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长一梦〕〔超强狂婿〕〔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67章 第67章
    _: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67章 第67章

    王大海夫妻来时, 懿洋和子瑜在卫生间洗澡,出来经过新烧起的屋子,听着竟革、秧宝叽叽喳喳地跟人说着什么, 知道人来了。

    懿洋抬手敲了敲门。

    没等王大海夫妻说话, 秧宝已脆生生道“请进。”

    懿洋推门和子瑜进来,给两人见礼“王伯伯、宋阿姨新年好。”

    秧宝一指两人, 跟王大海、宋梅香介绍道“这是我大哥颜懿洋,那是苏爷爷家的子瑜哥哥。”

    两人在来的路人已听张栋介绍过家里的人口,方才没瞧见人,还以为睡了呢。

    这一看两人微潮的头发, 宋梅香一边掏出路上准备好的红包塞给懿洋、子瑜, 一边拿起盆架上的毛巾递给懿洋“快把头发擦擦。”

    新毛巾, 还没沾过水, 带着股新出厂的味儿,懿洋不爱用,随手塞给了苏子瑜。

    苏子瑜也不喜欢毛巾上的味儿,却又不好拒绝宋梅香的好意,拿着往头上一罩, 呼啦两下往盆架上一搭。

    懿洋扫眼桌上还没有动的饭菜,牵起秧宝和竟革的小手往外走道“王伯伯、宋阿姨你们吃饭吧,我带他们回去睡觉。对了,锅炉里还有热水,吃完饭,你们可以去卫生间洗个热水澡。外间的洗手室下面有个小柜, 柜里放的有洗头泼、吹风机、香皂、雪花膏和没开封的牙刷、牙膏, 家里的东西成用了, 不用打招呼。王伯伯, 你们这间地暖的操作口在外面,睡前你再加次煤,活好的煤在锅炉旁的稻草上。”

    天冷,为防冻在一块不好铲,活好后,颜东铮一锨一块放在离锅炉不远的稻草上了,这样便是冻上,一块一块的也好取用。

    其实最好的方法是直接铲了干煤块来烧,只是这样用的量大,有些也烧不透。

    目送几个小家伙走远,宋梅香笑道“这几个孩子教养真好。”还特别善解人意。

    王大海关上门,提起暖瓶往崭新的搪瓷盆里倒了些热水,招呼妻子撩着洗了把手,在椅子上坐下,拿起筷子给妻子夹了块烤鸭“吃吧,这是户讲究人家,咱们做活仔细点。”

    “诶。”宋梅香应了声,捧起碗一连喝了几口面汤,热热的汤水下肚,胃都敷贴了。

    冰凉的手脚也在慢慢回暖。

    吃完饭,宋梅香捡了碗筷去厨房,让王大海先去卫生间洗澡。

    王大海应了声,倒了盆里的水,把毛巾、茶缸往里一放,拿上换洗的内衣裤,去了卫生间。

    宋梅香洗好碗筷,查看了下厨房里的食材,见放在水盆里大虾差不多都快死了,把虾捞出来冲洗两遍,去外面舀了雪将虾冻上,又去看剩下的一条鱼、一块五花肉和关在竹篓里的老母鸡。

    鱼还活着,她给换了换水,五花肉用麻绳一绑跟腊味、火腿一起吊在房梁上,拎起竹篓里的老母鸡,往里垫了些稻草,她看破旧的垃圾桶里放的有红薯皮、土豆皮,捡出来洗干净,剁碎装进粗瓷小碗里,倒点温水拌拌放进竹篓。

    天冷,怕母鸡搁厨房一夜冻死,宋梅香提着拎回了他们住的屋子。

    这一夜,夫妻俩睡的是从没有的踏实、温暖。

    天不亮,两人就起来了,夜里不知何时又飘起了雪,王大海拿起铁锨先把前院的雪铲到一起,这才打开大门,一筐筐把雪挑出去,清扫街道,等家家都起来了,才回家去后院铲雪。

    宋梅香宰虾、杀鱼,蒸了竟革要的虾饺,熬了秧宝想喝的鱼片粥,在王家久了,好食材她不敢用太多,这两样都没敢做太多,另用白菜、粉条、酸菜掺上一点五花肉蒸了豆皮包子,熬了红薯粥,又切了两片五花肉剁碎炒了碟酸白菜。

    竟革做了一个梦,满桌的好吃的,看得他直流口水,刚要伸手去拿,瞬间没了。

    “啊我的虾饺,我的大肉饼,我的五花肉……”大叫一声,人从梦中醒来,竟革迷瞪了会儿,一把越过被他吵醒的爷爷,抓起床旁樟木箱上的衣服,一件件套了起来。

    颜明知好笑地拍拍他的背,跟着坐了起来“看来咱家请宋同志算是请对了。”

    以往哪天醒了不是懒会床才起。

    “宋姨说今早给我做虾饺,我去看看好了没。”来不及把罩衫的钮子扣上,竟革跳下床,趿上鞋,拿着帽子,打开门就跑了出去。

    院里,已经起来的颜东铮正跟王大海一起,轻手轻脚地在铲雪。

    苏子瑜昨天没睡西厢他的房间,而是抱着枕头被子去了懿洋住的西耳房,把懿洋嫌弃的不行,不让他上床。

    没关系,窗下的罗汉榻移开上面的小几就是一张床,且因为是冬天,榻上铺了厚厚的红丝绒棉垫,枕头一放,被子一抖,往上一睡,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

    睡前他还不忘跟颜东铮说,西厢的地暖不用烧了。

    懿洋气得抱着被子要去西厢睡,苏子瑜一看乐道“你去啊,咱俩正好换下房间。”

    西耳房的一桌一椅都是懿洋自己新手挑选布置的,他才不舍得跟苏子瑜换呢,闻言踹了他一脚,把被子往床上一撂,警告道“明天再懒着不走,打断你的狗腿!”

    苏子瑜哼叽一声,没理他。

    能住一天,他就能赖一周,能住一周,还怕住不了一个月吗?

    懿洋哪会不知道他心里打的小算盘,要不是知道家里的煤不多了,今儿又多烧了间屋子,哪会任他住下。

    一早起来,苏子瑜叽叽咕咕地背英语,懿洋翻看他带来的科学杂志。

    秧宝擦觉到妈妈起了,小身子跟条毛毛虫似的往被窝里钻了钻。

    沐卉已经习惯了一早起来去厨房做饭,今儿她到时,宋梅香已做好了,正端了碟虾饺给竟革,支在一旁的小桌上有她调的蒜醋汁。

    “早啊,宋姐,”沐卉说着,伸手揪住竟革的耳朵,“刷牙洗脸了吗?”

    宋梅香笑道“洗了洗了,孩子馋了一夜,我先给他夹几个尝尝味儿。”

    竟革没管耳朵上妈妈的手,伸手接过碟子、筷子,忙不迭地夹了个像花似的虾饺,小小地咬了口,又鲜又嫩,还带了q弹,吹吹,迫不及待地一筷子塞进了嘴里,唔,好吃、好吃“妈妈,你要不要尝一个,好好吃哦!”

    沐卉拍了下他的头“你自个儿吃。”见饭都做好了,沐卉转身回后院叫秧宝。

    睡的早,其实不困,秧宝就是想睡懒觉,不想起来“妈妈,外面太冷,你让我再睡会儿呗,又没什么事。”

    “谁说的没事,爷爷上午要带你们去京大附小、附中参加考试。”沐卉说着将人从被窝里抱起来,拿了件大红的羊毛线衣线裤给她穿。

    秧宝配合地伸腿抬胳膊“还要考试呀?”

    “不考试咋知道你们应该读几年级?特别是你,五岁,还不到读小学的年龄,不考试只能去幼儿园上学了。”

    “不要,我要上小学。小学二年级的语文我都会背了,数学我也都会。”

    “那就去参加考试。”穿好线衣线裤,套上棉袄、棉裤,红条绒罩衫,黑条绒裤子,一层一层穿下来,腿都不会打弯了。

    没办法,天太冷了,零下十几度。

    套上棉袜,穿上带孔的红条绒棉鞋,沐卉将人放在地上,拿梳子给她扎小辫。

    一边一个小辫,垂在肩头,发尾拿红头绳一圈一圈缠绕系紧,戴上戚彩织的毛线帽子“好了,走洗漱去。”

    院里的雪已清理出去,王大海和颜东铮拿着竹杆在敲廊檐下长长的冰柱,怕中午太阳升起,冰化了往下掉伤到人。

    一根根落在地上,晶莹剔透,像夏天的冰棒,秧宝弯腰去捡,沐卉抓着她肩上的衣服提溜着快步朝前院走去。

    青砖地面冻得硬硬的,鞋走在上面哒哒作响。

    秧宝索性抬起了两只小脚脚,就让妈妈这么提着,还不忘回头朝后面招手道“爷爷早、爸爸早、王伯伯早、大哥早……”

    卫生间连接着锅炉,洗漱有温水,母女俩刷完牙洗好脸抹上香香从里面出来,厨房里,竟革一碟虾饺早已吃完,正捧了小碗在喝鱼片粥。

    沐卉轻敲了记小家伙“哪有你这样吃独食的?”

    竟革不承认“我在帮宋姨尝味道。”

    宋梅香笑道“对,我刚来一时拿不准一家人的口味,让竟革帮我尝尝。”

    沐卉接过她手里的托盘一边往餐厅走,一边道“别惯他,这小子特别上脸。”

    宋梅香应了声,捡了豆皮包子,端着蒸饺往餐厅摆。

    秧宝转身去后院叫人来吃饭。

    宋梅香做的饭,确实好吃,鱼片粥鲜香扑鼻,软糯轻甜,且没有一根鱼刺,虾饺皮白如雪,薄如纸,也不知道怎么包的,如一朵朵盛放的花儿摆在盘子里,赏心悦目,吃起来爽滑清鲜。

    豆皮包子似一个个福袋,咬一口即有白菜的清爽也有酸菜的独特和五花肉的香浓。红薯粥熬得又沙又甜。

    竟革、秧宝又吃多了。

    漱了口,给两人系上围巾,拿上手套,颜明知带着四个小家伙出了家门往公交站牌走,去京大附中、附小参加考试。

    不时车来了,真挤啊,别说坐了,站都没地方,你踩我,我压你的。

    一上车,颜明知就后悔了,早知道这个点人这么多,坐出租了。

    好不容易到了地方,几人的鞋脏了,帽子歪了。

    弹弹鞋面,正正帽子,颜明知先带他们去附中。

    小学、初高中,初八那天就开学了。

    苏子瑜是等着上少年班,三个孩子则是因为户口没办下来,这才耽搁到现在。

    来前,已打过电话。

    门卫听颜明知说明来意,领着他们就去了校长办公室。

    武校长亲自接待的“确定上高三吗?”

    懿洋、子瑜点头。

    武校长将早就准备好的试卷拿给两人。

    政治、语文、数学、物理、化学、历史、地理、英语,八张试卷,武校长想着怎么也得一天考。然而几乎不用思索,懿洋手下不停,一个小时就把试卷做完了。苏子瑜用时长些,一个半小时。

    武校长叫了几个高三的班主任来批,很快成绩就出来了,懿洋语文作文扣两分,英语卷面扣一分,他写得太潦草了,满分730,得了727分。

    子瑜语文扣了五分,政治扣三分,得了722分。

    有几个老师都怀疑是不是颜明知偷偷从哪拿了试卷,让他们提前做过了。

    教导主任默默拿了高三物理、化学、数学的期末试卷,让他们做。

    武校长没阻止,乐呵呵地找人借了把糖,给秧宝和竟革吃“你俩学习怎么样?”

    竟革摆摆手“我不行。”

    秧宝糯糯道“我可以上小学二年级。”

    “哦,”武校长立马来了兴趣,莫非又是一个天才儿童,“9加8等于多少?”

    “17。”秧宝秒答。

    “不错,34加67呢?”

    “101。”

    “98乘23呢?”

    秧宝掰着小手一算,只用了几秒“2254。”

    武校长一愣,这么快“秧宝怎么算的?”

    “(1002)23便等于10023223,那就是230046啊,你减减看,是不是2254?”

    是,98232254,可是一般人拿到题,不都是个位数3乘以98这个因数,然后十位数2再乘以98这个因数,最后俩者相加吗?

    “爷爷教你的吗?”

    秧宝一指懿洋“大哥。”

    武校长看着懿洋若有所思。

    与之同时,懿洋和子瑜再次做完了试卷,两人做完一张,就有老师拿了去旁边批改,做完最后一张,没用多久分数就全部出来了,无一错题。

    这下几个班的班主任要的打起来了——抢人。

    武校长拍了拍桌子“好了,别吵了。懿洋、子瑜,你们想去哪班?”

    懿洋无所谓。

    苏子瑜是懿洋去哪,他去哪。

    现在还没有什么重点班、实验班,不过优差班是有的。

    武校长想了想,让他们去了七班,综合成绩最差的一个班,希望两人能把七班的成绩带起来。

    七班的班主任高兴坏了“走走,我帮你们办理入学手续。”

    办好入学手续,交上学费,领了新书,班主任是希望两人立马就上课的。不过,懿洋和子瑜都决定,过了十五元宵节再来。

    没带书包,颜明知把京大分给他的宿舍钥匙递给懿洋,让两人抱着书先过去,他带竟革和秧宝去附小考试。

    小学只考两张卷子,语文、数学。

    两人考的都是二年级的试卷,秧宝考了双百,竟革语文79分,数学69分。

    本来校长看秧宝这么小,想让她从一年级读起的,这下好了,啥也不说了,上二年级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病娇修罗〕〔罪妻求放过〕〔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从镇妖司开始以武〕〔玄幻:授徒万倍返〕〔重回1977〕〔末世求生:我能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