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蛰伏十年才出道〕〔最长一梦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66章 第66章
    _: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66章 第66章

    苏老被颜明知父子请去了正房。

    客厅里, 颜东铮拿出云省带回的普洱,点上小碳炉泡了壶茶。

    颜明知拿了烟给苏老“俊彦的伤怎么样?这几天忙着,我也没来得及过去看看他。”

    “他一个小孩家家的, 哪需要你去看望。”苏老笑着抽了根烟点燃, “已经渡过危险期, 医生说他身体素质好,在住个半月就能出院回家休养了。”

    “那就好。”颜明知自己也点了根在手, “等他伤好后, 直接搬来吧。我前几天已经跟京大附中那边打过招呼了, 那边给了几个名额, 到时, 让他转过来, 在这边读初二。”初八那天去报道, 他就把几个孩子的名额找师弟弄到手了。

    俊彦这事, 他是初九那天晚上听儿媳说云依瑶想让大儿子也住过来,跟师弟去了个电话, 托他办的。

    当天他是想跟儿子说的,只是儿子考虑得也没错, 不管能不能进京大附小、附中,三个孩子的户口都得上。

    而买房,更是他一早就有的打算。

    苏老听得一愣,那敢情好“给你添麻烦了。”

    颜明知摆摆手“子瑜呢,去少年班吗?要是不去,可以跟懿洋一起读高三, 参加今年的高考。”

    苏老知道今年的高考在七月份, 要是留下, 那子瑜下半年就可以读大学了。

    他们老苏家还没有出过一个大学生呢, 苏老握烟的手抖了抖。先开始,他之所以那么热情地为孙子打听少年班的事,是因为子瑜跟别的同龄人玩不到一块,他思维敏捷,爱做一些别人理解不了的实验,与整个大院的孩子都格格不入,好似一个异类。

    少年班、少年班,顾名思义,聚集的都是跟孙子一样的天才少年,这样他进去了,不会觉得孤单、寂寞,他说的话、他做的事,有人理解,也会有人参与。

    可现在不一样了,留下,他身边有懿洋。

    懿洋的智商比子瑜还高,动手能力比子瑜更强,子瑜跟他在一起,是互相学习,亦是互相欣赏。

    再加上,身边还有颜明知这样一位留学归来的京大经济学教授在,真要有什么不懂、不会的,便是颜明知教不了,京大其他系的教授看在颜明知的面子上能不教吗?!

    这么想来想去,吃饭的时候,苏老就问孙子“子瑜,懿洋不去少年班,你呢?你想去吗?”

    苏子瑜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不去。”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面对一群全然陌生的人,谁知道能不能找到像懿洋这样的知己,而且他也不信有人的智商、学习能力、动手能力比过颜懿洋,与其面对一片未知,不如把握现在,“我要跟懿洋一起参加今年的高考。”

    云依瑶原是想说什么的,一听这话,立马各夹了块鱼肉给他和懿洋“加油!对了,小卉,上次不是说给你们找保姆吗?老苏说他有一位战友,想过来。”

    “夫妻一起吗?”

    “对,只是……他家有两个孩子,男孩15岁读初一,女孩九岁读小学二年级。”

    沐卉瞅了颜东铮一眼,婉拒道“这怕是不合适吧……几个孩子相差不大,一起上学,一起吃住,虽说工作平等,可十来岁的孩子正是敏感的时候,我怕他家的两个孩子心理上会有落差……”

    云依瑶一想,可不是吗“那我再找找。”

    “不用找了,”苏老道,“小栋你明天带大海夫妻俩过来。”

    说罢,苏老就转头跟颜明知父子道“我说的这对夫妻,没有孩子,男人叫王大海,41岁,原是我的警卫员,因伤退伍回了老家,他老家就在咱京郊。他爱人呢,叫宋梅香,原是御厨的后代,烧得一手好饭菜,就是成份上有点不好。”

    一家人可不看什么成份不成份,一听是御厨的后代,沐卉、秧宝和竟革的双眼都亮了。

    “明天上午过来吗?”竟革迫不及待道,“能不能一早就来,虾还有好多,我想吃虾饺。”

    苏老哈哈笑道“那让你张叔叔一会儿就去接好不好?”

    “好!”秧宝和竟革齐齐点头。

    沐卉跟着道“颜东铮,等会儿吃完饭,你把旁边屋子的地暖烧上。”

    颜东铮点点头,扭头对苏老道“会不会太急了?”

    苏老轻叹了声“俩口子在家里不受待见,因着梅香的成份,大海他娘已经多次让他和梅香离婚了。早点过来也好,少受点罪。”一大家子十几口人,差不多全靠俩口子伺候了。

    颜东铮略一沉吟就明白了“那小栋等会儿你过去接人,别说来干嘛,也别告诉他们我家的地址。”

    张栋立马应了声。

    “放心吧,”苏老道,“大海不是愚孝的人,他是带着梅香没地方去,不得不跟一大家子住在一起。”

    颜东铮不解道“他当兵多年没存点钱?”手里有钱,还怕在村子里找不到片宅基地盖房子,分家搬出来。

    “他哪有什么钱啊,”苏老轻叹,“刚入伍那会儿吧,每月津贴六元,后来调到我身边了,警卫员的工资也不高,再加上他不在家那几年,梅香被他老娘欺负的身子亏损得厉害,退伍给的补助都给梅香看病了。我让小栋送钱,他也不要,脾气啊,那是死硬死硬的,有什么不满意,你们也别顾着脸面,该说说,该骂呢,让你爸成骂了。他心大,也被我骂皮实了,不会往心里去。”

    这下,一家人对他的性子都有些了解,至于宋梅香,苏老接触过两次,说是一个很温婉的妇人。

    送走苏老、云依瑶和张栋,沐卉收拾厨房,颜东铮给餐厅旁边的房间烧上地暖,颜明知带着几个小家伙出门溜达消食,吃太多了,一个个挺着肚子懒洋洋地跟在他身后。

    今天十一,还没有几天就到元宵节了,街上很多小朋友放起了小炮,打起了红灯笼。

    秧宝也想要红灯笼,竟革原来的小炮都放完了,他还想再要些,颜明知承诺明天带他们去买。

    走了二十多分钟,秧宝就晃着爷爷的手问道“王伯伯和宋阿姨该来了吧?”

    “没这么快,小栋不得先把你们苏爷爷和云阿姨送回家再去郊区,到了地方,人家不得收拾收拾。”

    “哦。”

    又玩了十几分钟,一行人才往家走。

    沐卉已帮子瑜铺好床,挂好了帐子,见几人回来,她道“子瑜,箱子婶婶没动,你看要不要我帮你把衣服挂进衣柜?”

    “谢谢婶婶,不用了,剩下的我自己来吧?”

    “行。”沐卉接住扑来的秧宝,摸了摸她的肚子,还有点鼓,“要不要吃片消食片?”

    “不用,妈妈,宋阿姨还没来吗?”

    沐卉失笑道“哪有这么快。”

    “那他们住的屋子收拾好了吗?”

    “小操心精!”沐卉点点闺女的小鼻子,笑道,“你爸把地暖烧上了,屋子前天刚打扫过也不脏。”

    沐卉说罢,扭头问颜明知“爸,你说我要不要给他们铺上被褥?”

    颜明知想想,既然家里父母对他们这么刻薄,能拿的行李应该不多“把你们从云省带回的被褥,给他们抱去一床。”

    “好。”沐卉放下秧宝去屋子里开箱拿被褥、床单、枕头,秧宝哒哒跟着,没席子,她帮忙抱了叠报纸。

    铺好床,沐卉打水把床头,杂木大衣柜、樟木箱和一套桌椅擦了擦,然后,又提了瓶热水和两个茶缸放在桌上,洗脸盆和毛巾也拿了套搁在盆架上。

    “好了,”沐卉阖上门,牵着秧宝的小手往洗手间走道,“咱先洗漱,洗完再等。”

    昨天刚洗过澡、洗过头,今天只需刷牙洗脸、泡泡脚,抹上香香就可以了。

    完了,沐卉抱着她去正房,刚在沙发上坐下看会儿电视,人便到了。

    竟革比谁跑得都快,先一步冲到大门口帮着打开了门。

    屋檐下挂着两个大红灯笼,灯光下,只见一高大的汉子,扶着个瘦小的妇人下了吉普。

    沐卉抱着秧宝迎了出来。

    张栋从车里下来,笑道“沐同志、秧宝、竟革,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王大海、宋梅香同志。”

    王大海扶着妻子过来道“沐同志。”

    宋梅香率先掏出两个红包塞给了竟革和秧宝“有点少,别嫌弃。”

    两个小家伙齐齐摇了摇头,抱着两手跟招财猫似的晃了晃“王伯伯、宋阿姨新年好!”

    “新年好、新年好。”

    沐卉笑道“王同志、宋同志,快进屋。”

    沐卉抱着秧宝领着他们往院里走,竟革过去帮张栋拎了个网兜。

    还真让颜明知猜对了,没带什么行李,一人带了身换洗衣服和一个饭盒,匆匆就来了。

    将两人让进正房的客厅,跟颜明知父子说话,沐卉放下秧宝,私下问张栋“他们吃晚饭了吗?”

    “吃了,不过农家饭也就中午一顿干的,早晚都是一碗稀粥配咸菜。”说罢,张栋便告辞走了。

    沐卉关上大门,去厨房给二人下了锅鸡蛋面,晚上剩的菜还有不少,她捡着卖相好,没怎么动的几样热了两碟放在托盘上,和两大碗面一起端进了他们住的卧室。

    时间不早了,颜明知也没跟他们说几句话,只谈了下工资待遇,试用期一个月,这一个月,给他们一人18块钱,一个月后,若是双方都满意,每人涨到25元,一季两身衣服。

    谈完,秧宝和竟革自告奋勇地一人拉着一个带他们去前院,还告诉他们洗手间在哪、厨房在哪,明天都想吃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快穿】病娇修罗〕〔你不能这么对我[穿〕〔罪妻求放过〕〔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从镇妖司开始以武〕〔玄幻:授徒万倍返〕〔重回1977〕〔末世求生:我能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