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深空彼岸〕〔乡村作曲家〕〔神霄之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论怎样用神奇马甲“震惊”柯学世界 第10章 第 10 章
    _:论怎样用神奇马甲“震惊”柯学世界 第10章 第 10 章

    今天难得休假,雾山晴月在家里面犯起了愁,虽说短期之内他不用在担心自己的生存时长,但是实际上还存在着更多的问题。

    几乎现在所能碰见的“重要人物”他都全部用马甲碰了个遍,也就是初级印象都搞到手了。表面上看着顺顺利利的完成任务,但实际上还有更多的问题。

    他在家里对着外面明媚的阳光叹了一口气,关于自己弄不到在“初级印象”之上的“中级印象”和“高级印象”。只有在最开始的拯救了萩原研二的性命,让松田阵平这个每时每刻都在担忧自己的挚友的人对蝴蝶忍有了爆发式的印象,瞬间得到了“中级印象”和“高级印象”。

    那么问题来了,他应该怎么做才能用其他马甲在这些人物的身上获取更多的更深刻的印象呢?

    他对比着自己,如果是对于另一个接触不深的人保持深刻的印象是不太可能的,因为无论他人多么厉害,对于自己来说也只是在心里面微微感慨一句,就如过眼云烟般的过去了。

    想要产生更深刻的,更有记忆性的形象,他在窗户面前,右手握成拳砸在左手的手心里面。果然还得让马甲和“重要人物”们产生更多的联系,产生更深的紧密关系,这样就可以让他们对于马甲人物产生“中级印象”,甚至更深刻的“高级印象”

    说干就干,他带着笑意抽了一发马甲,金色的□□转动,不一会的,一张背景满是赤色的火焰的卡牌跃然与眼前。

    雾山朝月深深吸了一口,他带着笑意猛亲了几下自己的手,然后抱着手在床上傻笑着滚来滚去,哈哈哈哈哈,一发如魂,居然把鬼灭之刃世界的天花板给抽出来了,简直太棒啦!

    他细细地端详着这张卡牌,熊熊的火焰之上赫然是一个神色威严的剑士,他眼神清明直直地看着外面。

    下面有一行如太阳火焰颜色一般的小字——身份设定:国际知名的天才剑术师,多年未曾一败。

    抱着卡牌傻笑了一会儿的雾山月里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直起身子,然后认真地思索着,继国缘一的卡牌虽然非常好,身份设定也很厉害。

    但是,但是该和谁产生联系呢?

    他摩挲着下巴,静静思考着,这个时候恰巧看见窗户外面的街道上,工藤新一和毛利兰笑着并肩走着,看起来青春恋情无限好的样子。

    雾山朝月脑子里面有了主意,既然未来工藤新一都在夏威夷学习那么多东西,甚至连飞机都学会开了,想必是一个非常喜欢学习的孩子啊。

    他欣慰的笑笑,那就让他在夏威夷多学一项剑术的技能也不错,就是....他眼神虚浮的飘到了缘一的卡牌上,清咳了一声,就是老师可能有那么一点严格和严肃,对剑术的要求可能有那么稍微的一些高。

    在外面的工藤新一突然不知道为什么感到一阵恶寒,好像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了,他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发现这种感觉不知道从那里来的,他摇摇头把脑子里思考的东西甩出脑外,看着正在前面笑着看着他的毛利兰,嘴角也带着笑快步跟了上去,应该是错觉吧。

    往前走了几步,他敏锐的发现好像有谁在看着他一样,他朝感觉到的视线那个方向回望过去,发现是在波罗咖啡厅工作的雾山朝月先生,他和毛利兰常常去那玩,和这位认真的朝月先生也算是熟识了。

    毛利兰扭头疑惑地看着又停下来的工藤新一,工藤新一向他示意那边正在从窗户那看着他们笑的雾山朝月。毛利兰也笑了,她和工藤新一一起向那边打着招呼。

    “早上好啊,雾山先生!”

    “早上好!”

    雾山晴月略微心虚的看着他们,然后就想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大声打着招呼“早上好,未来的侦探先生和毛利兰小姐。”

    听到了他的称呼,工藤新一脸上的笑意也加深了许多,他们就这样挥手告别了他。

    雾山晴月笑笑准备回床上躺着的时候,系统不停的传来“滴滴滴”的声音。

    他皱着眉,然后脸色怪异的问“我的统,你不会要爆炸了吧?”

    雾山晴月怔愣了一下,然后坐在床上问“系统,我以为你们的功能已经固定好了的,而且我看小说里面的系统一般也不会升级啊。”

    雾山晴月听完轻轻地笑了一下,他展开双手舒舒服服的躺在自己的大床上,他笑着说“系统,你也在成长吗?”

    “哈哈,那我就期待你升级以后的功能喽。”

    ------

    另一边的街道上,正在闲逛的富冈义勇却突然接到了电话,他看着手机里面“秘书小姐”的名字,突然之间有些茫然,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在东京有一个“富冈侦探事务所”。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一些心虚的感觉。

    木下花子在这一个月里面是对自己的老板兼事务所里面的唯一侦探———富冈义勇心里充满了疑惑,以前刚开始和老板建立这个事务所的时候,她就已经清清楚楚的了解自家老板的性格。

    所以在执行一些外出的侦探任务的时候,她也是百般叮嘱老板去哪里,什么时候回来,准备在外面花多长时间,一定要记得告诉她。

    但这一次,自从老板出发去米花町找自己的警察朋友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而且最重要的是老板中途让她安排了居住的酒店以后就再也没有回过信。

    更重要的是,老板他在这个时间之后就像失联了一样,没有和她发过一次短信,打过一次电话来说明一下最近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她一个人在事务所里难免有一些焦虑,她甚至开始忍不住地怀疑是不是老板嘴太毒了,在和那个“警察朋友”说话交流的时候,惹火了人家,被痛殴一顿,在原地疗伤不想和自己交流,只想一个人呆着。

    而且她愁苦的看了一眼事务所里面多出来的信件和日益增多的来拜访的委托人们,总之不论怎样,老板已经一个多月都没有工作过了!!!

    再这样下去,她可就要付不起老板住大酒店的钱了。

    “嘟嘟嘟”的声音结束,在一片安静里,木下花子终于和自己的老板成功的联系上了。她在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气。

    “喂,老板,您最近是有什么安排吗?有没有时间处理一下我们事务所的一些委托。”木下花子迅速的把催促工作的话说出口。

    富冈义勇低头想了想,然后对着电话那边说“我没有安排。”

    木下花子的疑问简直要化为实体了,她诧异地反问“那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都在干什么?”

    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了,太阳光照射到他的身上和脸上,富冈义勇感觉到有些热了,他找了路边的一颗大树,在它的影子里面乘凉。

    就这样等到身上的热意退下,淡淡的凉爽涌上心头。

    电话里面木下花子等着问自己家老板到底出去干什么事了,但是等了好大一会儿就是没见他吭声。

    她只好头疼又无奈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老板,所以说,您这一个多月,见过您朋友之后,到底去干什么了啊?”

    富冈义勇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声音淡淡地说“我在无所事事的闲逛。”

    听到这句回答,木下花子简直要气笑了,她这一个多月忙里忙外,一边为防止客源流失,好生好意的告诉来的委托人们说富冈侦探去米花町处理要紧的事情了,处理完之后就可以立马完成新的委托。

    一边又担心自己的老板被那个“警察朋友”骂,心里面不舒服,在米花大酒店订的都是最好的房间,就是为了舒缓老板心里面的难受。

    本来在之前就想给他打电话说说事务所堆积的事务已经很久没有处理过了,委托也是,还有很多对于他的邀请函都堆积在办公室里。她担心老板在外面是调查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或者是自己本身就在处理一个很难的委托,相信他一定有自己的考量,所以一直忍住没有去打扰他。

    谁知道,谁知道这一个多月她的“好侦探”居然在无所事事,木下花子简直就要咆哮出声了,她现在甚至都能想到老板说这话的表情。

    黑色的头发随意地扎了起来,蓝色的眼眸里面依旧是沉静的味道,面容平静甚至是波澜不惊的神色,可偏偏嘴里面的话无端地就会透漏出一股子嘲讽别人的味道。

    木下花子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试图平静下自己的激荡的情绪,她在心里面不停的告诉自己‘花子,冷静,一定要冷静!你想想老板就是单纯的不会说话而已,他根本没有别的意思的,对一点别的意思都没有。’

    还没有等她平复玩自己的情绪,富冈义勇的疑惑的话就传了过来“木下,一个多月,你就患上哮喘的病了吗?”

    他又就紧接着嘱咐了一句“一定要好好治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