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44章 第44章
    _: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章 第章

    出了校门, 没多远就是公交站牌。

    等车的人很多,排着长长的一溜队。

    颜明知就问儿媳、孙子孙女想往哪逛。

    沐卉昨天听江校长提了句,说京市这会儿零下十七八度, 过完年, 温度肯定不会立马升上来。三个孩子,云依瑶送了秋衣、线衣、棉外套、棉皮鞋,公公除了这些, 还找裁缝给他们一人订做了一套棉祅棉裤, 倒是不需要再添什么。

    她和颜东铮最厚的衣服就是穿在身上的毛呢大衣和里面的羊毛衫, 没得换, 这不得再买一套,或是买上布料棉花找裁缝订做身。

    颜明知看眼气质出众的儿子、儿媳“去南京路吧。”

    说罢,招手叫来两辆出租——小乌龟车(又名赖头壳), 一种装有12马力汽油发动机的粉蓝壳子三轮车。

    要的还挺贵,起步价三毛。

    空间小, 颜明知抱起秧宝和懿洋、竟革坐一辆,夫妻俩坐后面那辆。

    经过国营饭店,颜东铮下去了趟, 还饭盒拿押金。

    南京路是沪市有名的商业街, 有第一百货、第十百货、第一食品商店、服装商店、老介福绸布呢绒商店、国际饭店、大光明电影院等。

    路上闲来无事,颜明知就跟孙子、孙女说起了南京路的发展史, 从第一次鸦·片战争, 沪市开埠,大批外国传教士和侨商纷纷来沪讲起。

    “他们在外滩租地, 建房, 搞工业……为了服务这些外国侨民, 19世纪末, 英商开办了四家百货公司,惠罗、汇司、福利、泰兴。”

    “四家百货公司的开办,挤走了南京路、福州路、城隍庙等地的连街铺子。时间进入1914年,一战开始,我国工商业进入一个兴旺期。知道为什么吗?”

    秧宝举手,奶声奶气道“国外在打仗嘛,他们的工厂肯定‘砰’的一下,遭到炮火的攻击,没办法生产了,得从我们这儿购买。”

    颜明知看着孙女,满眼都是惊喜“当时,很多海外华侨在外经商、打拼多年,积累了一些资本,资本要找出路,资金要找出路,而百货恰是工商的一个分支。”

    于是,新的四大百货陆续在南京西路建起……

    颜明知讲我国第一家百货大楼先施的建立,说永安,到新新百货……再到最后的压轴,大新百货的闪亮登场。

    四家公司不仅搞百货,餐饮、娱乐、保险、金融、仓储物流、房地产,还有一些制造业,如先施铁器制造厂,永安纺织有限公司等。

    懿洋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的高楼大厦,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

    竟革有听没懂。

    秧宝眨眨眼,来了句“很对哒,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颜明知哈哈大笑,抱起孙女步出小乌龟车。

    车子停在由大新改名的第一百货门口。

    计划经济时代,每一分钱都要省着花,第一百货的扶梯在考虑到用电、保养、维修等一系列费用上,早几年就停了。

    走楼梯,共有五层。

    沐卉递了些钱票给懿洋,拉着颜东铮直奔服装区,从里到外,两人最少要添一套递换的。

    颜明知抱着秧宝,带着两个孙子,挨个柜台看,糖果茶食、春联窗花福字、体育用品、民族乐器、电视机、收音机、钟表、旅行包、手工艺品、照相材料等等。

    待客用的什锦糖买两斤,春联颜明知会写,这个买红纸就行,不过,秧宝瞅着窗花好看,挑了四对。

    竟革看中一双溜冰鞋,颜明知让兄妹仨试试,一人买了双。

    秧宝的音色不错,逛到民族乐器这儿,颜明知问孙女“秧宝有没有想要的乐器?”

    秧宝很是出人意料地挑了个陶埙。

    双手捧着,手指对着孔,秧宝试了下,吹了半段《《九章·橘颂》。

    埙声幽深、厚重、绵延,很是独特。

    颜明知摸摸孙女的双髻“秧宝跟谁学的?”

    “爸爸。”

    颜明知挑挑眉,儿子还会这个?

    秧宝放下手里的埙,又试了两个,最终还是选了第一个“爷爷,我要这个。”

    颜明知掏钱,示意服务员包起来,开发·票“懿洋、竟革有没有想要的?”

    竟革摇摇头,他对这些不感兴趣。

    懿洋挑根竹笛,买了三卷相机胶卷。

    另一边,沐卉给自己和颜东铮各挑了件大衣,一黑一咖,女式85元件,男式105元件。

    500块钱,瞬间去了190元。

    沐卉捂着心口,肉疼的不行“咋这么贵!”

    颜东铮想笑“要不退了,买两块布一人做件两用衫,里面做个棉祅内胆。”

    沐卉咬咬牙,算了,年跟前,找裁缝,还不知道什么能做好呢。

    “走吧,再给你买件毛衣。”她有一件陆湘送的毛衣,一件羊毛衫,颜东铮只有在云省上火时买的一件羊毛衫,得添一件。

    一手挑了一件,沐卉扭头问颜东铮“要哪件?”

    颜东铮选了她右手的黑色高领毛衣。

    沐卉给两人又各挑了条毛裤。

    胸衣一买两,再加上卫生用品。

    一下又去了小一百。

    付了钱票,沐卉拉着颜东铮转身就走“不买了、不买了,太贵了。”

    旁边有人“噗呲”一笑,鄙视道“又是哪个乡下来的土包子。”

    紧跟着就听一个温柔的女声道“别胡说,人家身上穿着的大衣可不便宜。”

    “什么大衣能有我身上这件贵?”那人说着扭头看来。

    沐卉回头,四目相对,对方先是跟见鬼似的瞪圆了眼,随之惊呼道“沐卉!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颜东铮瞅了眼,低语道“认识?”

    沐卉磨牙“沐瑾,我小叔家的闺女,比我小两岁。”原主记忆里,两人见面就掐,死敌。

    沐瑾双手抱胸,斜晲了眼沐卉、颜东铮,阴阳怪气道“哎哟,几年不见,不认识了是吧?见面也不知道打声招呼,装相呢?”

    “哎啊,东铮,你说这商场的灯也不亮点,眼瞅着吧,对面来个人影,硬是没瞧清是谁!”

    沐瑾从小长得黑,家里打趣她,常说跟个泥娃子似的,掉到地上找不到。闻言可不就怒了“眼神不好就去医院看看,配个老花镜。”

    沐卉一点脸蛋,娇俏道“我这花容月貌的,看什么眼科啊,我应该折枝花戴,再买两瓶雪花膏,早一瓶,晚一瓶。”

    沐瑾咬牙“……不要脸!”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敢说你没涂雪花膏,没用……”沐卉伸头看了眼,笑道,“没用红纸涂嘴唇,没用火钳烫留海?”

    沐瑾气得跳脚“你——”

    沐卉哈哈大笑。

    戚彩看着远远走来的万明杰和媒人,忙拉了拉沐瑾的衣袖,扭头对沐卉道“小卉你别说了,小瑾今天来跟对相买衣服哩。”

    沐卉疑惑地看向她“你是……”

    沐瑾回头一看来人,瞬间涨红了脸,冲沐卉翻了个白眼“ 这是大嫂戚彩,大同哥新娶的媳妇。”

    沐卉愣了愣,大同是原主的大哥,早年开车冲下山路,伤了一条腿,没过多久他媳妇就跟他离婚,改嫁给他们厂的一位车间主任了。

    原主跟娘家也就大半年没联系吧,这就娶了个?!

    也没见通知一声。

    “小瑾。”万明杰和媒人走到跟前,疑惑地看向颜东铮、沐卉,不是说好了嘛,买衣服只要一个人陪,“这两位?”

    “我堂姐、姐夫。”两人结婚,有往家寄照片。所以,沐瑾是认识颜东铮的,“他们刚从云省回来,这不来商场添几件衣服,正好碰到。”

    “哦哦,你好,我是万明杰,沐瑾的对相。”万明杰说着,伸出了手。

    颜东铮跟他碰了下“你们忙,回头有时间再聊。”

    说罢,他对戚彩道“大嫂,我和沐卉回来的急,厚衣服什么的都没带,今天就不过去了,我们先把该买的买齐,明天再带孩子们回去看爸妈和爷奶。”

    “诶,好。”

    双方分开,沐瑾想到什么,忙一溜小跑追上沐卉,小声道“大嫂是大哥原来那厂旁边村子里的,嫁来时,带着个女娃,叫娜娜,你是姑姑,明天可不能失礼啊!”

    沐卉一愣,点点头“孩子多大?”

    “七岁。”

    “你什么时候结婚?”

    沐瑾脸一红“腊月二十六。”

    那没几天了。

    作为姐姐得添妆吧,捏捏手中的钱票,沐卉准备给她添一条毛巾被。拉着颜东铮先去童装部,6块钱给娜娜买了件红罩衫,床上用品在一楼,拎着衣服,两人去找颜明知和孩子们。

    “妈妈,”秧宝率先看到沐卉,举手叫道,“这里有彩电,妈妈你快来呀。”

    她记得部队有给爸妈小哥奖励一张电视机票。

    沐卉大眼一扫,瞄准一台最大的“多少钱?”

    “21寸的进口货,”服务员道,“2400元。”

    沐卉倒吸口凉气“抢劫啊!”

    “有便宜的啊,”服务员一指一个九寸的黑白电视,“280元。”

    秧宝眨眨眼“我家有一个比这大的黑白电视,能卖给你吗?”

    对方心头一动,不要票的电视,二手的也有人抢“国产的吗?哪年的货?”

    “京市牌,14寸,”颜明知笑道,“60年买的,买时500元。”

    那用的快20年了,对方犹豫了下“能先看看吗?”

    “行啊,你看哪天有空来华大家属院5号楼206。这台,”颜明知点点儿媳相中的彩电,“给我们开发·票吧。”

    “爸,我没带这么多钱?”沐卉急道。

    颜明知一边掏钱一边问道“电视机票带了吗?”

    “带了。现在买吗?咱们过完年就要去京市了……”

    “走时带上,孩子们好不容易放假在家,看看电视长长眼界,挺好的。”颜明知说着,点了两千四给服务员,“货我们能先不提吗,还有些东西没买。”

    “可以、可以,你什么时候来取,跟我定个时间,我等你。”

    颜明知看了下表“下午四点。”

    “好。几位慢走。”

    秧宝忍不住欢乎一声“哇,咱家有大彩电了!”

    竟革跟她一起欢乎“有大彩电了——”

    听到的人无羡慕地看了过来,在这个平均工资四五十的年代,彩电可不好买,攒够了钱,还要有票。

    而一个几千人的工厂,一年也未必有两三张

    走到门口,沐卉挑了条毛巾被。

    秧宝看着橱窗里的女式包包一个比一个漂亮,怂恿沐卉买一个,颜明知看了眼,阻止道“包包等会儿去友谊商店买。”

    沐卉诧异道“爸,你有华侨券?”

    颜明知忍不住笑道“早上给你的一叠票,你都没看?”

    沐卉还真没看,一上午她用的都是从云省带回来的票证,公公给的那叠还没动。

    颜明知接着解释道“早年在国外做了几项投资,知道你们要回来,怕钱不够花,上月让帮忙打理的经理人寄来笔外汇。”

    沐卉“……”

    为毛有一种啃老的感觉。

    出了百货商场,几人去食品商店买年货。

    自从沪宁沪杭铁路线开通后,江淅一带的土特产就大量运了出来。

    食品店里,沐卉买到了南京的板鸭,镇江的香醋,杨州的酱菜,绍兴的腐乳,辽宁虾油卤的小酱瓜,还有本地自己制的虾籽酱油,金团、 蟹壳黄、梨膏糖、火腿、风鸡、咸肉、鳗鲞等。

    友谊商店在南京东路353号,慈淑大楼。

    卖的有真丝古玩字画、成套的家具、羊毛制品、腊味火腿、高档点心烟酒、大量中成药、冰箱、电视等等,除此之外,他们还会帮华侨侨眷代买电影票、戏票,操办婚事,订车订酒席等。

    国外的名牌包包太贵,沐卉没舍得买,要了一个绣花挎包、两条丝巾、两个丝绸被面和两个棉布被里,懿洋要了两盒巧克力,颜东铮本来想挑几样古玩,一看价格,一幅名画2万,一串东珠7万,一套象牙雕饰,140万。

    秧宝看中的一个漆制娃娃,七千。

    买下来肯定值,要不了几年,价格均将会一升再升,翻上几翻,可惜,颜东铮手头没钱。

    颜明知要出,颜东铮没让。

    竟革挑了包肉干。

    从友谊商店出来,颜明知一看时间,快一点了“饿了吧,走,吃饭。”

    去国际饭店,近。

    这时的国际饭店,客房由上级统一安排,入住的都是外宾和侨胞。

    消费要侨汇券。

    要的法式西菜,入座前,颜明知还以为要帮着三个小家伙点呢,儿子他知道,小时候没少跟他过来用餐。

    结果肯本没用他。

    秧宝点了她和小哥、妈妈的,懿洋帮爸爸点的,每个人的菜都不一样,有巴黎龙虾、果汁、核桃鸡汤、槟榔排骨锅、烤羊腿、奶油圆蛋糕等。

    懿洋和秧宝的用餐礼仪很标准,颜东铮和沐卉不动声色地瞟眼懿洋的动作,慢条斯理地用着刀叉吃完了这顿饭。

    只竟革吃得狼狈点。

    一结帐,23元加侨汇券。

    够买两袋大米了。

    沐卉咋舌,感觉没吃到啥。

    时间还早,颜明知带着三个孩子去旁边的人民公园玩。

    颜东铮、沐卉跟着到了园子里,寻处走廊就坐下了,手里的拎着大包小包东西呢,走动起来不方便。

    公园道路上的积雪都清除干净了,三个孩子穿上新买的溜冰鞋,顺着主干道滑了会儿,秧宝和懿洋就没兴趣了,不是冰面,跑不快。

    两人去看画廊,又去水榭转了圈。

    颜明知看看时间,带儿子、儿媳和孩子们去大光明看电影。

    放的是《明月刀雪夜歼仇》,改编自古龙原著小说《边城浪子》。

    第一次接触武侠,竟革整个人都激动坏了,一出电影院拽着颜明知的衣袖问“有什么地方可以学武吗?”

    颜明知笑看孙子“少林,去吗?”

    这个地方秧宝知道“小哥别去,要吃素。”

    竟革“什么是吃素?”

    秧宝道“不能吃肉,不能吃海鲜,要顿顿吃青菜、豆腐。”

    豆腐还成,拿油一煎,撒上辣椒面、盐,很香的。天天吃青菜就不行了,那玩意儿塞牙。

    竟革最近又掉了颗牙,正是烦吃青菜的时候,闻言,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不去、不去。”

    秧宝抱着小肚子,笑得不行。

    颜东铮亦是莞尔。

    过了会,竟革不死心道“爷爷,除了少林,就没有其地方可以习武吗?”

    “早年有,现在……”破四旧,多少寺庙被拆,僧人还俗。认识的几位武僧,早已失去了联系,这会儿找,可不好寻。倒底是不忍让孙子失望,拍拍竟革的头,颜明知道,“回头爷爷写几封信托人问问。”

    竟革欢呼一声,抱着颜明知嘴甜道“谢谢爷爷,爱你哟。”

    哎哟,这话说的,直让颜明知甜到了心里,提上电视,一家人回去的路上,他脸上的笑就没断过。

    教秧宝唱《沁园春·雪》,他自己谱的曲。

    听了两遍,懿洋拿出笛子,给他们伴奏。

    小乌龟车直接开到楼下,颜明知拎着大包小包带着孙女、孙子,高高兴兴上楼,颜东铮抱了电视机跟在后面。

    沐卉跟一楼的婆婆说话。

    听到动静,中午过来,待在韩教授家等了半天的颜明霞急步迎了出来“明知!”

    所有的好心情一下子定格了。

    颜明霞洗完胃就迫不及待地出院来了,焦急地在韩家等了半天,这会儿那脸白的跟个鬼似的,没有一点血色。

    比着昨天的春光脸面,笑意盈盈,瞬间老了十岁。

    懿洋眉梢微动“姑奶。”

    秧宝看看爷爷、大哥,招了招手“姑奶好。”

    竟革挠挠头,一脸疑惑,这是昨天那人?

    懿洋踢了他一下。

    竟革忙喊了声“姑奶”。

    颜明霞扯了下唇“诶,好、好。”

    颜明知扫眼走廊上几家看来的目光,掏出钥匙打开门“进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女主家世显赫父母〕〔说他碰到你了没〕〔四合院:从机械工〕〔龙珠之我能看到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告白〕〔麻衣诡相〕〔开门迎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