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长一梦〕〔超强狂婿〕〔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79章 第79章
    _: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79章 第79章

    什么朱砂痣?!

    颜东铮听得皱眉, 回头瞪眼任健,示意他闭嘴。

    抬腕看了下表“这么晚了,秧宝你怎么还没睡?”

    “等你啊, ”秧宝瞪着一双溜圆的大眼,紧紧揪着电话线, “爸爸, 我方才听任叔叔说‘系的姜莹莹喜欢你’?”

    颜东铮无奈地捏了下眉心“爸爸跟她不熟。”

    那就是认识了。

    “这么晚了她还找你,爸爸你跟她谈星星谈月亮,从诗词歌赋说到人生哲学了吗?”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颜东铮轻叹了声, 解释道“她拿了自个儿的文章让我点评, 我帮忙圈了些错别字和语句不通顺的地方。除此之外, 再没多说一句话。”

    秧宝更不满了“她没有老师吗?干嘛让你点评, 你又不是系的学生。爸爸, 她是不是长的好漂亮,比妈妈都美?”

    颜东铮脑中闪过沐卉纤细的腰身,健美的长腿, 娇俏的脸蛋,抚了抚额“秧宝, 你怎么比你妈妈还爱操心?”

    秧宝大眼骨碌碌一转, 哼道“妈妈上学忙,我当然要帮她盯着你了。万一哪天你被人抢跑了怎么办?”

    越说越不像话!

    颜东铮有心训斥几句吧, 又狠不下心来,只得柔声哄道“别瞎说,爸爸最爱我们秧宝了,这一辈子哪也不去, 就待在你身边好不好?”

    秧宝开心地扭了扭小身子, 笑道“真哒?”

    “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倒没有。

    “爸爸, 你光爱我吗,妈妈呢?”

    颜东铮脸一热,没好意思张口。

    “爸爸……”秧宝催促道,“你说呀,你爱妈妈吗?”

    知道闺女性子执拗,不问出来誓不罢休,颜东铮攥了攥指尖“爱。”

    “哈哈……我就知道。前天我还看到你偷偷亲妈妈了呢。”

    “秧宝!”

    “嘿嘿,爸爸你害羞了,对吧?”

    颜东铮“……行了,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

    “诶等等,爸爸,你跟那姜莹莹真不熟吗?”

    “小秧宝你屁股痒了是不是,连爸爸都不信?”

    秧宝下意识地摸了下屁股,上回爸爸从妈妈那里知道,自己给周教授杜撰了个爱慕爸爸的闺女,就被他按在腿上狠狠揍了一顿,那痛意现在还记忆犹新呢。

    想着,秧宝忙不迭道“信、我最信任爸爸子。那个,很晚了,爸爸你早点休息吧,爱你哟。”

    挂了电话,秧宝小小地松了口气。

    转而却又暗忖,爸爸是没将姜莹莹当回事,可阻止不了人家把爸爸放在心上啊,没听任叔叔都说“她喜欢爸爸”吗。

    哒哒跑到罗汉塌前,秧宝敲了敲小几“大哥,你知道京大系的姜莹莹吗?”

    懿洋写下最后一个数字,合上笔,伸了个懒腰“不认识。”

    “任叔叔说她喜欢爸爸。”

    “任健一个小屁孩知道什么喜欢不喜欢,你别听他胡说。”懿洋抚了抚妹妹的头,趿鞋下榻,牵起她的小手道,“走吧,我带你回房睡觉。”

    秧宝看向还在解题的苏子瑜“不等子瑜哥哥吗?

    懿洋瞟了眼,他还有两道大题没做,此刻手下正飞快地演算着。

    “不等了。”

    颜东铮付了电话钱,冷冷地瞟眼任健,抬腿上楼道“小册子上的英语单词背完了?”

    “没有。”

    “那还有时间八卦?”

    任健头一缩,很没出息地嘟囔道“我这不是担心你受不了美女的诱惑,犯错嘛。”

    “呵,我谢谢你呀。”差点没毁了自己在秧宝心里形象。

    “嘿嘿,”任健傻笑着挠了挠头,“不用谢,谁叫我是秧宝的朋友呢,咋也不能看着她小小年纪就父母离异……”

    没脑子的家伙!颜东铮气得等他上了二楼,抬腿就是一脚“丫的,你能不能盼我点好?!”

    “我实话实说嘛……”

    颜东铮脚一抬,又想踹他。

    任健吓得忙一把捂住嘴,连连往后退了数步。

    张铭端着搪瓷盆,远远地从水房走来“咦东铮,你这么快就回来了,没送姜莹莹回宿舍?”

    颜东铮放下腿,眉头一皱,淡淡道“不熟!”

    “哈哈……这话谦虚了。不熟,人家能大半夜的跑去图书馆找你?”

    颜东铮脸一冷“慎言!”

    “啧,这么严肃干嘛?”张铭无趣地嗤了声,当先进了宿舍。

    任健不满道“颜哥,我咋觉得自从你当选为班长,他说话就越来越阴阳怪气了。”

    “别理他。”张铭在军中十来年,早就混成了老油条,任健一个孩子,得罪了他,那人要想整他,还不是一整一个准。

    “有这闲功夫,”颜东铮叮嘱道,“赶紧把你的英语补上来。”

    “诶。”任健应了声,随颜东铮走进了宿舍,他晚上没出去,一早就洗漱好了,进屋往桌前一坐,翻看起了英语小册子。

    颜东铮跟屋中的几人打过招呼,把书放进小柜,脱下大衣、围巾站在门外弹了弹,随手用个塑料布套着挂在床尾柱上,以免衣服上没有抖落干净的尘沙落在下铺的床上。弯腰端出床下的搪瓷盆,拿上睡衣、毛巾等洗漱用品,伸手一提暖瓶,颜东铮诧异地扬了扬眉,轻飘飘的,他晚饭后打的满满一瓶水没了。

    颜东铮干净惯了,通常都是两天一洗澡,隔天泡脚、擦身。

    这会儿宿舍的暖气虽然停了,天还有些冷,相比沐卉,他的体质就差了,不敢用冷水,都是兑了温水来洗。

    相处时间长了,宿舍的人都知道他这个习惯,平常就算用了他暖瓶里的水,也会尽快打来。

    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颜东铮没有计较,转头问任健“你暖瓶里还有热水吗?”

    任健伸手提了下“有半瓶。颜哥,你的一瓶不是没用吗?”

    “没了。”颜东铮放下暖瓶,拿着洗漱用品转身朝外走道,“你的水等会儿我用点泡脚。”

    “好。诶,颜哥,你擦身不用吗?”

    “我用凉水。”

    魏岩听得一愣,扫眼张铭,忙道“班长,我暖瓶的水还有好多,你倒些用,这天用冷水擦身容易感冒。”

    “谢谢,不用了。”看天气预报,明早还有风沙。寒风一起,气温便会陡降,魏岩下乡时把身体熬坏了,碰不得冷水,自己用了,他明早洗漱怎么办?

    其他几位拖儿带女的,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常是两天打一瓶水,颜东铮更不可能张口借了。

    不过,不等颜东铮走出去,还是人有张口道“班长用我们的吧,昨天打的不热了,你每瓶均点,别兑冷水。”

    颜东铮道了声谢,摆摆手出门了。

    张铭脱鞋上床,被子一展睡了,从头到尾没吭声。

    几人互视一眼,重新拿起了书本。

    水房的窗户虽然关严了,还是有冷风顺着窗缝刮进来,颜东铮衣服一脱,立马被吹了个透心凉。

    再用沾了冷水的毛巾一擦,整个人冻得直哆嗦。

    下半夜,颜东铮身上就起了热,到早上已烧得满脸通红,咳嗽不止。

    任健要陪他去医务室,颜东铮没让,他自己过去包了两天的药,气温变来变去的,这一波很多人都得了流感。

    药里含了安眠的成份,一上午,颜东铮都昏昏欲睡,难受的不行。

    任健见此,中午放学后,主动骑了三轮去附小接秧宝、竟革来食堂吃饭。

    秧宝看是他,惊讶道“我爸爸呢?”

    “食堂今儿有你最爱吃的黄花鱼,你爸爸提前去食堂排队帮你打饭了。”

    秧宝露在围巾外的双眸一弯,欢喜道“那我今天要多吃点。”

    任健伸手把她抱上装有车棚的三轮车“不怕胖啊?”

    “鱼肉不增肥。”

    “这你也懂?”

    秧宝在车里的小凳上坐好,下巴一抬,傲娇道“那当然!”

    “秧宝,”王研研拉着朱慧慧噔噔跑来道,“我们能坐你家的三轮回家属院吗?”

    京大的家属院有好几处,王研研、朱慧慧住在不同的区,且都离他们吃饭的食堂很远“你们爸妈说了,中午不来接你们吗?”

    朱慧慧挣开王研研的手“我妈会来接我的。”

    “可是都快12点半了。”他们11点半放的学,眼看都快过去1个小时了,王研研能不急吗?

    任健来得晚,那是因为他刚学会骑三轮车不久,再加上顶风。

    秧宝看向任健“任叔叔,送吗?”

    “上去吧。”任健对两人说了声,伸手接住从厕所跑来的竟革,将人抱坐在秧宝身边。

    “我不走,”朱慧慧一把甩开王研研,坚持道,“我要在这儿,等我妈来接我。”

    “那我不管你了。”王研研说着,把书包往车里一扔,三两下爬了上来。

    任健看向朱慧慧“你一个人在这儿等可以吗?”

    朱慧慧点点头“叔叔你放心地带着秧宝他们走吧,我自小长在燕园,对这儿熟悉的很,我再等20分钟,要是还等不到我妈,我就自己回家。”

    那行。

    “班长,”魏岩疾步追上下楼的颜东铮,“能问你一件事吗?”

    颜东铮咳嗽了声,脚步不停道“你说。”

    “你家附近有房出租吗?”

    颜东铮偏头看他一眼“你要搬出去住?”

    “ 我爱人带着孩子来了。”

    寝室聚会时,颜东铮听他提过一次,前年,修河堤是他累伤了身子,是他爱人不顾家人的反对,去知青点照顾了他半年。

    等他稍微好一点,两人便去镇上领了结婚证。

    如今有一个儿子,刚满半岁。

    “已经到了吗?”

    “明天下午到。”

    颜东铮略一沉吟“下午我回去托人帮你问问。”

    “班长,谢谢你。”

    颜东铮没说话,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姜莹莹也不知道从哪儿知道颜东铮病了,没放学就买好饭菜等在了他们惯去食堂门口。

    看着远远走来的颜东铮,姜莹莹双眼一亮,迎了上去“颜同学,听说你病了,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颜东铮正听魏岩说他儿子多可爱呢,被她这么一拦,当下就沉了脸色“让开!”

    莹白的小脸一僵,姜莹莹随之若无其事道“颜同学,生病了一般都没什么胃口,这会儿就想吃口清淡的,你看我帮你打了份小米粥,还请厨师给你蒸了碗鸡蛋羹,咱们找个地方坐下,你多少吃点吧。”

    颜东铮懒得搭理,直接绕开她,进了食堂。

    魏岩看姜莹莹有点下不了台,好心提醒道“姜同学,无功不受禄,我们班长品性‘正’着呢。”

    一个“正”字,魏岩咬得极重。

    可惜,姜莹莹好似没有听懂一样“他昨天帮我改文章改到十点多,我当时就跟他说了,今天中午请他吃饭。这怎么算是无功不受禄?”

    说罢,姜莹莹捧着饭盒转身追上颜东铮“颜同学,你是不是怕你三个儿女误会了什么,回去跟他们妈妈告状呀?”

    听她提三个孩子和沐卉,颜东铮怒了,还有,什么叫帮她改文章改到十点,他从图书馆出来就九点45了,被她拦着,不过是看在她老师的面上,帮她画了几个圈,拉了几条线。

    这话要是传到秧宝耳里,小家伙不知道该多伤心。至于沐卉,颜东铮耳根一热,不敢想她会做出什么反应。

    敛了敛心神,颜东铮再看眼前的女子就有点面目可憎了,这么点手伎俩就敢往他跟前凑,找死呢“你谁呀,我们熟吗?少在这儿自说自话,喋喋不休,下次见到我,离远点,不知道你身上的劣质香水味儿很难闻吗?”

    一瞬间,所有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姜莹莹一张脸涨得通红,突然把饭盒往好友顾丽手里一塞,哭着跑开了。

    “颜同学,你过份了。”顾丽看着颜东铮气愤道,“莹莹知道你生病了,好心好意地买了吃食送你,你不吃就不吃呗,何必说话这么难听?”

    又一个神经病!

    颜东铮懒得跟她浪费口水,直接穿过人群,朝黄花鱼的打菜窗口走去。

    “颜东铮——”顾丽还待要追,颜东铮回头厉眸一扫,将人吓得哆嗦着定在了原地。

    魏岩看得好笑,走过去道“还打什么菜,要不要我帮忙?”

    颜东铮从网兜里取出两个饭盒,另掏了叠钱票给他“麻烦帮我打八两米饭,一份汤。”

    “够吃吗?”

    “嗯。”

    任健将王研研送回家,骑车过来,远远看到站在食堂外哭泣的姜莹莹,撇了下嘴,回头对秧宝道“呐,水池边穿红格子羊绒大衣的女人就是系的姜莹莹。”

    秧宝探着头,目不转睛地打量了会儿,评价道“没我妈妈好看。”

    竟革跟着瞥了眼“丑八怪一个,给妈妈提鞋都不配。”

    任健将车停下,转身走到三轮车后面,拍了拍竟革的头“学谁不好,非要学你爸爸——毒舌!”

    说罢,伸手将秧宝抱了下来。

    竟革不服道“我说的是实话,不信你问秧宝。”

    秧宝又看了眼姜莹莹,很是客观道“妈妈是英姿飒爽的美女战士,她长得像荷池的白莲花。”

    任健锁好车,牵着两人向食堂走道“没想到呀秧宝,你对她评价这么高。”

    秧宝一脸懵逼,仰头看他“你是不是对白莲花有什么误解?”

    “莲花不就是出淤泥而不染,泛指品性高洁吗,”任健不解道,“难道还有其他意思?”

    秧宝嘿嘿笑道“我说的白莲花是指外表清纯善良,其实呢,内心阴暗,思想龌龊,假清高。”

    任健张了张嘴,半晌才来了句“秧宝你会的成语真多!”

    竟革一脸与有荣焉“那是,秧宝把成语大典背下三分之一了。”

    怪不得人常说,三岁一个代沟。

    “唉~”秧宝长叹一声,突然不想说话了。

    另一边,顾丽戳戳还在哭泣的姜莹莹,一指秧宝三人道“莹莹你看,那是不是颜东铮的一双儿女?”

    姜莹莹抬头看了过去,七八岁的男孩长得虎头虎脑,跟颜东铮一样,着一身黑。

    只不过,颜东铮上面穿的是黑色呢子大衣,男孩穿的是黑色皮夹克,父子俩同着黑色条绒裤子,唯一不同的是,孩子左右裤腿上缝着两个超大的口袋。

    相比男孩的时尚,女孩穿的就土多了,印花两用衫,平绒裤子,手工布鞋。

    一条灰色羊绒围巾将人包得只露出一双清澈溜圆的眸子。

    顾丽打量了两个孩子片刻,突然道“我瞅着男孩长得不像颜东铮,还有那小姑娘,眼睛又大又圆,跟颜东铮的眸子也不一样……”

    不等顾丽把话说完,姜莹莹一把扣住她的胳膊,激动道“你的意思是,这两个不是颜东铮的种,他老婆早就给他戴上绿帽子了?”

    顾丽“……”

    天地良心,她哪这样想了,她要说的是,光看两个孩子的长相,就可以判断出,颜东铮的爱人长得便是不好看,应该也不会太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病娇修罗〕〔罪妻求放过〕〔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从镇妖司开始以武〕〔玄幻:授徒万倍返〕〔重回1977〕〔末世求生:我能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