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长一梦〕〔超强狂婿〕〔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77章 第77章
    _: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77章 第77章

    因颜东铮来了这么一趟, 沐卉走读的决心越发坚定了。

    下午,她抽空去了趟办公室,找班主任师教授。

    听她说家里有两个高三的学生和两个上小学的稚儿, 还有一个躺在家里养伤的侄子, 干了一辈子教育事业的老教授哪里忍心不写批条“回头有空,把孩子带来给我看看。”

    沐卉高兴地应了声, 接过条子, 冲师教授微微躬了下身,甩着马尾欢快地跑出了办公室。

    见此,同屋的老教授对师教授笑道“这么年轻的姑娘, 就教养出了几个出色的孩子?”

    显然是不信的。

    另一位笑道“你没听她说吗, 她公公是京大经济系的教授,爱人是京大法律系的高材生。书香门第长大的孩子, 耳濡目染之下,学习上都会先别人一步。”

    也是,家学渊源。

    师教授笑笑,没跟他们说,他这个学生啊,跟她爱人一起在云省边境当了十年知青。

    刚开学,学生们略显浮躁的情绪还没有安定下来,下午最后一堂课还没上完, 已有同学相约着吃过晚饭去大礼堂看电影了。

    还有思想激进的, 写了大字报, 准备明天上街游行。

    讲台上讲课的老师,头上的帽子还没有摘下, 并不敢管。

    沐卉没理这些, 认真地记着笔记, 下课铃声一响,她等老师走了,这才收起书本钢笔等,拿着条子跟班长和辅导员说了一声,骑上自行车飞一般朝家赶去。

    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四十多分钟就被她骑到家了。

    相约而来的陶萄和周若蕊听到声音,先一步跑出来道“沐卉——”

    沐卉一见两人大喜“你们什么时候从家来的?怎么没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也好去车站接你们。”

    “今天上午到的,”周若蕊笑道,“我们学校的报到时间比你和颜同志晚两天。”

    陶萄跟着道“我和若蕊原是打算星期天来的。这不,刚报到也没什么事,就相约着一起出来走走,转来转去,一看离这也不远了,索性来看看秧宝、竟革和懿洋。对了,你们学校不要求住校吗?”

    “我办了走读。”沐卉支好车子,跟厨房的王大海、宋梅香打声招呼,引了两人朝后院走去。

    先前沐卉没回来,王大海夫妻又不认识她们,只是看两人提了大包小包,言谈间对家里的几个孩子极是熟悉,这才让她们在前院的餐厅坐下,上了茶和点心,又拿了报纸给她们打发时间。

    “饿不饿?”穿过垂花门,沐卉问两人,“要不我们先吃饭?”

    “不急,”周若蕊柔柔笑道,“我们方才吃了些宋姐端来的糕点,等秧宝他们回来再开饭吧。”

    “那行,”进了正房客厅,沐卉点上小泥炉,给两人煮了壶茶,她原是不懂这些的,过年期间在家无事,跟颜东铮学了两手,“前几天去于晓丽家,我们俩还说,等你俩什么时候来了,大家一起抽空聚聚。”

    “于晓丽还好吗?”周若蕊随意地问了句。

    “她爸爸病了,这个年没少操心,人看着瘦了不少。”

    “伯父的病严重吗?”陶萄担心道。

    沐卉摇摇头,斟了茶给两人“主要是心气儿不顺。前两天于晓丽打电话,说是已经恢复工作了,这人吧,一工作精气神就回来了,再养养哪还有不好的。”

    两人便明白了,于晓丽的爸爸应该是高考前刚平反。

    三人喝着茶说着话,另一边,载着四个孩子走出校门的颜东铮则在路上遇到了刘志伟父子。

    “什么时候从凤林县回来的?”颜东铮停下车子,跟刘志伟在路边说话。

    “下午,”刘志伟说着点点二鹏额头上鼓起的一个包,“在学校跟人打架,他们班主任一连给我打了三个电话,催的跟什么似的,不回来不行。”

    “没事吧?”颜东铮关切地看向二鹏。

    二鹏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道“没事,是我们班主任小题大做。”

    大鹏接话道“他们班主任想让我爸帮忙买点煤。”

    颜东铮微微蹙了下眉,看向刘志伟道“这种风气就不能惯他。”

    “诶,没办法,孩子在人家手底里呢。没事,我知道分寸。”

    那就行。

    “没吃饭吧,走,跟我回家。”

    刘志伟爽朗一笑,点头应了,骑车带着儿子走在了三轮车旁边。

    几个孩子跟父子仨打过招呼,竟革好奇地看向二鹏“一干一吗?”

    二鹏“切”了声“一干一,我能受伤,竟革你也太看不起人了。告诉你吧,每年暑假,我和我哥都会去我爷奶家住一段时间,我爷爷是军长,能不找人训练我们。”

    竟革听得双眼一亮“等会儿比划比划。”

    “行!”

    秧宝却戳了戳懿洋,附耳嘀咕道“大哥,你看到大鹏、二鹏想到了什么?”

    懿洋打量了两人一眼“几天不见,瘦了点。”应该是长个子抽条了。

    “所以啊,不管怎样,都不能让爸妈离婚。没妈的孩子太可怜了!被人打不说,还没饭吃,你看一个个都饿瘦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懿洋抚额。

    苏子瑜听得直乐“秧宝,你在担心颜叔和沐婶离婚吗?”

    秧宝点了点头,伸手比划道“你看啊,农院在这儿,京大在这,离得这么多,四年啊,万一爸爸在学校遇到人美心善的朱砂痣,妈妈看上哪个校草,两人一起闹离婚,我们不就成了没人要的小孩,诶,可怜呐!”

    苏子瑜愕然“……秧、秧宝,你学习不忙吗?”这一天天操的都是啥心啊?

    懿洋这会儿明白了,妹妹是严重缺乏安全感。

    她在得失间漂泊太久了,好不容易有了她想要的爸爸、妈妈和哥哥们,幸福的日子刚过几个月,父母就因为上学要分开了,她便敏感不安了起来。

    懿洋伸手将妹妹揽进怀里,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背,轻声哄道“秧宝不怕,爸爸妈妈不会离婚的,大哥跟你保证。”

    “真哒。”懿洋的能力,秧宝还是相信的。

    “嗯。”

    说话间,一行人到了家。

    看到陶萄、周若蕊,秧宝欢呼一声,扑过去一人给了个爱的香吻“哈哈……周阿姨、陶阿姨,我昨天还跟妈妈说,周日要去看你们呢。咱们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我们还没去,你们就来了。哎呀,我可是太开心了。”

    周若蕊揽着秧宝柔柔地笑道“听你妈说,你和竟革上二年级了,作业多不多啊,学习能跟上吗?”

    “不多,跟得上。我们班主任吴老师可好了,教音乐的项老师长得好美哦。”

    陶萄回亲了秧宝一下,揉了把竟革、懿洋的头“好久不见啊,新年快乐。”

    新年都过去多久了,懿洋无奈地回了句“好久不见。”

    竟革唤了两人一声,转身跑去西厢,找俊彦说话去了。

    沐卉怜惜地摸摸二鹏的头,跟刘家父子介绍陶萄和周若蕊。

    周若蕊娇美柔弱,气质温婉,跟秧宝说话轻声慢语,没有一点不耐,刘志伟不由多看了两眼。

    刘志伟长得虽不如颜东铮多矣,却因自小长在部队,又是大学毕业当官多年,身上自有一股成熟儒雅的气度,且说话做事很有一套自己的风格,对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来说,很有吸引力。

    一顿饭的功夫,两人便对彼此都有了一个好印象。

    颜东铮注意到了,却没说什么,他对当媒人没兴趣。

    送走几人,洗漱后,懿洋原是想找爸爸谈谈的,结果刚走到东厢廊下,就见沐卉堵了颜东铮在门后,按着人亲,而秧宝正透过大张的五指,一副掩耳盗铃的模样,咧着小嘴,看爸爸扑腾着手脚在妈妈身下挣扎,一张脸气得通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病娇修罗〕〔罪妻求放过〕〔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从镇妖司开始以武〕〔玄幻:授徒万倍返〕〔重回1977〕〔末世求生:我能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