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深空彼岸〕〔乡村作曲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论怎样用神奇马甲“震惊”柯学世界 第49章 第 49 章
    _:论怎样用神奇马甲“震惊”柯学世界 第49章 第 49 章

    他皱着眉不停地思考着, 而且这个“富冈义勇”,诸伏景光的眼神微微暗了一下,是上一次在洛格大酒店的那个侦探。

    他微微闭上眼睛然后思考了一下关于组织的事情, 是在他提交材料的时候关注上这个人的吗?但是仅仅是因为这个理由而去让组织发布任务去调查这个人的话, 也未免太轻易了。

    组织也向来不会浪费无关的财力和人力去调查这样的一个人,所以这个富冈义勇一定是在某种程度上触犯到了组织,甚至有可能他在做自己的委托的时候, 无意中发现了组织的踪迹, 这才让组织关注起了这个人物。

    所以自己在这上面也一定得留一点心,这么想着诸伏景光在心里面更加的严肃了起来。

    不过这个一起执行任务的妓夫太郎是新人吗?诸伏景光心里面开始思考起来其他的问题, 为什么让自己这个有代号的人和新人一起做任务。这一次听说是琴酒的属意,但是琴酒为什么这样做呢?

    他心里面有些猜不透他的意思, 摸着自己手机的力度更加重了一些。走一步看一步吧。首先得和这个妓夫太郎见见面。

    妓夫太郎看着自己手机里面的任务, 上面明明白白说的是让自己一个人去和苏格兰一起执行任务。

    在这个房间里面, 就算是现在的身体已经是完全是人类了,但是他还是把窗帘拉的严严实实, 不透漏一点光进来。

    仔细地研究过以后,他收拾了自己需要准备的东西,然后就直接出来, 准备和短信上说的那个苏格兰进行汇合。

    富冈义勇在起来的时候就隐隐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他皱了一下眉, 没有弄清楚自己的这股奇妙的感觉来源于哪里。

    还没有等他去细想的时候, 电话的铃声就响了起来。他拿过来一看, 上面的名字正是自己的秘书——木下花子。他坐在床边, 然后接通了电话。

    “木下, 有什么事吗?”

    木下花子翻阅了一下自己手里面的资料, 然后认真无比地告诉自己老板。

    “老板, 是这样的,今天我们事务所意外来了一个委托,还是上一次我们在冲绳解决委的那家石岛酒店。”

    富冈义勇微微一怔,然后问了一句:“他们酒店好喜欢出事啊。”

    木下花子听到他说的话以后,眼神飘忽地轻咳了两声。然后嘱咐了一句:“其实我也这么觉得,离上一次去那解决委托,明明没有多长时间他们就要来下委托了。”

    嘟囔完这一句以后,木下花子又换了一副表情和语气地去叮嘱自家老板:“老板,这些话你自己知道就行了,等到你过去的时候一定不要这样的说。”

    富冈义勇淡淡地说了一声“嗯。”

    “对了,老板你在那有别的事情需要做的吗?没有的话我先在就给你定机票了。”

    富冈义勇对着电话那边淡淡地说了一句“没有其他的事情。”

    木下花子放下心来,不一会儿她就把富冈义勇的机票定好了,啰嗦地嘱咐了两句向往常一样的让自家老板少说话,多做事以后,她自己在事务所放下了心。

    木下花子看着那边发过来的委托内容和大致的资料,自己拍下来发送给了富冈义勇,做完这一切之后,她在座位上舒了一口气。

    其实对于这一次的委托,她是没有多担心的。主要原因就是在上一年的时候,在这个石岛酒店他们已经去过了。自家老板对于他们处理也有一定的经验。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一家的老板,那个慈眉善目的老爷爷非常地能够包容人,在她看来自家老板的疯狂的语言输出,在那个爷爷眼睛里面看来也就是小孩子的玩闹,一些毛毛雨。

    在某种程度上,甚至那个爷爷能够心平气和地和自家老板进行一些自在无比地一些交流。

    为了这个不同寻常的能力,她还在私下里咨询过这位爷爷,问他这样才能够做到和他一样的自在地和毒舌老板进行交流。老爷爷很是诚恳地给出了答案,但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完全没有用处嘛。

    回忆里面那个带着笑的苍老地声音慢慢地响起“等你和我一样的年龄,别人再说一些什么话,你就听他说话不在是说话了,你就能知道他这个人心里面想说的一些东西喽。”

    回忆很快的结束了,总之这位厉害的老爷子再见面的时候一定也会像上一年那样,和老板一起看似驴头不对马嘴,但是实际上互相理解意思的进行交流了。

    富冈义勇很快就带着简单的行李踏上了前往冲绳的飞机。

    ————

    诸伏景光提前了一个小时到了自己事先约定好的地方,这是一家平平无奇的咖啡店,往来的人流量也是中等水平,人既不是太多也不是太少。

    他已经提前告知的那个妓夫太郎这家咖啡店的位置,这里面很适合谈话,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离那个富冈义勇暂时地居住的地方也比较近,这样无论接下来做什么,都会很方便。

    诸伏景光带着温和地笑意告诉前来的服务员小姐上了两杯柠檬水,顺便告诉她自己在等人,接下的时间就不用再过来问了。

    等到说完这一切以后,他面上还以那副温和笑意的样子,但是心里面已经冷了下来,他开始思考这一次任务的具体的东西。

    其他的调查都很好进行,因为这个富冈义勇的资料在网上他的事务所那边能看到十分清楚。

    但是问题就在于,组织想知道这个侦探已经对他们的东西了解到什么地步,顺便出面警告一下他。这样的不痛不痒地试探让诸伏景光在心里面微微品出了不一样的意思。

    组织很有可能是看中了这个侦探身上的才能,所以才会让有这样的试探和称的上是温柔的警告。

    所以自己下手的策略也要有一点改变。这样正暗暗想着诸伏景光被门口响起地微微惊呼地声音夺去了自己的注意力。

    门口进来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他有着深绿色的头发,苍白无比的皮肤。

    诸伏景光微微皱了一下眉,眼前的这个男人微微驼着背,就算有深黑的衣服遮蔽,但是依旧能够看出无比消瘦的身体。

    他的脸上有着一块一块的黑斑,眼睛无端的让注视着他的人感觉到无比的不舒服。

    诸伏景光看着从一进来,外貌就引起了咖啡馆里面的注视和惊呼的人,在心里面叹了一口气。

    他大概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就是组织的新人——妓夫太郎,他有些头疼,妓夫太郎这一出场就完全地破坏了他自己不想引人注目的想法。

    他选择咖啡馆就是为了隐藏他们,但是他也是真的没有想到妓夫太郎会是这个样子,他这样看着面前绿发眼眸微暗的男人,很突然地那一瞬间他想到了血腥玛丽。

    是的,面前的这个男人和血腥玛丽身上都有着很相似的一点,那就是异于常人,妓夫太郎消瘦到不正常的身体还有脸部上的大片的黑斑。血腥玛丽白橡色的头发上面如同血泼过的痕迹,以及他那双如彩虹琉璃一般瑰丽的眼睛。

    他们都是异于常人,一种荒谬的念头在诸伏景光的脑海里面响起,他们这两个人会不会有着很深的联系。一种他目前想还暂时想不出来的联系。

    看着面前的男人越发不快的神色,诸伏景光把自己的这个荒诞的念头先压在了自己的心里,然后摇晃了一下自己的柠檬水,温和地朝着面前的男人笑了一下。

    妓夫太郎看着他,嘴角咧开地问了一句:“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需要杀了那个侦探吗?”

    在他说出这句号的时候,杀意在一瞬间迸发。

    诸伏景光微微皱了一下自己的眉,好在他是挑选了一下偏僻地位置周围的人都没有太注意他们。在外面就这样随意地释放自己的杀意,诸伏景光皱着眉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的眼睛,但是没有发现一丝忌惮或者压制。

    面前的这个男人给他一种他根本就不在乎自己是否在人群中暴露的感觉,不如说他的眼睛里面完全没有这个咖啡店里面的人的存在。诸伏景光对面前的这个男人神色更加审视了。

    完全不顾及周围的普通人,这样的人会是一个很大的威胁,但是也会很快地就会消失在这个黑衣组织里面。毫无顾忌地释放自己的杀意和恶意,没有丝毫的伪装,这样的人只是一个杀戮机器而已,这样的人在组织里面也不会得到上面的重视,因为大多时候他们只是一种消耗品。

    诸伏景光在心里面对他下了简单直接的评估,而且断定这样的人不会在组织里面停留太久。

    他就这样带着和刚才时候无二的温和的笑意,然后和他商议着关于怎样去得到富冈义勇究竟对于组织探究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在他们互相的商谈结束以后,诸伏景光和他准备直接地去当面“问问”这个侦探。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这个侦探已经不在自己的房间里面了,经过调查,他发现这个侦探居然去了冲绳做额外的委托。

    作为一个已经有丰富经验的黑衣组织成员,诸伏景光也并没有因此感觉到意外或者是不可置信,毕竟任务中会出现的变量实在是太多了。而且他发现这个富冈义勇的确是因为这个意外的委托去的那边,也并不是发现了他们的动静想要逃离他们。

    就这样他和妓夫太郎也买了机票准备前往旅游圣地——冲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