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三宝,爹地宠〕〔龙门狂婿江枫宫映〕〔林子铭〕〔末日乐园〕〔律政甜妻一见钟情〕〔凌少宠妻很强势〕〔国潮1980〕〔成神从种田开始〕〔神兽召唤师〕〔冠冕唐皇〕〔混在大唐的工科宅〕〔易阡陌〕〔不败战神秦惜杨辰〕〔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收美记〕〔姜岁岁霍临西〕〔小野猫奶凶米读〕〔霍爷的小野猫〕〔贞观三百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从红月开始 第八十二章 意志扭曲 //
    !

    陈菁在后视镜里注意到她的变化,轻轻开口:“你应该对我详细的描述一下那幅画……”

    她的瞳孔,再次变得发红,隐隐像是两轮红月在眼中。

    而许潇潇听了她的话,再度变得有些茫然了起来,木木的讲述:“那是一幅红色的油画,不是什么知名的艺术家创作,背面也没有留下创作者的名字,但是……但是那幅画好美……”

    “上面画的,是一片混乱的城市,灯光都晃动了起来,所有的人,都在奔跑,厮杀,一切的秩序都已经荡然无存,只有扭曲与混乱留在这座城市里,而在这座城市的上空,占据了整幅画,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地方,那是……那是一轮红月,它静静的看着下方的城市……”

    “太美妙了……”

    许潇潇茫然的脸上,居然出现了陶醉的神色:“我以前去鉴定一样艺术品,只会看它的材质,看它在灾变之前,有着多高的传播度,看它灾变之前的标价,看它的作者……但是,但是直到我看到那幅油画,我才感觉,原来,那些都不重要……统统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它那美到了极致的感觉……”

    “就像是,有一位画家,在红月降临,所有人都开始变得疯狂的那一刻,只有他……静静的坐在了窗边,手持画笔,将红月出现的那一瞬间,所有的震感与美感留在了画布上……”

    “……”

    她的声音本来很木然,缺少一些微小的抑扬顿挫,只有干巴巴的叙述。

    但在说到了这幅画时,却莫名的充斥着一种激情与狂热。

    就连她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无比的脸,这时候都显得有些发红,胀满了血。

    这种强烈的对比,使得陆辛与陈菁,心里都有微微的发毛。

    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疯子。

    陈菁先是沉默了一会,像是在脑海中勾勒那幅画的样子,然后才道:“后来呢?”

    “后来……”

    许潇潇的注意力被迫从那幅画上移开,就显得木然了许多,喃喃道:“我很确定,我喜欢那幅画,我想拥有它……我不想将它交给爸爸,因为我担心父亲会将它卖给其他人,或是将它锁起来……于是我先将它藏了起来,然后回城,没有告诉爸爸,因为我要……”

    “我要在爸爸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收藏这幅画……”

    “……”

    许先生听到了这里,沉沉叹了口气,用力揉了一下自己的脸。

    他也是直到这时,才知道为什么女儿刚回到主城,还没有变得疯狂时,不向他提起过这幅画的存在,而实际上,如果女儿一开始就说了,那么,或许一切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爸爸没有起疑心……”

    许潇潇继续讲述着:“而我的心情,也一直很好,我心里充满了热血,特别的想找人分享,那种感觉,在我的心里,好像一直在发酵着,酝酿着,越来越强烈,于是,我终于忍不住,将值夜的阿强叫进了卧室,我感觉自己空虚的难受,我需要能够填满我的东西……”

    “……”

    她描述的内容开始有些露骨,而且没有丝毫的羞耻感。

    许先生一直在旁边听着,脸上露出了极为痛苦的表情,终于,在许潇潇讲到了自己在酒吧是如何连续不停的拉着不同的男人进入洗手间时,他颤抖开口,声音压过了仍然在不停讲述着每一个细节的许潇潇,道:“后面的事情,我也知道,要不……我来讲给你们听……”

    “你没有被污染过,所以讲述的事实会有差别!”

    陈菁直接否决了他的话,淡然道:“如果受不了,可以将耳朵捂上!”

    许先生深深的叹了一声,伏下身来,抱住了脑袋。

    “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有些时候,我也意识到这样不对,我会感觉到愤怒,但是,在那种感觉发作起来时,我会感觉到它占据了我的脑子,我什么都不愿意去想,我恨我爸爸阻止我,我认为他根本不理解我,我也不想去见魏昌,因为我只感觉他很惹人讨厌,我不喜欢在他面前装得正常……”

    “……”

    陈菁认真听着,忽然轻声开口:“是你想这么做,还是被迫的?”

    “当然是我想这么做……”

    许潇潇回答的没有一点的犹豫,甚至脸上,出现了一些异样的兴奋:

    “以前……我想都不想敢,只会压在心底的念头,完全升了起来,我忽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什么也不想管,我只是需要那样去做,因为那样做,便可以填满自己,对抗空虚……”

    “那种感觉,太美妙了……”

    “……”

    许潇潇一点一点讲起了她的经历,这时候的她,变得异常坦诚。

    而从她的讲述里,陆辛也可以感觉到她的变化。

    那似乎是一点一点,深入了她的内心,改变着她行为的变化,从一开始的某种悸动,再到后来变得放纵,但还知道遮掩自己的行为,再到后来,她渐渐的不再有任何的羞耻之心。

    她只想追求那种感觉,其他的都不重要。

    然后,她的行为也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逐渐变得疯狂,以致无法控制。

    最后,便是陆辛最开始见到她时的样子。

    ……

    ……

    这个过程,纵然陈菁也有选择的让她跳过了具体细节,还是讲了整整十分钟。

    那种荒诞与离奇的描述,让陆辛,都从一开始的脸红,变成了后面的错愕与震惊。

    “叮零零……”

    在这种扭曲而疯狂的气氛,使得整个车厢内,都显得有些压抑时,有电话零声响起。

    许潇潇的描述骤然被打断,眼神显得空洞。

    陈菁皱了皱收头,将手边的卫星电话接了起来,道:“什么事?”

    听了一会之后,她利落的道:“按照以前的程序处理,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说罢之后,她挂掉了电话。

    “排查过程中,发现了几件污染源痕迹,已经让人去处理了。”

    陈菁随意的向陆辛解释了一句,微一沉吟,又从后视镜看向了许潇潇

    她没有继续问她受污染时的感受,而是冷声发问:“清醒之后是什么感觉?”

    许潇潇神色木然,过了一会才道:“我都记得。”

    “清醒之后,我只感觉,那种疯狂的空虚感,已经消失,但是……”

    “那种美妙的感觉,我还记得,我希望……”

    她说到这里顿了顿,才接了下去,眼睛似乎微微发亮:“我希望再看到那幅画,那幅美到了极致的画,我希望再度变回以前的样子……我很痛苦,我不想被你们唤醒……”

    “……”

    许先生听着她的话,眼睛一下子瞪圆。

    他似乎完全没想到,女儿急着看到那幅画,居然是这个目的。

    就连陆辛,也微微皱眉,似乎理解了当时为什么许潇潇被唤醒,神情如此异样。

    “污染清理之后,残留下来的影响。”

    陈菁缓缓说了一句,目光从后视镜里看向了许先生:“这是你没有想到的吧?”

    许先生有些呆滞,也有些颓然,好一会才道:“她……潇潇她只跟我说,那是一幅世界上从来没有见过的画,那会成为震惊这个世界的艺术品……她学的就是这个专业,所以我相信她的眼光,而且……而且她还说,只要蒙住了那幅画,不去看它,就不会有问题……”

    “……”

    说到了这里,他也终于说不下去了。

    因为现在她已经明白,这一切,其实都是自己的女儿,在刻意的劝说她。

    她是自己的女儿,自然知道自己的软肋在哪里。

    陈菁沉默了一会,向陆辛道:“你这一次做的很不错。”

    陆辛微微点了下头。

    他明白陈菁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幅画带来的扭曲与怪异感觉,以及对许潇潇造成的这种可怕影响,很难想象,如果这幅画被带进了主城,被更多的人看到,又或者说,某一天,它忽然出现在了一次画展之中,那么,它将对整个青港城,造成什么样的危害与扭曲……

    尤其是最后,这对父女,一个认为自己已经被治好,是在凭自己的认知做事,一个是相信了自己的女儿,觉得自己是有能力控制所有局势的,他们都认为自己在凭意志做事。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他们依然在受着影响,意志已经被扭曲了……

    “我真的没想到……”

    许先生的声音也显得有些干涩:“我知道污染源的存在,但我没想到……这么严重。”

    “你们已经得到过足够的警告!”

    陈菁平静的回答:“而你之所以不够在乎,是因为你没有亲眼见过。”

    “你没有亲眼见过,是因为我们将这些事情处理了。”

    “而在我们处理这些事情的同时,你却还在为我们制造更多的麻烦。”

    “你可以说自己是被欺骗,被影响,但说到底,还是因为你自己的贪婪在作祟!”

    “……”

    许先生顿时语塞,良久才只是懊悔的一叹。

    他一开始那体面与倨傲的外壳,这时候都已经被剥的一点不剩。

    ……

    ……

    也就在这时,前方的灯光,已经照亮了一片凌乱的箱柜与仓库。

    陈菁深呼了一口气,道:“蚌埠港到了。”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