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深空彼岸〕〔乡村作曲家〕〔神霄之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论怎样用神奇马甲“震惊”柯学世界 第11章 第 11 章
    _:论怎样用神奇马甲“震惊”柯学世界 第11章 第 11 章

    木下花子一瞬间怒火冲上了心头,自从加入了“富冈侦探事务所”之后,她每天在自己老板嘲讽而不知的话里面生活,她本来以为打工嘛,都这样,再说老板除了话有点不对味以外,哪一项不必其他那些狠狠地压制员工的黑心老板强。

    但她现在已经醒悟了,这根本就不是一般的“话不对味”,真的在老板身边生活的时间长了以后,简直连低血压都可以治疗了呢!

    哈,不用生活时间长,无论是谁只要和她“非常会说话”的老板待在一起,不到一天,低血压立马气成高血压。

    她以为自己经历了进入社会以后的种种打击,已经没有什么能让她这颗坚韧强大的心在有所动摇了,在知道自家老板的说话习惯以后,她虽然不适应,但是身为一个合格的社畜,她可以忍!

    但今天,她实在是忍无可忍,终于木下花子皮笑肉不笑地对电话那边回了一句“富冈老板。”

    富冈义勇疑惑的发出了一声“嗯?”

    接着下一句话,无比清晰和剧烈大声地在他耳边响起“我求求您别说话了!”

    富冈义勇在原地歪歪头,然后神色疑惑的问了一句“为什么啊?”

    木下花子急切的呼吸声响起,之后她缓缓叹了一口气,然后哀愁的说“因为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然后导致我对您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或者做出一些不该做的事情,让我失去这份宝贵的工作。”

    富冈义勇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语气认真的说“不用担心,木下,只要你不违法,我就不会辞退你的。”

    木下花子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冷笑着说“那我可真是谢谢您啊。”

    富冈义勇听到了她的回应,心里有些微微高兴的说“不客气。”

    木下花子总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一些什么的,她想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对,不对!老板咱们这么扯到这了?我打电话就是想告诉您,您该上班了,处理咱们工作室的任务,再不干活咱们事务所的资金可就没有了啊!”

    富冈义勇的耳朵被她的音量震的耳朵微微发麻,他拿着手机试图离自己远一点接听,等到木下花子咆哮式的话说完了以后,他才拉近自己和手机之间的距离,然后对着那边应了一声好。

    木下花子又叹了一声气,这已经不知道是自从今天和老板打电话的途中叹的第几口气了,她嘶了一口,气的有点牙疼了。

    “所以,老板我给你先发过去离米花町近的任务,你慢慢做。”说完以后她又补充了一句“一定要记得,和委托人见面的时候少说话多做事。”

    她说完就连连否认“不不不,老板你还是最好别说话,就和他们写字交流和手机发信交流吧。”

    还没有等富冈义勇疑惑的问出声的时候,她就已经面色憔悴的道别之后就直接挂了,富冈义勇看着手里面被挂断的电话,神色疑惑的回去米花大酒店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去了。

    “滴”的一声短信提示音响起,他看了木下花子发来的信息,开始去勤勤恳恳的做任务去了。

    ----------

    “怎么突然停了啊?”一个中年男人正在谄媚的对着他笑着。

    雾山朝月怔愣了一下,然后瞬间反应过来缘一的马甲自带的身份和外界的联系可能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

    在男人的眼里,这个自从来到他们道场就从未有过败绩的天才剑术师在练剑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他赶紧过去问问这位他们神宗道场的宝贝苗子怎么了。

    继国缘一轻微地摇摇头,把手中的木剑放到一旁,然后疑惑的看着这个空旷的训练室的这个男人。

    神宗辉也笑笑,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白手帕擦擦额头冒出的汗,他温和的看着继国缘一,然后问道“缘一,你是紧张了吗?不用担心,无论怎样,你都是神宗道场的骄傲。”

    他说完神色有些没落的说了一句“虽然至今你仍然不愿意成为神宗道场的弟子,接任神宗流派。”

    继国缘一看着自从见到这个男人开始,眼睛里面就一直显示的疯狂跳动的心脏和血液不正常的加快,他疑惑的问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神宗辉也擦擦额头冒出的更多的汗,然后有些无奈的说道“也是,对于你这种程度的剑术师,可能这场比赛根本也就不会引起你的情绪的浮动,更别提什么紧张了。”

    外面传来礼貌的敲门,一个穿着一身严肃的西装的男人走进来,然后看着继国缘一对着他尊敬的说“继国先生,东京剑术总决赛即将开始,该您上场了。”

    继国缘一就这样看着那个西装男人拿了一把剑交付到他手里,神宗辉也跑过来替他整理微微有些凌乱的衣服。

    他就这样跟着西装男人走到了一扇门前,在即将跨过去这扇门的时候,他听见男人小小的声音\”要加油啊,缘一先生,我相信您才是最强的,一定会把那个道浦和哉打败的落花流水。\”

    继国缘一看着然后微微思索以后就点点头,然后看见了男人激动的仿佛要昏过去的表情,他就这样穿过这扇门,到了一个相当大的比赛场地。

    外面围坐着的数量众多的观众看见他来之后,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一时间人声鼎沸的简直要掀翻整个会场。

    此时正是无数电视转播,无数的剑道迷们齐齐围在电视上紧紧注视着的东京剑术大赛的总决赛的现场。

    会场上响彻着男主持人张扬的声音“这里正是东京剑道大赛的总决赛现场,我是你们亲爱的主持人——時本涼”

    “经过重重的比赛终于到了今天决出总胜负的时候了!”

    自他开口,下面观众的呼声就没有停下来过。

    “现在正在对峙的两位正是我们杀出层层重围的剑术大师。”

    “分别是,自出现在大众眼前就未曾有过败绩的常胜将军——神宗道场的继国缘一!和在三年前唯独在继国先生手下尝到失败的滋味,从此奋发图强,日夜操练,只为有一天能够战胜继国缘一先生的道浦和哉”

    镜头下的主持人神秘一笑,然后用高昂的声音继续诉说着“今天即将在这里见分晓,究竟是常胜将军的光辉战绩再添一笔。还是我们蛰伏三年的复仇小将一雪前耻,接下来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继国缘一看着眼前正用锐利的眼神看着他的年轻男人,抽出了自己的剑,他压低身子在原地只留下淡淡的一句“请多指教。”便瞬间将道浦和哉击倒在地。

    道浦和哉在他挥刀的时候就急忙同样挥刀去阻拦他猛烈的进攻但是根本就不可阻挡,他就这样被瞬间在强大的攻势之下击倒。

    全场哑然无声,直到继国缘一向倒在地上的道浦和哉伸出手,道浦和哉看着他紧紧的抓着继国缘一起来的时候,全场爆发出疯狂的尖叫。

    主持人的从容的神色也维持不住了,他睁大了眼睛,然后对着话筒,声音由被震惊的小声变成前所未有的超级大声“继国先生,继国缘一先生只用一击,就直接击败了敌手,继国缘一先生依旧是我们的屹立不倒的常胜将军!!!”

    场地里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更大更剧烈的欢呼声,一时间场地里面都是整齐的呼喊着继国缘一的声音。

    继国缘一有些不适应的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好耶!”毛利小五郎开了一罐啤酒,一边喝一边看着剑术大赛最后决出的总胜负。

    “爸爸,不要又喝的醉醺醺的了!”毛利兰无奈的看着正在兴头上的毛利小五郎。

    毛利小五郎摸摸后脑勺,然后笑着说“嘛,小兰,爸爸就只喝完这一罐就不喝了。”他眼睛又转回电视上用一种感慨的语气说道“这个神宗道场的继国缘一可真是相当厉害呀。”

    毛利兰也跟着看了一眼电视里面那个常胜将军——继国缘一,然后就吃惊的睁大了眼,她疑惑的问道“媒体上一直说的天才剑术师居然这么年轻的人吗?我还以为会是那种中年老年修行有为的大师那种类型的。”

    听了她的话,毛利小五郎也仔细的观察着电视上人的脸,发现的确如此,即使电视不够清晰,但是依旧能看出那人摘下了面具之后的样子。火焰一般的长发,挺拔的身躯和英俊的面容。

    他摸摸下巴,然后回忆着说道“据说一直以来,这个继国缘一就一直在修习自己的剑术,从来不愿意面见其他什么人。这一次也是神宗道场发话了,才勉强去了。一直以来关于他的照片和消息就十分的稀少,所以才不知道居然本人是这么年轻的人啊。这可真是让人大吃一惊啊。”

    毛利小五郎回想着他刚才的剑招,直接有力,没有一丝一毫的花架子,雷霆一般的速度,又蕴含着强大的力量,让对手一击也接不住。

    他在心里面微微的感慨,果然是少年英杰啊!

    在会场的继国缘一听着场内欢呼的巨大声音,又止不住的皱了一下眉,果然还是太吵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