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长一梦〕〔超强狂婿〕〔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论怎样用神奇马甲“震惊”柯学世界 第83章 第 83 章
    _:论怎样用神奇马甲“震惊”柯学世界 第83章 第 83 章

    男人的原本淳朴无比的笑容也不免僵硬在了自己的脸上, 虽然这是明眼人都看出来的东西。但是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俊美的冷漠男人会说出这样丝毫不看人脸色的话。

    浅山凛也僵硬在脸色在心里面暗暗地想着‘这个人也太不会看气氛了啊,为什么会有这样冷场的人啊。’

    不过虽然是明面上被富冈义勇这样重重的哽了一下,但是浅山凛也也没有把自己愤怒的情绪表现在脸上, 反而是强迫着自己漏出了笑容, 然后看着他说:“哈哈,亚美姨只是这段时间心情不太好, 希望客人们多担待一下, 但是亚美姨也是嘴硬心软了, 她肯定会做饭的。”

    富冈义勇微微皱了一下眉, 他有点想开口说什么,但是被男人的话强硬地打断了。

    浅山凛也嘴角的笑容僵硬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地强调道:“我们会处理好这些问题的, 希望先生你,不.要.再.吭.声.了。”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 浅山凛也咬字极其清晰地看着他说道,甚至最后几个字他是放慢了自己说话的速度能让这个人清晰地可以听见。

    但是富冈义勇显然不是因为他这样说话就放弃自己说话的人, 正当他正准备开口的时候,他的一左一右的两个人默不作声地架住了他。他身边站着的锖兔还有炼狱杏寿郎虽然没有说什么话, 但是他们两个人相当默契地同时架住了他不让他说话。

    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这一次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搞清楚他们到底是在干什么, 他们几个人什么也没有说跟着那个明显就不对劲的女孩到这里也是为了这个原因,但是现在的局面就是如果他们在不阻拦富冈义勇继续对这个浅山凛也说话的话,他们很可能就根本来不及去探查这里面的秘密了。因为恐怕在那之前他们就让人给赶出来了。

    外面的风起来了, 轻轻地风吹着院子里面种的一颗果树的树叶沙沙作响, 在院子一角的两个大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被惊动了, 发出了嘎嘎的吵闹叫声。富冈义勇虽然真的很想再说两句, 但是无奈炼狱杏寿郎和锖兔表现出来的完全就是希望他现在不要说话的姿态。

    最后他还是没有吭声, 浅山凛也看着他没有说话的时候自己也是松了一口气, 他转而介绍自己的家的饭菜, 浅山凛也喋喋不休地说了很长的时间。

    在浅山凛也还在介绍着他们的家的饭菜多么好吃的时候。富冈义勇的注意力却不在他身上了,他沉默地看着院子那边养羊的位置。现在是晚上了,羊圈里面的羊应该都是吃饱了草之后被赶到搭起来的那个小棚间里面去了。

    羊圈整个大致是一个长方形的样子,这个长方形不太标准的从中间的位置分开。一边搭了一个遮风挡雨的棚间,棚间没有门,门的地方被几个大的木板挡着,估计是为了晚上的时候不让羊乱出去。而另一边是露天的,离他们现在的位置很近的羊圈的那边房子食槽和水槽。羊圈里面大致看起来也是干净的,看起来应该是人已经打扫过了。

    富冈义勇的视线再往院子里面扫了一圈,在离住的房子那边有一片小空地,空地上面特地搭了一个遮雨的地方。下面放的是高高堆起的草堆,半湿不干的,看起来是晒过,但是没有完全晒干的样子。这个院子里面,凡是能够挡雨的地方都房子很大的绿色袋子,一看就是装够了足够的草料。

    这么多的信息收集下来了,富冈义勇稍微汇总一下很轻易地就能得到关键之处,他们眼前的这些人平时极大概率是靠养羊为生的,而且他们每一个人估计都是认真的去做这样的工作。而且这样的房子以及已经存在的痕迹他推断他们一定是好好是这样养着自己的羊,踏踏实实地过了有五六年了。

    但是那个浅山香诡异的态度,已经迫切的想要引诱他们过来这里的想法就格外奇怪,是什么让他们做出了和自己原本的生活截然不同的行为?那个女人究竟是想要做什么,而且导致他们做出这样的那个最根本的目的是什么?

    富冈义勇想起来了刚才的那个亚美姨,她的神情明显就是知道这些人都干了什么,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看起来并不赞同的样子,她一定知道些什么,等到晚上的时候他过去说不定能问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

    他想完这些之后发现似乎是有很多地视线打在他的身上,富冈义勇抬头发现是锖兔,炼狱杏寿郎还有浅山凛也还有浅山香都直直地看着他。似乎是在等他说出一个答复的样子。

    富冈义勇丝毫不畏惧他们的视线,也并没有感觉到一点不自在的情绪,他甚至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凌乱的衣袖,然后看着他们奇怪地发问:“你们看着我干什么?”

    锖兔看着他然后认真地解释说:“刚才说浅山阿姨做好饭了,让我们进去吃。”

    浅山凛也冷冷地补充道:“对的,而且和你说了好几回了,你都是没有听到的样子。”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浅山凛也眼神瞥向他,似乎是准备等他赔个不是再一起去吃饭。

    但是富冈义勇显然无视掉了他的眼神,他往屋子里面径直地走了过去,走路带风的样子就像是这个院子是他的一样自由潇洒,甚至他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着那边神色都有些不对劲地声音略微加大的喊了一声:“你们不吃饭吗?”

    说完之后也丝毫没有顾及他们这些人的反应,自己直接无比地进了屋子里面。

    剩下的人互相对视了一下,保持着各自相当不对劲的脸色,然后默契地什么也没有说也跟在富冈义勇的后面进了屋子里面。

    富冈义勇刚到屋子里面的时候就发现桌子上面已经摆好了几个菜,有调的爽口的小菜,也有一些肉类的视频,桌子的中间放了一小盆土豆炖鸡,香气浓郁,色泽金黄诱人,还撒了一点小小的葱花,简直是要把人的食欲都给勾出来。

    厨房里面的人似乎是察觉到有人来了,掀开那个帘子走了出来,她看着富冈义勇看着他然后轻闭了一下自己的眼之后,看向他的目光尽是复杂的情绪。最后她也只是叹了一口气,嘴唇轻启几乎是用气音说了一句话,这句话声音格外的小,因为这句话应该是浅山亚美说给自己听的,根本没打算让他听清。

    她嘟囔了这一句之后,没说什么,自己转身把厨房的帘子掀了起来之后进去了。接着厨房里面又响起切菜的声音,她似乎仍然是在忙于做饭。

    富冈义勇停顿了一下,他坐在屋子里面的凳子上面,然后思考着那个女人刚才说的那句话。虽然声音是非常地小,但是他敏锐的听觉还是捕捉到了那句话。那个女人刚才几乎是用气音说了一句“长点记性也好。”

    他仔细地思考着这句话的含义,那个女人肯定是知道这些人到底是在做什么,而且应该是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是这件事情不违法,或者说是即使违法了法律上惩罚也不是太大。所以她才会说那样的话,让他们被揭发或者是住一小段时间警察局长长记性。

    富冈义勇看向了厨房的位置,那个女人应该是认识他,因为她在第一眼清楚的看到他的时候眼睛里面明显闪过去的就是惊愕。

    现在手里面的信息是越来越多了,富冈义勇如大海一般的蓝色眼眸里面满是平静,估计只要等到晚上看那些人做出什么就知道他们到底是需要什么东西,又是出于什么动机了。

    炼狱杏寿郎,锖兔,还有浅山家的那两个人都进来了屋子里面。几人沉默地落座了,看着这样的饭菜一时间谁都没有动。

    炼狱杏寿郎他们是因为本来就怀疑这里有古怪,现在看到特地做好的这样的饭菜又像是下了东西的样子,所以谁也没有去动一下筷子,

    倒是浅山凛也看着他们不吃以为他们是有些拘谨,于是笑了两声说完一句,大家都快吃饭吧,之后,他自己就先动了筷子。

    浅山凛也热热闹闹地吃着,他这里吃一口那里吃一口的肆无忌惮地样子,也让他们知道了至少这些他吃过的东西肯定都是没有问题的。

    于是接下来他们到也是都吃了不少,到最后大家都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浅山凛也带着他们到了睡觉的房子里面,男人分配给他们的是隔着相当远的房间,对于这个院子来说已经算是把他们三个人分来的相当远了。

    他们无声地对视了一眼,都知道对方的意思,不论做什么,看来他们是要在今天晚上下手了。虽说心下有看确认,但是众人并没有打草惊蛇,都是安安静静地到了他们分配好的房间里面。

    浅山凛也按压住自己的情绪,看着先前的那两个都安安分分地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然后到最后一个房间的时候,看着这个沉静着蓝色眼眸但是一开口就能引爆别人怒气的人。

    富冈义勇对他示意沉默的回视,浅山凛也眼眸垂起来,然后嘴角努力勾出了一个带着不言而喻地奇怪神情,他本来准备有胳膊肘碰碰富冈义勇,但是他的胳膊肘刚伸到那的时候富冈义勇微微侧身以相当快的速度躲开了。

    只剩下浅山凛也像一个傻子一样的伸着胳膊肘,他深呼吸了两口气之后努力平复下自己心里面的尴尬情绪,他也没有心情继续做一些其他的动作了,只是声音上扬地说了一句:“先生,今晚留个门哦,说不定会有惊喜上门。”

    说完之后浅山凛也径直地扭头就走,相当快地离开了这个地方,富冈义勇半垂自己的眼眸暗自思考着,看来在他们这些人最终决定的是朝他下手啊。

    富冈义勇眼睛沉默地注视着那个正在走的飞快的男人背影,看来今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他走到了自己的那个房间里面,然后如他们所愿地并没有锁上自己的门。

    天上的月亮慢慢地移动着,外面的虫鸣声渐渐地响起来了,伴着院子里面风吹动树叶沙沙的响声,还有羊圈里面的小羊意外的两声叫声,就没有了其他的声音。偏偏就是这样的微微有些动静的响声把今晚的夜衬托的格外的安静舒适。

    富冈义勇在等了几个小时之后,终于听到了外面传来的人微微移动发出的悉悉索索的声音,他等的人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病娇修罗〕〔罪妻求放过〕〔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从镇妖司开始以武〕〔玄幻:授徒万倍返〕〔重回1977〕〔末世求生:我能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