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我的姐夫叫〕〔因为谨慎而过分凶〕〔惊悚游戏:我家祖〕〔当我在规则怪谈百〕〔开局长生万古,苟〕〔赘婿复仇,麒麟上〕〔刚下山就被女神骗〕〔野村名医〕〔洪荒模拟,我为九〕〔民间奇门风水秘术〕〔全民穿越:我有一〕〔全民觉醒:我在诸〕〔神奇宝贝:大师系〕〔拯救宇智波,从掀〕〔万界神王:从召唤〕〔离婚后我成了全球〕〔开局流放,我在恶〕〔陆七权奕珩〕〔秦静温乔舜辰〕〔韩飞李斐雪是哪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49章 第49章
    _: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49章 第49章

    陆泽、陆峰两兄弟不住在一块儿。

    他们先去陆泽家, 人民医院家属院。

    陆泽的爱人是人民医院的护士,上夜班,知道公公在外交的小友要来, 强撑着困意一直没睡, 一早上都在忙着洗晒、打扫。

    将床单被头布晾晒在阳台上,杨佳慧撩起围裙擦了把手, 看眼五斗柜上的座钟“陆泽, 快十点了,人该到了, 咱家住在后面不好找,你还不下楼接接。”

    “诶, 这就下去。”陆泽把刚宰杀好的鱼腌上,洗洗手,穿上大衣下楼。

    颜东铮抱着闺女, 正带着懿洋、竟革走在前面, 找陆泽说的七号楼, 抬头看他从前面出来,忙喊了声“陆医生。”

    “东铮!”陆泽大步走来, 伸手抱过他怀里跟个年画娃娃似的秧宝, 笑道,“两天没见, 秧宝想伯伯不?”

    “嘿嘿, 昨天我去外婆家玩, 把你忘了, 早上过来时有想哦。”

    “哈哈……诚实的小家伙。”陆泽点点她小鼻头, 看向颜东铮身边板着小脸, 面容精致的小少年, 以及跑得满头汗,帽子顶在手上丢着玩的小子,跟颜东铮笑道,“你先别介绍,让我猜猜,这是懿洋,玩帽子的是竟革,对吧?”

    颜东铮点头,拍拍两个儿子的头“叫人。”

    懿洋“陆伯伯。”

    竟革嘻嘻一笑“伯伯我知道你,你是陆爷爷家的大宝贝。”

    这称呼,让陆泽一愣,随之哈哈笑道“你听谁说的?”

    “湘湘姐说的。”

    陆泽失笑“别听你湘湘姐胡说,那就是一个疯丫头。”

    竟革乐道“我要给她写信,告诉她,你说她是疯丫头。”

    沐卉陪沐大同慢一步走近,轻敲了记竟革“你陆伯伯说着玩呢,当什么真。”

    颜东铮剥了块奶糖往竟革嘴里一塞,成功地堵住了他的嘴,跟陆泽介绍道“我爱人沐卉,这位是我大哥沐大同,岳父的病,大哥比我和沐卉了解的更清楚。所以,我带他过来跟令弟见个面,说一下病情,看看人是不是要尽快住进中医院。”

    相互打过招呼,陆泽才道“中午在家吃,陆峰上午有个临时会议,他开完会过来。”

    颜东铮原来的打算是在陆泽这儿坐会儿,就去陆峰家,这么一说,倒不用过去了。

    颜东铮颔首“给他添麻烦了。”

    “你这话就见外了呀。我爸打电话还说,跟你是一见如故,湘湘更是嚷着,懿洋、竟革是她弟,秧宝是她妹,要我们千万别怠慢了。”

    颜东铮莞尔“那她可就矮一辈了。”

    懿洋“从她让我们叫她姐姐时,她跟你和妈妈就差了一辈。”

    沐卉哈哈笑道“这倒是。”

    “那正好,咱们平辈论交,”陆泽跟着笑道,“东铮也别叫我陆医生,太见外,叫我陆大哥或是陆泽吧。”

    颜东铮从善如流地叫了声“陆大哥。”

    一行人说说笑笑上了楼。

    杨佳慧听到动静先一步把房门打开,迎了出来,很是热情。

    相互寒暄后,沐卉把手里的礼物递上,一个很漂亮的蓝布口袋,又大又重,杨佳慧差点没提住“来就来了,咋还带这么多东西。陆泽没跟你们说吗,烟呀酒的家里积了一堆。下午走时,我给你们拿几瓶好酒、几条好烟带上。”

    很平常的态度,絮絮叨叨极家常的语气,沐卉听着很舒服,整个人都是放松的。伸手接过沐大同那袋,沐卉随手往鞋柜上一放,笑道“这袋是给陆峰医生的,两袋里的东西一样。烟酒火腿是我公公买的,我没拿太多,飞天茅台两瓶,熊猫烟两条,金华火腿一根,剩下的是我和颜东铮从云省带回来的水果、蔬菜。”

    高档烟酒、火腿,杨佳慧不稀罕,听到水果、蔬菜她眼前一亮,笑道“什么果子、什么菜?”

    屋里有暖气,沐卉脱下大衣抬手往衣架上一挂,帮她解开蓝布袋口“水果我带了一个西瓜、一个柚子、半个菠萝蜜,这个太大,带回来的不多,我挑了个大的,一分为二,你家一半,另一半给陆峰医生。”

    袋子口一打开,杨佳慧就看到了沐卉说的菠萝蜜,一半有七八斤重了,除此之外还有两根丝瓜、两个紫茄子、四根黄瓜和一包干豆角。

    杨佳慧可太喜欢了“哎呀,天天白菜、萝卜的,弄得我都不会做饭了,这下子终于能换换口味了。老陆、老陆,鱼腌上了吗?虾摘了吗?”

    “腌上了,虾也摘好了。”陆泽说着,小心地帮秧宝脱下外套,打开电视,招呼三个孩子坐,茶几上放着两个果盘,一个装着什锦糖、巧克力,另一个装的是花生、瓜子。

    “懿洋、竟革、秧宝,吃什么自己拿,别客气。”说罢,陆泽拉了颜东铮、沐大同去阳台上说话,那儿有个茶台,旁边的地上燃着一个小碳炉。

    “喝什么茶?”陆泽一指茶台上的几个茶盒,“龙井、碧螺春、毛尖、普洱。”

    颜东铮拿起龙井,打开闻了下“喝这个吧,我来泡。”

    陆泽伸手做了个请。

    杨佳慧放下东西,给沐卉和三个孩子一人端来杯温好的橘子水“小卉,你和孩子们有没有什么忌口的?”

    “没有。嫂子现在做饭吗,”沐卉接过竟革、懿洋的外套挂上,“我给你打个下手。”

    “求之不得,正好咱姐俩说说话。”杨佳慧转身去阳台取了个围裙给沐卉,张嘴问道,“大同是你哥?”

    兄妹俩一个皮肤白皙,光彩照人,呢子大衣一脱,里面是大红的高领毛衣,下配黑色灯芯绒裤子、半坡的高跟皮鞋,长长的头发扎成高高的马尾,系着个大红的蝴蝶结,青春靓丽,哪像三个孩子的妈妈,说是二八年华人都信。

    再看另一个,又黑又瘦,军大衣补丁撂补丁,一双老棉鞋,又破又旧,看着都不保暖。

    沐卉跟着她走进厨房道“嗯,亲大哥。他原是在三线工作,这不电话里知道我爸伤着腰,就跟他们厂里打申请调了回来。”

    “我方才听,他一直在家照顾你爸。”

    “对。我们兄弟姐妹多,他回来正好碰上老五要下乡,长兄如父,老五几乎是在他背上长大的,不舍得让老五下乡吃苦,再加上三线工作十来年,说没在父母身边尽过孝,就把工作让给了老五,他留在家里,每天伺候着我爸吃喝拉撒。”

    是,瘫痪在家的人,得不时地翻身、按摩,抱起来换洗身下的被褥,妇人可抱不动,确实得这么一个壮劳力在身边。

    话题一打开,不免就说得多了。

    知道沐卉二哥31岁了,还没有结婚,杨佳慧不由眉尖一动“你二哥有工作吗?”

    “有。他高中毕业,接了我妈的工作,在皮革厂后勤当采购。”郑大梅原来的工作是后厨打杂,沐大林进去后,他人脑子活,啃吃苦,几次跟采购部对接,工作都做得让人无可挑剔,慢慢就入了后勤采购部那位主管的眼,在一次挑人时,把他要了过去。

    “那工作挺好的呀,怎么会找不到媳妇呢?”

    沐卉轻叹“家穷,负担重。”

    杨佳慧琢磨了会儿,觉得家穷不是问题,主要得人好,有能力。

    “小卉,我给你二哥说个媒怎么样?”

    沐卉一愣,随之笑道“好啊。姑娘是哪里人,人品怎么样?”

    “我们医院里的护士,人长得漂亮,为人极正,只一点……”杨佳慧迟疑了下,小声道,“出身不太好。她爸原是我们医院的副院长,她妈是心血管方面的专家,早年都有留学的经历。”

    “她爸去逝后,她妈疯了,她扫了五年大街,也因此她的婚事才耽搁到现在。条件好点的,看不上她的出身,太差的……说实话真配不上她。”

    出身这点,沐卉真不怕,她自信家里也不会反对,要知道颜东铮他妈头上的帽子没摘时,颜东铮可是黑五类子女,两人结婚时,也没见沐满仓、郑大梅说什么“我能见见吗?”

    “她的出身,你不怕?”

    沐卉笑道“我婆婆头上的帽子,刚摘不久。”

    杨佳慧一怔,随之大喜,围裙一解,抬脚往外走道“小卉你先帮我把虾过油炸一下,我这就去把人叫来给你看看。”

    杨佳慧风风火火,没一会儿就拽着一个姑娘回来了“小卉,快来,这是我给你说的林宝珍,看看、长得漂亮吧?”

    秧宝一眼扫过姑娘两条乌黑的长辫子,放下花生,噔噔跑了过来,歪头看她。

    细眉凤眼、琼鼻朱唇。

    那种韵味和身上浓浓的书卷气,真是说不出来的好看。

    秧宝摸了把兜,掏出个鸡蛋果给她“姐姐吃果子。”

    沐卉捞出炸好的虾,关上火过来,好笑地点了下秧宝的额头,纠正道“要叫姨姨。”

    竟革跑过来看了眼,夸道“这个姨姨好看!”

    林宝珍对沐卉、竟革笑了下,弯腰摸摸秧宝的小辫“宝宝留着自己吃吧。”

    秧宝看了看手中的果子,疑惑道“你不喜欢吗?”

    “喜欢,它的瓤很香。”

    “姨姨认识这果子?”

    “嗯。早年我和爸妈去云省待过一段时间。”林宝珍言语里透着怀念。

    “那你们可有缘了,”杨佳慧笑道,“沐卉他们一家刚从云省回来。”

    沐卉笑着点点头“我是云省回来的知青,这是我闺女秧宝,那是我们家的老大懿洋和老二竟革。”

    懿洋过来打声招呼,跟杨佳慧借份报纸,坐在沙发上看了起来。

    林宝珍没待一会儿,便提出了告辞。

    杨佳慧抱起西瓜切了一半,拿篮子装着送她出门道“你也看了沐卉和他们家三个孩子的长像,俗话说,外甥像舅,光看懿洋和竟革,你就知道沐卉她哥不会差到哪去。”

    “佳慧姐,我妈的情况你跟人家说了吗?”

    “说了,连你的成分我都说了。结果你知道沐卉怎么说吗,她说她爱人就是黑五类子女,这帽子啊,也是最近才摘掉。所以,宝珍,别怕,见见吧,万一成了呢。”

    林宝珍咬着唇,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那我跟沐卉约个时间。”

    “好。谢谢你佳慧姐。”

    “臭丫头,道什么谢啊。行了,快回去吧,这西瓜放在开水里烫一下再给你妈吃,年纪大了,怕凉。”

    林宝珍摇摇头,不要。

    太贵重了!

    杨佳慧好一顿说,才让她收下。

    与之同时,沐大成拎着大嫂准备的半个西瓜、半个柚子和两盒点心,敲响了同事家的门。

    韩文芳刷的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抬脚就要去开门。韩妈妈眉头一皱,喝道“坐下!”

    “妈妈……”韩文芳扯着衣角,不依地扭了扭身子。

    韩妈妈气道“像什么样子?”

    韩文芳嘟唇坐下,戳了戳哥哥,让他赶紧去开门,别让人在外面等啊。

    韩文彬撩了下眼皮,没动,母上大人还没发话呢。

    韩妈妈简直没眼看,忍不住抬腿踢了老伴一脚“你也不管管,还真让她嫁去虹镇老街啊?”

    韩爸爸放下手中的报纸,安抚地拍拍她的手“别急,看看人再说。”

    说罢,冲儿子摆摆手,示意他去开门。

    韩文彬打开门,一眼扫过沐大成手里提的礼物,眸中闪过一抹微讶“大成来了,快请进。”

    说着,揽着沐大成的肩将人迎进了屋。

    沐大成看着光滑洁白的瓷砖地面,没敢往里走,略带局促地冲沙发上的韩父、韩母微微躬了下身“伯父、伯母好。”

    对单人沙发上的韩文芳连瞟一眼都没敢。

    韩母看着人,眉头拧了起来。

    韩文芳一瞧,哪还顾得上矜持,忙站起来,几步窜过去,一把挤开她哥,打开鞋柜,取出一双全新的男式拖鞋放在沐大成脚边,热情地招呼道“沐同志,换鞋。”

    沐大成微哑,仔细瞧了眼韩文芳,有点眼熟,好似在哪见过。

    “礼物给我吧。”韩文芳伸着手,含笑地看着面前的呆头鹅。

    “哦,好、好。”沐大成被她瞅得脸发烧,慌张地把手里的网兜塞给她。

    半个西瓜很重的,柚子,点心也不轻,韩文芳双手直往下坠,沐大成又忙去接,两人差点撞到一起。

    韩文彬扫眼母亲大人的脸色,无奈地闭了闭眼,忙过去把东西从两人手里提出来,拉了妹妹去厨房准备茶饮。

    沐大成换好鞋,下意识地扯了扯机械厂厂服的衣角。

    韩父指指右手边的单人沙发“大成,来,坐。”

    “伯父。”沐大成又微微躬了下身,这才在沙发上坐下。

    “听说你爸在单位伤了腰?”

    “嗯。”

    “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除非有针灸特别厉害的老中医帮忙施针个一年半载,不然,后半辈子就、就只能躺在床上了。”

    韩父听得也不由凝了凝眉“现在是你大哥、大嫂在照顾?”

    韩大成点点头“我下班后,也会帮帮忙。”

    “你听文彬说,你的工作是你大哥让给你的?”

    “是。”迟疑了下,沐大同道,“伯父,我今天过来就是看看你和伯母,没别的意思。”

    韩父、韩母愕然,面面相觑了眼,刚要说什么,韩文芳已经从厨房冲了出来“沐大成,你好好看看我,是不是有点眼熟?”

    沐大成惊讶地抬起头,姑娘看向他的双眸好似含着一团火,耀眼又夺目,沐大成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半晌,才点点头,喃道“是,是有点眼熟。”

    “去年夏天,我去你们虹镇老街找同学玩,出来的晚了,被人捂着嘴拖进胡同里,是、是你救的我!”韩文芳想到那晚的情景,还是止不住浑身轻颤发抖。

    “那晚天色太暗,我没看清你的脸,回来后,我让同学帮忙寻找、打听,沐大同,我找了你一年多。”

    沐大同震了震“你、你是那个小姑娘?!”

    “嗯,”韩文芳眼泪扑簌簌往下掉,硬咽道,“对不起,害你被砍了五刀。”

    “那、那个不是五刀,是三刀。”沐大同被她哭得手足无措,语无伦次道,“有两刀只是划破点皮,涂点紫药水就好了。其实都不重,没过两月我就能跑能跳了,我妈还说,我皮实,越摔打命越硬。”

    韩文芳好似又回到了那晚,那人明明浑身是血,却还拼命说着并不好笑的笑话,哄她“沐大同,我要嫁给你!”

    “啊——”震惊后,沐大同更慌了,“不、不用。换一个人,我也是会救的,你、你不用嫁给我,我家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我的工作是我大哥让给我的,我要养我大哥、大嫂和小侄女,没钱养你,真的,我很穷……”

    “我不用你养,我有工作,我在友谊商店当服务员,一月能拿75块钱,我算了,两个人花用,省一点有个四五十就够了,剩下的我还可以帮你养大哥、大嫂和小侄女,还有爸妈。”

    韩母脸都黑了,见过倒贴的,没见过这么倒贴的,还没咋地里,爸妈都叫上了。

    韩父拍拍韩母,让她别急,说实话,这青年他挺喜欢的。

    刚进屋时,沐大成眼里的局促,他可没有看错,显然,两家的差距他是清楚的,可就是在样,他一开始就表明了态度,没有一丝要高攀的意思。

    最最难能可贵的是,他不忘本啊,始终知道自己的责任在哪。

    韩母一看韩父这表情,立马炸毛了“我不同意!”

    韩文芳飞速抹了把脸上的泪,看向她妈“我不管,我就要嫁给他!”

    “你那是自我感动,根本不是爱情,真正的爱情是两个人在相处中,共同进步、互相欣赏。你跟他一天都没有相处过,知道他睡觉打呼、磨牙,知道他爱说脏话,喜欢随地吐痰吗?”

    沐大同“……伯、伯母,我不磨牙、不说脏话,也不随地吐痰。”

    韩文彬“比方。”

    韩母瞪眼“你没这些毛病,不代表没有其他毛病。婚姻从来没有戏文里描述的那么美好,也不是少女们幻想出来的样子……”

    “那我就跟他以结婚为目的地好好谈一场恋爱,进而加深一下彼此的了解。沐大同,走,咱们逛马路去。”韩文芳说罢,一把扯起沐大同,就要往外走。

    韩母气得指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

    韩父拍了下茶几“行了,文芳、大同坐下,有什么话好好说。”

    “你就惯她吧!”韩母气得狠狠拧了把韩父。

    韩父疼得脸皮抽动了下,忍着没吭声,若无其事地轻咳了声“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嘛,别一扛子把人打死……”

    陆家阳台上,闲聊间,颜东铮说出了自己对虹镇老街现有草房子的担忧,并说出了自己的规划。

    现在缺的是数据,如台风来袭时草房子的支撑度,垃圾对环境的污染,以及它们滋生出的蚊虫对市民身体的危害,还有那一片的犯罪率等等,只有把大数据准确而又无误地一一列出,才能更好地说服上面出资改建、整顿虹镇老街。

    生病率得找那一片的卫生院统计,这个就要陆泽帮忙跟那边打个招呼了。

    犯罪率找那一片的派出所,这个颜明知可以帮忙联系。

    剩下的要沐大同配合颜东铮来做,一是调查近些年台风对虹镇老街造成的人员伤亡和产财损失;二是找气象局,看他们可有未来几年的台风预测;三是找有关部门来检测一下草房子的质量,看还能支撑几场暴风雨,几次台风的肆虐。

    沐大同激动道“能成吗?”

    陆泽重重点了下头“若按东铮的计划来办,成功的几率很大。只一点,国家现在还不富裕,能拨的资金只怕不多。”

    颜东铮点点头“我也想到了这点。尽力而为吧,能改善一点是一点。”

    11点多,眼看饭菜都上桌,陆峰才匆匆赶来。

    一进门便连连道歉“抱歉、抱歉,来晚了,这是东铮、沐卉吧,谢谢二位对湘湘的帮助。”说罢,深深朝两人弯了弯腰。

    颜东铮忙将人一把扶住“陆医生太客气了,当日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行了,”陆泽拍拍弟弟、颜东铮,“都不是外人,就别瞎客气了,快入座吧。”

    饭菜极为丰富,油焖大虾、酸菜鱼、红烧肉、肉沫茄子、人参须红枣炖鸡,萝卜片炒腊肉,醋溜白菜,主食是大米饭。

    陆泽开了瓶茅台,杨佳慧跟沐卉开了瓶红酒,三个孩子喝汽水。

    吃完饭,沐大同、颜东铮跟陆峰聊了聊沐满仓的病情,双方约好,明天带沐满仓入住中医院,便提出了告辞。

    杨佳慧明显精神不济,陆峰下午还有病患要接诊,一家人哪好意思再打扰。

    杨佳慧抱着秧宝,揽着竟革有点不舍,家里就她和老陆在,还一个比一个忙,有时一天都不一定见次面,冷冷清清的,好不容易几个孩子来了,屋里有点人气,一个个又要走了。

    沐卉跟她笑道“不是说好了嘛,等我二哥出差回来,我带他过来,这能有几天啊。”

    “懿洋、竟革、秧宝也要来啊。”

    秧宝跟她贴贴脸,一口应了。

    杨佳慧看向懿洋、竟革。

    竟革双手插进他的大口袋里,抖着腿要求道“要有虾,有鱼、有大肉吃。”

    “有、都有。”

    懿洋无语地敲了下竟革,冲杨佳慧点点头。

    哎哟,一个个的真是太可爱了,杨佳慧挨个儿揽着在脸蛋上亲了一口。

    竟革、懿洋悄悄红了耳尖,扭着脸,不看她,一个拉着妈妈、一个抱起秧宝急匆匆就要出门。

    杨佳慧哈哈笑着提来两个面口袋,里面各装了四瓶好酒、两条好烟和两罐好茶,分别递给沐卉和沐大同道“拿着,过年用。放在我家堆着也是堆着。”

    沐卉看了,她家厨柜里确实放了些好烟、好酒,听她说,陆泽那几年偷偷地给一些人送了些药品、并出手医治了几位,现在人家平·反了,这不,大包小包地送了些高档的烟酒茶过来。

    “行吧,下次过来,给你再带点果干、菜干和水果。”

    出了医院家属院,沐卉拎着一个口袋,带着懿洋回家,颜东铮抱起跟个尾巴似的闺女,领着竟革,随沐大同去虹镇老街,他要过去看一看虹镇老街的具体情况,摸一下底。

    下了公交,四人刚走到路口,就与牵着娜娜的沐冬儿走了个对面。

    “大哥,”一看到沐大同,沐冬儿瞬间似找到了主心骨,“五哥带了个姑娘回来,一同来的还有她哥、她爸妈。”

    “啊!”沐大同有些反应不过来。

    “妈妈让我去街口称点熟食,买两瓶好酒、两盒好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再让我当驸马,我〕〔面试1v1开篇〕〔临时起意1v1阿司匹〕〔人在斗罗写日记,〕〔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苏玥马强马老二〕〔末世:从加点开始〕〔过来趴好自己选玩〕〔用玉器养大的公主〕〔越看水流的越多的〕〔别到红酒了装不下〕〔多人po无三观〕〔绝世唐门之天使重〕〔狂渣富家千金,女〕〔天道方程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