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此情惟你独钟阮白〕〔为了妹妹即使当萝〕〔秦北墨〕〔大罗金仙〕〔亚当〕〔莉娜〕〔九零悍媳巧当家〕〔平凡的旅行〕〔我有一口大黑锅〕〔炮灰女妖在西游〕〔领主大人轻点揍〕〔偏执大佬们的团宠〕〔重生七零之开挂人〕〔神豪的日常系生活〕〔百年火影〕〔林素儿〕〔修仙在飞升之后〕〔我能无限提取天赋〕〔万维〕〔胖子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爷:娇妃会算命 第14章 不满
    “不是,任何时空都有爱。人类诞生之日起,它就存在了。”宛莹解释道。

    春花越发糊涂了,此刻心里的担忧也渐渐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宛莹所说的另一个时空的好奇。

    两人关在纱帐里又说了小一刻钟的话。

    直到绿果站在门口敲了敲门,扬声说午膳提了回来。

    宛莹和春花这才结束了这一次“谈话”,出了屋。

    “绿果,你出去,将门口守门的谢嬷嬷,王婆子,屋外面伺候的两个丫头,还有那个小太监,都叫进来。今日,咱们明月轩一块‘聚膳’!”宛莹说,然后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聚膳?”绿果狐疑道。

    “就是聚在一起用膳。”春花连忙解释道,朝着宛莹微微一笑。

    绿果“嗨“了一声,连忙欢天喜地跑出去叫人。

    宛莹坐在桌前,想着如何将这明月轩的下人都聚集起来。光靠一个春花自然是不够的,但是宛莹还不想太多人知道自己的秘密,人多口杂,容易出事。即便春花,宛莹也没有告诉她,自己还有看相堪舆的本事。

    想要别人对你好,那就得先对别人好。然后才是利益绑定,这样才能聚起人心。

    不待多时,屋外面伺候的几个下人都被绿果叫了进来。

    他们平日都不在屋里头伺候,宛莹对她们也没多大印象。

    守门的谢嬷嬷年岁大一些,五十多岁,伺候的人多,此刻是不惧的。

    另外还有一个粗使婆子,大抵四十多岁的样子,长得虎背熊腰的,大哧哧地站着。

    两个丫头都在外面做杂活的,一个叫秋橘,另一个叫冬梅。相貌比较普通,样子也不甚伶俐,看着都是很本分的老实人。

    最后一个是个小太监,平时负责院里传话跑腿,搬东西等杂活,闷声闷气的,低着头。

    “住进这明月轩不过三个月,多亏了你们尽力维护着,才有今日这番光景。我出身花奴,这个你们都知道。大抵有些人心里还觉得不平。我对人不严苛,但也不是软柿子,容不得人吃着明月轩的饭却与外面的勾连。若是尽心为着明月轩,我也绝不会亏待。今日叫你们进来聚膳,为的就是表这个态。丑话说在前面,若是有人不愿意在这里伺候,用了膳后,就可以跟我提。我绝不会为难,还会送十两银子。若是愿意跟我一起过好这日子,那咱们就以这顿饭结盟!”宛莹一口气将自己心里的这番话说了出来。

    她从春花那里知道,原身性子弱,脸皮又薄,对下人也没什么威信。这明月轩院里的几个人,其中就不乏有人偷奸耍滑。

    果然,宛莹这番话落下,众人的脸色各异,不过更多的还是惊讶。

    “春花,招呼各位入座吧。今日不分主仆,都坐下。”宛莹扫过众人后,装作没看见,便对春花道。

    那厢,四爷来到了李侧福晋的院里,两人也正在用膳。

    “贝勒爷,妾身有一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李氏见四爷一直闷声不语,便主动开口道。

    “玉蓉一向心直口快,今日若是不说,闷在心里也不舒服。”四爷抬眉看了一眼李氏道。

    李氏眼里闪过一丝异色,听着四爷刚刚那句话,不咸不淡,却似乎另有深意。

    “贝勒爷多日没回来,怕是不记得我们母子四人了。”李氏故意叹了一口气道。

    四爷心里闪过一丝不悦,不由得想起以前的李氏,当时也是娇憨可人的,可随着身份的提升,逐渐失了分寸了。近年来,她甚至与福晋多有交恶,简直是越来越放肆。

    “说吧。”四爷耐着性子道。到底是为自己生了三个子嗣,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想让她丢脸面。

    李氏见四爷神色如常,便起身走到四爷身侧,坐了下来。她拿起一双筷子,为四爷夹菜。

    那双涂着红色单寇油的手显得十分白嫩,红与白相间,刺眼得紧。

    “妾身院子里的一个丫头今日跟妾身禀报了一件事,妾身也是吃惊得很。此事正与死在园子里的那个丫头有关。”李氏将夹好的菜放在了四爷跟前的碗里,娇声道。

    “福晋正在调查此事,你应该跟她去禀报。”四爷道。

    此类越过福晋行事的事情,李氏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爷说得是,只是妾身此刻忍不住了,等会儿就去跟福晋禀报。”李氏见四爷眉头微蹙,小心地道。

    “你的丫头说了什么?”四爷只好问道。

    “玛瑙,去叫珊瑚过来,让她亲自把看到的说给贝勒爷听听。”李氏脸上闪过一丝笑容道。

    一旁站着的苏培盛却在心里暗暗道:李侧福晋真是越来越没分寸了,看来自己与这位得趁早划清界限了。

    “给贝勒爷,侧福晋请安!”一个丫鬟低着头快速走了进来,在离着膳桌三丈远的地方深深一福道。

    “珊瑚,你快说说那日在花房听到的话。”李氏道。

    “是。奴婢去花房为侧福晋搬一盆花,偶然间听到了阿彩与一个丫鬟说了几句话。其中一个丫鬟说‘你得罪了明月轩,董格格不会饶了你。’”珊瑚言之灼灼地道。

    “贝勒爷,妾身也听闻那个阿彩与董格格原是一起在花房里的,但是她们却经常为了一点儿小事儿吵架拌嘴。这是花房里人都知道的事情。”李氏见四爷不言语,又在一旁敲边鼓道。

    四爷心里没来由地烦躁了起来。

    为何自己但凡喜欢一点的东西,总有人处心积虑地想要除掉,李氏是如此,其他人也是如此。

    “此事自有福晋去查,再没有证据的时候,话不可以乱说。珊瑚,你说的另一个丫鬟是谁?”四爷忍着怒道。

    “是,是芸香。”珊瑚连忙低头道。

    李氏眼里闪过一丝计较,连忙又道:“贝勒爷,咱们还是先用膳吧。我会让珊瑚她去福晋面前禀报此事的。”

    “爷已经饱了。”四爷扔下这句话,便起了身。

    “贝勒爷,您不去看看三阿哥!”李氏惊慌地看着四爷的背影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不败战神杨辰〕〔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入赘的废物〕〔误入歧途苏玥〕〔范建明李婧婧〕〔凌依然易谨离小说〕〔陆先生你是我命中〕〔七零旺家俏娘亲〕〔盛莞莞慕斯小说免〕〔姜咻傅沉寒〕〔一世巅峰〕〔叶凡唐若雪
  sitemap