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长一梦〕〔超强狂婿〕〔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70章 第70章
    _: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70章 第70章

    陈丰羽的继父是个老兵, 随苏老一起参加过平津战役、抗美援朝,有残废津贴和特殊食品供应,买粮买肉不必排队。

    知道一家今儿要来, 一早陈丰羽和妻子就拿着老人的证件买齐了待客要用的东西。

    几个孩子一到,陈父热情地招手道“来、来, 让我看看。”

    说罢拿出了四个红包。

    苏子瑜早年在京市时, 年年都会随父亲或哥哥过来拜年,遂按照以往惯例,一进屋“扑通”一声就跪下了“陈爷爷新年快乐!”

    懿洋扫眼老人没有的左腿, 拉着弟妹跟着跪下磕头道“陈爷爷新年好,祝您健康长寿。”

    “好孩子,快起来、快起来……”老人说着, 伸手来拉, 并顺势将红包塞进了他们罩衫兜里。

    陈母端了杂拌儿给孩子们吃。

    所谓的杂拌儿,是京市过年待客的一种果子盒。分为两种, 一种装了花生、瓜子、榛子、柿饼、大枣,以及炒蚕豆,叫粗杂拌儿。另一种叫细杂拌, 这个要讲究些,装的是各式果脯,如苹果、杏、桃、海棠, 还有金丝蜜枣、瓜条、糖藕、青梅和山楂。

    当然也有不讲究的,瓜子、果铺什么都装了些。

    俄餐里还有一种奶油杂拌儿。

    陈母端出来的是盒细杂拌儿, 家里有果脯、果片,倒不怎么稀罕, 只秧宝捏了个山楂和竟革拿了个糖藕在啃。

    陈小妹见此, 又拿了糖瓜和关东糖, 并一人给冲了杯果子露,这是陈母做的。

    酸酸甜甜的跟饮料一样很好喝。

    颜东铮、沐卉跟陈家诸人一一见过礼,掏出红包给放学回来的四个孩子。

    东丰羽俩儿子,老大叫陈宏军,13岁,读五年级,老二叫陈宏建10岁,读三年级,女儿叫陈卫红,7岁,刚从幼儿园升上小学一年级。

    谈学习,她跟秧宝说不到一块儿,不过小姑娘跳皮筋、丢沙包、翻花绳却是一把好手。

    当下就拉了秧宝跑出家门,拿粉笔在胡同里画了格子,教秧宝跳格子,玩了会儿,又叫了几个小姐妹过来跳皮筋,教秧宝唱“跳皮筋,我第一,马兰花开二十一 ,二五六 ……”

    懿洋、子瑜跟陈丰羽的两个儿子玩不到一块儿,和他弟家的儿子倒是能说几句,竟革倒是跟陈宏军、陈宏建挺投缘,三人一人拿把弹弓,满胡同地跟人比赛射麻雀,都玩疯了,吃饭都叫不回来。

    还是沐卉揪着竟革的耳朵,将人揪回来的。

    饭菜很丰盛,有陈丰羽从丰台暖洞子买来的小黄瓜拌的黄瓜丝,有芙蓉鸡片、糟溜鱼片、粉蒸肉、烧肉丸、肉皮炸辣酱、猪头肉、烧鸡、一盆紫菜蛋花汤,一碟炒蚕豆和一碟花生米。

    主食是米饭。

    男人们喝的是二锅头,陈父犹其喜欢这个酒,说是够味儿。

    吃完饭,又略坐了会儿,颜东铮便提出了告辞。

    陈丰羽喝高了,他弟要送,颜东铮没让,出了陈家,一家人慢慢穿过胡同,往街口走。

    路边有偷偷卖烧板栗的,竟革想尝尝,颜东铮买了一斤,柴火堆里烧的,除了有点板栗的清香,干面噎人。

    吃了几个,竟革就不要了。

    颜东铮、懿洋和子瑜一人吃了俩,剩下的被沐卉和秧宝吃完了。

    这里离琉璃厂很近,苏子瑜提议过去看看。

    颜东铮正有此意。

    琉璃厂的店铺这时大多还是国营单位,另外因为地震的关系,很多房子成了危房,面临着改建。

    颜东铮带着大家逛了逛,他挑了个霉绿斑斓的铜香炉,一副缺了虎头的骨牌,一个鼻烟壶和几套文房四宝,准备回去教几个小家伙写大字。

    沐卉在店外挑了一堆细瓷碗和各式盘碟,都是刚出窑的物什。她是看了陈家用的盘呀碟的特别好看,所以也想给家里添些。

    懿洋挑了几个老怀表。

    苏子瑜要了个紫檀木外壳的老式挂钟。

    竟革选个橡皮做的小火轮,可以放在水里漂起来玩,除了造型别致,没什么价值,也没什么看头。

    跟懿洋改造的巡航舰差远了。

    秧宝买了一盒古铜钱,这个不值钱,现在家家户户橱柜、抽屉里或是哪个角落都能找到几枚。

    走时,脚下似踩个东西,秧宝抬起脚看了看,取下手套,弯腰捡起来。

    是个圆形的什么,被泥巴包裹着,也看不清倒底是啥玩意儿。

    “大叔,”秧宝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店铺的经理,“我在地上捡了个东西。”

    男人看了眼,不就是个泥巴球吗“拿去玩吧。”

    “哦。”秧宝一看爸妈、哥哥们都出去了,忙从兜里揪了块粉红的卫生纸一裹,往兜里一塞,小跑着追上妈妈,牵住了沐卉的手,“妈妈,我在店里捡了个东西,大叔说送我了。”

    沐卉没在意,人家说送,那肯定不值钱喽。

    谁知回到家,秧宝掏出来丢水盆里一洗,露出了真面目,一枚青白色的玉扳指。

    颜东铮看了下,是汉代的东西,没保存好,中间有道裂缝,挺明显的。

    跟店主买,怕是也要不了几块钱。

    “秧宝,叔叔确实说送你了吗?”

    秧宝喝着爷爷喂的蜂蜜水,点点头“他朝我摆摆手说‘拿去玩吧’。”

    哦,那就不用还了。

    颜东铮找来工具,将裂缝处的泥沙仔细清理出来,然后去了趟土产门市,买了几种胶和几种特殊颜料回来。

    几种胶混合调制,拿着细细的羽毛刷进缝隙,用棉线固紧,等胶干了,调了特制的颜色涂上,这样一来,就跟没曾开裂过似的。

    “秧宝,爸爸帮你放起来好吗?”

    秧宝正在给爷爷看她买回来的古铜钱,闻言头也不抬道“好。”

    “东铮,”颜明知不懂钱,可金银他认识啊,虽然灰不溜秋的大多都腐蚀、氧化了,“你来看看,怎么大半都是金贝、银贝、鎏金铜贝啊。”他学过历史,这玩意儿是春秋时候的东西吧。

    买时,大家谁也没看,就连秧宝也只说要方孔的铜钱,经理便提了个小布袋来,问秧宝要多少?

    秧宝看柜台上有包装用的纸盒子,就让他帮忙倒满。

    那经理抓了一把,隔着高高的柜台给秧宝看,要的是不是这种?

    方孔的古铜钱啊,秧宝认识,可以做毽子,遂便点了点头。

    布口袋里的倒完,他说没倒满,又帮忙找了些,铺在盒子上面。

    秧宝合盖时看了,也是方孔的铜钱。

    哪知中间全是这种黑不溜秋的玩意儿。

    “骗子,找他去!”竟革怒道。

    颜东铮接过几个看了看“别找了,他是不懂,这些可比秧宝要的明清铜钱更有收藏价值。”真要去找去买,还真不好弄。

    “金银也认不出来吗?”懿洋纳闷道。

    颜东铮拿起几枚黑乎乎的家伙给他看“以前的金银纯度不高,你看脏污、氧化成这样,他就是认出来,怕也觉得提炼不出什么,还不如卖给秧宝得几块钱来得实惠。”

    这玩意儿搁在手里也不好处理,颜东铮准备过了元宵节找博物馆的人问问,看有没有清理用的药水什么的。

    收起来,一家人开始吃饭。

    下午张栋来了一趟,他帮忙购买认亲那天要用的食材,今儿在郊区买了十几只鸭子和二十几只鸽子。

    送来了两只鸭子,七只鸽子。

    宋梅香做了“扁口八鸭”,就是鸭子里放上十八宝,鸡、鸽子、海鲜和诸多山珍,用米酒隔着蒸。

    宋梅香没舍得杀那只老母鸡,家里也没什么海鲜,她做的是简易版的。

    便是如此,那只老鸭,连带着它肚子里的食材也是说不出的美味鲜香,让人回味无究。

    苏团长介绍了三位战友给颜东铮认识,陈丰羽家去了,帮忙买房的吕季同家能不去吗?两家都去了,又哪能漏掉在部队做后勤的唐成周。

    翌日是正月十四,颜东铮带着妻儿,拎着东西先去了唐成周家,没留饭,从他家出来,又转去了吕季同家。

    吕季同家在政府家属院,筒子楼,他家三口住在一个18平方米大的屋子里。

    怎么说呢,比着陈丰羽家是没那么挤。

    吕季同的妻子是子弟小学的老师,他儿子12岁,读小学三年级,调皮捣蛋的很,跟竟革一见如故。

    吃完饭,颜东铮跟吕季同说了会儿话,一家人要走了,他非要跟着。

    明天是元宵节,学校放假了,正月十六才上学。

    吕季同怕儿子去了捣蛋,给颜东铮添麻烦,拦着不让。

    吕序先一步跳上了公交车。

    颜东铮笑道“行了,就这么点距离,你要是想他了,晚上欢迎来我家跟你儿子同住。”

    吕季同失笑“我巴不得他去你家多住几日呢,整天在家给我淘的,就差上房揭瓦了。行行,让他跟你们去,明天别找我告状啊。”

    吕序来了,竟革就搬回他自己的屋子跟吕序住了。

    两人也不知道在闹什么,都半夜三更了还没睡。

    颜东铮也不管,谁小时候不淘气啊,只要别过了就行。

    第二天,颜东铮还没起呢,两人已去前院跟王大海跑步对练了。

    在训练这方面,几天来,竟革倒是表现出了非凡的毅力。毕竟零下十几度,没有哪个孩子愿意天不亮就离开暖温的被窝爬起来跑步练拳的。

    吃完饭,一家人就穿戴一新,提着礼物出门了。

    刚走到胡同口,就看到张栋开了吉普过来。

    “你怎么来了?”颜东铮问他。

    “苏老让我来接你们去大院。”

    “你吃早饭了吗?”

    “吃了。”

    因为王大海跟苏家都认识,所以认亲宴,颜东铮让他和宋梅香也一起来了。

    这样以来,吉普就有些坐不下。

    颜明知让颜东铮、沐卉和孩子们坐车先走,他带着王大海、宋梅香搭出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快穿】病娇修罗〕〔你不能这么对我[穿〕〔罪妻求放过〕〔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从镇妖司开始以武〕〔玄幻:授徒万倍返〕〔重回1977〕〔末世求生:我能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