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蛰伏十年才出道〕〔第一鬼神〕〔修真弃少混花都〕〔最长一梦〕〔超强狂婿〕〔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论怎样用神奇马甲“震惊”柯学世界 第62章 第 62 章
    _:论怎样用神奇马甲“震惊”柯学世界 第62章 第 62 章

    在第二天依旧照常去医院上班的时候, 蝴蝶忍路过心理科的时候听到了前所未有的尖叫声与哭喊,将近嘶哑的疯狂的声音和崩溃的哭声把不少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心理科的位置。

    蝴蝶忍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她知道木下小禾医生今天的安排似乎是接待那个女孩, 但是也不该是这样的动静啊,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门外站着昨天陪同那个女孩的成熟女性,她的头靠着了心理科的墙上,嘴唇青白, 眼神里面盛满了悲伤。但是她没有流泪,虽然自己已经是整个身子不停地颤抖着,嘴唇更是几乎以不正常的频率飞速的颤动着这种样子。

    虽然对这里的情况还是有一点关注,但是现在她做手术的时间也快到了,蝴蝶忍看了紧闭的房门一眼,心中还有一点在意,但是还是先去了自己的位置开始今天的工作。

    她是米花医院最好的做外科手术的医生了,在她的名气逐渐传出去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人过来找她做手术,所以几乎她上班的行程都被排的满满的。

    等到她做完这件手术的时候已经是上午时候了, 天气燥热了起来,日光在外面正毒辣。蝴蝶忍把自己身上穿的专门用书手术的衣服换了下来, 换上了平常的医生制服, 等到整了好自己的衣服的时候,却意外收到了来自心理科木下医生的来信。

    蝴蝶忍微微怔愣了一下, 然后往心理科的位置赶过去的时候顺手给木下回发了一个信息。

    等到蝴蝶忍过来心理科的时候, 她伸出手微微地敲了几下门, 等到进来的时候却发现木下小禾一个人做在凳子上面看着她。

    蝴蝶愣了一下, 但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把门给轻轻地合上了。

    木下小禾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一点叹息般的哀婉“忍,我想和你聊一下。”

    蝴蝶忍带着温柔无比的笑意点了点头。

    静谧的时间逐渐过去了半个小时,在这个房间里面的心理医生倾诉着自己解决不了的难题,在这个安静的房间里面,把它们全部告知自己的友人。

    蝴蝶忍保持着温温柔柔地笑意听完了木下小禾说出的全部的事情,听到最后她的眉眼也染上了一分哀叹。

    木下小禾叹了一口气,然后看着蝴蝶忍说:“忍,那个孩子我真的很心疼她,但是我又无能为力。这样的事情,唉。”

    蝴蝶忍漂亮的紫色眼眸里面微微波动着不一样的情绪,她嘴角依旧是温和的样子,轻柔空灵的声音响起:“小禾,这样的事情我们谁都不想让它发生。”

    外面的风又逐渐起来,卷着漫天的落叶飞了起来,给世界增添了一丝说不出的寂寥。

    在这样无言的静谧的气氛过去之后,木下小禾波动的情绪慢慢平缓了下来,她嘴角也温和地笑了出来,看着外面飞舞的树叶说了一句“愿这个孩子在经历不幸之后未来的生活都是幸运和开心的事情。”

    蝴蝶忍嘴角也温柔地勾出了一个弧度,她看着外面的蓝天和白云也温柔地说了一声,“祝愿这个孩子。”

    在说完这句话以后她确定木下小禾没有问题之后,朝着她点点头就要离开。

    在离开的时候,木下小禾温和带着些许犹豫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忍,你见过......有七彩色或者是琉璃虹色的这样的人吗?白橡色的头发,头顶有血泼过一样的痕迹,好像是一个什么教主。”

    蝴蝶忍瞬间神情冷了起来,她握着的门把手甚至发出了嘎吱的响声。眼睛里面原本平和的情绪瞬间被怒气和滔天的恨意填满,她连笑容都无法维持住了。

    木下小禾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她看着这个样子的蝴蝶忍甚至浑身开始了不住的颤抖,这个样子的蝴蝶忍和她印象里面的那个一贯温柔的人大相径庭,在自己疯狂的心跳声中她在蝴蝶忍身上敏锐的感受到了不同的东西,那种东西她只在一个精神失常的病人身上见过一次,那是-----杀意!

    她忍不住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然后在“砰砰砰”的剧烈心跳声中看着面前的蝴蝶忍医生。

    蝴蝶忍看见木下小禾的样子,勉强把自己的情绪压制了一下之后,用带着无边冷意的声音问道:“你从哪里知道的他,他在哪?”

    木下小禾甚至在这样的剧烈的气场压迫下额头忍不住渗出了细汗,她不安的用自己的扯着自己的衣服,然后用尽全部的力气把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知。

    于是颤抖着的女声在这个房间里面响起,“就是上午我接诊的那个病人,那个孩子——小林花。她在来到这里的时候曾经加入了一个教派,名字也是相当的奇怪——万世极乐教,那个奇怪的人就是那个教派的教主。”

    她喘了一口气,在重新有了一点力气的时候,把自己知道的东西一一倾诉出来。

    “木下花在之前的时候想通过这种接近神秘的力量想要去解决自己身上的问题,意外进入了这个教派,这个教派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我见那个孩子的心理经过那一段时间明显平复了很多。”

    在她还没有说完的时候,门把手嘎吱作响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木下小禾声音渐渐小了起来,她现在相当明确地知道自己触碰到了蝴蝶忍的禁忌的地方。

    那个一向温和地笑着的女人眼睛逐渐暗了起来,脸上一贯的表情也渐渐冷了下来,所有的一些都彰显着面前这个人前所未有的怒气于爆发。

    在木下小禾后背都被汗浸湿了的时候,蝴蝶忍慢慢放开了自己的门把手,在她离开这里的时候,木下小禾仍然止不住自己浑身的颤抖。

    她慢慢地整个人没有力气一样滑落在自己的椅子上面,木下小禾控制不住自己的大口大口喘着气,她颤抖着手拿起来自己的水杯喝了几口水压下了自己心中的恐惧。

    在好不容易缓和下来情绪以后,门外的一个医生敲了一下门然后走了进来,一进来的时候他疑惑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木下医生,是出了什么事吗?我怎么看蝴蝶医生走的那么急。”

    他走进来的时候,看着门口的把手然后拨动了两下,然后好奇地看着木下小禾问了一句:“木下医生,你的门把手怎么坏的这么厉害。”

    等到他看清木下小禾现在的这样疲累无比的样子的时候,眉头紧了一下,还没有说出什么的时候,木下小禾就先他一步开了口。

    温和的声音带着坚定的驱逐的意味“麻井医生,我接下来还有事情要干,能请您先出去吗?不好意思,我想一个人呆在这里。”

    -----------

    在另一边在安全屋的雾山晴月情绪开始了极度的慌张,他现在脑子里面只有一句“不妙啊,简直非常不妙。”

    他现在连呼吸都几乎都要停了,完全控制不住蝴蝶忍的行动了,别说控制了,这种激烈的情绪几乎把他自己都要影响了,这样的事情该怎么办啊?雾山晴月在心里面一面继续寻求着对策的时候一面狠狠地怒骂童磨这个背刺狂。

    他昂了一下头,然后看着天花板,在极度的激烈和紧张无比的情绪之下,大脑反而奇异的平静了下来,雾山晴月扯了两下自己的手腕上的红绳,然后几乎放弃地想着‘算了,反正童磨那边的教派也已经转移过了,万一要是真的被找到了,那就让童磨自生自灭吧。

    抱着这样微妙的情绪他反而对现在的情况激烈的心跳声也慢慢的缓和了下来,反正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比现在的情况都要差了。

    这样想着,雾山晴月没有控制住的还是捂住了自己的脸弯下了腰,在柯学的世界里面爆发鬼和鬼杀队之间的战争,这种东西怎么想怎么微妙吧!而且相当容易暴露出不同之处的吧,明明是在这样一个柯学的世界,但是总有这些人强大的不像是一个柯学的普通人。

    在把脸埋在自己的手里面无声的崩溃了一会儿的雾山晴月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坚强的站了起来,虽然是这样说的,但是这段时间还是把童磨和他的万世极乐教藏好吧。

    现在的事情主要是自己是一点忙也帮不上了,雾上晴月叹了一口气,然后看着天花板,马甲的两方本身就是极其对立的,尤其是鬼杀队积累千年的,一代又一代传递下来的意志和愤怒。

    鬼杀队那边的马甲在这种情况之下,不可能对于鬼的信息视若无睹,更何况是本身就和童磨这个鬼有着深仇大恨的蝴蝶忍,自己也根本阻拦不了现在的她。雾山晴月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而且他也不会去拼命的阻拦她。能分开就分开,就算真到了那种开战的时候的话,雾山晴月坐了起来,然后看着自己手腕上的红线,相当无奈的发出了一个苦笑。

    真到了那种时候再想对策吧,不是有句古话说的好,车到山前必有路。自己也等到那个时候然后再找一下能尽量避免最大损伤的方案吧。

    于是就在这个安全屋内,雾山晴月感受着蝴蝶忍心中几乎要燃尽一切的怒火还有仇恨,感受着她心中的压制不住的杀意。狠狠地,再一次地怒骂了一下惹出这一切开端的童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病娇修罗〕〔罪妻求放过〕〔玄幻:授徒万倍返〕〔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神州战神〕〔从镇妖司开始以武〕〔重回1977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