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长一梦〕〔超强狂婿〕〔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81章 第81章
    _:八零回城之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第81章 第81章

    老师陆陆续续回来了, 人一直没找到,警察过来问话, 秧宝、竟革和王研研被叫去了办公室。

    “你们最后一次见朱慧慧是什么时候?”

    “12点半。”三人异口同声道。

    “她为什么没跟你们坐三轮车回家属院?”

    竟革双手插兜, 盯着警察的口袋——没看到枪“她要等她妈妈来接。”

    王研研代入自己,猜测道“她怕她妈妈来了,接不到她。”

    秧宝仰头看着身前高大的警察, 问道“叔叔,她没去派出所找她小舅吗?”

    “没有。除了派出所和她家,你们知道她最有可能会去哪吗?”

    “她外公家, ”秧宝道, “她外公是考古系的教授,她平常最喜难听她外公讲故事。”

    警察目光一凝,摆手让同事打电话去医院, 问问孩子有没有过去——她外公一听她小舅出事,一头栽在地上, 晕了过去,现在人在医院。

    “除了她外公家,还有吗?”

    王研研想了想“动物园、博物馆。”

    警察来前, 跟吴老师、水芳了解过孩子的性格,据说特别懂事, 酷爱学习。如此, 在下午还有课情况下, 她不可能出去玩。

    不过, 这只是猜测, 他们也没有见过孩子, 万一呢。

    “队长, 医院那边说, 没有看到孩子过去。”

    “你带人去动物园、博物馆看看。”

    “是。”

    队长又问了会儿,再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便让三个孩子回教室上课。

    出了这事,颜东铮不放心孩子,眼看他们快放学了,找人借辆自行车,骑着过来了。

    与之同时,学校的管理也严了,不许家长进校接人,只能等在校门口,由老师一个个把孩子交到家长手中。

    大家排着队,一个班级一个班级来。

    王研研的妈妈见到颜东铮,主动上前道“颜同志来接孩子。”

    颜东铮微一颔首,看向门口。

    一年级几个班的孩子陆续被家长接走,还有些家长没来,被老师领着让到了一边。

    “颜同志,”王研研妈妈小声道,“你知道学校为什么这么紧张吗?”

    颜东铮也奇怪,朱慧慧失踪离24个小时还早呢,便是找不到,也不能说她出事了,还有可能是跑到哪去玩了。

    “我听说,”王研研妈妈神秘道,“她小舅的那些同伙,怕她小舅在派出所把他们供出来,偷偷把孩子绑架了。”

    “她小舅没结婚?没孩子?”

    王研研妈妈一愣“结了,有两个孩子,大的那个比朱慧慧还大一岁。”

    “那要绑,也该是绑她小舅的两个孩子。研研妈妈,”颜东铮严肃道,“事情还没有结论,你这样的猜测传出去,容易造成孩子们的恐慌。”

    王研研妈妈悻悻道“你放心,在孩子面前,我保证什么也不说。”

    颜东铮看向门口,二年级的师生出来了。

    颜东铮支好自行车,快步上前“竟革、秧宝。”

    “爸爸——”二人欢呼一声,撒腿朝颜东铮扑了过来。

    颜东铮张手接住两人“害怕了?”

    竟革摇摇头,欢喜道“明天不用上学了!哈哈……我要去大院跟张栋叔叔训练。”最最主要的是,作业不用写了,哈哈……

    “爸爸,”秧宝伸手摸了下颜东铮的额头,不烫了,“你还难受吗?”

    “好多了。”

    “那你饿吗?我还没给你买糕点。”本来下课时,她想去趟小卖铺的,可小朋友们一个个紧张的不行,什么传言猜测都出来了,老师为了安抚他们的情绪,没让人瞎跑,带着玩了会儿游戏。

    “不饿。爸爸不吃糕点,走吧。”

    颜东铮说罢,跟送孩子们出来的杨圆圆打了声招呼,抱起儿女走到自行车前,将他们放在车上。

    后背的书包取下,放在车篮里。

    秧宝坐在前杠上,胳膊肘抵着车把,挥手跟大着肚子的杨圆圆、王研研母女挥手告别“杨老师,研研,阿姨,下周见!”

    “下周见!”杨圆圆叮嘱道,“秧宝、竟革,别忘了做手工。”

    “好。”

    王研研想跟秧宝一起走,可惜不同路。

    颜东铮还有一节选修课要上,他带着孩子们直接去了教室。

    “爸爸,”秧宝记得任健也选修了这门课,“任叔叔还没有回来吗?”

    “没有。”

    老师来了,秧宝拿出自己的田字格开始抄写生字。

    竟革掏出收藏的火柴盒盖一个个翻看。

    颜东铮偏头看他。

    竟革无奈地收起火柴盒盖,拿出书本,跟妹妹一起抄写,边抄边道“说好的帮我写作业呢?”

    颜东铮听着这话,暗暗给他记了一笔。

    不知何时风沙停了,太阳露出云层,地上蒸腾起一股暖意,人间四月,大地回春,枝头冒出一个个嫩芽。

    沐卉他们班最后两节课改成了劳动课,由老教授领着,大家扛着农具,背上竹篓,一起去校外的实验田里拔草、翻地。

    枯败的藤蒿灌木下,是一颗颗鲜嫩的野菜。

    这一届学生中有很多是下过乡的知青,见此,一边拔草、翻地,一边摘了喜欢的野菜堆放在一边,只等放学收集了背去食堂加餐。

    沐卉力气大,主动拿了铁锨跟男学生一起刨地。

    能吃的野菜都被前面割草的女学生捡去了,剩下的不是被风沙吹残了,就是老了。

    不过,甜甜根,她倒是挖了满满一竹篓。

    金翠翠过来要,想拿一起回家给孩子当个零嘴。

    学校不让小孩入住,半月前,她在校外租了间屋子,跟沐卉一样办了走读,并就近找了所小学,多交些钱将闺女塞了进去。

    为此,整个宿舍被她借遍了。

    看在孩子的面子上,沐卉跟着借了五块钱给她。

    甜甜根不值什么,家里的孩子也不一定喜欢吃,只是沐卉见金翠翠一把抱去一半,铁锨一抬压在上面“拿野菜换。”

    金翠翠一把拨开铁锨,抱起甜甜根往地头走道“过来拿。”

    沐卉提起竹篓跟过去,见她挖的野菜个个水灵灵的,还挺多“卖不?”

    “五毛。”

    “你抢呀,”沐卉叫着,一把抱了些荠菜塞进竹篓,“白菜才几分钱一斤,你这些有五十斤吗?”

    金翠翠白眼一翻,跟她斗嘴道“白菜、萝卜都吃一个冬天了,你还没吃腻?再说,那在屋檐下、地窖里放了一冬天的白菜有我这些野菜鲜嫩水灵吗?”

    沐卉撇撇嘴,不跟她计较,背的竹篓装满,另找了个竹篓来装,只给她留了两顿的量。

    没给钱,掏了把奶糖给她。

    七颗奶糖可冲一杯牛奶,金翠翠欢喜地接了“洋槐花要吗?”

    沐卉四下看了看,附近没有一棵洋槐树,不过,她记得金翠翠租住的村子倒是有几棵“要,一斤我给你五分钱。”

    眼见同学走得差不多了,沐卉拿麻绳将两只竹篓往铁锨两头一绑,挑起走出地头。

    “诶,等等我。”金翠翠叫着,忙把地上的野菜往竹篓里一塞,追了上来。

    到了学校,把铁锨还了,交了几块钱压金,两人将竹篓背放在宿舍楼下,上去收拾衣服、书本,准备离校。

    同宿舍的几位,要么去食堂吃饭去了,要么换了衣服正要出门。

    “沐卉,一起走。”有人邀请到。

    “好,你们去哪?”

    “嘿嘿,我们想去国营饭店打打牙祭。”

    几人下楼,沐卉刚要背起竹篓,张栋找来了“沐同志。”

    金翠翠挤眼“这谁啊?”

    沐卉跟几人介绍,张栋朝众人微一点头,接过沐卉的竹篓背在了身上,又探身提起了另一个。

    没装那么实,都不重。

    沐卉也就没有争着背。

    出了校门,大家分开。

    张栋将东西放进后背箱,载着沐卉抄近路赶往京大。

    突然,沐卉瞟见窗外一张熟悉的小脸,沉沉地枕在一名男子的肩头,男子衣着普通,目露凶光“停车!”

    张栋忙一踩刹车,将车停在了路边。

    沐卉推开车门,转身朝男子追了过去。

    那男子听着声音不对,回首一看,吓得一激灵,抱着孩子撒腿窜进了旁边的胡同。

    张栋一看,忙抄近路拦截。

    很快两人一前一后,将人堵在了一个小胡同里,男子刷的一下拔出匕首抵在了孩子颈侧“别过来,后退!”

    沐卉扫眼地上的碎石,冲男人呲牙一笑,飞起一脚,踢起碎石击在了他握匕首的腕上,喀嚓一声,匕首掉在了地上。

    “啊——”趁着男人惨叫失神之际,沐卉和张栋一前一后扑了过去。

    沐卉劈手夺下孩子,张栋一脚将人踹翻在地,反手将人扣住,抽出武装带将人捆了。

    “沐同志,这孩子你认识?”

    “嗯,秧宝的同学。”沐卉只去过附小和附中一次,正月16,颜明知那天一早要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她和颜东铮送的孩子们,顺便参观了下学校。

    “那这孩子是送学校,还是送派出所?”

    看孩子沉睡不醒的样子,多半是喂了药,别折腾了,直接送派出所吧,有什么事让人家想办法。

    附近就有家派出所,两人过去把男人和孩子一交,做了笔录,很快就出来了。

    一节大课上完,秧宝的语文、数学、手工和绘画作业都做好了。竟革吭吭哧哧只写了语文。

    颜东铮收起课本笔记,提起秧宝的书包,领着两个孩子往宿舍走。

    竟革悄悄戳了戳秧宝,小声道“别忘了,帮我做作业。”

    秧宝转动着做的手工小风车,点点头“放心吧,我决不会食言的。”

    “秧宝!”颜东铮不知什么时候走了回来,“来,跟爸爸说说,你答应了你小哥什么?”

    秧宝转风车的小手一顿,心虚地嘿嘿笑道“小哥想吃红烧肉,我怕他吃不过瘾,决定把今晚的红烧肉让给他。”

    “竟革,是吗?你很想吃红烧肉?”

    竟革直觉若是答不好,可能会挨一顿竹板炒肉,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我、我想让秧宝帮我做一下手工作业。”

    颜东铮似笑非笑地看着小儿子“只是手工作业?”

    竟革头皮一麻,整个背都躬起来了。

    秧宝收起小风车,慢慢地挪动着小脚脚,准备逃离战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病娇修罗〕〔罪妻求放过〕〔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从镇妖司开始以武〕〔玄幻:授徒万倍返〕〔重回1977〕〔末世求生:我能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