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萌兽:绝世妖〕〔团宠农门女将军又〕〔领主时代:开局获〕〔大秦:神榜现世,〕〔神豪:我真的是大〕〔大唐:开局传国玉〕〔我总出现在命案现〕〔蜀山执剑人〕〔三国:我在江东做〕〔新婚夜,带千亿物〕〔陆七权奕珩〕〔在偏执傅少身边尽〕〔上门龙婿免费全文〕〔我有九千万亿舔狗〕〔国运求生:我,蟒〕〔大秦:始皇帝,我〕〔逍遥驸马爷〕〔异世界:我的人生〕〔疯了吧!你管这叫〕〔我的都市武道加点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46章 第46章
    _: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46章 第46章

    那行, 就去趟派出所吧。

    颜东铮的意思,颜明知该上班上班,懿洋带着弟妹在家, 他陪沐卉过去。

    颜明知一颗心跟放在油锅里煎炸样,哪还有什么心情上班“我陪你们,见了你大姑我倒要问问, 我颜明知哪点对不起她, 让她为了一套房子诬陷我儿媳偷窃,576元块, 呵!她当我们家是叫花子呢, 这么点钱也瞧在眼里。”

    两位警察面面相觑, 讲真, 576元真不是小数目, 不过,二人扫眼条几上的进口彩电,一家人身上的衣着, 又瞟眼客厅一角撂起的一个个竹筐, 若是没有看错, 是颜知青、沐知青从云省带回来的水果吧。

    这数量,悄悄出手, 必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要知道, 政策放宽后,很多人恢复了名誉、工作,多年停发的工资一次性补给, 手里不差钱, 缺的是物资, 特别是吃用。

    恰逢上班时间,一家六口随警察一出门,立马引来不少人围观。

    “明知,这是?”有老教授问道。

    颜明知是不信儿媳偷拿大姐五百多块钱的,再加上被儿子、大孙子的镇静稳定了情绪,事儿在脑中一过,哪会不知大姐在算计什么。

    儿子、儿媳是国家大力宣扬的人民英雄,这事既然立案,那必会往深里查,且为了消除一些负面影响,待案件结束,公安局这边定然会来学校做一个说明,遂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我大姐报警说丢了576元钱,她怀疑是沐卉拿的,我们去趟警局,配合警察同志做一下调查。”

    “576元!”有人惊呼道,“在哪丢的?”

    这个,颜明知光顾着生气了,没问。

    至于颜东铮、沐卉,则压根没将这事当回事。

    “在医院,”年长的田警官道,“颜明霞同志说前天晚上她凑了六百块钱,本来要替小儿子给颜教授交房租的,结果家里发生点事,她一时想不开喝了农药,这钱就用了些,剩下576元。昨天她过来交房租,失手砸伤侄孙,被沐知青打了一顿,这钱她就没拿出来。昨天沐知青送她去医院,人走后,她一摸兜发现钱不见了。正好大家都在,我问几个问题。”

    田警官掏出本子,询问道“昨天大家看到沐知青打人了吗?”两人昨晚十一点多接到报案,当即便骑车赶到了医院,颜明霞的儿子、丈夫可是一边说失窃,一边告沐知青故意伤人。

    他们连夜找了颜明霞的主治医生陆泽了解情况,体内有余毒是真的,至于伤,陆医生很坚决地说“没有”。

    吴志军不信,要求验伤。

    他们请护士帮忙验了下,身上确实无伤。

    颜明霞说背疼、腰痛,可惜,腰、背上连个青红印都没有,她又要求换人检查,他们过来时,检查结果还没有出来。

    不等大家回答,汪老太扯着韩教授挤过来道“这事,我和我家老头子最清楚。”

    韩教授连连点头,然后一指自家的位置“我家在明知隔壁。昨天颜明霞过来,明知带着孩子们出门逛街不在,还是我家老伴开门请她进屋坐了半天,中午更是管了顿饭。”

    “你啰嗦这些干嘛!”汪老太胳膊肘抵了下韩教授,便从老俩口听到颜明霞喊“打人了”讲起,接下来的事很多邻居都是见证者,大家纷纷点头附和。

    “我们出来的晚,打懿洋、踢秧宝我们没看到,张口要房子,这可是真真的。”

    “脸真大,还指着颜教授诘问,‘你有钱买彩电,为什么就不给外甥弄一套房’。脸呢?!外甥又不是儿子,帮他找工作,借房给他娶媳妇,这可比他亲爹付出的多吧,也没见他来看过颜教授几回。”

    田警官一一记下,转头问道“颜教授、沐知青,你们知道颜明霞同志昨天是来送房租的吗?”

    一家人齐齐摇头。

    秧宝就奶声奶气地把她进屋,拿杯子砸大哥,她和小哥怎么英勇地为大哥报仇的事说了一遍,完了还一脸不愤道“她骂我小哥是坏种子。我知道这不是好话,我和妈妈在农场种瓜西,有几个种子坏掉了,苗都没出。”

    “我很生气,”秧宝握着小拳头、鼓着脸,凶巴巴道,“我骂她‘你才是坏种子呢,你全家都是坏种子’。”

    众人好笑之余,却觉得秧宝一定是听错了,颜明霞骂的不是“坏种子”,而是“坏种”,这言辞……何其恶毒!

    “田警官,”颜东铮道,“我能问一下,她的钱装在哪了吗?”

    说到这个,田警官颇有些难以启齿,吴大山的内裤破了,颜明霞舍不得丢,前面那里改成一个装钱的小兜,缝缝她自己穿了。

    那这钱除了她,谁还能拿出来?

    “她说你去办入院手续时,她去了趟厕所,想着晚上可能要买饭,就把钱掏出来装在棉祅的内兜里了。”

    “几点丢的?”

    “具体什么时间丢的她说不清,十点后睡觉呢,一脱衣服才发现钱没了。他们在病房里翻了个底朝天没有一点线索,这才报警。”

    懿洋嗤了声“576元钱,厚厚一大叠,突然没了,她会感觉不出来?若是没记错,她棉祅里面没穿线衣吧?薄薄一层秋衣,加一个兜布,57张大团结,加几元零钞,一卷快有一个馒头厚了。说她不清楚哪个时间点丢的,谁信?”

    田警官脸一红“她说当时光顾着跟人吵架了,整个人气得头脑发懵。”

    “那也不对吧,”有老教授道,“小六百呢,这不是小数目,别说她一个工资不高的主妇,就是我们手里拿着这么多钱出门,一会儿都要瞧一瞧、摸一摸,她咋会等到四五个小时后才发现钱没了?这不合理。而且过了这么久,她怎么一报警,就确信是东铮媳妇拿的?”

    “她说从急诊室到住院部,一直是沐知青搀扶着她过去的,从下午到晚上,也只有沐知青这么近距离地靠近过她。”

    颜东铮淡淡道“那她晚上的饭谁买的?”

    “吴大山从家给她带去的。”

    有老教授就觉得不对了“她家人都过去伺候了,咋就说这一晚上只有东铮媳妇离她最近呢?”

    田警官无言地看着一众老教授,这一个个的脑子要不要这么好使,问得他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笔记本一合,田警官道“颜知青、沐知青,颜明霞昨天在这边的情况,我们也了解的差不多了,咱们走吧。”

    颜东铮点点头。

    “那个,”田警官看着一众教授及其家属,清了清嗓子,“为了沐知青的名声着想,这事我希望大家先不要外传,待事情查明了,我过来给大家做一个说明。”

    这话,让不少人听得一愣。

    很快有小年青反应过,指着沐卉、颜东铮叫道“我知道了,他们就是人民日报上说的见义勇为沪市好知青!”

    颜东铮笑笑,弯腰抱起闺女,牵着沐卉的手,随警察下楼。

    颜明知托韩教授帮忙请半天假,带着两个孙子紧随其后。

    走廊里此时却炸开了锅,不少人都看过那期的人民日报,只是谁也没想到,上面说的颜东铮、沐卉竟是颜明知的儿子、儿媳。

    刚回来,大多数人还不知道沐卉叫什么。

    一家人到了警局,被安排在一间办公室里,随田警官一起去的小警员,很快就给大家端来了白开水,并为几个孩子拿来了瓜子、水果糖,很是礼遇。

    没一会儿,连局长都来了。

    “颜知青、沐知青,辛苦二位走一趟……”说话很是客气,“两位请放心,这事我们一定彻查到底,还沐知青一个清白。”

    颜东铮拉着沐卉起身道谢。

    颜明知四下看了看,问道“原告他们没来吗?”

    田警官指了指审讯室的方向。

    送走局长,沐卉和颜东铮,连带着一起送颜明霞去医院的秧宝去另一间办公室做笔录。

    还没做完呢,那边审讯结果就出来了。

    颜明霞哭着冲进来,“扑通”一声跪在颜明知面前,抓着他的裤腿哀求道“明知,姐求求你,你救救志国、志军吧?你帮我救救他们……”

    竟革烦透颜明霞了,一早起来,他衣服都换好了,要跟爸妈、大哥、妹妹去外婆家走亲戚,结果就因为她搞事,去不成了。

    “走开,”竟革扯着颜明霞的胳膊想把她拉开,怕她伤着爷爷,“别拽我爷爷的裤子。”

    懿洋扶起颜明知,将人护在身后,看向尾随她而来的田警官“吴志国、吴志军合伙偷的?”

    田警官点点头“钱也找到了,就在两人脚上的鞋垫下面。我刚跟医院那边打过电话,颜明霞的检查单出来了,身上无伤,等颜知青、沐知青和秧宝出来,你们就可以走了。”

    懿洋道了声谢,拉起竟革,兄弟俩护着爷爷就往外走。

    “明知,我求求你了,你救救志国、志军吧,他们是你疼了二三十年的外甥啊,你忍心看他们下半辈子就在牢里渡过吗?”

    颜明知胸脯急速地起伏着,眼都红了“这会儿你知道求我了,你告沐卉偷窃时,咋没想过沐卉要是被你弄进局子,会是什么后果,你不但要毁了她,你还要毁了东铮和三个孩子!颜明霞我就想问问,我颜明知哪里对不起你了,让你这么不惜一切代价地要毁了我们这个家?”

    “呜……我没想告的,我就想跟你要点钱……”

    “你挺聪明的,想着借由沐卉来拿捏住我,让我把房子过户给吴志军,再要些钱是吧?可惜,”颜明知看着她止不住冷笑,“你两个儿子的野心太大了,他们想要的更多,且天真的有点可怜,以为报了警,我就能任你们拿捏。却不知道,偷窃金额过大,报警会被立案的,不是你们想撤诉就撤诉的,不能撤诉,你们拿什么跟我谈判?还有,你们但凡关注点东铮和沐卉的消息,就会知道他们名声不容有污,办案人员只要看过报纸,确定两人的身份,就会彻查到底。”

    颜明霞听得一愣一愣的,哭都忘了。

    从警局出来,沐卉颇有种不真实感“这就完了?”

    颜东铮失笑“你还想怎样?”

    “我想着怎么也得折腾四五天,或是一周呢。没想到,效率这么高。”

    “按照正常流程,是要四五天,或是更久,”颜东铮笑着拍拍懿洋的肩,“可谁叫咱大儿子聪明呢。”

    一见警察就先把报纸拿了出来。

    两人是云省为知青们立的一个标杆,更是云省的一个荣誉,人民日报都点名了。

    然而就这么一对人物,好嘛,一回沪市被自己大姑给告了,这是什么性质?

    不赶紧查明、公布,大过年的等着挨批吗?

    到了家,颜明知才有些缓过劲来。

    “沐卉,”颜明知站在儿媳面前,很是自责地冲她微微躬了躬身,“今天这事,是爸爸的错,这些年要不是我念着你爷奶临终前的交待,对你大姑他们一帮再帮,也不会有今天。”升米恩,斗米仇啊!

    沐卉惊得往后猛然蹦了下“爸,你、你别吓我哦。”

    她虽然对这时的礼节了解的不多,可也知道很少有公公向儿媳这么郑重地道歉的。

    “你别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沐卉伸手扶着颜明知在沙发上坐下道,“帮不帮都是人情,主要还是看他们自己。他们品德有问题,跟你有怎么关系。这要是换成我,有你这么一个舅舅,我还不得把你供起来。”

    秧宝在旁连连点头“我要有爷爷这么一个舅舅,也要把人供起来。”

    竟革一本正经地跟着附和道“嗯,供起来!像庙里的神像一样,镀个金身。”

    胡说八道什么啊,懿洋抬手给了竟革一个钢镚,竟革气得瞪他“我哪里说得不对了。”妹妹没事,妈妈没事,到他这里就挨了一下,跟谁说理去?

    颜东铮无奈地捏了捏眉心“行了,过去就过去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别为此影响了心情。爸爸销假上班去吧,我和孩子们陪沐卉回趟娘家。”

    被几个孩子这么一闹,颜明知心里负罪感烟消云散,起身的动作都透着几分轻快。

    “沐卉,你手里的钱该花完了吧,我再给你拿点,结婚后第一次回娘家,多带点礼物。别不舍得,回来爸爸给你报销。”颜明知说着进了次卧,片刻,拿了个信封给沐卉。

    沐卉打开一看,忍不住笑道“爸爸,你这样会把我惯坏的!”

    “不会。”颜明知摆摆手道,“坏不坏,就像你说的,还要看品行。”

    秧宝凑过去看了眼,小嘴张成了o 型。

    “爷爷,”秧宝上前一步拉住颜明知的手道,“我决定了,新年那天我要许一个愿望,做一个被你惯坏的小公主。”

    “哈哈……好,这愿望不错。”女孩子就要富养。

    送走上班的颜明知,一家人收拾收拾,也要出发了。

    提上给沐瑾添箱用的毛巾被,给小侄女娜娜买的罩衫,给大嫂、妈妈的丝巾,以及从云省带回来的水果,西瓜一个、柚子一个、芒果六个,香蕉六个,还有昨天买的点心两盒,咸肉一块,香肠两根。

    行了,走吧,坐公交。

    沐家住在虹镇老街,沪市有名的棚户区。

    此地,人口密集,居住条件简陋,周围环境脏、乱、差。

    昨天的一场雪,让窄而弯曲的街道更是泥泞难行。

    懿洋拧着眉,看着前面的路,都不知道怎么下脚。

    竟革才不在乎这些呢,只管哒哒往前冲,很快棉皮鞋就瞅不出它本来的颜色了,裤腿上、衣服的下摆处,甩得都是泥点。

    沐卉抱着秧宝,颜东铮背着竹筐,两人捡着走,回头瞟眼懿洋,颜东铮笑道“要不要爸爸抱你走?”

    懿洋抿了抿唇没应,踮着脚,踩着颜东铮的脚印往前挪。

    郑大梅一早就在路口等着了,焦急得不行,昨天大儿媳和侄女回来说,老三带着男人孩子从云省回来了,说了今儿过来,这眼瞅着都快十二点了,怎么还不见人影,她爷、她奶,她小叔、小婶可都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我一个治疗术下去〕〔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