,比她们原来住的那间看上去还要简陋,没分内外间,一进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张挂着灰白蚊帐的床和两床之间的书桌。

    桌上撂着书报杂志,摆着小圆镜,梳子、发卡、头绳、洗头波、雪花膏、抹手的歪歪油。

    左右床下棚着长木板,板上放着皮箱、鞋子。

    再就是配了四把小凳的小饭桌、一个盆架和一个斗柜,斗柜上面放着个装手风琴的箱子。

    陶萄端着两搪瓷缸酸缸子蜂蜜水进来,瞅眼周若蕊苍白的脸色,关切道“我给你炖两个红糖蛋吧?”

    “吃过了。”周若蕊柔柔笑道,“沐知青见我过去,专门让秧宝去邻居家买了12个鸡蛋,全部打成糖水蛋,光我碗里就盛了五个,吃的好饱。”

    陶萄松了口气,能这样善待周若蕊,颜家夫妻人品方面那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再看秧宝、竟革,眼里只有对事物的好奇和对吃食的喜爱,却没有乱翻乱动屋里的任何东西,规规矩矩地坐着。

    “要不要我再给你沏杯红糖茶?”

    “胃里满满的,喝不下。”周若蕊说着一指提回来的暖瓶,“沐知青让提回来的骨头汤,你找个盆把汤倒出来,用热水冲冲让竟革等会儿拿回去。”

    “行,我这就去倒。你上床睡吧,我陪秧宝、竟革玩。”

    秧宝正捏了南瓜子吃,闻言,奶声奶气道“陶姨你不用背书吗?”她看床上放着本倒扣的书。

    “陶姨背一早上了,想放松放松,秧宝不想让陶姨陪你玩吗?”

    “嘻嘻嘻,我以为你像妈妈、晓丽姐一样忙着复习呢。”

    “陶姨定了复习计划,今天已经完成一半,可以陪你玩会儿。秧宝回家还有事吗?”

    “没有呀。”

    陶萄在两人对面坐下,托腮道“我等会儿要去甘蔗田做一个采访,秧宝、竟革,你俩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过去看看?”她是宣传部的通讯员,每天的工作就是游走于各个山头,到连队割胶、开荒、种植等现场采访,搜集先进人物和先进事迹,写出通讯报道,交给广播站,早晚两遍报道宣传。

    除此之外,他们通讯员还会到割胶、开荒、种植现场,统计当天的进度,进行汇总,以便在翌日的板报和广播中予以报道。

    可惜,表彰大会当天,她有事没去,错过了颜知青夫妻的采访。

    一篇英雄事迹的报道,在这个时代份量还是很重的。

    不等秧宝、竟革答应,周若蕊先不愿意了,不满地瞪眼陶萄,斥道,“太阳那么晒,小孩子皮肤嫩,回头晒伤了多糟罪。”那种痛苦她们经历过就够了,小孩子嘛,还是活得无忧无虑的好。

    “我又不是带秧宝、竟革去干活,热了我们不会去林子里吹风啊。”

    这话说的就不过了脑“太阳一晒,林子里旱蚂蝗就会变得异常活跃,一个不注意,双腿、胳膊,甚至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爬上了蚂蝗,一咬一道伤。”说着,周若蕊下意识地摸了下长袖下的胳膊。

    刚来那会儿不懂这些,怕热,怎么清凉怎么穿,等发现时,蚂蝗已吸饱了血,忍着害怕恶心拿鞋啪啪将其打落,身上已经留下一个个伤痕。她是瘢痕体质,现在都不敢穿短袖、裙子和v领、圆领的衣服,上工习惯性地先把自己包严实了,扎好裤腿、袖口。

    秧宝看着争辩的两人,悄悄举起小手手“姨姨,我想去,我想跟陶姨去甘蔗田玩儿。”她还没有去过甘蔗田呢,好想去甘蔗田里看看是不是有好多好多甘蔗。

    周若蕊哑然。

    陶萄一把抱住秧宝“嗯嘛”亲了口,看着周若蕊哈哈直乐。

    “行了行了,”周若蕊狠狠瞪了好友一眼,“去也行,你得带他们回家跟沐知青说一声。”

    陶萄点头。

    周若蕊接着又道“秧宝喜欢吃辣椒,你找个竹篓带秧宝、竟革去摘些,还有苦瓜、西红柿……”

    竹篓公用厨房就有,陶萄挑了个七成新的,带秧宝、竟革摘菜。

    周若蕊拿了卫生纸去厕所,出来就有些受不了,腰疼的厉害。她没吭声,咬着唇往回走。

    秧宝和老二欢快地在菜地里穿行,挑大的茄子、西红柿、苦瓜、海椒、甜椒摘,抬头瞅见周若蕊扶着腰,走得困难,一头一脸的汗,秧宝惊呼一声,扭头叫陶萄“陶姨,你快来!”

    “怎么了?”陶萄提着竹篓走来道。

    秧宝指指周若蕊“姨姨生病了。”妈妈受伤生病就是这样,很虚弱。

    陶萄忙放下竹篓,几步跑过去,一把扶住周若蕊,半拖半抱地将人往屋里带道“哪疼?还是哪难受?要不要我把小莉叫回来给你看看?”

    小莉就是给周若蕊开病例的护士,亦是两人老乡。

    周若蕊咬着牙,吸了口气“不用。扶我上床躺会儿。”

    秧宝手里的蔬菜往田垄上一放,小跑着先一步冲进屋,嗅了下床上的味道,三两下爬上周若蕊的床,把枕头放好,被子拉开。

    “谢谢秧宝!”周若蕊摸摸秧宝的头,才在陶萄的帮助下在床上躺下。

    秧宝翘着双脚倒退着从床尾下来,跑到床头,踮脚摸摸她的脸,一手的汗。

    掏出小帕子,秧宝给她擦脸,小心翼翼的深怕手重了她不舒服“姨姨,你好难受吗?”

    周若蕊双眼发热,想流泪。

    “没有,”她声音暗哑道,“姨姨很好,就是困了,想睡会儿。秧宝跟你陶阿姨出去摘菜吧,摘完让她送你和小哥回家,别乱跑,外面太阳晒。”

    “喔。”秧宝收起帕子,给她拉拉被子。

    陶萄冲了杯浓浓的红糖茶过来“若蕊,我扶你起来喝几口。”

    周若蕊不想动,也不敢动,怕把被褥弄脏。

    老二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塞给陶萄一根稻草管。

    陶萄拿了自己的枕头过来,慢慢托起她的头,垫高了,让她含着稻草管吸红糖水。

    “小哥你好聪明哦!”秧宝双眼晶亮,一脸崇拜地看着老二。

    老二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

    喝完水,没一会儿周若蕊就睡着了。

    陶萄带了两小只悄悄出来,关上门,摘了满满一竹篓菜,提上暖瓶,戴上斗笠,背上军用挎包,骑车载他们回家。

    一进院,不等陶萄停车,秧宝已经叫上了“妈妈,你快出来,看我和小哥带谁来了。”

    沐卉隔窗看了眼,放下书,出来迎道“陶知青。”

    “沐知青,”陶萄嫣然一笑,将手里的暖瓶递给她,“我等会儿要去甘蔗田采访,邀了秧宝和竟革去玩。”

    沐卉都不用看两个孩子,就知道他们想去“去吧,我跟着,到了地方,你忙你的,我带着他们买些甘蔗。”

    那成。

    “懿洋、子瑜,”沐卉扭身朝屋里叫道,“别看书了。走,出门逛逛 。”才多大的孩子啊,天天跟他们待在屋里学习学习,没有一点活力。

    唤了两个孩子,沐卉又问于晓丽“晓丽你去不?”

    “去去、等等我,我把这道题做完。”

    颜懿洋瞟一眼外面的大太阳,不想动。

    苏子瑜同样不想动,他怕热,讨厌身上出汗。

    沐卉哪容得他们拒绝,三两下收了他们手里的书,一人递给他们一个竹篓,背上。

    然后她就不停地往两个竹篓里装东西,灌了凉开水的竹筒,苹果、橘子、点心,弓·弩。

    袖箭一人给他们扣一个,剩下俩,她戴一个,另一个给竟革。

    三个男孩穿的都是长袖长裤,不用换,秧宝就不成了,小裙子脱了,穿上小碎花长袖衬衣,藏蓝色背带长裤,再用给她绑头发的丝带挨个儿将几个孩子的裤腿、袖口一扎,戴上斗笠、芭蕉帽,行了,走吧。

    这其间,陶萄已将一竹篓蔬菜从后座上卸下,提进了屋。

    沐卉一看欢喜的不行,都是她爱吃的“中午留下吃饭,我给你们做蒸面。”

    陶萄没应,中午她要赶回去给周若蕊做饭。

    秧宝、老二坐在自行车上由陶萄推着,其他人步行。

    天热,没走一会儿一个个就出了身汗。

    不过,出来走走,确实不一样,天是那么蓝,阳光是那么艳,半山坡上牛群悠闲地吃着草,碧蓝的天空之下,一只只鸟雀飞掠而过,时有那么一两只停留在牛背上,如此静谧美好。

    满山葱茏的热带雨林之外,是裸露着红土的层层橡胶梯田。

    穿过橡胶林,视线一阔,眼前是片两个月前开垦出来的甘蔗地。

    职工们头上戴着斗笠,手里握着锄头,一人占据一垄,正忙着为甘蔗苗松蔸、培土、除草……

    烈日的烘烤下,个个汗湿衣背。

    陶萄的采访对象就在这儿。

    要买甘蔗还要往前再走几里,那边是春上种植的,现在正是砍伐收割的时候。

    沐卉抱下自行车上的秧宝、竟革,几人跟陶萄挥手告别。

    边疆的旱季,在太阳的照射下,地表温度可高达40度左右,颜懿洋、苏子瑜在经过几株芭蕉树时,往地上一坐,不走了。

    “妈,你把秧宝留下,带着晓丽姐、竟革去吧。”

    苏子瑜点头附和。

    秧宝不愿意“我要去甘蔗林。”

    颜懿洋挥手“那你跟妈妈去吧。”

    沐卉踢两人“起来,这才走了几里,就不行了,还不如秧宝呢。快站起来,这儿离山挺近的,万一从山上冲出头野猪,你俩躲都没处躲。”

    “离山七八里呢,哪会有野猪。”颜懿洋话音刚落,老二已警惕地朝来时的橡胶林看了过去。

    颜懿洋抚额“不会吧,这么倒霉吗?说曹操,曹操到。”

    沐卉一把拉住蠢蠢欲动的老二,拎起秧宝往已经站起来的颜懿洋怀里一塞“看好妹妹。晓丽、子瑜顾好自己。”

    说罢,解下腕上的袖箭抛给于晓丽,拿起颜懿洋背篓里的弓·弩,朝冲出橡胶林的两大一小三头野猪奔了过去。

    老二撒腿要跟,被苏子瑜一把拽住了胳膊“保护秧宝!”

    老二刚要踢他,闻言立马往抱着秧宝的颜懿洋身前一站,手按在了袖箭上。

    农场待了十来年,于晓丽也不是第一次遇见野猪,可却是第一次同一群妇孺,一下遇到三头,顿时吓得面无人色,双腿直打颤。

    “跑!”于晓丽扯着苏子瑜,竟革猛然一推,伸手要抱秧宝。

    颜懿洋闪身躲开,这时候,他可不放心将妹妹交给其他人。

    而被于晓丽猛推了把的苏子瑜、老二,齐齐踉跄了下,双双转身朝绕过沐卉奔来的小野猪扣动了袖箭。

    颜懿洋冷冷地扫眼再次伸手要抱秧宝的于晓丽,喝道“让开,别碍事!”

    说罢,颜懿洋抬起戴有袖箭的手臂,对妹妹道“扣动机括!”

    苏子瑜、老二的箭,射的是小野猪的双目,颜懿洋却直指它的咽喉。

    秧宝绷着小脸,盯着小野猪大张的嘴,冷酷地一下一下按动机括,一箭连着一箭,一箭推着一箭,直将因射中双目发狂的小野猪的喉咙射穿,打出一个杏子大的洞来。

    小野猪嗥叫着又往前冲了段,眼见就要撞上颜懿洋,苏子瑜、老二身形一闪,挡在他身前。

    “扑通!”

    小野猪倒在了苏子瑜、老二脚边。

    于晓丽脚一软,蹲坐在了地上。

    秧宝捂着自己的大拇指,轻吁了口气。

    颜懿洋握住她的小手看了看,有点红,按机括时使的劲大了,可见方才还是紧张、害怕了。

    抚了抚妹妹的后背,懿洋赞道“秧宝方才做的很棒,没有犹豫、退缩,很冷静!记住,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屏弃所有的情绪,不管是人,还是动物,瞄准要害,直接出击!”

    秧宝点点头。

    与之同时,沐卉已将两头野猪击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病娇修罗〕〔罪妻求放过〕〔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从镇妖司开始以武〕〔玄幻:授徒万倍返〕〔重回1977〕〔末世求生:我能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